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碴子粥微黄,十分粘稠,老板娘还特意给她了一些咸菜一并端上去。

卫澧一个人孤孤单单躺在火炕上,没人进来看他。

而外面却断断续续传来欢声笑语,他心中恼怒的无以复加,恨不得冲下去将他们都杀掉。

笑什么笑?有什么值得笑的?都闭嘴!

他不是已经下令,平州境内不允许听见欢声笑语吗?这些都将他的命令当做什么?

但是他现在一点儿也动不了,只能目光阴沉盯着墙面,恨不得要把它戳出来个洞。只想着等他回去之后,就折回来把这些人都杀掉。

赵羲姮临进来之前,把粥和小菜先放在地面上,揉了揉脸,把自己小脸上那容光焕发的神采都给搓下去。

她在驿站待的实在是有点儿欢快。

主要是卫澧在床上躺的老老实实,没人管她,驿站老板娘变着法儿给她弄吃的,她不高兴才要奇怪。

但是驿站终究不是长久能待的地方,她早晚还得跟卫澧去不咸城,他才是未来的衣食父母,赵羲姮兴许未来几年的吃喝待遇都掌握在人家手里,人家那重伤在床,她兴高采烈这实在不对劲儿。

她尽量把嘴角往下耷拉下,又揉了揉眼睛。

副将送走了医师,正提着一串包好的药经过,准备去厨房给卫澧熬药,被赵羲姮一把抓住了。

“你看我一眼。”赵羲姮跟他说。

副将蹬的一下蹿后两步远,脸也红了,“干,干啥?”

虽然,虽然公主长得很好看,但是公主对着他和对着主公的时候,两副面孔呢,这种漂亮姑娘,他实在是伺候不起,他娘说容易折寿。

赵羲姮一皱眉,奇怪他为什么跑,于是把人又揪回来,“你看我这样儿进去,你主公能不能生气。”

她说完之后忽然一捂嘴,发现越深入平州,无论是副将还是路遇的百姓,那口独特的平州口音就越发浓烈,甚至隐隐快要把她带偏了。

“不知道。”副将十分诚实的摇头,“我家主公情绪来得快,属下已经跟随主公多年了,依旧摸不清主公心思,劝公主不要试图去猜测主公。”

赵羲姮咧起个假笑。

就神经病就神经病,还非得美化一下,说情绪来得快,不愧是卫澧身边儿的人哈,可真会给他脸上贴金。

她从地上重新端起粥,轻轻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去。

反正卫澧现在下不来床,就算发神经,也没法对她怎么着,趁这个机会,她看看能不能好好跟他说说话。

卫澧伤一养好就要启程,想必用不上一天就能到不咸城去。

不咸城和郡守府可不一样,那儿全都是他的人,看着他脸子行事的,他对自己撂了脸子,底下人就得有样学样往她头顶上落石头。这种事儿,她在宫里见得多了,但很不幸,她一直是那个被下石的人,从来没什么机会给别人头上砸石子儿。

“主公。”赵羲姮悄悄喊了他一声,“吃饭啦,吃完饭喝药。”

卫澧还是那样直挺挺躺着,赵羲姮以为他又睡了,凑过去看他一眼,发现他正双目阴沉的看着墙面。

赵羲姮:???

大概是她在身边儿站久了,卫澧终于施舍了她一个眼神,赵羲姮能感觉到,那眼神极为复杂,她说不清道不明,却知道一点儿都不友好就是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回想这几天并没有得罪他。

卫澧依旧不说话,赵羲姮转身要走,“主公要是你现在没有胃口,我等会儿再来。”

他心情明摆着不好,她又不是傻子还要往上头撞。

“回来。”

她前脚才抬起来,卫澧便懒懒开口。

大概是在床上躺了许久不曾喝水的缘故,比以往更沙哑了,赵羲姮只觉得心肺都被剌了一下,四肢都一麻。

赵羲姮颠颠儿跑回去,重新调整好表情,梨花带雨地抽抽搭搭,“主公你醒的真快,昨天流了那么多血,我看着害怕极了,还好没事。”

卫澧看着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唇,还有那副温柔贤淑的模样,始终无法把梦境里用马鞭挑起他下巴的女孩联系到一起。

草,他怎么又想起来了!

管她像不像呢,反正都是一个人没错。

赵羲姮,真是他一生中,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卫澧扶着赵羲姮的手坐起来,赵羲姮把碗递给他,他没接,只是敛眸叫她,“赵羲姮,你喂我。”

她看了眼卫澧手上的手臂,又想想未来的生活,终究还是耐着性子将粥碗端起来。

小碴子粥熬得又浓又稠,带着玉米的香味儿。

她舀出半勺,轻轻在碗沿上刮了刮,然后递到卫澧嘴边,“张嘴,啊。”

像对待小朋友一样。

“热。”他没吃,只是瞥了赵羲姮一眼。

“热吗?”赵羲姮疑惑,手指贴在碗上,好像是微微有点儿烫。

她微微垂眸,轻轻吹了吹,然后喂过去,“你再试试。”

“凉了。”卫澧倚在引枕上,不咸不淡道。

赵羲姮捏紧了手中的勺子,恨不得把整碗粥都掀在他头顶上。

可去你妈的吧,老狗比就是存心折腾人,凉一点点热一点点就差那么多?你舌头就那么娇贵?

赵羲姮在心里飘满了脏话,然后用甜美的笑容看向他,“知道了。”

卫澧就着她的手吃了两口粥,肠胃都暖洋洋的。他看着赵羲姮微微垂着头,在给他吹凉粥,长长的睫毛像是小扇子,在眼下投出一片阴影。

她的皮肤很白,脸巴掌大小,嘴唇很润,从卫澧的角度看,是很温柔娴静的。

卫澧在她唇上停留了片刻,忽然想掐死她算了。

他只要一见到赵羲姮,就会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异样的感觉,令他很不舒服。

解决不舒服的最好方法,就是解决掉令他不舒服的人。

“赵羲姮。”他又喊了一遍她的名字。

“嗯?”赵羲姮认认真真给他吹粥,头也没抬。

“有个人生下来就在淤泥里,甚至以为所有的人都在像他这样生活,假如你是他,而有一天你忽然见到了一个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光鲜亮丽,你会不会想杀掉那个人?”

冷不丁听卫澧这么阴森森的发问,赵羲姮手一抖,勺子就掉回碗里了,她眼中有未来得及收回的惊诧,显然不理解他为什么会这么想。

卫澧被她眼生中的惊诧刺激的生怒,他钳住赵羲姮的下巴,“问你话,回答。”

赵羲姮第一反应是,这老畜生手不是断了吗?

第二反应是连忙回答,“应该不会吧,他过得好和我有什么关系?未来兴许会见到比那个人过得好千倍万倍的人,我难道都想要杀掉吗?”

他还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松开了她的下巴,然后倒回引枕上。

“其实,我觉得那个人也怪可怜的,如果我从小像他一样的生活,说不定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她摇摇头,“不对,如果从小生活在那种环境里,什么都不知道,我肯定会继续活下去的,因为大家都一样,而忽然出现一个过得好的人,他一定很震惊很绝望吧。他想杀掉那个突然出现的人,只是太悲哀,太可怜了,他有了嫉妒和自卑感,所以才会这样想。”

赵羲姮觉得,正因为她小时候过得太幸福了,所以即便之后遇见那么多的不容易,也没有过这种偏激的想法,阿耶阿娘给她的关爱一直扶持着她的脊梁。

卫澧呼吸忽然急促起来,让她滚出去。

赵羲姮觉得他是每日一犯的神经病犯了,于是收拾收拾东西走出去。

今天又是一无所获的一天呢。

她本来还想打探打探卫澧府上到底什么情况,在郡守府的时候,也没人敢跟她讲讲,她若是问副将的话,估计副将转头就会事无巨细禀报给卫澧:那个天天掉眼泪的公主向我打听您的情况呢。

赵羲姮不如问卫澧,但她还没等着问,就又被赶出来了。

她抱着碗往厨房走,脑袋里在思考,卫澧今年多大呢?

十八?十九?应该不会超过二十五。

这个年纪,正好是成婚生子的年龄,阿耶二十岁的时候,她都已经出生了。

卫澧娶媳妇了吗?应当娶了吧,毕竟老大不小的。

既然娶媳妇了,兴许也有一房子姬妾,毕竟像她阿耶那样的男人实在太少了,即便叔父身体不大好,后宫御妻也有几十个呢。

一但一群女人只围绕着一个男人,那是非就变多了,也容易生嫉妒。

卫澧看起来就不像是能对女孩子好的那种人,他的妻子们也不一定有多喜欢他吧。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7章 下一章:第19章
热门: 凡人修仙传 勇者大冒险:黄泉手记 娱乐圈大了啥人都有 摸金天帝 临时保镖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 国宝级门锋[足球] 七周恋爱体验[娱乐圈] 袁先生总是不开心 和系统作对后我成了天才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