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一更

上一章:第34章 新年快乐! 下一章:第36章 二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赵羲姮应卫澧的要求,又努力了一把。

“还是解不开吗?”卫澧脸越来越红,却没离她远了,反倒是越贴越近,问道。

赵羲姮额头上急躁的冒出细汗,他奶奶的,什么破烂玩意!

卫澧与她挨得更近了些,微微低头,“你再……”

“刺啦……”

卫澧后面“试试”两个字堵在嗓子眼儿,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憋得脸色一变。

赵羲姮舔了舔干涩的唇,把撕破的布料贴在卫澧胸口,轻轻糊上,临了拍了拍,后退两步,那块儿被扯下来的布料飘飘然落在炕上,半点儿面子没给她。

糟糕,好像刚才用大力气了。卫澧不会发现她其实并不柔弱的事情吧……

赵羲姮觉得她应该寻找点儿补救措施。

卫澧捏起她的手腕,将她手反过来,“你彪啊?使那么大劲儿疼不死你。”

赵羲姮没觉得疼,就感觉那衣裳料子跟块放了好几年的破布似的,她稍一使劲儿就撕开了。当然她知道不是人家掌柜的偷工减料用了次品,相反还挺结实的,而是她手劲儿就大,要不然也不能把赵明心摁在马车上反抗不了。

她虽然没觉得疼,但长久的摩擦,还是令她掌心发红,卫澧碰了碰,骂她,“你彪乎的,使那么大劲儿。”

赵羲姮想了想,还是顺应着掉了点儿眼泪,捏着嗓子娇滴滴道,“主公,人家好疼啊。”

卫澧低头吹了吹,又继续骂,“啥破玩意?你搁哪家订的衣裳,这么不抗造?”

他是万万没想过是赵羲姮力气太大,只觉得肯定是这玩意不结实。

“下次别在这家做衣裳了,什么玩意?”

赵羲姮心虚的点点头。

卫澧要知道她力气忒大,估摸着能把她拍拍她的肩,指着长白山跟她说,“去!上山给我打个虎我看看!”

哪能跟现在似的,当她柔弱不能自理,事事对她还算小心。

得了,这身红色的衣裳算是穿不了了,有点儿浪费,他穿着还挺好看的。

赵羲姮给他理了理,“要不你脱下来换别的试试?”

这破衣裳她拿去给狗蛋儿裁件衣裳。

卫澧从善如流,将那件白的换上。

这次有赵羲姮帮助,倒是很快穿上了。

白衣穿着挑人。

所有人都说,白衣非气质出尘者不能穿出其高雅的气质。赵羲姮觉得这话像是放屁,明明所有衣服都挑人,都挑长得好看的人。只是白衣丑的穿着更丑,俊的穿着更俊罢了。

卫澧穿上,不是说不好看,就是有点儿奇怪,显得不伦不类的。

赵羲姮看着别扭,上手搓搓他的脸,“你别这么凶,柔和点儿?”好好个小伙子,咋就一脸匪气痞气。

卫澧听她的,将脸部肌肉松懈。

嗯,稍微好了点儿。

门帘子哗啦一响,卫澧挑眉警惕看过去,是狗蛋儿钻进来了。

赵羲姮肩膀塌下来,好家伙,功亏一篑,卫澧穿白的,跟那才从良的山匪似的。

她收回那句,白衣服挑气质是屁话这句话。老祖宗传下来的话,诚不欺她。

赵羲姮捏捏他肩膀处的那处,皱眉,“这儿是不有点儿挤?”

看他刚才转身的时候有点儿崩的慌。

她好像只叫人加了长度,没加宽度。

“还……还行吧。”卫澧摸了摸袖子,“我感觉正好的。”

是微微有些挤的,许是近日胖了,但他肯定不愿意同赵羲姮这样讲。

实则他这些天连日奔波,哪里会胖,不过抽了个,骨架也跟着壮实起来罢了。

赵羲姮眯了眯眼,谁家长个儿不长骨头的?就连地里那苞米杆子抽条儿都得长粗数呢,若是光长个儿还同以前一般粗,那就成随风摇摆的小枯草了。

“那你试试紫的那件。”

黑的就不用试了,他日日都穿黑的,穿着还挺好看的。

“白的穿着不好看?”卫澧用眼神示意她。

赵羲姮觉得她要敢说一句不好的话,他便要生气了。

“挺好挺好,就是不如刚才那红的和黑的好。”赵羲姮略微点头敷衍。

男子汉大丈夫,也不知道跟谁学得小心眼儿。

卫澧实际上,也是不想赵羲姮说他不好看的,毕竟,他也就这张脸和身材拿得出手了,若穿衣裳再丑,他想不出赵羲姮会从哪处瞧得出他好来了。

四身衣裳都试过了,也就那红的和黑的稍微出挑些,紫的和白的都显他不伦不类,不过红的被撕了。

拢共做了四身衣裳,就只留下这一套能穿的。

顺和皇帝在床上瘫痪着,眼歪口斜的度过了一个新年。

眼看着他身体不行了,那些该动心思不该动心思的都打起了小算盘。

赵氏皇族子嗣不丰,膝下女儿只有赵明心一个,儿子也仨瓜俩枣,所以每个都看得格外上心,也养大了有些人不该有的心思。

太子赵明瑾是嫡长子,却非长子,前头还有六个哥哥,夭折了五个,剩下个五哥赵明晨。

大周的规矩,皇后所生长子,无论序齿第几位,都是称嫡长子。

六个里头活了一个,在赵明瑾未出生之前,赵明晨那便是万顷地里一根独苗,独得宠爱,甚至还有个乳名叫福福,可见宠爱一般。

宠爱是种习惯,这习惯就算赵明瑾出生了,顺和帝一时半会儿也改不掉。

虽赵明瑾被立为太子,但赵明晨哪里甘心,都是父皇宠爱的儿子,凭什么我就要退居贤王。

顺和帝一倒,两边儿就开始折腾起来了。

赵明晨从封地连夜赶回来,集结权臣,对赵明瑾造成了不小的威胁。

“母后,父皇的玉玺放在何处了?”太子赵明瑾近日被逼得口舌起泡,终于按捺不住,连夜进宫拜见皇后。

他半蹲在皇后榻前,目光定定的看着皇后。

皇帝中风,朝野动荡,庶子野心勃勃,皇后不到半个月苍老了将近十岁。

她冷不丁听儿子这样说起,浑身一颤,连动作都忘记了,嘴唇发颤,“我儿,你,你这是要……”

要玉玺,这不就是要篡位吗?一边是丈夫,一边是儿子,你让她如何抉择?

太子握住皇后的手,动情的喊了道,“阿娘,阿娘,儿子的性命,难道要白白交付出去吗?若儿子不能登上那个位置,你,我的性命如何能保住,小妹又怎么能从高句丽回来?”

“阿娘,您最疼儿和妹妹了,当真忍心看到那样的情景吗?”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皇后握住儿子的手,掉了几滴眼泪,终究像是下定决心般,“你父皇将玉玺放在他的寝殿了,我只能帮你打掩护,你能不能拿到,便看自己造化。”

太子将怀中一卷圣旨拿出,放在皇后怀中,含泪道,“阿娘,再帮儿子一次,将它放入父皇的床下。”

母子两个相顾垂泪,母亲终究是拗不过儿子,应了他。

太子擦擦眼泪,微敛的睫下,眸子古井无波,仿佛方才母慈子孝的并非他一般。

皇后怀揣伪造的圣旨,来到皇帝寝宫,正与前来探望的赵明晨生母严夫人打了个对面,两人眼神交锋,谁也不让谁。

两人的底气,都不是躺在床上的顺和帝给的,是她们自己的儿子给的。

“臣妾告退。”严夫人勾唇,微微一礼,毫不畏怯道。

“听闻福福进京不带正妃,只带了个妾来,这有失体统,毕竟妾终究是妾,天家的妾也是上不得台面的。圣人想周遭侍奉的,可不是个贱妾。”皇后不甘示弱,傲慢回敬。

严夫人笑容妍妍同皇后作别,转头脸冷了下来。

胜者太后,败者罪妇,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赵明心一开始被送往高句丽嫁给年迈的高句丽王做继室,实际上是万分不甘愿的,她端着架子,闹着别扭,反倒让那老王得了几分年轻人才有的情致趣味。

赵家的公主生的都不差,赵明心一看便是那种娇娇蛮蛮需得人哄着的,高句丽王对她也有几分耐心。

卫澧掠夺乐浪郡的事儿,不但没牵连到赵明心,反倒她哭了两嗓子后,高句丽王更觉得他的小王后背井离乡不易,特意给她在王宫里,按照晋阳的建筑风格修建了一座小镇,用来给她缓解思乡之苦的。

恰逢大周太子夹带书信给赵明心,令她稍安勿躁,他继承大统需高句丽王相助,要她多多逢迎,等事成之后,便灭掉高句丽为她出气,再让她风风光光回家养面首。

赵明心这才委屈求全的同那老头你侬我侬起来。

老夫少妻蜜里调油,甚至高句丽王醉后放言,若赵明心生下儿子,便废掉世子,立她的儿子为世子。

酒不能轻易和,喝多了容易说胡话,胡话也不能随意说,说多了容易坏事儿。

这话传到现在世子耳朵里,令他不禁悲从中来,心寒至极。

悲从中来的不仅是世子,还有一些老臣,他们眼见着王色令智昏,如今还为了一个不知在哪儿的小娃娃,说出那等荤话,伤的不止是世子的心,也是他们的心。

卫澧只觉得他买了盒口脂,天居然就变了。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4章 新年快乐! 下一章:第36章 二更
热门: 长安第一绿茶 女配是打脸狂魔 穿进狗血文弱受成攻了 反派每天喜当爹[快穿] 我养成了一个病弱皇子 会所男公关:官太太 甜心咒 武动乾坤 苇间风 乡野兽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