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写吻戏真难

上一章:第40章 吻戏真难写 下一章:第42章 一更,二更在十一点前……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卫澧真揽着一个人的时候,力气很大,赵羲姮挣不脱。

他压着眸子,一点一点凑过来,那张尖削明丽的脸一点点贴近,甚至呼吸都带着暧昧的灼热,赵羲姮知道他想做什么了。

……

她脑袋上药膏凉飕飕的,锃绿的药膏涂着,想必不怎么好看,但就这样卫澧也想下口,他可真是个英(畜)雄(生)。

其实赵羲姮不是很介意,卫澧样貌身条儿挺好的,亲一口不亏。她甚至和亲之前都做好最差的准备和那个快六十的老高句丽王虚度几年夫妻光阴了,卫澧这种姿色,算是意外之喜。

实话实说,卫澧长得比她表姑母的那群男宠都要好看。

而且她都这境地了,还要死要活的力保贞节,天天喊,“我不行,我不要,我不可以,你要离我近了我就去死!”挺矫情不对劲儿的。

但是卫澧刚才摁着她脑袋给她上药,这令她很不高兴。

凭啥你想给我上药就上药,想亲我就亲我?

不行!

赵羲姮能感觉到,卫澧贴在她背后的手不稳,甚至微微有些发抖。

虽然他脸色平静,甚至贴过来的动作可以称得上是熟稔,但赵羲姮还是知道,他本质上是个什么也不会纸老虎,就强撑着。

她敢保证,自己像上次那样突然凑过去,他还会吓得逃跑。

赵羲姮眼睛一抬,眸子亮晶晶的。

把着卫澧的手臂,腰杆儿挺直,一下子凑上去,然后停在离他唇只有半寸之处,两个人呼吸交缠着,她等着卫澧受惊弹开,然后如上次那样落荒而逃,然后在背后再笑话他一通。

卫澧这次没往后退,甚至撩起眸子,淡淡看了她一眼,他长长的睫毛扫在赵羲姮脸颊上,黑眸中带着讥讽。

赵羲姮忽然意识到不好,尚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卫澧便将手扣在她的后脑勺上,人压了过来。

赵羲姮一偏头,卫澧唇落在她脸颊上。

他掐着赵羲姮的下巴,将她脸转过来,然后吻重重落在她的唇上。

草,这不叫亲,这叫砸,卫澧是凭着一股莽劲儿,俩人嘴砸在一起的。

赵羲姮只觉得唇齿相依之间,她的嘴唇都被磕破了,有淡淡的血味儿。

疼,她手掌撑在卫澧胸口处,推了推他,他不但松开,反倒箍得更紧些了,甚至令人喘不上气。

卫澧也觉得不对劲儿,好像图上不是这样画的,但亲都亲上了也不能分开,于是试探着,一点点试探着去咬咬她的嘴唇。

他力气放的很轻,酥酥麻麻的,不疼,赵羲姮也就不挣扎了,抓着的衣襟,躺平任他咬。

她目光无意间瞥到镜子里交缠的两个人。

卫澧弯着腰,与她衣袂相交叠,细细吻着她,原本就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眼尾成了一条上挑的缝,靡丽且色情。

赵羲姮脸上逐渐起了温度,甚至卫澧的亲吻,落在她唇上的触感越发明显。

除了丝丝缕缕的疼,还很热,很软,能听到他微微的喘息,还有她自己的。甚至还有两个人一起加快的心跳。

这种体验和感觉还是第一次,很奇妙,很无措,又很新奇,心里还有点酸酸的,要涨出来一样。

赵羲姮身体有点发软,卫澧托着她的后腰,以至于不会让她塌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卫澧才停下来,他往后退了退,然后睁开眼睛,唇有些红,也有些肿,眼睛里湿漉漉的。

室内安静的只能听得见两个人的呼吸声,间或还有参差不齐的心跳。

很奇怪的感觉,甚至难以描述。

赵羲姮获得了新鲜的空气,感觉浑身都复苏了,也不是那样热了。

她有点儿能描述现在什么感觉了。

像是小时候阿娘不让她吃糖,她偷偷吃了两颗,紧张忐忑但又获得了甜头,虽然害怕,但下次还敢的那种刺激。

表姑母说亲吻的感觉很好,好像没有骗她,除了一开始砸的有点儿疼,后来好像都还好。

“你以为我还会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卫澧看着她的眼睛,嗓子好像更哑了一些,像是他清晨初醒时候说话的语气。拇指擦了擦她唇上晶莹的水渍,耳朵红红的。

是他留下的。

赵羲姮现在泛红的脸颊,蒙着水汽的眼睛,红肿的唇,还有绵软的身体,微微的细喘,以及加快的心跳,都是他干的。

卫澧有种打破禁忌的快感,心跳更快了几分,血液滚烫,浑身都在躁动。

赵羲姮被磕破的嘴角渗出丝丝鲜血,卫澧眼神一暗,抚摸着她的脸颊,吻上去吮吸掉。

腰,腰疼……

赵羲姮被压着往后亲,腰一直是折着的,现在有点儿酸疼。

卫澧吮了吮她的唇角,现在又有势头继续,她朝着他的胸口蓄力,狠狠一推。

“赵羲姮,你翻脸不认人是不是?”卫澧没设防,踉跄着退了两步,迷蒙的表情退去,变得有点儿凶狠。

赵羲姮扬起下巴,腰杆一直,结果重心不稳,一下子连人带绣凳都栽到地上了。

这次卫澧没来得及拉住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脑袋先着地。

赵羲姮鼓了鼓脸,几乎要哇一声哭出来了

她现在满脑的都是包,还在卫澧面前儿丢人了。

卫澧赶紧把她抱起来,赵羲姮恨不得咬死他,甭管她是怎么倒的,反正她现在就是生气。

“起了个包,但没前面的厉害。”卫澧扒开她头发看了看。

赵羲姮不合时宜的想,卫澧的额头,竟然比地砖都要硬!

但她没说话,卫澧又打开了那罐药油。

赵羲姮这才别别扭扭道,“我不要涂。”

涂在额头上就已经黏腻腻的不舒服了,涂在头发里会更不舒服。

卫澧明显餍足,也好说话了许多。

赵羲姮说不要,那就不要了,他将装药膏的小罐罐放下。

卫澧见她别别扭扭又不说话,甚至连脸都别过去了,脸颊鼓鼓的像个塞满了松子儿的小松鼠。

“想吃什么?”满足了的男人是真好说话,卫澧蹲下,勾勾赵羲姮的小手指,主动开口。

赵羲姮不理他,将他的手指甩开。

“不想吃?那今晚就不吃了,正好省点儿粮食,睡觉吧。”

“要拔丝地瓜。”赵羲姮没看他,只看着自己的手,然后提要求。

卫澧捏捏她的脸颊,“大晚上吃甜的也不怕牙疼。”

“我头疼,要吃甜的。”赵羲姮说的是自己刚才被摔那一下。

“吃了就不疼了?”

“吃了就不疼了。”赵羲姮十分笃定的说。

卫澧唇角不自觉勾起来,露出雪白的牙,“行,吃甜的头就不疼了。”

他临走出去,赵羲姮抓了他的衣摆一下,“还要糖葫芦。”

她今晚上格外想吃甜的。

“吃一样就够了,你长个多大的胃?”卫澧拒绝了。

赵羲姮一想也是,虽然现在挺想吃的,但今晚有拔丝地瓜了。

卫澧出去告诉侍女,让侍女通知厨房。

不多一会儿,侍女回来道,“主公,厨房说没山楂了,他们现在就下山去买。”

府里没多少人,回来回去就那么几个干活的,一来他用不着人伺候,只满足赵羲姮一个就够了;二来人多了眼多口杂,他看着闹心。

厨房的人就更少了,采办的与做饭的是同一批,今晚若是下山去买山楂,那饭就不一定啥时候能吃上了。

一来一回这样麻烦,她以为卫澧要么会重重责罚厨房的人,然后让他们立刻去办;要么会回去告诉赵羲姮今日算了,明日再吃罢。

“不用了,一会儿我如果还没回来,让夫人先吃。”他撂下一句话走了。

卫澧去马房牵马往不咸里去。

夜市还未全散,零零散散还有摊贩。

上次做糖人的那个小贩还在原地,百无聊赖的揣着手。

卫澧走过去,他惊呼一声,险些就要喊出来,在卫澧眼神威胁下,他到底将声音咽回去了。

“卖糖葫芦的在哪儿?”他问。

“收摊儿了,主公。”小贩道,“糖葫芦小孩爱吃,一直卖得好,他天天做的不够卖的。”

“那卖山楂的呢?”

“有点儿远,瓜果蔬菜都在集东头。”

卫澧目光淡薄,点点头,牵马走了。

所有人之所以认得出卫澧,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每次出行时身后跟随的浩荡人马。平日里他纵马穿行,面容一闪而过,根本让人瞧不清他到底什么模样,但只要瞧见他身后的甲卫,便知道是他了。而他如今自己独自出行,即便有人觉得眼熟,也不会将卫澧同逛集市联系到一起。

赵羲姮手里拿着把小镜子,正对着光线看自己头上的包。

好像那药是好用,淤青似乎散开了些。

卫澧带着一身寒气回来,她随口问一句,“你去哪儿了?”

“好点了好像。”卫澧没正面回复她,反倒是凑过去看她的额头。

不过多一会儿,侍女将饭菜端上,没想到最后盘子里装着的还有几根儿糖葫芦。

“你不是不给我吃吗?”赵羲姮眼睛一亮。

“那你不是想吃吗?”卫澧瞥她一眼,“家大业大的差你两根糖葫芦了?”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0章 吻戏真难写 下一章:第42章 一更,二更在十一点前……
热门: 我做科技那些年 镜·朱颜 暖玉 都市之纨绔天才 凤血江山 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 国师穿成豪门贵公子 裸婚:80后的新结婚时代 那些细碎而坚固的美好 你喜欢的人设我都有[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