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永别了,罗密欧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没有了翅膀的天才 下一章:第三十三章:阿方索的悲伤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流夏的伤势稳定下来之后,阿方索就将她接回了自己的城堡。这些天以来,她恢复的很快,目前已经能用右手做一些简易的动作了。而卡米拉和静香也经常抽空来探望她,还将上课的笔记全都拿到了这里,以便让她在养病的时候也能随时了解学校的动态和教学进程。

  有了她们两人的鼓励和帮助,流夏自然就更加有信心了。但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从上个星期开始卡米拉似乎藏了不少心事,总是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发呆,有时连叫几声都不见回应。流夏直觉可能和朱里奥教授有关,不过既然对方不愿意主动说,她也不好意思多问。

  “流夏,你知道吗?上个星期卡米拉不小心落水了。”静香露出了难得的八卦表情。

  “难道……卡米拉不会游泳?”看到静香笑着点了点头,流夏很是惊讶,像海盗后裔一样勇敢的卡米拉居然不会游泳?

  “不过还好,这次有英雄前来相救。”静香掩着嘴直笑,“这个英雄,就是朱里奥教授。”

  流夏挑了挑眉,“呵……不知这算不算是缘分呢?”

  “反正我是不会相信什么缘分的。”卡米拉的面色有些尴尬,又再次重申了一遍,“我根本就不会相信。”

  “诶?那朱里奥教授浑身湿透的样子是不是很性感?“流夏还是调侃了她一句。

  “听说那天教授穿的白色衬衫……”静香露出了一个尽在不言中的暧昧表情。

  “好了,你们俩玩够了吧。”卡米拉无奈地摇了摇头,“如果可以选择,我真的宁可他没有跳下水救我。这样的话,我就不会看到……”她忽然似乎又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刹住了口,转移了话题,“对了,你和阿方索之间到底怎么样了?我刚才在花园里看到他好像心情很差的样子。说实话,以前我觉得他并不可靠,不过现在看来,至少他对你是真心的。”

  流夏的心里顿时泛起了一股苦涩的味道。自从上次之后,每次阿方索来探望她时,她都是以非常冷淡的态度相待,并且多次向他提出了希望可以搬出这里的要求,也差不多每次都把他惹火。连她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是出于怎样一种心态,似乎总是在想方设法逃避着什么。

  就在这时,静香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接起了电话,在听到对方的声音时立即就沉下了脸,用日文低柔却又坚决的说了几句话就关掉了手机。

  “静香,你没什么事吧?”流夏察觉到她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没什么,只是家里有一点麻烦而已。”静香挽起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不过我想很快就会解决的。”

  卡米拉和静香离开没多久,流夏的房间里又来了一位不请自来的探望者。罗密欧正以一种优美的姿势斜倚在门口,双手交叉环抱在胸前,那头暖金色的头发在夕阳的映照下如金色砂石般闪耀,而望着她的眼神就像圣母般充满了怜悯和伤感。

  “罗密欧?你怎么来了?”流夏看到来人是他,心里居然隐隐有些欣喜。上次在天使堡脱险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出现过。罗密欧在进来时已经换上了一副笑嘻嘻的表情,“最近都一直在忙,所以一直没来看你。听说你恢复的很不错?”

  流夏点了点头,努力尝试弯曲自己右手的手指,“简直就是好极了。你看,我的手指已经变得灵活多了。”

  “流夏……”罗密欧走到了她的面前,用自己纤细的手紧紧包裹住了她的手指,“对不起,都是我当时反应太慢,才会害你中了这么要命的一枪……”

  他脸上那玩世不恭的笑容早已隐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怜惜和心痛。

  “不关你的事。”流夏连忙摇了摇头,“我该谢谢你才对,当时是你在场所以才听出了那首罗马假日的歌曲,然后才能猜出我的暗语对不对?”

  罗密欧的脸上似乎蒙上了一层模糊不清的薄雾,“流夏,那是他猜到的。罗马假日,也是他曾经非常喜欢的电影。”

  流夏微微一愣,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我知道最近你对他很冷淡。这对他很不公平。”罗密欧叹了一口气,“你被米兰特捉走的时候,他比任何人都要难过,你昏迷不醒的时候,他比任何人都要着急,你在手术室里的时候,他比任何人都要紧张。知道吗?本来你的右手是要做截肢手术的,不然就会有生命危险。”

  “截肢手术?”流夏的背后倏的冒起了一股寒意。

  “对,到底是保留你的梦想,还是你的生命?他贪心的两样都想要,所以不得不去求那位给你主刀的内斯塔医生。但是内斯塔早年已经和他结了怨,所以一口就拒绝了他的求助。”罗密欧的语气舒缓平静,但又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伤,“为了你,他竟然向那个医生下跪,可即使如此,那个医生还是刁难他,说什么除非他刺上自己一刀,到天亮如果还没死就答应救你。”

  “什么!”听到他下跪的时候,流夏的脸上已经动容,再听到这里,她忍不住激动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毫不犹豫的照做了。很幸运,他没死,所以你的手术也顺利进行了。虽然没有预期的效果那么好,但至少,你还能拥有完整的双手,还拥有希望。”罗密欧深深的看着她,仿佛要看透她的灵魂,“流夏,这个世界上或许有很多种感情,也有很多不同的表达方式,但是我始终还是觉得,牺牲最多的那个,才算是爱的最深。”

  流夏已经完全愣在了那里,脑海里思绪千转,心底里仿佛有股火烧的感觉直往上窜。

  他居然为了她而向别人下跪?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多么羞辱的事情。

  他居然为了她而不惜生命,这对他来说到底又是怎样的感情?

  不敢相信,不能相信……

  这真的还是那位高贵又骄傲,冷酷又残忍的伯爵大人吗?

  等她再次回过神的时候,发现罗密欧已经离开了。桌子上还摆放着他留下的一块心型巧克力,那是流夏最喜欢的意大利牌子。她慢慢拆开了巧克力的包装,拿起来咬了一小口。入口即化的甜蜜味道还是如记忆中那般美好。

  甜甜的,又稍稍带着一丝苦味。

  “流夏,我可以进来吗?”玛格丽特的声音忽然在门外响起。流夏搬回来之后,这位伯爵小姐才知道自己的老师出了这么大的事。小家伙每天也来的挺勤,只要有时间都会过来转一转,有时陪她聊聊天,有时说些有趣的事,总之也算是有心思。而且也不知什么时候起,玛格丽特开始直接称呼她的名字了。

  听到流夏的回答后,玛格丽特就笑吟吟的推门而入,手里还捧着一把娇艳欲滴的风信子。自从回到城堡以后,阿方索每天都会在花店预定一束不同的鲜花送到她的房间。当然这些鲜花在进入城堡前都会经过严格的检查。

  “老师,有没有感觉好一些?”玛格丽特边问边踮起了脚将风信子插到了磨砂瓶里,‘这是今天花店里刚刚送来的,你要是觉得闷就看看这些花好了。”

  “谢谢你,玛格丽特。”流夏隐隐约约闻到了空气中流动的清浅花香,心里不免有些感触。风信子要延续自己的生命就必须依靠种子的不停迁移,而人的生命有时也正如这风信子般在世间颠沛流离,与不同的人相遇,分别。有些人就这样擦身而过,而有些人,却是注定要纠缠一辈子。

  “对了,玛格丽特,你爸爸最近还好吗?”她试探着问道。刚才罗密欧的话让她的心里一直都惴惴不安。

  “不好。”玛格丽特皱了皱眉,“爸爸胸口的伤好像越来越严重了,我刚刚还看见他流血呢,脸色也差得要命,连站都站不稳了……”

  听她这么一说,流夏更是觉得坐立不安了。难道阿方索这几天没怎么来是因为伤势严重了,到底严重到了什么程度呢?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为了帮她才挨了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刀。

  “不知道爸爸什么时候才会好转,我真的很担心爸爸,”玛格丽特忽闪着长长的睫毛,“老师,你说呢?”

  流夏支支吾吾安慰了对方几句,接下来玛格丽特又说了些什么,她几乎都没什么听进去,脑子里一直都在想着阿方索的事情。

  如果阿方索因此有什么三长两短,不就都成了她的过错吗?

  抱着这样的心情,在玛格丽特离开不久,她就起身悄悄地出了房间,朝着阿方索的卧室走去。经过书房的时候,她听到了里面传来了阿方索的声音,于是不假思索的推开了房门。

  “流夏?你怎么会来这里?”对于她的忽然出现,阿方索显然有些惊讶。而书房里的另一个人——罗密欧也颇有意味的弯了弯嘴角。

  流夏什么也没说,立即将目光瞥向了他的胸口,只见从那微敞的衣襟处露出了一截白色绷带。这抹触目惊心的白色令她的心头一震,仿佛有什么温柔的东西,开始在心底慢慢滋长;又似乎有袅袅的氤氲之气缓缓升起,令她的眼前渐渐朦胧。

  那个伤口,就是为了她才留下的吗?

  是怎样一种感情,才能让他将锋利的刀刃刺入这里呢?

  她的思绪开始变得混乱,好像越来越不明白自己的想法了。

  每个人的内心最深处都有一个无底的深渊。

  在渊底最黑暗的地方往往都藏着最隐密的东西

  但有时候想要看清自己内心最隐密的东西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流夏,你怎么了?为什么不乖乖待在房间里?“阿方索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将她从失神中拉了回来。

  “我……”流夏顿了顿,“听玛格丽特说,你的伤……”说到这里,她忽然留意到了一件事。虽然阿方索是受了伤没错,可是他的精神看起来并不算差,根本就不像玛格丽特所说的那么严重,更别说什么连站都站不稳了……那也太夸张了吧。

  “你是说这个?”阿方索随手拉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将露出来的绷带遮住。他看了罗密欧一眼后又转向了流夏,眼眸中闪动着淡淡的光泽,“放心吧,我什么事也没有,伤口已经愈合了。”

  流夏稍稍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又感到有些懊恼,玛格丽特这个家伙又轻松的骗了自己一次。

  可是这样的谎话又有什么目的?难道就是为了要她来这里?

  如果不是知道他的伤势加重,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主动去探望他的。

  “或许我该回去了,不然会破坏这么好的气氛。”罗密欧笑眯眯地插了一句。他的话音刚落,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当罗密欧听到话筒里传来的声音时,脸色忽然就变了。

  “好,我会接受这个挑战。”他说完了这句话后干脆的挂掉了手机。

  “发生什么事了?”阿方索立刻察觉到不大对劲。

  罗密欧笑了笑,语气平静的就像是在说一件在平常不过的事情,“是米兰特的手下佐拉,他说……在洛伦佐私人美术馆的地下室里放置了一枚炸弹,在一个小时内就会被引爆。他想和我比试一下,到底是我能以最快速度拆了炸弹还是他的炸弹能按照计划炸平整座美术馆。”

  流夏早就在一旁惊得面无人色,而阿方索倒还保持着应有的镇定,“所以你接受了这个挑战?”

  “拆除炸弹对我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罗密欧耸了耸肩,挑眉一笑,“我现在就过去,你晚上只要准备好俄罗斯的伏特加就行了。”

  “罗密欧,这次你带上通话器。让我可以随时了解情况派人支援你。”阿方索敛起了眉,“你还是小心点好。对方毕竟也是个精通炸弹的高手。”

  “老大,难道你还信不过我?”罗密欧笑着看了看手表,“还有55分钟。我应该能在半个小时后赶到美术馆,然后用二十分钟搞定一切,顺便再用剩下的五分钟喝杯热咖啡。”

  “到了那里就打开通话器。”阿方索又叮嘱了他一遍。

  “老大,你今天很奇怪,以前也不见你有这么担心。哈哈,我知道为什么了。放心,你的那些宝贝,我一定不会让它们受到任何损失。”罗密欧笑嘻嘻的说道。

  “比起那些宝贝,我倒是更希望能在晚上和你喝上一杯。”阿方索弯了弯嘴角,“罗密欧,你对我们都很重要,所以要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

  罗密欧微微一怔,忽然转过了头,像是害怕将自己最真实的表情暴露在大家面前。等回过头的时候他的眼中还是有些湿润。

  “那么,等我的好消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望向了流夏。

  流夏本来想对他说句小心点,但只是迟疑了一下,对方就已经不见了身影。

  半个小时后,罗密欧已经身处于美术馆的地下室。凭着他丰富的经验和知识,很快就发现了自己想要找到的东西。

  “老大,我想我能在十分钟内结束一切了。这个炸弹虽然爆炸威力巨大,但拆除起来应该不是太难。”罗密欧打了通话器。

  “真的没有问题?”阿方索似乎有点怀疑,“但对方费了这么大周折结果就准备一枚并不算太难的炸弹,这未免古怪了一些。你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没问题。不过电磁波可能会影响到拆除工作,所以我要暂时切断和外界的联系。结束后我会再打开。”罗密欧打开了工具箱。

  “好。”阿方索点了点头。

  美术馆的地下室里一片寂静,只能隐隐听到冷风吹过发出的细微声音。罗密欧像往常一样熟练的开始了拆除工作。尽管炸弹设计的十分精妙,但对于他来说,这些炸弹就像是个性各有不同的小情人们,只要摸准了她们的脾气就能让她们乖乖听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拆除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当全部拆除工作完成的时候,罗密欧看了一下手表,离爆炸时间还有一分钟。

  “看来是没时间喝咖啡了。”他自言自语了一句,将工具重新放了回去。可就在这个时候,原来断开的电路忽然又运转起来,原来在炸弹的电池盒下还隐藏着一组备用电极!

  这对罗密欧来说也并不算难事,只要将炸弹的主导线剪断就可以了。但也让他吃了一惊,看来这次的确是棋逢敌手了。他刚刚重新拿起工具,炸弹旁边的一个小黑盒子里忽然弹出了一个样子怪异的小丑。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小丑居然开口说话了!

  “罗密欧先生是吗?按理说将我设计的炸弹拆成这样已经非常不错了。不过为了提高这次挑战的娱乐性,我还特地加了一个有趣的小游戏。其实这次安放的炸弹并不只有一枚,阿方索那座城堡里也已经混入了一枚微型炸弹,虽然杀伤力不算太强,但炸死个人还是没问题,至于谁会中奖那就不知道了。或许只是个仆人,或许谁也不会,或许是阿方索的女人,也或许是他本人……安放的地点会在这枚炸弹爆炸前10秒前显示在液晶屏幕上。哦!当然了,只要你剪断主导线,自己就可以继续活下去。杀手先生,你会怎么选择呢?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相信我。我很期待最后的结果。好了,倒计时开始了。”

  瞳孔骤然收紧,罗密欧手里的工具砰一声掉在了地上。

  在一刹那,所有的时间仿佛都静止了。短短的瞬间,许多零碎的片段,许多难以忘怀的人,犹如薄冰般在他的脑海中沉沉浮浮:早逝的母亲,枉死的父亲,人生中的第一个朋友帕克,如兄长般的伯爵先生,还有……那个就算是难过也会重新微笑的女孩。

  画面就像是放映机般不停后退,最后定格在了一个冬天的早晨。

  那天没有阳光,没有彩虹,却是他记忆深处最为明亮的时光。

  至今为止,他都记得那个黑发男人是怎样走到了他的面前,怎样笑着对他说出了那句话,“欢迎加入,罗密欧。我就是A。”

  没有更多犹豫,他迅速打开了通话器,一旁的小丑开始用奇怪的声调倒数时间。

  “20,19,18,……”

  “老大,你先不要说话,听我把话说完。你的城堡里现在混入了一枚微型炸弹。”

  “13,12,11,……

  “就在今天送来的风信子里……

  “7,6,5,……”

  “答应我,你和流夏,都要努力的活下去。”

  “0。”——

  游戏结束。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下),本站提供花神(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没有了翅膀的天才 下一章:第三十三章:阿方索的悲伤
热门: (足球同人)世界第一助攻 鸡毛飞上天 名草有主(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校草男友大有问题 曳舟 绝品天医 登顶炼气师 魔鬼人设不能崩 北斗 穿成台言男配伤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