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给我起来!

上一章:第26章 凡尔赛栀子 下一章:第28章 九千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卫澧才收拢好的呼吸,一下子就又乱了,这是赵羲姮自找的,并非他主动。

他三步两步走过去,赵羲姮忽然从背后摸出一把叶子牌。

“主公睡觉吗?不睡觉咱俩打牌! ”赵羲姮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卫澧,那种渴求的目光,几乎是个人都不忍心拒绝。

正好打牌,他们两个说点儿事儿。

卫澧瞪着她,一把掐住了她的下巴,“赵羲姮,耍我很有意思吗?”

赵羲姮略微歪了歪头,什么叫耍他?他大半夜又在瞎想些什么?

啧,男人,可真难懂。

赵羲姮眨巴眨巴眼睛,虽然没说话,但眼神中的意思摆明了就是在谴责卫澧无理取闹,她轻轻嘤咛了一声,“好疼。”

然后晃了晃手中的叶子牌,“我原本就是想和主公一起打牌的呀。”

卫澧又狠狠掐了一把她的脸,然后坐在床上,从她手中夺了牌过来,“玩什么?”

“你输了不要哭,哭我也不会让着你的。”

“不哭,肯定不哭。”赵羲姮拍着胸脯保证。

她拍完了一惊,真平!她真的这么平吗?又想摸两把,但碍于卫澧在这儿,这种动作实在显得不雅观,于是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

反正她年纪还小,肯定会长大的!

“照我们晋阳的玩法来,我要是赢了,你就要答应给我个东西!”赵羲姮跪坐在床上,开始给卫澧讲规则。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因为赵羲姮怕冷,所以房间里炭火烧的很足,至少卫澧是觉得过于燥热,热的他额头都沁出细细的汗。

他下意识扯了扯衣领,好让自己凉快些,对上赵羲姮的眼睛,忽然又将衣领拉紧了,他摸了摸颈部的皮肤,有刺身的地方,像是火在烧,灼热的连他手指都觉得刺痛。

卫澧飞快将手指收回,然后拢了拢牌。

“你想要什么?想要什么还用这么变着法儿的来说?”他问道,于是开始洗牌。

“就,白日里,你拿过来的那匣子信,若是我赢了,你就把信给我。”赵羲姮扭扭捏捏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睡不着总得找点儿事干。”

她觉得自己跟卫澧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深夜独处一室太过危险了,饱暖思淫欲,她以前的奶嬷嬷说,男人靠不住,她觉得挺对。

今天两个人起的都不早,照着卫澧这种夜猫子的精神劲儿恐怕一时半会儿还睡不着,她总得找点儿事做,消磨消磨他的精力。她隐隐觉得,卫澧现在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危险”两个字。

卫澧看她的眼神,像个要出栏的小兽见着了嫩肉一样,眼底都放着光。

赵羲姮随手拿出一张牌,“猜单数还是双数。”

若是卫澧猜中了,那便是他先出牌,若是卫澧猜错了,那便是赵羲姮先出牌。

“单。”

赵羲姮将牌反过来,是个大大方方的“四”,她高兴起来,“主公,承让,那便是我先出牌了。”

卫澧波澜不惊地点头,甚至带了点儿不易察觉的笑意,“嗯,那你先出。”

赵羲姮拉了小炕桌在两个人中间,把牌又洗了一遍。

这行为,明摆着是不相信卫澧方才的洗牌公正。

赵羲姮首先排出一张数码最小的牌,卫澧随后跟上,两个人有来有往,还算愉快。

卫澧发现赵羲姮玩得不错,随口问了句,“谁教你的?宫里还会教这些不入流的东西?”

叶子牌这种东西虽然流传广泛,但总是私下里流传着玩玩,没有谁能拿着往台面上放。

赵羲姮作为大周公主,这东西想必没人会教她。

“我阿耶。”赵羲姮淡淡道,又随手出了张牌。

赵星列玩的东西荤素不忌,上到高雅的曲水流觞,下到市井中的斗蛐蛐都有涉猎,赵羲姮小时候没少被他带着“玩物丧志”。

用他的话说,这叫与百姓同乐。

卫澧眼角一抽,沉默了一会儿,扔出一张牌,“岳父真是博闻强识。”

他托着腮想,赵羲姮的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神奇人物,不仅能治国安邦,上得战场下得朝堂,跟妻子写酸话不算,还会教女儿打牌,听说琴棋书画也是样样精通,甚至有诗集收录在文人必背诗选中。

他怎么什么都会?

赵羲姮手一抖,落下张牌,臭不要脸,谁是你岳父!你这声岳父喊得可真顺溜。

卫澧翻开赵羲姮掉的那张牌按住,用眼神警告她,“落牌无悔。”

说着把自己手里的牌往桌上一扔,他赢了。

赵羲姮气得把牌一放,“不行,再来一次!你耍赖,刚才那局不算。”

卫澧按住快要跳起来的她,然后敲了她脑门一下,“明晚再下。”

赵羲姮眼泪汪汪的,卫澧敲了一下她的脑门,“哭也没用,感情明天一大早要去演兵场的不是你,你自然不用早睡早起。”

“?”卫澧要去演兵场?

他现在开始发愤图强了?她可听说卫澧虽然现在霸占平州,但半点儿人事儿不干,光天天欺负百姓去了。

“睡睡睡,这就睡!”赵羲姮忙不迭收拾东西,卫澧发愤图强是好事儿啊。

现在大周这么乱,他若是再像以往一样人事儿不干一点儿,那不完犊子了,说不定没多久平州就会被扯入战火中,而卫澧因为不得民心然后早早被人围攻死,她这个名义上卫澧的妻子估计也得不到什么好下场。

平州安稳一天,卫澧在平州当政一天,赵羲姮的日子就好过一天。她现在,还是较为希望卫澧能进步的。

卫澧下去熄灯,只留下外间昏昏的一盏,微微透出光亮到内室里,正正好好的亮度,能催人睡眠。

两个人并排躺着,相顾无言。

出乎意外,赵羲姮原本以为自己今晚会很难入睡,但意外却睡得很快。

第二天天还是黑的,丑时的梆子才敲响,卫澧就掐着她脖子把她晃起来了。

赵羲姮刚想骂人,忽然意识到自己的面前的是卫澧,她在卫澧面前树立的柔弱不能自理的形象不能毁于一旦,于是把脏话憋回去。

还没睡醒,赵羲姮嗓音带着点儿沙哑,“主公,天还早。”

“给我爬起来。”卫澧继续摇晃她,顺带着把她的被褥掀开,“今天我要去演兵场。”

冷风一灌,赵羲姮瞬间冻清醒了,哆哆嗦嗦抱着被子坐起来,头发有些乱,蓬蓬地散在肩头。

狗比,老狗比,你去演兵场同我有什么关系?

“主公,我也要去吗?”赵羲姮反问他,这么冷的天,真打死她她都不想往外头走一步。

“用你去了?反正你现在起来就是,我看你睡觉不顺眼。”

卫澧年纪也不大,正是少年长身体的时候,精力好,能熬夜也能通宵,但真睡起来也是睡不醒,让他一大早冒着冷风爬起来简直要了他半条狗命,他歪头看看一旁睡得香甜的赵羲姮,小脸粉红,恬静安然,就突然气不打一处来,心理极度不平衡,掐着人脖子把她摇晃醒了。

凭啥他吹冷风赵羲姮就能在屋里睡觉,给他起来!

“起来,再起不来我就把你扔外头雪堆里去。”卫澧凶神恶煞地威胁。

赵羲姮心里青草遍地,嘴却一扁,眼尾一红,“昨天才说以后要对我好,今天就变卦了,主公你是不是心里没我?”

卫澧心中咯噔一跳,忽然被问住了,但他出尔反尔的事儿干的不是一次两次,捏捏她的腮帮子,“憋给我酸,起来,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

好家伙,睡眠不足的卫澧,真是用什么法子都没法治。

赵羲姮慢吞吞爬起来,轻轻打了个哈欠。

侍女早早就起来将炭火烧上,然后为两个人准备了热腾腾的饭食,今早早饭是小米粥煮鸡蛋羹。

赵羲姮吃了两口,因为太困,所以没什么胃口,对着碗眼皮都快耷拉下来了。

卫澧临走前还坏心肠地嘱咐,“我回来之前,看着点儿夫人,不许让她睡觉。”

说完弹了一下半死不活的赵羲姮的额头。

侍女们纷纷点头,就连赵羲姮本人都掩着脸,一边打哈欠一边应和,“知道了,主公慢走,主公小心路滑,主公我在家等你。”

卫澧在众人斩钉截铁的目光中前脚刚踏出院子。

后脚通风报信的侍女就回来喊了,“主公走了!”

几个人将小榻用屏风围住,铺了暖融融的被褥,一旁摆上炉子,“夫人去睡吧,主公一进府里,我们便来传信。”

赵羲姮握住她们的手,情真意切地掉了两滴瞌睡泪,真是她的好姐妹!

虽然这侧目反映出了卫澧到底多不得人心,但此时的快乐,的的确确是赵羲姮本人占有的。

她才躺下,有人面露苦涩地进来,左手里是一支被咬得缺一块儿少一块儿的糖人,是昨晚赵羲姮没吃完,嘱咐冻出去的。

右手提着一只幼猫的脖子。

“我出去的时候,这小畜生正在偷吃糖,这要怎么同夫人交代?”她唉声叹气,糖人不值钱,但主公给夫人买回来的糖人值钱啊。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6章 凡尔赛栀子 下一章:第28章 九千
热门: 萍踪侠影 沉舟 彗星与夜行动物 被她迷了心[娱乐圈] 上神来了 格桑恋语 我是暗夜里的罂粟 二次穿书后男主们重生了/大佬每天都在误入修罗场 我在古代贵族废物改造 向死而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