第42章 一更,二更在十一点前……

上一章:第41章 写吻戏真难 下一章:第43章 二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晚饭后洗漱过,夜里两个人并排躺着,听着对方均匀的呼吸,分明与平常无异,但却总觉得哪儿又变了。

好像春天的确是来了,不仅处处弥漫着浮躁,连夜里温度也上升了。

自然,这种感觉赵羲姮是没有的,只有卫澧一个人觉得春日的夜晚格外浮躁。

赵羲姮躺平,她吃饱喝足困意就上来了,什么也不想,脑袋里思绪放空,几乎陷入软绵绵的黑暗里。

过了许久,卫澧忽然开口,“赵羲姮,你睡着了吗?”

他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上投出一颗小石子儿,粼粼水波荡漾开,一层层打破了表面的平静。

赵羲姮半睡半醒之间下意识应了他一声,实际上她自己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卫澧的手从被褥里伸出来,伸进了赵羲姮的被子里,去勾住了她的手。

赵羲姮快睡着了,压根儿没察觉,即便察觉了,也没那个意志和力气将他推出去。

外面乌云蔽月,将光亮遮的严严实实,再经三番窗纸的剥削,能透进室内里的光就更是寥寥无几了。

卫澧能感觉到自己喉咙中的干涸,还有喉结滚动时,牵动耳膜的噪声。

他翻过去,将人圈在怀里,嘴唇擦在赵羲姮脸颊上,然后一点一点移到她的唇上,动作比上次熟练多了,然后啃咬着她的唇瓣,用舌尖去一点一点描摹她的唇形。

黑夜滋生欲望,催人向暗。大抵是视觉被剥削,所以触觉与嗅觉变得格外灵敏,亦或者朦朦胧胧的所见总比大敞大开的要诱人。

他听见自己愈发急促的呼吸,还有心底渐渐腾起的,难填的欲望。

急于找一个宣泄口,却又不知道这宣泄口在何处,只能吻的越来越狠。

“阿妉,阿妉……”

他只在心里喊她,半点不曾宣泄出口。

手指一点点攀上她的腰际,自她的衣摆处深入,细细摩挲着她的一杆细腰。

赵羲姮吃得多也不运动,腰肢却还是很细韧,他一手能掌握大半,他触到了腰窝,却不敢往别处碰了,只逡巡着那一小簇皮肤。

不知道是在她身上点火,还是在自己心里点火。

赵羲姮迷迷糊糊间有人打扰她睡觉已经很不满了,尤其他手掌上粗粝的皮肤摩擦着自己,吻的又凶,让她上不来气,她哼唧了两声,迷迷糊糊醒来。

卫澧听见她的动静,停下了动作,将脸埋在她颈窝处一动不动,重重喘着粗气,平复躁动。

“喵~”

他一偏头,狗蛋儿正坐在炕边儿,一边舔着爪子,一边抻头,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两人。

卫澧脸在黑夜里一红,抓着赵羲姮的腰手收紧,早晚要把这小畜生炖了吃了。

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起睡熟了,赵羲姮是在卫澧怀中醒来的,他将自己圈的紧紧的,挣也挣不开。

赵羲姮,“……”

敲,老狗比,大半夜爬她被窝!奶奶的,他手搭在哪?女孩子的腰是能随便摸的吗?

不过两个人抱着睡是暖和,她手脚都不凉了。

卫澧脑袋在她颈窝里蹭了蹭,然后睁开眼。

一时间两个人相对沉默无言,谁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赵羲姮。”

卫澧忽然捏着她的下巴,啃了上去。

赵羲姮嘴还是肿肿胀胀的疼,分明昨晚上临睡前还好好的。她不想再亲了,于是压着腰躲他,结果是两个一起倒在褥子上,滚成一团。

刚开了点儿荤的小年轻人,总是食髓知味,不懂得节制。

“年轻人要懂得节制。”赵羲姮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嘶,她现在一说话,嘴都疼,咋还带后返劲儿的?

卫澧掐着她下巴,“我哪儿不节制了?”他还什么都没干呢就劝他节制?

狗蛋儿看两个人滚来混去打打闹闹,以为是什么好玩儿的,于是蹦蹦跶跶一起加入进来,躺在赵羲姮枕边儿露出肚子,然后用天真热忱的眼神看着两个人。

卫澧,“……”

赵羲姮,“……”谢谢好大儿。

卫澧对赵羲姮说是等死,但实际上武器方面加紧了锻造,将以往多地废弃的冶铁地又重新张罗起来了。

刘涣与王之遥纷纷向卫澧投来橄榄枝,试图与他结盟,卫澧一个都不曾回复,这让他麾下所有人都摸不清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刘涣之前不反,我当是忠君爱国呢,原来也是扯虎皮做旗,为饱一己私利。”卫澧将两方的结盟书尽数烧毁了,刘涣扯着藩王的旗号,做了什么坏事儿黑水一盆一盆只管往南周头上倒,这般行事虽阴损,倒的确十分方便。

三月中旬的时候,赵羲姮已经将所得的几本书尽数吃透了,院子里种的那些简单农作物也长出了嫩芽,她有所成就。

而南周皇帝赵明瑾将年号改为“征平”寓意征战天下,扫平四海。

卫澧把这件事给赵羲姮讲的时候,赵羲姮脸上嫌弃的神情溢于言表。

倒不是她瞧不起自己那个堂兄,而是对赵明瑾的能力太清楚了。你能把你那块儿地守明白了就不错,还扫平四海呢,这脸皮子把针全摁进去都不带见血的。

说大话真是不用打草稿。

刘涣再次派使臣向卫澧提出了结盟的请求。

“他日若得江山,我王愿与您共主天下。”

卫澧此次道没一句不会,只是散漫的用指节扣了扣桌面,淡淡乜他一眼,带着股傲慢继而,“且不说刘涣卸磨杀驴的事儿没少干,我信不过刘涣,单说我同刘涣的不同。我到底也算是惠武皇帝的女婿,敬城公主的夫婿,我若同你家主公结盟,那我夫人在中间是没法做人的。她脸皮薄,我不好教她没脸。”

使臣一时分不清卫澧这话的真情假意,其实就连卫澧自己都分不大清。

将卫澧的话原原本本传给刘涣,刘涣冷哼一声。

他心想,“这话倒有可能是卫澧推辞。但若并非他推词,而是发自肺腑,那卫澧此人,也是坨扶不上墙的烂泥,胸无大志,被一妇人左右。当今南北二周天子,皆是欺软怕硬之辈,卫澧若真当自己是大周的女婿,便是驼了两只吸血虫在肩上。”

四月初,赵明瑾在巴东郡与赵明晨开展,两方人马胶着了三天三夜,最后被闻讯赶来的刘涣摘了桃子,将巴东郡纳入了幽州的境地。

刘涣名义上虽未自立,还归属于大周,但他的造反之心已经是司马昭人尽皆知。

赵明瑾几次三番讨要巴东郡不成,也只得放弃,随后他又在阴平、贵阳几处同人交战,几战几败,屡丧国土,最后灰溜溜将年号又改了,改成“安定”。

往细里探究,意思是咱们别打了,安安稳稳的罢,丢掉的国土我也不要了。

但他一显出颓势来,四周环视的群狼就愈发凶恶了,恨不得将整块儿南周都吞噬掉。

赵羲姮在六十颗人参种子之中,艰难困苦的培育出了十二株参苗,她跟伺候小祖宗似的伺候着,正想着怎么能在院子里扣上既透光又保温的暖帐来保持昼夜温差不至于太大。

卫澧将赵明瑾的战报给她看。几番交战,士气大挫,大周的将士无论是抵抗还是进攻都极为消极,所以每次伤亡不过十人,其余大多的,还不等开战便投向了。

大周的国土才刚刚分崩,百姓对自己的归属尚且不明晰,一提起来,他们下意识还觉得自己是大周的子民。面对战场上那些敌对厮杀的敌人,看着他们熟悉的脸庞,投降起来甚至都没有太多负罪感。

不过这样和谐的场面,大概用不上半年就会分崩瓦解。

赵羲姮将战报捧起看了几眼,面色复杂。

赵明瑾真是不要脸了,尤其二改年号,简直让自己沦为了天下人的笑柄。

虽天下分崩出两个周,但南周到底在所有人眼里都是赵氏皇族正统,他自己丢脸不算,这是连带着,将赵家历代祖先的脸都丢干净了。

卫澧坐在赵羲姮身侧,把玩着她的手,恶劣一笑,“小公主,求我啊。”

“求你什么?”

“求我出兵,帮你赵家匡扶正统。”卫澧在纸上虚虚写了个五,“平州兵马足足有五十万,各个骁勇善战。”

明摆着的事实,赵羲姮两个堂哥哪个都是扶不起的阿斗,便是扶得了一时,也扶不得一世,糟心又烂肺。哪个即便强行扶起来了也不会是个好天子,反倒会成为拖累。

但赵羲姮若现在哭着求他,求他帮大周匡扶正统,卫澧想,他会不会应下这件可以称作天下第一麻烦的事情?

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他在等着赵羲姮开口,他才知道自己会不会拒绝。

赵羲姮闭了闭眼,捏捏眉心,“拉倒吧,你跟天下百姓什么仇什么怨要这么嚯嚯他们?”

卫澧那副僵硬的笑容跟着一垮,“怎么,你赵家的江山也不要了?”

“谁爱要谁要,谁有能力谁就去要。天下既然姓得了赵,自然也姓得了钱,更姓得了孙,也姓得了李。”她向来都是这样想的。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1章 写吻戏真难 下一章:第43章 二更
热门: 被虚拟恋人养真刺激[系统] 女配在年代文中当团宠 绝对心动 七零反派女知青[穿书] 末世法师 在惊悚游戏搞网恋[无限] 御天神帝 不懂浪漫的男朋友 影帝的炮灰前夫拒绝营业 水云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