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第1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赵羲姮心惊胆战,万万没想到这大叔会出现在此处。

要是这大叔这能一叉子刺死卫澧,赵羲姮绝不阻拦,甚至还得腾出地方跟他说,“您请。”

但看现在的情况,卫澧还能一个人杀一百个这样儿的。他皮怎么那么厚?血怎么那么多?他真不疼吗?都不会死的吗?

大叔紧了紧手中的鱼叉,虽然极为怕卫澧的,却还是鼓足勇气,“你这小情人求我救你,她可算找错人了!咱们平州人人都巴不得你死,今天,我就替平州除害,还老百姓一个安宁日子!”

卫澧忽然一怔,那个中年男人还在义愤填膺看着他,他松开捏住赵羲姮脸的手,将冰上的月刃拾起来,看起来轻轻松松的模样,根本不像是受了重伤。

渔夫闭着眼,将鱼叉狠狠一刺,卫澧抬手挡开,将他手中的鱼叉挑掉。

渔夫只觉得手都在发抖,他今日就要这样死了?

卫狗贼不是……不是已经重伤了?

死就死吧,为诛卫狗贼而死,也算死得光荣!

“给你五个数跑,跑不掉,就留在这吧。”

卫澧甚至还有闲心将月刃挽个花,冰面被削出一片白色飞花,开始倒数。

“五……”

副将原本已经撑着地站起来了,打算给卫澧清理掉这个人,但是听闻卫澧给了他五个数的逃跑时间,又坐回冰上了。

主公但凡要杀一个人,从不废话。

这给了五个数的逃跑时间,压根儿就是没想要他的命。

他认识主公已经将近五年了,主公性格的说是暴虐都美化,但凡有人言语一字不敬,驳了他的面子,他都能让人不得好死。

这现在……

他觉得要不是主公转性了,要不就是傻了,但是主公不可能傻,傻的多半是他。

赵羲姮看了看距离,觉得卫澧就是在难为人,五个数的时间,没跑两步呢,他月刀一甩出去就是一条人命。

那个渔夫看卫澧简直不像他想的那么虚弱,想要跑,但又觉得不甘心。

但再想想家中妻儿,又觉得活着才有将来,死了真就什么都没了,马上过年了,妻子还在家等他……

但卫澧已经数到一了。

赵羲姮咬了咬牙,一把扑进卫澧怀里哭,“主公,我真的好怕你死了,你死了,我去哪儿啊,我没家了,我哪里都去不了了,我年轻好看,但是什么也不会,流落在外恐怕活不下去。”

她费力把卫澧整个身体都试图抱住,但是她穿得太厚了,圆滚滚的像个球,不但没能把卫澧整个人捆住,反倒双臂大开,像是揪住他两个胳膊一样。

她陡然扑进自己的怀里,卫澧有些猝不及防,甚至被这只球撞退了两步,他眼波里氤氲出一些亮晶晶的东西,竟有些动人,卫澧挣开赵羲姮的手,跟她微微拉开点距离,赵羲姮心惊肉跳,怕他抬刀就伤人。

只见他把一双月刃插进冰里,问她,“所以去找救兵了?”

赵羲姮点头,连忙为人逃跑争取时间。

“救兵听说是我被困,所以不肯救我?你怕我因为他见死不救而杀了他,所以撒谎。”

赵羲姮没点头,但事儿多半就是这么个事儿。

她听见脚步声,那渔夫已经跑出很远,进芦苇荡了,卫澧大抵也不会追他了。

赵羲姮松口气,肩膀垮下去。

她好像看着写着自由的那扇门,一点点朝她关闭。

卫澧忽然笑了,又吓了赵羲姮一跳。

他笑得与平常阴森森的恐怖威胁并不一样,以往他一笑,赵羲姮总觉得像是呲牙的狼,凉薄阴狠,要咬断谁的喉咙。

现在他的笑,好像是真心实意,从肺腑里发出来的,即便他满身鲜血污垢,但人就那么莫名其妙的亮堂起来了,像是旭日冲破阴霾,连那种不讨喜的感觉也被冲淡了。

宛如一个真正的少年。

赵羲姮看到他眼睛里有东西在闪耀,眼白中那些狰狞的红,都变得不那么恐怖了。

但他也只笑了一瞬,忽然伸出那只没受伤的手臂,把赵羲姮狠狠往怀里一按,赵羲姮闻见血腥味儿更大了,甚至见到他肩膀上冒着的热气,还有湿漉漉的红。

两个人相撞,发出咚的一声,赵羲姮虽然穿得厚,但胸腔还是被震的嗡嗡疼。

艹,老狗逼!

赵羲姮在心里怒骂。

活该疼哭你!

卫澧浑身沾着血,他的,别人的,恶犬的,很不好闻,像是尘嚣中的滚滚黄烟,又热又呛。

他用手臂死死勒住赵羲姮,像是要把人勒在怀里勒断气。

“也是,赵羲姮,你我都是丧家之犬,你离了我,还能往哪儿躲?”卫澧嗓子低沉沙哑,骂起自己来,也是挺狠的。

赵羲姮被塞在他怀里,被闷得呼吸不畅大脑缺氧,说话口不择言,“是,都是丧家之犬,跑不了。”

卫澧忽然狠狠一掐她脖子,“我能说我是丧家之犬,你能吗?”

赵羲姮在他怀里翻了个白眼,卫澧的自尊心,竟然比她一个堂堂公主还要重上几百石。她也明白了,卫澧就是那种能把自己骂得猪狗不如,也不准别人说他一句不好的人。

她正想着,忽然觉得自己脖子上落下热热的水,她有点嫌弃,不会是卫澧伤口渗出的血,滴在她身上了吧。

嘶,真难受。

赵羲姮身上重量陡然一沉,整个人站不稳跌在冰上,尾椎骨摔得发麻。

只见卫澧惨白着一张脸,晕了过去。

赵羲姮疯了,这老狗刚才怎么那么能装!站的那么稳!她还真以为他一点儿事儿没有!

她回头看向渔夫逃跑的方向,不知道现在把人叫回来捅卫澧一叉子还赶不赶趟。

副将赶紧从冰上弹起来,一瘸一拐过来扶起卫澧,他欲言又止看向赵羲姮,“公主,主公的伤需要包扎。”

赵羲姮转过身,“嗯,我不看。”

副将有些尴尬,“不是,就,就想问您借件儿衣服。我们的衣服都埋汰了。”

赵羲姮摸了摸自己的三件厚袄子,她真是一件也不想脱哇!

副将眼巴巴看着她,她还真怕卫澧醒过来得知她见死不救又犯病,于是脱了中间那件厚袄子递过去,“没贴身也没外穿,干净的。”

这片狼藉的冰地上,只剩下三个活人在喘气。

活人要吃东西,要继续活着。

副将割了一堆芦苇铺在冰面上,虽然起不到什么保暖的作用,但聊胜于无。

冰面上点了一簇火,火烧了许久,赵羲姮都没看见冰层被烧化。

她坐在芦苇上抱着胳膊,看了眼稳稳插在冰面上的月刃,默默挪了挪,打算离这东西更远些。

卫澧就倒在芦苇上,副将好像笃定这样恶劣的环境他也不会死一般。

赵羲姮好奇摸了把卫澧的额头,有点凉,没发烧。

卫澧忽然睁开眼睛,一把握住她的手。

赵羲姮讷讷的,心想真是祸害遗千年。

地上横七竖八倒着狗,副将询问,“主公,咱们要不把狗剥皮烤了吃?”

卫澧皱皱眉,“你吃?”

副将沉默了,“属下这就去找食物。”

这狗是仇家养的,指不定有什么病呢。

他前脚才走,赵羲姮蹲在火堆旁,打算闭上眼睛眯一会儿,她才刚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副将就一瘸一拐的回来了,手里拎着两只尾巴长长的野鸡。

“这么快?”赵羲姮略有些惊诧。

副将一板一眼,“虽然平州冬天蔬菜短缺,但最不缺的就是这些野味……”

卫澧将挑火的树枝往地上一扔,冷冷看向副将,“不杀鸡你等我杀?”

副将讪讪去在江边凿了个窟窿,开始处理野鸡。

“平州不止处处有野鸡,还处处都是野猪黑瞎子,每一个最少都有五百斤……”卫澧扔了把柴进火堆。

“偶尔有行人路过的时候,会被拍肩膀,这个时候不能回头。”卫澧纤长的睫毛微微垂着,不紧不慢陈述。

赵羲姮腿有些打飘,她觉得黑瞎子和卫澧比起来,还是卫澧更安全。

她挪动着,往卫澧方向蹭了蹭,问,“为什么不能回头?”

“因为拍你肩膀的,不是人啊,是黑瞎子。”卫澧说完,赵羲姮只觉得肩膀处被人重重拍了一下。

她吓得身体都麻了,脸也变得煞白,配合着卫澧方才讲的故事,吓人效果翻倍。

卫澧忽然大笑起来,捏了一把她的脸,“你胆子可真小。”

刚才搭在赵羲姮肩膀上的那只爪子,只是卫澧的恶作剧。

赵羲姮眼眶一红,用衣袖抹了一把。

卫澧,老子哪天不弄死你就不姓赵!

她没见过几个有平州口音的人,但平州话好像天生带着余音绕梁的效果,她现在骂人,偶尔脑袋里飚出来的都是一股平州味儿。

赵羲姮真的生气了,连眼泪都不肯掉。卫澧也不笑了,把嘴角垂下来,看了她一眼,然后低下头,往火堆里继续添柴。

他这个时候,应该捏着赵羲姮的脸,去嘲讽,“我肯屈尊降贵给你讲故事,已经够给脸了,别给脸不要。”

卫澧提了口气,才想骂,觉得没劲儿,他觉得应当是伤的太重,所以才没什么精神。

念在赵羲姮今天还知道给他搬救兵的份儿上,稍微对她好点儿算了。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第16章
热门: 法老的宠妃·终结篇 我靠乙女游戏玩通逃生世界 如果声音不记得 老人与海 白话史记 在男权世界复兴男德 许愿池的王八少女 凤花锦 半暖时光 三个反派大佬的小猫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