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身旁是均匀的呼吸声,卫澧摸了摸左耳,银色的耳链微凉,他翻个身,去看赵羲姮。

她侧身躺着,背对他蜷缩着身子,从被褥外的轮廓来看只有不大一团,背后散乱着浓密漆黑的发。

卫澧随手勾了她一缕头发在手中,冰凉润滑,还有淡淡栀子花的香味儿。

“赵羲姮。”他唤了一声。

并没人应他,四周也是安静的,甚至窗子外些许的光都不曾透进来,卫澧也觉得没趣,抓着赵羲姮的一缕头发,没一会儿便有了浅浅睡意。

正混沌中,腿上忽然搭上件什么柔软冰凉的东西,他一个激灵,霎时清醒了。

是赵羲姮的脚,凉的像冰块儿一样,从自己的被褥里伸到了他的褥子里,大概是睡着睡着冷了,所以下意识寻找热源。

卫澧不大高兴,把她的腿踢回去,皮肤接触到到赵羲姮被褥里的一瞬间,又被冻得清醒了许多。

赵羲姮大抵是觉得这个姿势别扭,于是翻了个身。

卫澧的手还牵着她的一缕头发,她一翻身,头便顺势压在他的手腕上了。

她浑身都不大暖和,和热腾腾的卫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卫澧顺手摸了把她的被子里,里头冷得宛如冰窟。他感到有些奇怪,赵羲姮是死人吗?所以没法捂暖自己的被子?

大抵是他贴赵羲姮贴的太近了,赵羲姮感到温暖,于是又滚了滚,带着一半的被子滚进他怀里,继而舒服地蹭了蹭。

卫澧仅剩下的那一丁点儿睡意,也被冻没了。

赵羲姮像个小冰团一样滚了过来,头发冷,衣裳冷,皮肤冷,哪儿哪儿都冷。

他掐了一把赵羲姮的脸,“掐死你得了。”

掐的用力了,赵羲姮懵懵懂懂睁开眼睛,还是一副半睡半醒的样子。

“滚回你那边儿去。”他声音放轻,凶道。

赵羲姮没什么意识,他说什么是什么,重新闭上眼睛卷着被褥,真滚了几圈儿回了原来的地方。

卫澧这才躺下继续酝酿睡意,不多一会儿,人睡熟了,又滚回来了,皮肤相触的那一刻,卫澧恨不得坐起来把赵羲姮生吃了。

他耐着性子把人往外卷着被一推,翻身睡觉。

窸窸窣窣的声音停下,卧房里重归寂静,只剩下外面烛火燃烧的声音嘶嘶作响,不仔细听,任谁也听不到。

卫澧侧耳听着这微弱的呲呲声,才刚有睡意的时候,赵羲姮连人带被滚了过来,立马又让他清醒了。

卫澧朝着昏暗中翻了个白眼,握着拳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终坐起来,恶狠狠看着赵羲姮,拢了拢散开的衣领,把露出的黑色纹身挡住。

赵羲姮哪里能察觉到卫澧的不快,依旧往他身边儿挤。

卫澧把她裹回自己的被褥中,继而垂首打量她,鼻尖挺翘精致,睫毛又翘又长,嘴唇红润,大概是这些天吃得多,两颊上长了点儿肉,不那样清瘦了,看起来像打糕一样软弹弹的。捏起来手感很好,卫澧自己试过,大概啃上去也是一样……

他拨开垂落在眼前的黑发,喉结上下动了动,有点儿饿了,于是飞快把目光从赵羲姮脸上挪开,撑着身子后退了几寸。

赵羲姮纵然身材苗条,但也不是个芦柴棒,穿着两层袄子,所以圆滚滚的,像个小雪球一样。

这样看起来,不止是漂亮,甚至有点儿可爱。

卫澧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已经七八岁了,大概她五岁以前,会更像个雪白的汤圆;或者她将来有了女儿,女儿会像个小糯米团。

艹,他想这些做什么?

卫澧脸一热,烦躁地抓抓头发,抓到一半手中动作忽然停下。

他就想想怎么着了?哪条律法不让他想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赵羲姮是他媳妇儿,他不仅能想呢,他还敢做呢!

飞快倾身在赵羲姮脸上咬了一口,的确软软嫩嫩滑滑的口感很好,还带着一股栀子花的香味儿。

他心跳飞快,蒙着被躺下,躺了一会儿,实在闷得受不了,于是又掀开被子,赵羲姮还在滚来滚去还在找热源。

卫澧坐起身子,点了盏灯去找了件毯子,然后把毯子撕成一条一条的。

“赵羲姮?”他又喊了一声,赵羲姮梦里轻轻“嗯”了一句,算作回答。

他把赵羲姮像卷饼一样,卷在被子和褥子中间,只留出一颗小脑袋,然后把撕成一条一条的毯子连接成一条粗绳子,连人带被一同捆起来。

赵羲姮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白嫩嫩,刚出锅的卷饼了。

卫澧拍拍手,一个咕噜把人推回去。

她不能动弹,也就不会滚过来了。

相比赵羲姮,卫澧入睡要困难许多,尤其换了新的环境,睡眠质量会更差,稍有风吹草动便会立刻惊醒,这也是年幼时候留下的习惯,改是改不掉。

这也是他为何日日眼下都挂着青黑的缘故。

日上晌午,赵羲姮是被外面的叫喊声吵醒的。

“主公!主公!”副将在府中打转儿,寻找卫澧。

他已经去查探过卫澧原本的屋子,里头都是血,上下漏风,不像是能住人的,估摸着是找了哪个院子对付了一宿儿。

陈若楠跟在陈若江身后,穿着最鲜艳亮丽的裙子,却被冒到小腿肚子处的积雪折磨的狼狈不堪。

昨晚兄妹两个的争吵十分激烈。

陈若江叱骂她,反反复复疑问,“你到底看上卫澧哪儿了?”

陈若楠哭着说,“主公拿钱砸人的时候最有男儿气概了!”她说得是卫澧拿钱给她娘治病的时候,扔钱那叫一个痛快,陈若楠那一颗春心当场就被扰乱了。

气得陈若江解下身上的钱袋子就往陈若楠身上砸,“你哥也能给你砸!你这丫头真是近的不亲远的香!天下好男人千千万,非在一棵树上吊死?”

最后哥哥还是拗不过妹妹,准备带她来见一见赵羲姮,别的不说,单是赵羲姮那张脸,就足够让天底下大部分的小娘子自惭形秽了。

赵羲姮眯了眯眼睛,翻身打算爬起来,却发现四肢没法动弹,重心一个不稳,嘴磕在了炕沿上,疼得她倒吸凉气。

卫澧掰过她的脸过去看,“没事儿,就有点儿破皮。”

要不是情况不允许,赵羲姮就要上脚去揣他了,什么叫没事儿?什么叫就破了点儿皮儿?

“主公昨晚绑我做什么?”

卫澧顺手把包裹上打好的蝴蝶结解开,然后弹了她个脑瓜崩,“你昨晚睡觉不老实,总往我身边儿蹭,我嫌你烦。”

赵羲姮讪讪不说话了。

她睡着后是有往热地方钻的习惯,大概是昨晚太冷了。

她掐着嗓子轻咳了两声,准备说点儿酸话,结果让卫澧给打断了。

他皱眉问,“你风寒了?”

赵羲姮瞬间没了说话的兴趣,暗暗翻了个白眼,“没,主公,外面有人叫你。”

她从褥子里滚出来的时候,卫澧无意间碰到了她的手,还是冷冰冰的,和外面的雪没什么分别。

赵羲姮动了动腿,被绑了一晚上,有些麻,加上昨日骑马,大腿内侧还在隐隐作痛,房里没烧炉子,冻得她骨头都疼,总之浑身上下哪儿哪儿都不舒坦。

她披着被子,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卫澧已经穿好衣裳,看她还磨磨蹭蹭的,把她的被子掀开,“起来了。”

冷气往怀里一灌,赵羲姮冻得浑身发颤,红了眼。

卫澧老狗,不得好死,她在心里骂了好几遍,才有勇气捡起旁边冻得像铁一样的衣裳,准备穿起来。

“又哭什么?”卫澧抹了把她红彤彤的眼眶,“就你娇气。”

他把赵羲姮的被子重新给她裹回去,又把自己的被子也披在她身上,“憋哭了,老实儿坐着吧。”

在两床厚被子的加持下,赵羲姮才逐渐找回自己的体温。

卫澧踢开门出去,对上陈若楠激动到发光的眼睛。

他上下打量一眼,转头同副将点点头,“还挺贴心。”

于是对着陈若楠扬扬下巴,“进去吧,把炉子烧上。”

陈若楠脸上的笑意一瞬间僵住了,卫澧这是拿她当丫鬟使呢?

兴许,兴许时间太长,他忘了也说不定。

“主公,我,我是陈副将的妹妹……”她结结巴巴解释,示意卫澧,她身份不同,无视了自己哥哥牵她衣角的动作。

卫澧挑眉,舌尖划过上牙堂,一双狭长的眼角,眼皮是单的,薄薄一层,压着漆黑的瞳孔,显得尤其可怖,“怎么?伺候个公主委屈你了?”

人不大,架子倒是十分大,连她哥都不曾摆过这样的架子。

陈若楠脸色煞白,自打哥哥开始给卫澧办事之后,还没有人再会对她这样说话。

陈副将连忙将人推进去,“公主身娇肉贵冻不得,主公让你去帮帮忙,又不是一直伺候着。”

见人进去,卫澧面色稍霁,他才松了口气。

他是卫澧的副将,实际上卫澧对他没什么感情,不过是用的年岁久,顺手罢了,他跟着卫澧,不谈什么衷心,也只是混口饭吃。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热门: 万古战帝 说好的恋爱自由呢?[穿书] [综神话]花哥教书中 PUBG世纪网恋 我的锦鲤运又发作了[娱乐圈] 与你相恋的小时光 水北天南 青山看我应如是 妙妙[快穿] 欺负过我的男人都哭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