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十年

上一章:尾声 下一章:番外 Amor,一生的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色一片灰蒙蒙的,仿佛去墓园缅怀朋友的日子就该碰上这样的天气。

  地处偏僻的圣玛丽教堂本来就是个冷清的地方。除了祈祷日,这里平时基本不会有什么人过来。位于教堂旁的墓园里,就更是人烟稀少。只有每年的特殊日子,人们才会想起那些已经逝去的亲人和朋友。

  墓园里的石碑有的已经倒下,有的已经被岁月侵蚀得看不出死者的名字,有的甚至只剩下了一个土墩。但在东边的那个角落,有三座花岗岩墓碑却是始终如新,白色的十字架前鲜花常开不败。

  此刻,一个俊美无双的欧洲男子正半跪在墓碑前,小心翼翼地清理着新长出来的杂草。即使是做着这样的粗活,却还是难掩他与生俱来的高贵优雅。身上那件昂贵的灰色衬衣的袖口上已经沾了不少泥土,但他丝毫不以为然,反而做的更加用心。而在他身边的那个漂亮东方女人也没有闲着,忙着用特制的金色颜料一笔一划描摹着那有些褪色的字体。

  这里常眠着我们最难忘的朋友和兄弟,愿上帝怜悯他们的灵魂——

  阿方索&流夏。

  “我已经写好了,阿方索,你那里呢?”流夏边说边起了身。十年时光匆匆,却似乎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倒是为她更增添了几分少妇的风韵。

  “我这里也差不多了。”阿方索掸了掸身上的尘土也站起了身。

  “对了,还有最后一样东西。”流夏冲着他淡淡一笑,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小瓶俄罗斯的伏特加,先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又将剩下的都倒在了其中一个墓碑的前面。

  “罗密欧,在那个世界里也不能多喝酒,知道吗?”她的笑容下隐藏着难以言喻的伤感,“仅此一次哦。”

  坚硬的花岗岩墓碑泛起了凄凉的白色光泽,刺痛着人们心底最深处的柔软角落。时光荏苒,无论记忆怎样美好,失去的一切再也无法回来了。

  “阿方索,你能活下来真是太好了。”她低低地有感而发。

  阿方索沉默了一会,“我也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上帝还是对我网开一面,只是毁了我的左腿而已。”

  “那现在我们不是更加相配了吗?”流夏笑了笑,“那时,你要是再晚一些来找我,说不定我就嫁给别人了。”

  “最开始,我的确不想再去打扰你的生活。既然给了你自由,就不该再将你扯进这趟浑水里来。但看到那则关于你和儿子的报道,我就怎么也按捺不住了……”阿方索顿了顿,眼中闪动着淡淡的光泽,“没想到,那竟然会是我的孩子。”

  流夏的脸微微一红,“你就不怕我会再次拒绝你吗?”

  他深深地看着她,目光是那么专注,“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那一夜,我以为我们是彼此相爱的。或许正是这个原因,我才能活下去再次见到你。”

  就在这个时候,从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阵低柔的日语。流夏回过头时看到了一个温婉秀丽的日本女人正拉着个五六岁的孩子朝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那熟悉的眉眼,优雅的动作,落落大方的气度……一切,好像都在哪里见到过。

  她的瞳孔骤然紧缩,失声喊道,“静香!”

  话音刚落,那个女人顿时定在了原地。时间,仿佛在一瞬间凝固了。

  “流夏……?”女人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无法形容的喜悦从眼中满溢而出,“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现在已经在中国定居了,不过经常也会来这里看看他们。”流夏看了看那个可爱的小女孩,“这是你的女儿吗?”

  静香点了点头,“我在六年前也结婚了。对方是个普通的老师。虽然生活过得很平凡,但是我很满足了。娘家的人也没有再插手我的婚姻,这一切,都要感谢帕克。是他让我有了重新追寻自由的勇气。”说着,她又望了一眼阿方索,像是想说什么,但还是没有说出来。

  “流夏,你现在幸福吗?”这句话,静香是用中文问的。

  流夏微微笑了笑,“我很知足。”她犹豫了一下,也同样用中文问了一句,“静香,你还爱着帕克吗?”

  静香凝视着帕克的墓碑,脸上露出了一种模糊不清的表情,“有些人,是用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他就在我的心里,任何人也无法替代。

  流夏的目光无意中又落在了静香微隆的腹部,不由惊喜的问道,“静香,难道你……”

  静香笑得很温柔,“希望这次会是个聪明健康的儿子。”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遥远的天际已经有星辰若隐若现。教堂里的烛火轻轻摇曳,弥漫开了一片橘色的温暖。

  而燃烧在人心深处的希望之光,却比烛光更温暖,比星辰更明亮。

  回机场的时候,流夏在免税店里买了一些零食,准备拿去哄哄暂时交给父母代管的阿莫尔。这个小家伙,一定还在为这次没有带他出来而生气呢。另外还要买些化妆品给玛格丽特,那个昔日古怪精灵的女孩如今也长成漂亮的少女了。十年前她和阿方索在一起之后就去了瑞士丽莎的老家,将安置在那里的玛格丽特也一起接了过来。

  一家人,就该生活在一起。

  机场的电视屏幕里正在播放着意大利人最钟爱的足球消息,而近来最令人关注的就是国际巨星托托的退役表演赛了。

  画面回到了罗马队的主场地,万千球迷扯起了巨大的横幅标语,齐声高唱着罗马队歌,等待着他们心目中英雄的出现……

  RomaRomaRoma

  corede’staCittà

  unicograndeamore

  detantaetantagente

  chefaisospirà

  罗马,罗马,罗马

  我们城市的核心

  我们唯一的真爱

  成千上万支持你的人们

  就是你的期望……

  浑厚有力的歌声响彻了整个球场,无数球迷泪流满面。身穿罗马队战袍的托托最后一次站在了这座为之效力终生的球场上,微笑着向着球迷们挥动着双手。

  讲解员哽咽着为大家介绍着,“托托是我们所有意大利人心中的英雄,他带领了罗马队共夺取了八次联赛冠军,四次欧洲杯冠军和一次世界杯冠军,至今没有成家的托托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他的事业上,但是因为伤病的困扰,不得不在如日终天时离开这个舞台……”

  不知不觉中,昔日那个轻狂张扬的少年已经不再年轻。从18岁,到35岁,十七年职业联赛的生活,练就了他沉稳内敛的性格。但在流夏看来,他仍然是当年那个神采飞扬的波西塔诺少年。

  当球迷们扯出了那幅最巨大的横幅时,那几个红色的大字“GRAZIE,TOTO!(谢谢,托托!)顿时让托托失控的泪流满面。

  谢谢你,托托,陪伴我们一起走过了那么多年。

  谢谢你,托托,在世界杯的赛场上奏响了意大利的国歌。

  谢谢你,托托,即使有挫折也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足球,放弃过我们。

  谢谢你,托托,是你告诉大家,一个人可以没有豪门背景,没有绝世天赋,但只要努力,总会有成功的一天。

  “流夏,就要登机了。再哭下去我可要吃醋了。”阿方索笑着递过了一张餐巾纸。

  流夏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早已是一脸泪水。她不好意思的接过餐巾纸,抹了抹眼泪。

  “你还是想想回去怎么哄我们的儿子吧。”阿方索有点霸道的拉起了她的手,匆匆朝着登机口走去。

  “喂,你的手捏得我好疼……”

  “谁叫你看别的男人看到流口水……”

  “谁流口水了,我那是流眼泪好不好!”

  这个男人,还真是改不了他的强势性格,自己的手都快被捏断了。

  真的很痛……痛得……却又很幸福。

  一天一天,就想和你这么平淡度过。

  想和你度过以后的十年,二十年,还有我们的有生之年。

  就这样成为永远。

  永远的爱,

  永远的温暖,

  永远的永远。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下),本站提供花神(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尾声 下一章:番外 Amor,一生的爱
热门: 禁欲老攻总想宠坏我 我真不是万人迷 大国重工 女店员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 老张的哲学 他喜当爹了[快穿] 大王饶命 快穿之炮灰男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