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赵羲姮喂了药醒过来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擦黑,她微微叹口气,躺在床上不动,还在回味梦境。

几个婢子见她醒过来,围上来照应,又是嘘寒问暖,又是将她扶起来喂温水。

赵羲姮烧才退下去,头还一抽一抽的疼,浑身虚软无力,肚子里咕咕叫,尤其周围女子们叽叽喳喳清脆的声音更令她心生烦躁。赵羲姮一边在心里骂卫澧,一边打发她们出去,“我饿了,想吃糖油粑粑,曲米鱼,东安鸡。”

这些都是晋阳的菜色。

几个婢女面面相觑,忐忑道,“小娘子,这些东西,平州都没有,府上一时也难以找到会做的人,不如您先将就着些,我们……”

赵羲姮微微点头,“都行,你们都出去罢,我静静躺会儿。”

门轻轻被掩上,室内重归寂静,只剩下炭火的哔剥声。

不多一会儿,响起一阵慌乱脚步声,小桃换了一身水粉色的厚袄子,双手上了治冻疮的羊油,闯进来,跪下对着赵羲姮哭,“殿下啊~殿下!呜呜呜,您别不要我……”

一嗓子一嗓子嘶声力竭的,赵羲姮听得脑仁更疼了,恨不得把她扔出去。

“你哭丧呢?”她动了动唇,嗓音微微有些嘶哑。

“等八十五年以后再哭,我是要活到一百岁的。”

简单的几个字,就已经令她很耗费力气了,好在小桃还算听话,立马将哭声咽回了嗓子眼儿。

赵羲姮能在床边见到小桃,虽然惊讶却不意外,这丫头死心眼儿,脑子又轴,撞了南墙也不肯回头,也不知道队伍走出多远了,她又冒着冷风赶回来。

“手给我看看。”她冲着小桃招招手,嘀咕着,“大冷天的不要命了?暖暖和和的回晋阳多好。”

小桃乖乖将手递过去,上面缠着纱布,弱弱道,“不疼了殿下。”

赵羲姮一撩眼皮,见四下无人,小声问,“你怎么回来的?”

“我……我从马车上醒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已经行进到哪儿了,趁旁人不注意,于是跳下车跑了。只是没想到我不认得路,误入了高句丽边境,然后就被他们捆了。”

“昨晚卫澧与高句丽的人打起来了,我便被救出来了,他知道我是殿下的人,于是提前将我送了回来。”

虽然卫澧救了她,但小桃只要一想卫澧抢走了她的公主,才害得她为了寻公主落到高句丽人手里,她对卫澧还是生不出好感。

她说着哭起来,赵羲姮抱抱她,“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卫澧虽然是个畜生,但就他将小桃带回来这件事,赵羲姮还是有些感激。

“殿下,他如今还在平壤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咱们跑吧!”小桃红着眼睛怂恿。

赵羲姮弹了她个脑瓜崩,“他虽不在,但集安郡守一家可还在,我现在还虚着呢,别说逃跑,下床走几步都累得慌,只怕还没出门便被抓回去了。”

“哦……”小桃一听更加沉闷了。

“砰!”

两个人话还没说完,外面响起重物落地的声音,将两个人的谈话打断。

门随后又被推开,裹挟着一股血的甜腥和冷肃寒意。

“呵,醒了?”卫澧挑眉看赵羲姮一眼,自顾自将肩上氅衣解下搭在衣架上,然后站在烧得通红的炉子前烤手。

赵羲姮眯了眯眼,恨不得把他的头按进火堆里。

敲!进别人房间不敲门!出门必……

“呕……”

出门必撞鬼!

赵羲姮还没在心里骂完,猝然扶着炕边儿干呕起来。

她前日被卫澧截下来之后,只路上塞了几口栗子糕垫饥,昨日又在床上躺了一天,本就腹中空空,被血腥味儿一呛,刺激得胃液翻滚,但没吐出什么东西。

卫澧脸一绿,将放在炉火上的手收回来,扭头看向赵羲姮,要吃人一样,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出来,“赵羲姮,你见着我就这么恶心?”

赵羲姮仰头看他,原本就水汪汪的眼角因方才呕吐而积蓄上泪水,愈发显得楚楚动人,她脸色煞白的摇头,“主公,我没有,是有好大一股血腥味儿。”

说起这个,卫澧忽然笑着凑过去,他身上那股血腥味儿愈发浓烈了,赵羲姮脸色煞白,又扶着炕沿开始干呕。

她才瞧见,卫澧那件黑色的衣衫上,沾满了鲜血,在外面冻得结了冰,一到房内化开了,滴答滴答正往地上掉着血珠。

小桃哆哆嗦嗦抱着赵羲姮的胳膊,躲在她身后。

“你这婢子没跟你说?我在高句丽边境杀了不少人。赵羲姮,你要知道,我说会杀了你,不是只说着玩儿的,你最好乖乖听话。”

今晚的卫澧兴许是受鲜血刺激的原因,显得格外兴奋,像是一只呲牙的饿狼,嗜血的因子几乎失控。

赵羲姮捂着胸口,强行挤出个笑容,“是,主公,我知道了。”

她的笑容在卫澧出门的那一瞬间垮掉,地上一串都是卫澧身上滴下来的血,她把背后的引枕揪在怀里,当做它是卫澧,用力扇了几巴掌。

卫澧去而复返,坐在她炕边上,身上的血沾湿了她的被褥,赵羲姮略有嫌恶,却心不慌气不喘,施施然将引枕塞回自己腰后,当做无事发生,清了清嗓子,“主公还有事?”

灯下看美人,美人愈美。

赵羲姮娇娇怯怯的一张小脸,在昏黄灯光下愈发显得恬淡精致,略泛白的唇更添了几分柔弱。

卫澧捏着她下巴打量了一会儿,赵羲姮状似羞涩害怕的将睫毛敛下,不敢直视他。

他手真粗,剌的她脸疼。

“你病好了,就启程回不咸。”卫澧唇一勾。

赵羲姮倚在小桃怀里,咳得上气不接下气,脸颊飞红,眼中含水,继而虚弱的看向卫澧,用实际行动表明,她这病来得凶,恐怕一时半会儿好不了。

卫澧脸一垮,“别给我装,就发个烧,三天之内好不了你这身子也白搭,我不如抹了你脖子,省的你活遭罪。等我百年之后,咱俩阴曹地府见。”

他又掐了把赵羲姮的脸,然后这次真离开了,“你争点儿气,我今天杀了不少人,暂时不想杀你。”

艹(一种植物)

赵羲姮揉了把脸,心中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也不知道卫澧发神经的又过来吓唬她是为什么?

赵羲姮在卫澧出去后,又干呕了一阵,依旧没吐出什么东西,反倒胃里因饥饿火辣辣的疼。

小桃将血迹清理了,又换了新的被褥,才让她舒服一些。

晚膳比预计晚了半个时辰送来。

平州的菜色并不精致,以炖菜居多,但看着热气腾腾的,很适合冬日。

“主公今日回来时候打了野猪和狍子,厨房多做了些炙狍肉还有酸菜排骨汤锅子,公主试试汤,冬天喝了很暖和。”婢女们介绍道。

晋阳也有酸菜,但平州和晋阳的似乎不同,颜色更淡些,煮熟后呈金黄色,酸味并不明显,是菘菜腌的。

赵羲姮酸甜咸辣口的菜都喜欢,不是非一处的菜系不可,还算好养活。

果真如她们说得,平州菜色冬日吃很暖身,她喝了半碗汤,鼻尖冒了一层细细的汗,然后照着他们说得,将排骨拆了沾着酱料并酸菜吃了碗米饭。

还有油亮的地三鲜和醋溜菘菜、烤狍子腿都十分下饭。

赵羲姮的心理素质极好,因为血腥味儿恶心也只是一阵的事情,丝毫没有影响她的食欲。

郡守觉得流年不利,他本来只想着尽量远离卫澧,能糊弄过去就糊弄过去,把这个煞星送走,结果事儿一件接着一件的。

他将青州城主王之遥的信递过去。

卫澧看着好几页的黑字就头疼,踢了郡守腿一脚,“你读。”

郡守不敢不从。

王之遥信中大概是分为两个内容。

一是祝贺卫澧夺得平州,成为平州的新主人,第二是同他商议明安公主的事情。

要不赵羲姮总说赵明心脑袋里装的都是豆腐花。

她从平州安然无恙离开之后,不仅没马不停蹄回晋阳,反倒是留在了青州,拉着王之遥要死要活的让他帮自己一雪前耻。说卫澧杀了她的未婚夫,还欺辱她。

赵明心在宫里被奉承坏了,总觉得现在的大周还是她伯父在时候的大周,各路藩王莫不臣服,殊不知现今天子都是个摆设,何况她个公主呢?

她对着王之遥颐指气使,王之遥盘踞青州多年,哪里忍得下这口气,原本不欲惹事,只想相安无事把人送走,结果赵明心真拿自己当盘菜了。

于是王之遥同卫澧说,既然和亲的敬城公主已经失踪,为了巩固两国友好邦交,不如让明安公主嫁入高句丽,想必公主也十分愿意为国家出力。

“失踪?”王之遥可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

郡守迟疑地看向卫澧,“主公,高句丽前日才袭击了咱们的鹿场,咱们当真要送明安公主去和亲?”

“送,怎么不送?我们的好邻居高句丽王老年丧妻,实在可怜。”

“传信给王之遥,让他把人送来平州,我亲自将明安公主护送至高句丽。”

郡守隐隐听见,相隔千里之遥的天子那张脸又被人隔空扇的肿了些。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8章 下一章:第10章
热门: 唯愿不相遇 北川有鱼 不让喧嚣着地 画满田园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穿越之绝色毒妃:凤逆天下 穿成首辅家的小野猫 针锋对决 师祖他不爱女主爱替身[穿书] 有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