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着卫澧的面儿,他们战战兢兢,背地里,他们都喊卫澧为“卫贼”。既带着恐惧,又有憎恨。

“我……我就剪个做念想。”剪纸的婢女低下头,哭泣着,肩膀一颤一颤的。

另一个婢女夺了她手里的红纸扔进火炉,“你彪吧?他见着个带笑模样的人都要杀掉,你现在弄这玩意,要死吗?还打算带着我一起死?”

训斥了一顿,两个人又嘁嘁喳喳说了会儿话,然后熄灯躺下。

原本郡守与郡守夫人以为卫澧那样亲密地带着赵羲姮,必定是个得宠的妾室,毕竟哪个洲的霸王没几个妖妖娆娆的女人?

俗话说阎王好过小鬼难缠,耳边风的力量从来不容小觑,因此郡守夫人不管真心好还是假意好,也都对赵羲姮客客气气的,甚至还带了自己的貂儿要借她御寒。

卫澧截了天子送嫁的事儿尚且未曾传开,是以众人也不晓得这便是原本要和亲高句丽的敬城公主。

“主公啥意思?那小娘子不是他的妾?”

半夜这么一折腾,天又冷,郡守夫人彻底睡不着了,拉着郡守说话。因为卫澧说赵羲姮并非他妾,于是郡守夫人改口叫她小娘子。

“你管他什么意思呢,管那个小娘子是啥人呢?兴许是他抢了谁家娇养的闺女,他烧杀抢掠的事儿又不是干不出来。

这几天警惕着,把他糊弄走就万事大吉了。咱俩都绷着点儿皮子,别让他给抓了小辫子。”郡守翻了个身,把手揣进袖子里。

“今晚可真是吓死我了。那小娘子要是被抢来的,可真可怜人儿。”郡守夫人揪着郡守耳朵,让他面对着自己侧躺,这样方便同他说话。

她小声抱怨道,“傍年根儿上了,他夺了平州,真是晦气,好好个年也不让过。”

郡守闭闭眼睛:“别说今年过年了,他一天不死,平州一天就得跟死城似的,以后过年也过不得。算了算了,别说了,省得祸从口出。”

两个人说话的语调抑扬顿挫,与方才面对着赵羲姮与卫澧的时候大相径庭。

平洲此处的方言彪悍,自然带着亲谑,卫澧又多用官话,他们当着卫澧的面儿是万万不敢说的,怕失敬惹他不高兴,连拨过去的丫鬟都是官话好些的,没太多平洲口音。

郡守夫人今天同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忍得十分辛苦。

好在平洲方言与官话相似个九成九,若刻意板着些,听不大出平洲味儿。

老夫老妻谈了半天,终于提起些睡意,天快亮的时候,不知道谁先阖上眼睛,入了梦乡。

卫澧依旧睡不着。

卧房里就他自己一人,也无需顾忌什么,他将被褥踢掉,扯了扯领口,露出大片的皮肤,才算是喘上气。

也不知道这么热的房子,那些人都是怎么睡得着的 。

借着幽幽透进来的月光,能隐隐约约瞧见他的轮廓,四肢修长,肌肉线条流畅,不狰狞也不失力量,整体十分漂亮,天生衣裳架子的款儿。

只是脖颈与胸口处裸露出来的皮肤上,竟蜿蜒盘旋着墨色的刺青,大半还是被衣衫遮挡住的,瞧不清那到底刺了些什么图案。

他仰躺着,双手叠着枕在头下,等困意逐渐来袭。

算算时间,前任皇帝已经死好几年了,骨头都得烂成渣了。

现在皇帝是赵羲姮老叔,又不是她亲爹,估计对她也不怎么,要不然性格也不会变这么大。

卫澧想起这个,心里对顺和帝升起一阵烦躁,恨不得把他脑袋往泔水桶里按。

他恨不得赵羲姮过得不好不假,但他想看的是赵羲姮在他眼皮子底下锋芒一点一点被消磨,而不是他一把人提溜到身边就是软趴趴的一团。

又想起郡守与他夫人那战战兢兢的模样,卫澧轻笑出声。

这些人怕他怕的要死,又恨他恨的巴不得让他立刻去死。

不止集安郡守夫妇,这平州所有人都跟他们一样。

世上最有趣的事情,莫过于最恨你的人只能匍匐在你的脚下,愤恨不甘。

或者让从前高高在上,令他感到耻辱的人按进尘芥里。

卫澧躺到卯时,如往常起身洗漱,他穿着郡守为他准备的衣裳。

纯黑的圆领窄袖曳撒,用金线刺绣图案,端庄华贵,露出里头雪白的贴里领子,与白雪皑皑的地面一衬,愈发显得面白唇红,发黑妖异。

常人冬日里这样穿有些单薄了,但卫澧倒是觉得刚好。

他手弯处搭着件外氅,黑底金花,是无袖的,领口处以小指粗的金链做系搭扣,随着他动作哗啦啦作响。

这些东西若是一股脑儿都堆这在旁人身上,便像个无脑的土财主了,亏得卫澧条正颜顺,面皮靓丽,倒是更显得增色。

相反,他若是换了些寡淡的颜色,反倒显得不伦不类,便要这样浓墨重彩金碧辉煌才好看。

旁的不说,郡守歪打正着,用最艳俗的颜色竟然意外和卫澧贴合。

赵羲姮安排在他隔壁就寝,他站定在外头,看着皑皑白雪,久不见她出门,眉眼间集聚起些阴郁,踢了踢隔壁的门。

守在里头的侍女们吓得浑身哆嗦,一些出来跪着,一些连忙去内室唤赵羲姮。

卫澧即便再俊,就冲着暴虐的性格和万人唾骂的名声,也没哪个女人不要命敢往他身边儿凑,有富贵总得有命享不是?

进内室来的是个圆脸小丫头,她发上扎着的揪一晃一晃的,对着闷在被褥里的赵羲姮怎么弄也不是,怕搅了她好梦得罪了她,但更怕得罪外头的卫澧。

索性牙一咬,轻轻唤了声,“小娘子,起来了,主公在外头等着呢。”

她喊了好几声,又推搡了几下,见赵羲姮依旧没有反应,打着胆子将被子掀开,见她面上泛着不正常的酡红,那红晕直直氤到脖子根儿。

“啊!小娘子!不好了,不好了!快去叫医师来!”女子尖锐的声音响彻,卫澧眉一挑,抬脚往里进。

那圆脸丫头慌不择路,迎面照着他撞过来,他没有给人让路的习惯,干脆将人往侧一推,自己进去了。

几个丫头又慌慌张张去请府中医师。

赵羲姮连日奔波,昨夜受惊又受凉,加之水土不服,因而夜里才发起了高热。

医师号过脉后,是这样说的。

卫澧坐在一旁擦刀,吓得医师两股战战,几欲昏厥。

他看了眼脸蛋通红的赵羲姮。

不仅性格软,身体还挺娇弱的。

卫澧昨日还想着,赵羲姮这柔弱兴许都是装的,卫澧断然不相信年幼时候高傲张扬的人,长大了能变得柔弱隐忍。

结果还真就是秉性大变,动不动就掉眼泪,今日又吓病了。

“但没什么大碍,吃两天药好好卧床休息就成了。小娘子身体底子好。”医师好一手察言观色,见卫澧面色不霁,连忙补充。

卫澧啧了一声,将刀收入刀鞘,发出哗啦一声,“让人别死了就成。”

“仆会尽力将小娘子医治好的。”

“我不爱听尽力这个字。”卫澧用刀柄敲敲他的头。

医师连忙改口,“一定,仆一定将小娘子治好。”

卫澧定然不是多疼惜赵羲姮,只是觉得若人就这样轻易死了,他这么年的不甘和怨毒都像个笑话。

虽说赵羲姮现在性格像团面,怎么揉捏怎么是,多多少少有些无趣,但聊胜于无。

掰了个瓜子瓤往嘴里一扔,卫澧噗嗤笑出来。医师怕极了,又祈求卫澧哪天快点死,能还平州一个清净。

赵羲姮躺在火炕上,婢女为她擦着额头,她的唇冷不丁动了动,轻声吐出几个字,“卫澧……”

婢女一想,这小娘子胆子真大,竟然敢喜欢主公,连病中都念着主公的名字呢。

但是转念一又一想,连主公这样的人都有小娘子喜欢,她哥哥怎么还娶不着媳妇?真是委屈。

尚且没感叹完,赵羲姮又吐出几个字,“你给老子等着,老子杀你全家……”

“她说什么?”卫澧听见了赵羲姮小声的嗫嚅,扬扬下巴问为赵羲姮擦身的婢女。

婢女咽了咽口水,额头滴下一滴冷汗,只觉得人生艰难,比她那娶不上媳妇的哥还要艰难。

说,还是不说,这真是个问题。

私心里,她是不愿意这样漂亮的小娘子折在卫澧手中的,但若是不说,他生气之下杀了自己怎么办?

卫澧的耐性却远远没有给她思考的时间。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热门: 咸鱼她总是在躺赢[快穿] 甜入心扉 花间提壶方大厨 我真的不是大佬[无限] 当大佬穿成真千金 豪门女配靠花钱逆天改命 惊世炼器师:公子,不约 技术派侧福晋 末世菜园子游戏 替嫁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