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一更

上一章:第37章 三更 下一章:第39章 种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赵羲姮睁眼,面对的就是卫澧板着的那张脸,他撑着头面无表情看着她。

她吓得弹起来,脑门正好磕在他脑门上,两个人同时被撞的脑袋嗡嗡响。

卫澧捂住额头,呲了呲牙,“昨晚你骂我那事儿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现在咋回事?又碰我脑袋?”

卫澧脑袋硬,磕的赵羲姮到从天灵盖到鼻腔都是火热麻木的,她也听不见卫澧说什么,只顾捂着脑门,趴在枕头上,也不搭理他。

“你没事儿吧,给我瞅瞅?”卫澧看她在那儿不动弹,也顾不上自己了,呲牙咧嘴去扒拉赵羲姮。

她一动不动的,别出啥事儿,他年纪轻轻,才弱冠之年,还不想早早当鳏夫。

赵羲姮眼眶子浅,平常眼泪说淌就能淌出来,到现在反倒咬着下唇泪花都没一点儿了。

倔强的跟头小牛犊子似的。

她揪着卫澧的衣角,像是掐他肉一样狠狠攥着,胳膊肘儿拐了他一下,扭头过去,不让他看。

傻逼玩意,大早晨起来不出门,盯着她睡觉,咋那好信儿呢?脑袋跟那铁疙瘩做的似的,撞一下生疼。

卫澧强行把她脸扭过来,扒拉扒拉她额前的头发,红了一片,还泛青,鹅蛋大小的包跃跃欲试要鼓出来。

他戳了戳赵羲姮的额头,他自己脑门已经不疼了,赵羲姮咋就那脆呢?就碰一下就气包了。

赵羲姮又疼又气,气得踢了他一脚。

“呼呼……”他吹了两口,犹豫着建议,“要不我给你舔舔?”

听说伤口用唾液舔舔会好的更快。

赵羲姮一个激灵,抱着被子滚远了,还舔舔?属狗的?老憨批!

并不愉快的清晨经历让两个人相对无话,赵羲姮洗漱的时候对着粼粼水面,能看见额头上的包,撕了卫澧的心都有。

卫澧出门了,赵羲姮一整天都没照镜子,她脑袋起了一块大包横在额头上,影响美观,她眼不见心不烦,干脆不看了。

听说夫人额头上的包是卫澧给撞的,原本就对赵羲姮有所偏爱的那些侍女心里自然对卫澧更多了点儿埋怨。

原本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跟着你就挺可惜的,你还给人家小美人脑门给撞黢青。

赵羲姮把卫澧昨天买回来的口脂扔的叮当响,卫澧一天天的就知道惹她生气,一点儿用都没有,还不如去巡营别回来呢。

陈若楠在炕上滚来滚去,滚到她哥旁边,她哥嫌她烦,把她推回去,“一天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还有点儿什么用?明天就给你找个婆家,别天天搁家嚯嚯我的钱了,你把钱给我嚯嚯完了,上哪儿养你嫂子去。”

“你能娶着媳妇算啊?谁跟你?”陈若楠又滚回去,“你钱不给我花你也没地方花。”

原本陈若江还没跟着卫澧办事儿的时候,还是有不少媒婆上门来给他说和对象的,但自从他跟了卫澧,所有人都觉得他不是啥好人了,自然也没闺女愿意嫁给他。

陈若楠对卫澧就是一股劲儿,她家最穷困潦倒的时候,正看见了卫澧一掷千金扔给她家钱,少女的心难免被撩动。

但她道德底线挺高,听说卫澧娶妻了,也只是想见见赵羲姮到底啥样儿,比她强哪儿去了,没半点想破坏人家夫妻俩的意思。

见完了赵羲姮回来,难受几天,对着陈若江哭了两场,陈若江被她吵得脑袋疼,拿了钱让她滚出去逛街别烦他。

陈若楠吃吃喝喝几天心情也就好了,顺带着还长了二两肉。

陈若江照着她脑瓜子拍了下,“闭嘴你。”

“我想出去玩儿。”

“去。”

“我想去找那个公主玩儿。”

陈若江幽幽看了她两眼,没说话,陈若楠就当做他同意了。

赵羲姮刚让卫澧撞的脑壳,脑袋上起了一个鹅蛋大的包,自然不想见人,于是婉拒了陈若楠的拜访。

陈若楠扁扁嘴,以为赵羲姮是讨厌她了,于是落寞地转身,去附近面馆儿吃了三大海碗面,才算把心情平复了。

平心而论,她还是挺喜欢那个公主的。

漂亮说话还好听。

她爹十几年前就死了,娘早几年得病没治好死了,她哥是个莽汉子,虽然疼她,但疼法儿不一样,连贬带损的疼,多少年了,也没人夸过她。

赵羲姮拒绝了人的来访,心里觉得怪不好意思,尤其上次人家被卫澧损的是哭着走的。

她挑了几罐桂花味儿的口脂让人送去给陈若楠。

陈若楠洋洋洒洒写了一篇信给赵羲姮道谢,表示下次想去拜访。

赵羲姮背井离乡没什么朋友;陈若楠因为哥哥替卫澧办事也没什么交好的姑娘。

两个人传着传着信倒是觉得对方都不错,来往也密切些了,这倒是后话。

卫澧揪住陈若江的后脖领子,“你那天晚上想跟我说什么来着?”

“我当时忙,没空听。”卫澧说出“忙”那个字的时候,脸微不可见红了红。

忙啊,是忙,在忙正事。

陈若江挠挠头,当日他从卫澧书房出来之后,反思了一下自己,的确是自己太沉不住气了,天塌下来的事儿在主公面前都是毛毛雨的小事儿,他作为主公的属下,自然也要向主公学习,做到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

他这么一想,于是颇为沉稳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大周皇帝驾崩了,太子登基,改换年号为新历。

中山王赵明晨觉得天子驾崩有猫腻,一口咬定是太子谋杀了天子,拒不称臣,连夜带人突出晋阳,回了封地自立为皇,年号复光,现如今大周分为两半儿了,一半叫北周,一半叫南周,主公,咱们现在应该是在北周一片儿。”

“然后呢?”

“然后北周和南周内的不少诸侯不服,纷纷也自立了。”陈若江比划出个西瓜的形状,“原本大周像个西瓜,被劈成两半之后,又被切成了好几块儿……”

“你直接说大周现在还剩多大。”卫澧揉揉眉心。

“这么大。”陈若江比了个半个西瓜那么大,“新历天子和复光天子加起来占了这么大。”

卫澧回顾了一下西瓜和半个西瓜的大小,干得漂亮。

真是爹怂怂一窝,顺和皇帝那俩儿子守土不行,窝里斗倒是第一名。

“还有吗?”

“有有有。”陈若江掏出地图,“这是新制的地图。还有高句丽那边儿,前几天高句丽世子借视察南高句丽的幌子,带着一众老臣在南高句丽自立了。”

也就是说现在高句丽彻底劈成两半,北边儿是爹的地盘,南边是儿子的地盘。

“为啥知道不?”卫澧看着那碎尸一样的地图,一阵阵头疼。

呦,王之遥反了?

刘涣咋没跟着反?

华尚乐没反倒是意料之中,毕竟他除了点儿钱啥也没有。

那他要不要跟着反一反?

“因为高句丽的新王后,也就是咱们的明安公主在中间儿挑拨的。”陈若江删繁就简,简明扼要,直中要害。

这么多大事儿,随便拎出来一样都挺震撼,陈若江还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告诉他没什么大不了的,没看出来他心还挺大。

卫澧心想,他这几天也没干什么,最多就是昨天去买了盒口脂,他怎么买盒口脂的功夫,天下大势就变了呢?

卫澧当初把赵明心送过去就觉得这小娘子不是个省油的灯,能把高句丽王庭搅合搅合,但没想到这么不省油,不过想到她那两个更不省油的哥哥,她这么能耐好像也说得过去,没啥太大稀奇。

赵家真是一窝不省油的灯,赵羲姮除外。

赵羲姮胆子小,力气小,脾气软,动不动就哭。偶尔是有点儿小脾气,还娇气,能花钱,但能养得起就这就不是什么大事儿,倒也没给他生活改变多大。

顶多就是分了一半屋子多添双碗筷,再多就是住处从不咸搬到长白山下了,最多就是他没事找事儿买点儿零七八碎的小东西给她。

不过养媳妇儿不都这样?

陈若江也心里咂舌呢,赵家一家子都真能折腾。

赵羲姮也挺能折腾人,不是明着折腾,她是暗里折腾,打她来了,卫澧累得跟条狗似的发愤图强为了养媳妇儿,人都瘦了一圈儿。

不过还挺好的。

“主公,那咱们现在?”陈若江请示,人家都反了,那他们是不是也折腾折腾?

“哦……”卫澧把舆图卷起来,塞在腰带上,“关我屁事。”

说着牵马要走。

“主公你去哪儿?”

“回家。”赵羲姮她家都分好几块儿了,他不得回去告诉她一声,好吓唬吓唬她?

也不知道她见着这张图哭不哭?估计是得哭的,她爹辛辛苦苦十几年打下的地儿,说崩就崩了,搁谁心里不难受?

陈若江,“???”

卫澧没走出两步又折回来,骑在马上,下巴微扬,黑眸乌压压的,眼神冷的刺骨,“也不是没事儿,最近守好边界,谁蹄子敢迈进来一步,就剁了。”

这些人闹归闹,谁想骑在他脖子顶上拉屎,落他的脸子,他追哪儿去都得把人剁成七八块。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7章 三更 下一章:第39章 种地
热门: 冰与火之歌4:列王的纷争(上) 这豪门,我不嫁了! 裸婚:80后的新结婚时代 呸!下流胚! 家养小仙女 等到风景都看透 离婚后我成了娱乐圈大佬 偏执男主白月光我不当了 O装B给暴戾上将当男秘 相府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