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三更

上一章:第36章 二更 下一章:第38章 一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万籁俱静,一切正好,这种氛围下,正适合做一些正经人不应该做的事情。

卫澧觉得他不是个正经人,所以他能做。

他脸红的跟熟透的虾一样,不自觉咽了咽口水,又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人,门窗也是紧闭的。

他从怀里颤颤巍巍摸出那个装着鎏金小罐罐的盒子,手有点儿抖,险些磕了。

手心也有点儿冒汗,他往身上擦了擦,然后继续颤颤巍巍的打开盒子,取出里头的鎏金小罐罐。

卫澧深吸一口气,按开了扣子。

“主公!急报!”陈副将拍着书房门喊。

“滚!”卫澧心跳骤停,“别烦我!”

外头安静了一会儿,陈若江拿着急报在院子里团团转,当真是急报,急到不能再急的急报了。

他鼓足勇气,壮着胆子,又拍了遍门,“主公,当真是急报!”

“滚!”卫澧刚打开鎏金小罐罐的盒子,被陈若江这么一招呼,心跳又骤停。

他打开书房的门,咬牙切齿用砚台砸向陈若江,“要么滚,要么把命留下!”

陈若江被砸的肩膀一疼,“主公,当真是大事,高句丽世子……”

“滚,高句丽世子关老子屁事儿!天塌下来的事儿都不是大事儿,你再敢逼逼叨,我就把你头拧下来当球踢!”

陈若江凝滞了一会儿,立马走人了。

因为卫澧这几个月实在是太勤快了,发愤图强的简直和往常判若两人,陈若江这次不觉得是卫澧不对劲儿,他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自己太沉不住气,太不经事儿了。

终于一片清净,卫澧捏了捏眉心,回想起盖子上惊鸿一瞥的内容,从脖子红到脸。

他手有点儿不听使唤,骂了自己好几句。

瞅你点儿出息,看都不敢看,还想做呢?

怂批!

盖子又自动阖上了,他一鼓作气将盖子掀开,但一瞬间同时也闭上了眼睛。

过来一会儿,额头上憋出细汗了,他才低头,睁开一只眼睛去看。

盖子上描画着两个人,一男一女,女子衣衫半解,被搂抱在怀里,两个人嘴对着嘴。

“嗡……”卫澧脑子里全是这个声音。耳尖红的能滴出血。

他感觉自己吐出的空气都是灼热的。

摸了摸人中,还好,没出血。

卫澧,你今年十九了,还是二十了,可以的,你没问题。

他咽了咽口水,继续往下看。

嗯……

好像没什么实质性内容了,就俩人抱着亲,他对着烛火使劲看了看,试图寻找点儿细节的蛛丝马迹。

好像那男的手往哪儿放!

腰上,还有……还有前面不可描述那处……

卫澧咬了咬下嘴唇。

赵羲姮前面,好像,没太有吧……

可能是没太有,他没仔细看。

然后呢?

他拨弄着这只盒子,试图找出下一帧,但很遗憾的是,这好像就是唯一的一帧。

他,卫澧,花了一块儿金子,就买回来一幅摸摸亲亲的,没有实质性进展的东西。

卫澧愤愤将盒子一砸,坐在椅子上冷静了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他把盒子又捡起来,看了两遍。

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会了一点点,下次赵羲姮扑过来,他能摁着她的头不往回缩了,这钱花的也挺值的。

卫澧不知道,市面上一本粗糙的春宫图只需要两文钱。而一块金子能买一本精装,细节精良到头发丝儿,甚至还带三十六种姿势的一册。

卫澧转了两圈儿,在书房里找了匣子,把这东西锁进去,才走出两步,折回来,找了个更大的匣子,套着里头的匣子又锁了起来。

他捏着钥匙,往窗边儿的松树下一扔。

好了,现在谁也打不开了,他看过后记在脑子里就行。

卫澧往外头一站,心情冷静下来,想起陈若江刚才找他,说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禀报。

现在人已经滚了,他想听也听不见了,干脆明天再说吧。

他刚学会了怎么这样那样的第一步,需要冷静一下。

赵羲姮摸了摸自己的耳垂,对着镜子照了照,戴耳坠应该挺好看的吧,毕竟她还挺好看的。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嗯,满意。

应该是一个冬天没出屋子捂了的原因,所以更白了几分,白的晶莹剔透,吹弹可破,她自己看着都喜欢,恨自己不是个男的。

啧啧啧,卫澧跟她一起生活了好几个月,每天都睡在一起,看着她也没点儿反应。

可能他就是不行?

不行挺好的,她清净。

赵羲姮余光瞥到桌上的唇脂盒子,是卫澧买回来给她赔偿的。

她打开看了看。

不看还好,看完了她心里直骂卫澧败家子儿。

你买什么色不好?买这种色!

除了收藏价值,这种颜色几乎一无是处。

粉的死亡,粉的埋汰,粉的让人闹心……

她闭起眼睛,捏了捏眉心。

别生气,花的也不是你的钱,该心疼的是卫澧。

赵羲姮把目光从败家的口脂再移回镜子里,还是看自己吧,自己好看,看着顺心,看着高兴,看着就能多吃一碗饭!

卫澧自院子外头回来,守门的侍卫同他问好,卫澧目不斜视继续走。

临了退回来两步,“夫人今天还是没想出院子?”

一个冬天了,赵羲姮愣是一步都没踏出院子过,卫澧还等着跟她说,“死心吧,你这辈子都不能走出这个院子半步。”这句话。

侍卫摇摇头,颇为不解,主公不让夫人出院子,但是每天又要问一遍夫人今天有没有想出院子,甚至语气还有点儿期待,这简直就是自相矛盾。

主公到底是想不想让夫人出院子?

卫澧舌尖扫过虎牙,目光深邃。

赵羲姮冬天不想出门有情可原,天冷,她属猫的,有个热乎地方就不想挪窝了,但春天了,白天那多暖和?

怎么还能不想出门呢?

他抬脚进去,见到赵羲姮还坐在镜子前面。

回来送口脂的时候,他记得赵羲姮就已经坐在镜子前面了,这都快过去一个时辰了,她怎么还坐在镜子前头?

卫澧凑过去,也照了眼镜子,“里头有啥好看的?你看半天?”

赵羲姮啧了一声,扬起小下巴,“我啊。”

卫澧捏着她的脸,朝自己方向转过来,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赵羲姮很骄傲的给他大方打量。

他目光落到赵羲姮唇上,莹润饱满,甜美的粉红色。

喉结动了动,那春宫图跃然于脑海上。

是……是那么亲的吧……

但,但没全学会,光亲不行吧……

目光黏在赵羲姮唇上,越发挪不开了,她眼睛好看,鼻子好看,睫毛好看,嘴唇好看,眉毛也好看,脸蛋也好看。

不行,不能看了。

显得他太没见识了。

卫澧强迫自己转移开目光,嘴没闲着,“有缸粗没缸高……”

……

他闭上了嘴,口不择言,刚才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但是说出去的话没有收回来的道理,于是卫澧选择骄傲的扬起下巴,拒不认错。

但凡赵星列还在,赵羲姮一巴掌早扇卫澧脸上了。

大晚上的,赵羲姮拍拍胸口,告诉自己不能生气,生气会变老,会变丑,还会长痘痘。

你说你个人,跟狗生什么气?

“听说过草船借箭的故事吗?”赵羲姮问,唇角弯弯勾起一抹笑。

卫澧不知道她为什么qing长这么问,但他自觉说错了话,赵羲姮主动给他递台阶来,他不能不下。

虽然他挺疑惑她这次为什么没生气的,但只要没生气就行,生气就又要吵架。

卫澧点点头,其实这故事他就一知半解。

“当时若你在,诸葛亮便不用费那么大力气了。”

内涵完卫澧,赵羲姮高高兴兴在唇上厚敷了层润唇脂,然后去睡觉了。

卫澧有点儿翘尾巴,感觉赵羲姮这话是在夸他能耐,但又觉得此情此景,夸他肯定是不对劲儿的。

他一把抓住赵羲姮的手,把人往怀里一拖,“什么意思?”

赵羲姮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略微带点儿崇拜,手臂挂在他脖子上,贴近他的耳廓,“说你厉害哦。”

她身上软乎乎的,还带着香,凑近了,那股子甜香就愈发浓郁了,卫澧心猿意马,揽着她腰的手收紧。

“……”但他还是觉得不对劲儿。

这种越来越重的疑虑令他把今晚看的那张图都忘了,满脑子都是草船借箭。

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半夜点着灯,去书房掏出了《三国志》。

看完之后,顶着满身的霜寒回来了,卫澧戳戳赵羲姮的胳膊,赵羲姮没醒,只一截光洁的脖子裸露在外头。

卫澧磨了磨牙,想咬她喉咙。

他低头,将头发甩到后面去,牙齿贴在赵羲姮脖子上,没落口,飞快移到她脸上啃了口。

“呸!”他满嘴一股苦味儿,带着花香,还滑腻腻的。

赵羲姮临睡前往脸上涂什么了?

卫澧擦了擦嘴,满口清苦之余,还有点儿甜,像蜂蜜又像牛乳,目光转移到她唇上,唇上亮晶晶的,像是糊了层什么油。

她睡前怎么总涂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呸!他又呸了声,压根儿没处下口。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6章 二更 下一章:第38章 一更
热门: 表妹软玉娇香 青梅竹马 随身空间闯九零 当太宰成为审神者 娇软翦美人 美人与权臣 尖叫女王 最后的情人 我不能恋爱的女朋友 七零美人娇[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