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帕克的选择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阿方索的悲伤 下一章:第三十五章:Don的真面目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方微明。

  房间里沉淀了一股淡淡的酒香,似有似无地飘散在暧昧的空气中,形成了一种奇特又模糊的氛围。

  流夏在昏昏沉沉中渐渐恢复了意识,一醒来就觉得头痛欲裂,喉咙里也干得直冒烟。她闭着眼睛想往床头摸索杯子,却不小心摸到了一个温热的身体。这一下可把她吓得不轻,当睁开眼看清面前的状况时,流夏顿时全身僵硬,整个人就像是被抽去了灵魂一般不知所措。

  上帝!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和他……怎么会……怎么会……

  她用力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拼命想要记起昨晚的每一个细节。一点一点破碎的回忆在她的脑海里重新拼装组合,终于还原出了大致的情形。

  对了,她先是进房喝酒,然后听他说了小时候发生的事情,然后又喝了酒,然后他说要送自己回房,然后……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忽然一阵狂跳,原来自己对昨晚的一切还是有记忆的。也就是说,自己并没有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那么,当时的她,心底里的某些潜意识是否也是清醒的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又代表着什么呢?

  不,那一定不代表着什么。她只是低估了俄罗斯伏特加的威力,这呛人的烈酒竟然能在冰冷的夜晚燃烧出那样难以控制的激情。那个时候的她已经不再是她,那不过是酒精催化下的一次放纵而已。

  她从不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这样堕落。

  她也从来没想过,自己最为珍惜的东西,可以这么随随便便就给了人。

  更让她感到不解的是,自己竟然也没有想像中那么后悔和恼怒。弥漫在胸口的,更多的似乎是一种叫做茫然的情绪。

  流夏有些麻木的伸手捡起了地上的衣服,忽然听到他的声音低低在背后响起,“流夏……早安。”

  她的手指颤抖了一下,刚捡起的衣服又迅速从手上滑落。

  他的语气温柔的像是能溶化一切,隐隐又夹杂着一丝淡淡的歉意,“流夏,昨晚……”

  “昨晚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流夏飞快打断了他的话,并且用衣服遮住了自己的身体。

  “你都不记得了?”他的眼中掠过一丝极淡的笑意,“昨晚明明是你勾引我的。”

  流夏气极,“你胡说,我怎么可能勾引你。不管怎么样,你我都是成年人,昨晚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好了。我想你不会要求我为你负责吧。”

  或许是被他刚才的话给气到了,她说话也开始口不择言,只捡那最能伤人的话刺他。

  阿方索的脸色果然沉了下来,“你的意思是,你根本就不在意昨晚的事?”

  流夏咬了咬牙,“昨晚我是因为喝醉酒才会失常,那个时候我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哪里还记得谁是谁。无论对方是什么人,可能都会发生一样的事情。”

  说完,她就急着想下床离开这个地方。

  但还没等她的双脚落地,就被他一把狠狠拎了回来。

  “无论是谁都可能会发生一样的事情?”阿方索显然被这句话刺激到了,他冷笑着盯着她,“好,既然你不记得了,那么我就帮你想起来。不过这次,我绝对不会那么温柔了。”说完他再次强硬的吻上了她的唇。

  不管能不能得到对方的回应,他都要用自己的方式,在她的身上烙刻下只属于自己的印记。

  窗外,初升的太阳迫不及待地跃出了云层,将天际映得一片通红。

  罗马的黎明已经到来,可——流夏的黑夜,却再次降临了。

  不知不觉中,罗马的冬天就快要来临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罗密欧的去世带给大家的悲伤似乎也在慢慢减轻。流夏还是继续被禁锢在这座城堡,在这段失去自由的日子里,她开始尝试用左手练习画画。阿方索还特别请了城里的知名画家来家里指点她。不过……自从上次的酒醉事件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碰过她。

  这期间,静香和卡米拉也来看了她两次。出于某种直觉,流夏感到卡米拉似乎多了不少心事。听说她和朱里奥教授发展的很不错,可看她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正在享受着爱情,倒更像是备受爱情的折磨。

  通过她们和传媒,流夏也了解到了不少关于托托的消息。他在国家队里表现出色,最近几场世界杯的外围赛几乎都是他进的制胜球。相信在不久之后,他就会从罗马的英雄成为整个意大利的英雄。

  这个消息,无疑是最令流夏感到欢欣鼓舞的。

  托托的奇迹已经出现,那么属于她的奇迹——也一定会出现。

  无论是怎样崎岖的道路,无论是怎样困扰的处境,她都会一直不停往前走。

  因为,前方还有她的梦想。

  是夜,无月。

  和颇有人气的其他几座地下墓穴相比,位于罗马南郊的多米蒂拉地下墓穴就显得过于隐蔽和简单。也正因为如此,这里就成为了阿方索约见帕克的最佳地点。幽暗的墓穴里,微弱的烛光如鬼火般轻轻摇晃着,在古老的墙壁上描摹出诡异的影子,更平添了几分阴森恐怖之感。

  阿方索将一只牛皮文件夹交给了帕克,“这次任务的资料全都在里面了。明天你就可以动手。”

  这种棕黄色的文件夹对帕克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这里面通常装的都是目标人物的详尽资料,以便帮助杀手能更精确的完成任务。

  如果罗密欧还在这里,他一定会自告奋勇的接下这个任务,并且会完成的相当出色。想到这里,帕克不由心生一股悲凉之意,再抬头看了看阿方索,对方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神色同样黯淡起来。

  “怎么?这次的委托是来自国外?”帕克看到了文件夹右上角的红色圆形标记。这个标记往往代表着来自国外的委托,通常收取的报酬也会比较高。但正如EE所承诺的那样,只要客人付得出报酬,无论他们的敌人在世界上哪一个角落,都会难逃一死。

  “对,这次的委托人来自日本。”阿方索随口答道。

  “日本?老大你看过里面的资料吗?”帕克边问边拆开了那个文件夹。当他的目光落在其中一张照片上时,脑中顿时轰的一声炸了开来,整个人也僵在了原地无法动弹。

  “你该知道规矩,我从来不看里面的资料。这次的日本客户相当有实力,所支付的报酬也是天文数字。我相信如果完成这个任务,对EE的士气提升也会有所帮助。”阿方索看了看他,像是察觉到了对方的失态,“怎么?你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有。”帕克低低应了一声,匆匆翻了下资料后就将这些连同文件夹一起还给了阿方索,“这个已经不需要了。我会尽力而为。”

  两天后的一个黄昏。

  夕阳的金色余晖映照着古老的建筑和现代的楼房,勾勒出了罗马城柔和美丽的景致。城西那间融合了巴洛克、新古典和现代之风的Amor酒吧,是静香和帕克最常去的约会地点。

  每次和帕克约会之前静香都会精心打扮,今天也不例外。当静香穿着湖兰色长裙出现在帕克的面前时,她并不意外的看到了爱人眼底涌动的温柔。

  “很漂亮,静香。”帕克俯首在她的额上吻了一下,又轻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这个颜色非常适合你。”

  “谢谢。这个颜色我曾经想过要做成婚纱,那一定是非常特别的。”静香愉快的笑了起来。不知是不是她太过敏感,今天的帕克似乎和平时有点不一样。如果是在以前,他是绝不会在酒吧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主动亲吻她的。

  他一直都是那样的人。从来不说多余的话,从来不做多余的事。即使是在恋爱中,她也很少能从他口中听到更多的甜言蜜语。

  或许对于女人来说,这样的男人未免有点太过无趣。

  “静香,今晚你想去什么地方?”帕克难得露出了宠溺的神情,“无论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去。”

  静香的脸色略有触动,像是想要说什么,却又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说。

  “帕克,有件事我一直想对你说。”她终于还是下定决心开了口,“其实,我在日本早已和别人有婚约了。对方和我家是世交,所以在我成年礼后双方家长就为我们定下了这桩婚事。在这之前,我只是在小时候见过他几次而已,连他长什么样都记不清楚了。”

  帕克那如冷月般肃穆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似乎是在等待着她的下文。

  “来罗马学习美术一直是我的梦想,所以对方答应等我读完这里的课程再回去完婚。”静香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帕克的神情变化,“可是我却遇到了你……所以……我后悔了。从小到大,我的命运一直都是任人摆布。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才能体会到自由的快乐。所以,这一次我想要自己决定命运。”

  帕克专注地凝视着她,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无法被人解读的伤感。

  “静香,你恐怕不能继续在这里学美术了。”

  静香微微一愣,愕然的看到他迅速拔出了手枪,同时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猛的扑倒在地!

  “砰!”一枚不知从哪里射来的子弹飞速穿透了酒吧里的玻璃柜,只听哗啦啦一声,玻璃柜连同里面摆放的酒瓶立即碎了一地,顿时酒香四溢。

  静香惊魂未定的抬起头来,随即就发现了一个更让她心惊胆战的事实。

  如果没有帕克拉开她,恐怕碎的不是柜子里的酒瓶,而是她的脑袋了。

  “静香,快上车!”帕克敏捷的拉起她,利用四处逃散的人群做掩护,迅速转移到了门外停车的地方,上了自己的车。假使他没有判断错误的话,隔壁楼层9点钟方向应该潜伏着一位狙击高手,目标也很明确,就是想要杀死静香。

  他没有再继续多想,一踩车子的油门就往前冲去……

  “帕克,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人要杀你?”静香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弄得不知所措,但即使聪明如她,也只能猜测这可能是黑帮之间的寻仇。

  “他们要杀的人不是我,是你。”帕克的回答令静香大惊失色。她的瞳孔骤然缩紧,反复问了好几遍,“是我?你说他们要杀的人是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人用重金委托了EE暗杀你。”他并不想隐瞒她。

  “是什么人要杀了我?”静香难以置信的摇着头,“已经恨我到这个地步了吗?”

  “这次委托人是通过代理进行委托,我们也不清楚他的具体身份。更何况,组织也不能泄露委托人的资料。但刚才听你那么说,我想这次的委托人应该是西门寺家族里的人。或许,就是西门寺少爷本人。但刚才的杀手分明又是另外一个帮派的人,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委托人同时委托了两个帮派的人暗杀你。”说完,他用力转了一下方向盘,车子穿过了一条岔道,朝着罗马的郊外飞驰而去。

  静香在震惊过后倒也慢慢冷静下来,自嘲的笑了起来,“西门寺……原来这就是所谓的名门望族……那么帕克,你的组织派出来杀我的人就是你对不对?”

  车子像是长了翅膀般全速向前疾驰,车窗外流动的风景就像是摁快门般不停闪过,令人感觉到了一种紧张急促的节奏。

  帕克沉默了一会,“我今天来,是为了带你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静香愣在了那里,“原来你说我不能继续在罗马学习就是这个意思?”

  此时,在阿方索的城堡里。

  流夏像往常一样在阿方索的书房里寻找着旧版的绘画书。当她无意中翻到一本厚重的历史书籍的时候,忽然心血来潮想要打开来看看。谁知一翻之下,从书页的夹层里竟然掉下了一封牛皮文件夹。

  之前的好奇心已经让她吃了不少苦头,所以流夏并没有产生偷看的念头。但由于文件夹没有被密封起来,所以掉到地上的时候在开口处若隐若现地露出了半张照片。流夏正要将照片归位,突然发现那露出来的一个发夹很是眼熟,于是急忙将照片抽了出来,一看之下自然是大吃一惊——奇怪!静香的照片为什么会在这里?

  “流夏,找到你要的书了吗?”身后忽然传来了阿方索的声音。

  流夏像受了惊似的转过身,将那个文件夹连同照片递到了阿方索的面前,声音微微颤抖着,“这……这是什么意思?”

  阿方索的目光在掠过照片时似乎也有些微讶,脱口道,“原来这次的目标人物是你的同学?”静香和卡米拉来探望流夏的时候,也曾经和阿方索打过照面。

  “什么……目标人物?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们对她做了什么!”流夏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

  “有人从日本委托我们暗杀她。“阿方索并不想瞒着她,“这件事我交给了帕克去办。但事先我并没有看过这个文件夹,所以也并不清楚那是你的朋友。”

  “暗杀?”流夏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忙扯住了他的衣角,“求求你,阿方索,马上让帕克终止这个行动!静香是我的好朋友,求求你放过她!”

  阿方索凝视着她的眼睛,“我明白你的心情,但如果没有完成这个委托,对EE的信誉也会有很大影响。”

  “我不管什么信誉不信誉,杀人又有什么资格谈信誉……”流夏的眼圈一下子红了,“我只是不希望身边的朋友再离开我,不想自己的朋友被伤害。已经失去了罗密欧,我不想再失去静香了……”

  “流夏……失去静香会让你这么难过吗?”阿方索的眼中掠过一丝心疼。

  “是!我会难过!为什么,想要珍惜的人,会一个一个离开,想要珍惜的时光,会一点一点逝去。人生里真的什么也留不住吗?真的那么难以留住吗?”流夏的情绪失控,泪水已经忍不住落了下来。

  “流夏……”阿方索轻轻叹了一口气,“好了,我这就打电话给帕克,让他马上停止行动。”

  听到这句话,流夏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阿方索用手机拨出了帕克的电话,但不知怎么回事,打来打去都是信号不通。

  见此情景,流夏刚刚放下的心又再次被拎了起来,恨不能立刻飞到帕克身边阻止他。最后还是阿方索想起帕克的手机里有卫星定位系统,于是立即带着她出门直接去找他们了。

  此刻在罗马的郊区,帕克还带着静香在重重的追杀中寻找着出路。快要开进山的时候,帕克看着后视镜皱起了眉,“那些人居然追上来了。我们得再想办法甩掉他们。”

  “那些到底是什么人?会不会是你们组织的人?”静香的脸上隐隐有些不安。

  “绝对不是。老大是不会派人跟踪我的……但刚才那个狙击手也非常冷静,看起来应该也来自有实力的帮派。米兰特,或许和他有关系。”帕克猜测着。

  就在这个时候,追赶上来的车子里有人拿枪开始射击。帕克一把将静香的头摁低,一边加速前进。一连串冒着火光的子弹犹如地狱里的恶魔疯狂追逐着他们,擦着车顶,车窗飞过,其中一枪正好打爆了汽车的左前轮胎!只听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帕克竭力遏制住了车子的失控,将它扭转方向勉强停在了一侧。

  “静香,快点下车,往山上走!”帕克边说边将她从车子里拉了出来,同时还敏捷地举枪回击着对方。果然不愧是职业杀手,他射出的子弹几乎弹无蓄发,一眨眼已经撩倒了好几个人。

  当他们退到山顶的时候,那些追杀他们的人已经差不多全军覆灭了,但帕克的子弹也几乎都用尽了,只剩下了最后的一颗。

  “静香,别害怕。我们一定不会有事的。”他察觉到静香的手冰冷一片,被他紧握的指尖似乎还在轻微颤抖着。这也难怪,毕竟这不是电影里的戏码,而是比真实还要更真实的残酷。

  静香点了点头,明亮的眼睛没有一丝畏惧,“有你在我的身边,我一点也不害怕。”

  是的,她不害怕。因为这个拼命保护着自己的男人,是她一辈子最正确的选择。

  当他们准备从另一条路下山的时候,唯一剩下的那个杀手却突然从草丛里冒了出来!不由分说对着他们就扣下了扳机。

  “静香,小心!”帕克将静香一把推开,同时又冷静的举枪瞄准了那个杀手,射出了无比坚定的最后一颗子弹!

  “扑!”子弹准确无误的穿胸而过,只见那个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重重跌在了地上。就在倒下去的瞬间,他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奇怪的东西,用尽最后的力气摁了下去!

  “糟糕,他身上有炸弹!”帕克一声低吼,顺势抓住了静香的手,并将她紧紧压在了自己的身体下。

  “轰!”只听一声巨响,炸弹在空气中就爆炸了,巨大的冲击波竟然将两人一起撞击下了山崖,幸好静香反应奇快的抓住了一根树藤,才没有摔到崖底。而她的另一只手,则拼命抓住了帕克的手腕,阻止了他下坠的趋势。

  “帕克,你哪里受伤了吗?伤得重不重?”静香看到鲜血慢慢从他的衣服上渗了出来,就像是开出了一朵妖冶危险的花,心里不禁一阵大骇。

  “我没事,只是被爆炸时的碎片擦伤了。静香你呢?”他的声音听起来颇为担忧。

  “我也没事……”静香因为还承受着帕克的份量,所以很快就有些体力不支了。但她还是紧紧坚守着自己的希望,“很快就会有救援的人来了,我们很快就会得救的,帕克!”

  但现实情况比她想象的要更加糟糕,那根树藤似乎已经无法支持住两人的重量了……

  “咯吱……”从上方忽然传来了令人心惊肉跳的声音,像是树藤发出的最后警告。静香低头望了望崖底,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

  “静香,听我说,再这么下去树藤会断,我们两人都会死。”帕克冷静地看着她,“听话,马上放开我的手。”

  静香的泪水一下子就涌出来了,她反而更加用力的抓紧了他的手腕,那么紧那么紧,就好像彼此已经血肉相连,一旦分开,就会带来钻心的疼痛。

  “不放,我绝对不会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她哽咽着摇着头,大颗大颗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滴落下来,有一滴正好落在了帕克的脸上,顺着面颊流进了他的嘴里。

  很咸,很苦。

  正如他此刻的心情。

  “静香,我不会让你和我一起死的。”他的语气也因焦急而变得有些失控,“马上放开我的手,听到没有?”

  “不要!不要!我不要!”静香的泪水像疯了似的奔涌而出,“帕克,不要那么轻易放弃希望好吗?可能只要等一分钟两分钟,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不要逼我做那么残忍的事,求求你!”

  帕克的心里涌起了一股无法言说的悲伤,这悲伤让他痛得几乎难以呼吸。

  如果还有希望,他又怎么会要求她做那么残忍的事。但是承受他们两人体重的树藤已经到了极限,恐怕再过几分钟就会断裂了……这样的话他们两人都会死。但如果只承受她一个人重量的话,那根树藤应该还能支撑几个小时。

  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必须做出最后的选择。

  想到这里,他忽然抬起了脸,近乎贪婪的看着她。因为他知道,这一刻以后就再也无法看到这张熟悉的容颜了。

  “静香,答应我,要好好活下去。”他用另一只手抽出了那把从不离身的淡路,毫不犹豫的朝着自己的手腕砍了下去!

  要好好的活下去,静香。哪怕,他已经不在了。

  锋利的刀刃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银色的弯弧,帕克的身体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坠下了山崖。棕色的发丝拂过他的面颊,带来了一丝轻微触痛。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吞噬了所有的意识,最后闪现在他眼前的,都是那一幕一幕难以忘怀的回忆。

  真的很想,再一次温柔亲吻你的面颊,

  真的不舍,放开你的手让你孤单一人。

  Ofalltheginjointsinallthetownsinalltheworld,shewalksintomine.(世界上有那么多城镇,城镇里有那么多酒馆,她却偏偏走进了我这一家。)

  就像卡桑布兰卡的歌曲所唱的那样,

  在Amor与你的相遇,是我生命里最幸运的时刻。

  尽管从来不曾说过什么甜言蜜语,即使在永别前也来不及说一句爱你,

  但只要能守护你,就够了……

  只要你能继续微笑,就够了.……

  只要你能活下去,就够了……

  保护你,是我此生不变的选择。

  静香,下辈子,不要忘了,记得要再走进那家属于你和我的Amor。

  静香的手里还紧紧抓着帕克断掉的右手,那里还残留着让人安心的温暖。在看到他砍掉自己右手的一瞬间,她被飞溅的暗红色鲜血模糊了双眼,从心脏最深处传来了一声奇怪的声响。

  那一定是她的心破碎了。

  当他坠落山崖的时候,她真的有冲动想就这样跟着他跳下去……

  “静香,答应我,要好好活下去。”这是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这是他对她提出的最后一个请求。

  抛去了生命,抛去了一切,就是为了让她活下去。

  她怎么能辜负他的一片苦心,她怎么能将他的牺牲任性践踏。

  “我会活下去的。我会活下去的。我一定会活下去的……”她用双手紧紧抓住了那根救命的树藤,眼泪怎么止也止不住。

  悲,是怎样一种悲,伤,是怎样一种伤。深入骨髓的疼痛,随着血液迅速蔓延,犹如拍打岸边的海浪,一波又一波席卷着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隐隐约约听到了有人在喊着自己的名字,在一片泪眼模糊中她朝上面抬起了头,听到了对方欣喜的声音传来,“是静香!阿方索,静香在这里!”

  当辨认出那个声音的主人是流夏时,她再一次泪流满面。

  帕克,看到了吗?她一定能好好活下去。

  连同他的份,一起活下去。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下),本站提供花神(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阿方索的悲伤 下一章:第三十五章:Don的真面目
热门: 在末世养丧尸王 天下倾歌 曳舟 远古开荒记 燃灯 荒原闲农 (足球同人)世界第一助攻 女店员 校草男友大有问题 龙傲天今天不开心[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