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地上真的太凉,赵羲姮把自己缩成一团,在保证安全的基础上尽量贴近火炉,试图汲取一些温暖。

她怕冷惯了,若是以往,这种环境必定是睡不着的,但连月奔波,加之今日受了惊吓,疲惫不堪,因此竟意外睡得极快。

不远处的呼吸平稳又安详,分明微不可闻,卫澧也并未留心去听,却不自觉注意了,觉得她呼吸声真重。

他睡不着,听着赵羲姮睡得安稳,微微磨了磨牙。

僵硬着身躯躺了一会儿,赵羲姮那股子栀子花澡豆和香膏味儿实在令他难以忽视,他骤然将被褥踹开。

“热死了!”

“赵羲姮!”

“唔?”赵羲姮皱了皱眉,她随着卫澧在马上奔波一天,本就不健硕的体魄压根儿承受不住,眼下一入梦就难醒来了,虽隐隐约约觉得有人在唤自己,但不多半刻又昏沉沉没了意识。

卫澧等了半天,不见她应和也未见她动作,于是从火炕上弹起来,幽幽立在赵羲姮身侧。

只见赵羲姮靠在地铺最里侧,把自己挟着被褥裹成一团缩着,看起来睡得很舒服,这令失眠的卫澧不满。

“赵羲姮?”他森森开口。

“唔……”

她依旧没醒,卫澧失去耐心了。

赵羲姮是在窒息中醒来的,一睁眼,瞧见卫澧那张不讨喜的脸,黑眸定定看着她,他左耳上的银饰在月光下闪耀着奕奕光芒。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了自己的床,不对,是爬上了自己的地铺,像个索命厉鬼一样恐吓人。

而他的手……

正掐在自己脖子上。

赵羲姮那一点儿瞌睡全被吓走了。

奔波了一天,大半夜同一个神经病一间房睡觉不算,关键这个神经病大半夜睡不着,掐着她脖子恨不得将她掐死,这世上想必没有比她更绝望的人了。

但是鉴于卫澧的手在她颈上越收越紧,她咳了几声,眼角逼出泪水,正如卫澧所想的那样柔弱。

“主公!”卫澧!

“求你放开我!”我杀你全家!

卫澧松开了手,像是嫌脏一样在她被子上擦了擦,然后道,“赵羲姮,我热了,你去把炉子熄灭。”

“咳咳咳……”赵羲姮捂着脖子伏在床上咳得撕心裂肺,她得好生缓缓,不然恐怕控制不住和卫澧同归于尽的想法,拼了老命也要弄死他。

她缩在被褥下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主公,我不会。”

“不会?掐死你后你是不是就会了?”卫澧反问了一句,单膝跪在她的床边盯着她,像一条伺机而动的毒蛇,幽幽月光打在他苍白的脸上,衬得他宛如死人。

赵羲姮背后窜起一层白毛汗,跌跌撞撞跑下床将灯点上,暖黄的灯光多多少少平复了她心里的不安,“我会我会。”

卫澧歪着头看向她,嘴角扯了扯,他的唇薄,却比女人抹了胭脂还要红上几分,“快点哦~”

他这样阴晴不定实属吓人,赵羲姮怕他厌他,又忍不住瞄了几眼,目光停留在他亵衣领口处。

原本裹得紧紧的领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开了些,露出半寸颈部皮肤,上面有着像伤痕一样的印记。

赵羲姮眯了眯眼睛,转过身提起了火钳,总归卫澧身上有多少奇怪的地方,都同她没有关系,她现在唯一要想的,是怎么在卫澧手里保住性命,然后让自己的日子尽量好过一些。

如果再好一点,最好能不跟他睡觉。

更好一点,就是卫澧哪天暴毙而亡,她卷着钱财跑路,不用回皇宫也不用和亲。

赵羲姮用炉钩子勾开火炉,铁器摩擦,发出刺啦一声。

里面的炭烧得正旺,猩红橙黄的火苗舔舐着炉壁,因着接触了空气,越窜越高。

她的脸被火烤的热热的,浑身也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赵羲姮往后退了两步,发现卫澧坐在胡床上,似是百无聊赖的在看自己的指甲,她才稍稍放下心。

卫澧都能半夜摸上她的床掐她脖子,想必把她的头往火炉里按也不是不可能。

目前这老畜生在她心里的友好度为负数,连赵明心都比他可人。

要熄灭炭火啊……

赵羲姮头昏脑涨,带着一脊梁骨的冷汗,转身抄起桌上的一壶水,往炭里浇上去。

“刺啦~”

“刺啦~”

……

下面的火还烧着,但因为上面的炭湿了,所以黑烟滚滚。

“赵羲姮,你是有病吗?!”卫澧被满屋子散也散不去的黑烟呛得直咳嗦。

那张恐怖故事一样脸,难得有了崩塌的一面。

大抵是内间的动静太大,惊醒了外面守夜的婢女,门缝里窜出的黑烟让她们心惊。

“快,快去禀报给郡守和夫人!”

几个人手忙脚乱,才要将门撬开,门便被“砰”一声踹开。

卫澧拎着赵羲姮的领子,满脸煞气地从里间出来。

侍女临走时候未曾关门,冷风飕飕从外头窜进来,赵羲姮冻得浑身一哆嗦,这次眼泪不是装的,是真情实感流出来的。

太冷了。

“怎么,现在知道怕了?”卫澧如今恨不得掐死她。

“主公,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呜呜呜。”她哭得极为可怜,但配着黢黑的小脸,怎么也让人觉不出梨花带雨的美感。

心里已经把卫澧鞭尸千万遍。

要不是这畜生半夜睡不着叫她起来熄炉子,事情哪儿用得着变成这样?

合着外头那些有经验的婢女都是摆设,还用性命威胁她,呸!

卫澧掐了一把她的脸。

郡守与郡守夫人所居之处并不远,两人正在酣睡之中,听人禀报卫澧住处似是走水了,他们连忙披了衣裳一路跑过来,连发髻都是散乱的。

郡守连忙将手里捧着的衣衫递给卫澧披上。

郡守夫人外头披着件大氅,怀里又抱了件,紫黑色的动物皮毛,油光水滑,看起来价值不菲,又似乎很温暖,穿着单薄亵衣的赵羲姮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这东西,晋阳似乎没有。

她上前,要将这件东西披在赵羲姮肩上,“走前匆忙,臣妇带了自己的,小夫人别嫌弃。”郡守夫人说话格外一字一字咬得清楚,之前赵羲姮便发觉了。

半路却被卫澧抬手挡住,他披着件大氅,冷冷看向郡守夫人,“她不冷,不需要。”

赵羲姮原本闪闪发亮充满期待的眼睛一瞬间暗下去,卫澧真他妈是个畜生!

“做错了事还有脸要貂儿?光着冻死你算了。”卫澧又补上一句。

郡守夫人也犹豫了,目光在赵羲姮与卫澧之间飘忽,小夫人年纪小,恐是受不了冻,这平洲的天儿这么冷,主公也太过狠心了。

郡守扯了扯她的衣襟,摇摇头,让她不要得罪卫澧。

“还有,谁是小夫人?”卫澧脑袋反应过来,歪着头阴恻恻问。

郡守夫人有些慌,连忙跪下要解释,“这,请主公赎罪,臣妇愚昧无知……”

“属下与内子愚蠢无知,不通晓主公心意,自作主张,请主公给我二人一将功补过的机会。”

郡守自觉是个男人,哪能让自己媳妇一个人扛,于是和夫人并肩跪着。

两个人将姿态放得极低,连忙请罪认错,也不敢说让卫澧惩罚,只让他给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依着卫澧的性格,他们要真说出请罚的话,卫澧大概会顿一顿,然后道,“责罚啊,那就拖出去打死吧。”

“还不去准备房间?”卫澧揉了揉眉心,他额头一抽一抽地疼。

熬到现在,又让赵羲姮这么一折腾,现在几乎在暴怒的边缘,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情绪。

有压力就有动力,集安郡守这次把事情办得又快又好,也没将两个人安排在一处住宿。

赵羲姮这次拥有了自己的热炕,虽然挨了场冻,但也很值得。

婢女带她重新盥洗后便退下了。

赵羲姮往热腾腾的火炕上一倒,蒸腾着她的身体,让她的四肢都酥麻了,像是用热水泡过一样。

她脑袋里冷不丁又冒出卫澧那张脸,心里一个激灵,拖着身体将内室拴上,好像这样才能让自己安心。

赵羲姮从晋阳出嫁的时候,是十一月中旬,路上走了一个月,现下已经十二月中旬了。

沿路各州百姓都开始准备过年,采办年货,即便再贫苦的人,脸上都焕发容光,处处都是热闹的场景,甚至夜里在馆驿歇息的时候,都能见到烟花在天空炸开。

但是平州清冷的过分了,从丹东到集安,街上空无一人,没有笑语欢声,也没有张灯结彩,丝毫不像过年应该有的氛围,甚至安静的过分。

若不是她路上听见房屋里有婴儿闷闷地哭泣声,恐怕要以为平州是座空城鬼城。

就连集安太守府中,也没挂彩结灯,平淡的好像他们根本就不过年一般。

她想着想着,眼皮越发沉重,最后陷入梦境。

赵羲姮希望夜再长些,这样就能更晚点儿见卫澧那个畜生了。

她要是再多同他打几次照面,恐怕得折寿。

外面守夜的婢女睡不着,点了盏小灯,左手持剪刀,右手捏着红纸,小心翼翼在剪字。

另一个人大惊失色,将她手中的剪纸一把夺下,压低声音提醒,“你疯了?在卫贼的眼皮底下弄这东西?”

推荐热门小说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本站提供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热门: 许我向你看 团宠她姐不掺和 把酒话桑麻 国宝主人诈尸了! 媚者无疆 以和为贵 据说我是万魔之母 黑化BOSS是我小娇妻[快穿] 结魂 魂兮归来之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