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米兰特的报复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佛罗伦萨的暗杀 下一章:第三十章:无法再继续的梦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位于那不勒斯波希利波区山上的高级别墅群,历来是城里上流阶层聚集的富人区。在其中一座象牙白色的别墅内,被下了禁足令的米兰特少爷正斜躺在沙发上翻阅着最新一期的花花公子。即使是在家里,这位大少爷还是很注意自己的衣着。Etor的蓝色系列令他看起来就像是一枚斯里兰卡出产的蓝宝石,只是随意放在那里,就会散发出诱惑人的光彩。

  “唉……佐拉,我都快变成一块发臭的法国奶酪了。”少爷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哀叹。

  佐拉似乎一点也不同情他,“这也没办法,毕竟我们在佛罗伦萨惹出了那么大的麻烦。”

  “阿方索这个家伙也实在太走运了,这样都没炸死他。”米兰特看起来很不甘心。

  “或许是他还命不该绝吧。”佐拉习惯性的推了推眼镜,“听说他的女人好像也还活着。”

  米兰特的蜂蜜色瞳仁微微收缩了一下,又扬起了嘴角,“说实话,要是真炸死了这个女人,我倒还有点舍不得呢。”

  “不过听说阿方索当时还以为这个女人被炸死了,据说表现的很失控呢。”佐拉笑了笑,“或许,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弱点吧。”

  “或许吧。”米兰特转开了脸,正好看到从楼上跑下来的卡西诺,急忙将手里的花花公子往佐拉的怀里一塞,“快替我收着,别让我外甥看到!”

  他的话音刚落,卡西诺就已经扑到了沙发上,亲热的勾住了他的脖子,“舅舅,妈妈给我买了一只兔子,我给它起了名叫贪吃鬼,你和我一起去花园喂它吧!”

  米兰特偏了偏头,“兔子啊,舅舅可没兴趣,还是等会和你玩Wii游戏好了.

  “玩Wii?太好了舅舅!”卡西诺开心的亲了他一口,“那等我先喂完兔子!”

  这座别墅的花园是典型的意大利式庭院风格,看起来和其他邻居家的并没什么不同,但这里的每个角落早就装置了无数监视器和摄像头,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大量的保镖就会倾巢而出。

  所以,任何人若想要进入这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米兰特刚将那本花花公子翻了一半,忽然听到卡西诺在花园外尖叫了一声。他心里一惊,想都没想就将杂志一扔冲了出去。

  来到花园,他看到卡西诺正指着天空惊喜的叫着,“舅舅,你看,那里!”

  米兰特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山顶上的圣埃尔莫城堡那里似乎有人正在放着风筝,红色的,绿色的,黄色的,有做成飞鸟形状的,也有做成金鱼形状的,五彩缤纷的风筝在空中优美的飞舞着,令人转不开自己的眼珠。

  “佐拉,你马上派人去圣埃尔莫城堡那里看看。”米兰特敏感的意识到了有点不对劲尽管有时也会有人来这里放风筝,但现在明显不是最合适的季节。

  佐拉刚应了一声,就只见其中一只最为巨大的金鱼风筝忽然断了线,直直地往下坠……只听啪的一声,那只金鱼风筝不偏不倚的还正好落在了花园里的桔子树上!

  “都别过来。”米兰特边说边慢慢走了过去,在树底下仔细看了看那只风筝,确认没有异常时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此时,在圣埃尔莫城堡的某个角落里,罗密欧正在不慌不忙的组合着他的狙击枪。他的动作无比熟练,就像是之前已经做了无数次。枪管,狙击镜,消声器……一样都不能少。

  他缓缓举起了枪,黑色细长的枪管在阳光下闪动着冰冷的微光。

  米兰特站的这个位置非常完美,完美到一枪就可以被干脆利落的爆头。

  当然,这个完美并不是偶然。

  他已经观察了好些天了。米兰特基本都是在房间里待着,连花园都不怎么出来,所以要对付米兰特不能只靠等待,而要主动出击。这些风筝都是他请几位高手来放的,为的就是将引米兰特到花园来,这么敏感的米兰特一定会对此产生怀疑。而那个金鱼风筝掉落的位置也是计算过的,那棵桔子树附近正好进入了他的射程范围内。不过连他都没想到,风筝掉落的地点会如此精确。而以米兰特的性格来说,也多半会亲自去看看风筝有没有古怪。

  所以,一切,都配合的那么完美。

  罗密欧的唇边浮现出了一丝圣母般恬静的笑容,毫不犹豫的瞄准目标扣下了扳机。

  “砰!”鲜红的血液突然从某人的身体迸射而出,就像是绽放了一朵绝艳诡魅的花。但罗密欧的那抹笑容却凝固在了唇边,然后,一点一点的僵硬。

  就在他已经扣下扳机的一瞬间,狙击镜里却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个身影。

  那是着急想拿风筝来玩而刚刚爬上桔子树的——卡西诺。当他刚刚从树梢探出头,那粒闪着寒光的子弹也同时穿过了他的后脑勺——

  “卡西诺!”米兰特忽然大叫一声扑了过去,将他的身体抱了起来,又用变了调的声音吼道,“都愣在这里干什么?去医院,马上去医院!”

  “少爷……”佐拉伸手探了谈卡西诺的鼻息,伤感的摇了摇头,“去医院恐怕已经没用了。”

  米兰特呆若木鸡地愣在原地,半晌才伸出了手指去探了探,浑身顿时剧烈颤抖起来,“不,这不是真的,上帝啊……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佐拉抬头朝着城堡的方向望了一眼,依稀看到一个身影闪过。尽管非常模糊,但他还是隐约看到了一抹熟悉的暖金色。

  “狙击手应该是从那里袭击的。”他指了指上面。

  米兰特将卡西诺放了下来,飞快地拔出了自己的手枪,“马上派人包围圣埃尔莫城堡,我一定要将那个狙击手千刀万剐!”

  众人将城堡里里外外搜索了遍,却还是一无所获。米兰特在得知那那几个放风筝的人是受人所雇后,想都没想就开枪打死了他们。但这些发泄的举动丝毫不能减轻他心头的悲恸和愤怒……

  “少爷,是不是该通知在威尼斯的玛德琳娜小姐?”佐拉心疼的望着几乎已陷入疯狂状态的米拉特。

  米兰特沉默着,转过头的时候眸子里盛满了深深的悲伤,“佐拉,卡西诺是姐姐最重要的人,我怎么对姐姐说,我怎么对姐姐交待……卡西诺……他和我们不一样,要下地狱的是我们,不是他……”眼泪终于从他那通红的眼睛里不停狂涌出来,他无力的跪倒在了地上,原本那勉强伪装的面具被打破,一涌而出的除了脆弱,还是脆弱。

  “少爷……你振作一点!”佐拉只觉得心如刀割,也弯下了腰将他紧紧抱住,“要减轻悲伤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以牙还牙。谁给予你痛苦,你就要百般倍奉还给他。当看着那个人比你更痛苦时,你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米兰特蓦的抬起头来,眼中闪动着比恶魔更加森然的光芒,“对,你说的对。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我要替卡西诺报仇。EE……一定是他们……”

  “刚才我的确是看到了一个暖金色的影子,相信也应该是EE的人。”佐拉猜测道。

  “暖金色?”米兰特像是想起了很早之前的一个片段,脸上隐隐透露出了凌厉的杀气,“阿方索,我会让你比我更加痛苦一百倍,一千倍。”

  远方,夕阳的最后一缕柔光渐渐隐没在天边,像是预示着黑暗中的地狱即将降临。

  从佛罗伦萨回来之后,流夏对阿方索还是保持着不冷不热的态度,但有时连她自己也没发觉,有些微妙的情绪,就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

  不知为什么,偶尔她还会想起那天爆炸之后,他抱着她时那一脸紧张悲伤的表情。

  就像是——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是不是女人天性如此,对方越是强硬越是会引起反弹,而有时,一个温柔的表情,或是一个感动的细节,反而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意大利的夏天是典型的地中海气候,潮湿又炎热。这天也是个和往常差不多的夏日清晨,流夏和卡米拉一早就约好了去逛二手市场。

  之前卡米拉曾经拜托她的事情,因为教授本人每次都转移了话题,所以流夏也一直没有得逞,更不要说帮卡米拉看看教授是否有那个纹身了。不过最近,卡米拉对这件事似乎也不是那么热衷了,有时甚至还好像有些逃避。

  她也越来越不清楚卡米拉和朱里奥之间的关系了。

  位于市中心的二手市场,向来是罗马市民非常喜欢的人气场所。在这里,往往可以淘到很多有趣又便宜的东西,发现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流夏一进入市场就乐开了花,就像是一条小鱼游入了大海,很快就没了影。

  不过,无论她游得再远,还是摆脱不了一位如影随形的暖金色少年。

  “流夏,买好就早点回家。”罗密欧笑咪咪的帮她拎着大包小包,还兼职做起了贴身仆人。

  流夏无奈地看了看他,又自顾自看起了铺子里的东西。最近不知是怎么回事,不管她到哪里去,罗密欧总是会紧紧追随在她的身旁。与其说是监视,倒不如更像是一种保护。

  有时,她也会从他的眼中捕捉到几丝颇为古怪的神色。

  “看,我们这里的裙子都是中世纪风格的,很适合去参加威尼斯狂欢节哦。如果你买的话,可以再送你这个黑色的面具。”旁边店铺的女孩子巧舌如簧的向她推荐自己的东西。

  流夏发现这个店铺里的衣服果然都是自己喜欢的风格,尤其是其中一件粉色的蓬蓬裙,看上去更是精致又可爱。

  “喜欢的话就试试好了。”女孩子指了指店铺里狭小的更衣室。

  “流夏……”罗密欧似乎想要跟上来。

  “难道我换衣服你也要跟进来?这里就这么点地方,我怎么也逃不掉吧。”流夏瞪了他一眼,捧起衣服进了更衣室。

  大约过了五分钟,流夏没有出来。

  又过了三分钟,流夏还是没有出来。罗密欧忍不住喊了两声她的名字,可还是没有任何回应。一种不祥的预感忽然从心头涌起,他也顾不上这么多了,上前就一脚将更衣室的门踢了开来!

  他的心在瞬间变得冰凉冰凉,整个人就好像落入了千年冰窖之中,冻得他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没有思考的能力了。

  更衣室里竟然——是空的!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城堡,又是怎么将这件事告诉了阿方索。他的只知道面前一片恍惚,出现在眼前的只有阿方索那铁青的脸色。

  阿方索立即先命令手下去寻找流夏的下落,随即自己也准备出发去找。

  “老大,我真怕……真怕是那个人……”罗密欧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流夏落入了那个人的手里,那才是他最担心的。

  阿方索的心里一颤,这又何尝不是他最担心的,但目前看来这个可能的确非常大。

  “嘀嘀……”就在这时,阿方索手机的信息提示音忽然响了一声。他拿起来一看,只见一个陌生的号码发了一个陌生的网址过来。

  现在这个时候,他不愿意放过一点信息,于是急忙将这个网址输入了自己的手提电脑——

  那应该是一个在线即时影像。

  画面里出现的是一个昏暗简陋的房间。房间里除了一张看似普通的桌子外什么家具也没有,但桌子上却扔着一件皱巴巴的衣服。当看清那件衣服是条粉色的蓬蓬裙时,罗密欧的脸色顿时变了,他哑着嗓子低吼了一声,“是流夏,那是流夏刚才去换的衣服!”

  “哈哈哈!”从视频里忽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笑声,“阿方索先生,哦不,应该是A先生,现在你一定很担心自己最喜欢的女人吧?”

  听到这个声音,阿方索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那果然是米兰特的声音……

  “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女人。”米兰特接着也出现在了镜头里,他的唇角扯着出了一个弧度,眼底却是没有任何笑意,“不过我说的照顾,嗯,你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吧?阿方索先生?”

  说着,他又缓缓朝前走去,一边还笑着说,“不用着急,很快就会让你看到她了。”

  “米兰特……”罗密欧气得全身发抖,“老大,这怎么办?流夏现在在他的手里凶多吉少,我们得想办法救她!”

  “罗密欧,你好好看着这里的画面,一点细节都不可以错过。知道吗?”阿方索说完拿出手机对着那个画面拍了一张照,又极快的发了一个信息。

  “老大,这个时候你要干什么!”罗密欧怒道,“还有闲心发信息吗?

  “好好看着这些画面。记住,一定要看得很仔细。”阿方索此刻倒显得异常镇定和冷静。

  此时,电脑的另一端。米兰特正怀着报复的快感走到了某个房间的门口。

  报复,这是个多么有趣的字眼。他自嘲的勾起了嘴角,手里所拿的蜡烛为他俊美的脸上平添了一种喜怒难辨的神色。静静站在房间的门前,他朝着这扇门冷冷笑着。现在的他好像已经被一种仇恨的情绪所驱使,想要用最残忍的方法去报复那个憎恨的人。

  要报复一个憎恨的人,最好的方法不就是去伤害那个人所爱着的人吗?

  一个冰冷的声音正在告诉他,——他所要伤害的人就在这扇门后。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人,确切的说,他并不讨厌她,相反,还对她有兴趣。

  门的这一边,流夏也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她想要去揉揉自己的眼睛,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一条强韧有力的牛筋绳牢牢绑在了一起。

  刚才……是怎么回事?一回忆之起之前的境况,她的瞌睡顺时被吓退了大半。刚才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到了那个小房间就被人用迷药偷袭了,结果醒来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牛筋绑人原来真的很痛,痛的她几乎想要骂人发泄……

  为什么??自己真的是不是太倒霉了。每次总要碰上这样的事……

  “砰!”门忽然被推了开来。

  在那个男人出现在眼前的一刹那,流夏觉得自己好像又看到了地狱中魔神阿斯莫德的脸。那张绝色的脸仿佛沾染了只属于黑夜的颜色,妖冶,魅惑。邪恶。

  她的背脊上渗出了一种无法的恐惧感,四肢僵硬的完全没有任何知觉。

  怎么会?怎么会……又落到这个人的手里?

  “米兰特,你又在玩什么花样?为什么要把我抓来这里?”她又惊又怒地质问道,心里蓦的涌起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这个男人想用她来威胁……他?

  米兰特并不说话,只是挑着眉毛斜睨着她,那双灰色的眼睛仿佛弥漫开了一层伦敦的迷雾,令人无法看清那里包含的真正情绪。就这样,他一步一步朝着她缓缓走了过去,就好像是已经断了食好几天的猎豹正在接近自己的猎物,每一步里都带着致命的威胁和迫力,充满着凌厉的攻击性。从壁灯上散发出的暗沉灯光将他整个人都笼在浓浓的阴影里,似乎模糊了恶魔和人类的最后界限。

  像是预料到了自己即将会遭受到比以往都要可怕的危险,流夏的身体不由瑟缩了一下。

  “流夏……”他像是低叹般唤了一声她的名字,“不要怪我。”

  “什么?”流夏并不明白他的意思。

  “流夏,我并不想伤害你。可是……”他在她的面前蹲了下来,用手背温柔的在她脸上蹭了蹭,“可是自从我的外甥卡西诺死后,我一直非常伤心。只要一想起是谁杀了卡西诺,我就整夜整夜睡不着。流夏,你知道是谁杀死了我的卡西诺吗?”

  流夏抗拒的侧过脸想要躲避他的触摸,心里却是狠狠一惊,难道是阿方索派人杀了米兰特的外甥?这会不会和上次的美术学院爆炸事件有关?

  “以前你说过不要让我侮辱你……”他微微弯了弯唇,“那么,对不起,流夏。今天我就要在他的面前侮辱你。”

  还不等流夏反应过来,他就粗暴的将她推倒在了地上,刹那间,她的黑色长发姿意散了开来,就像是地狱中盛开了充满了悲伤和绝望的曼珠沙华。

  流夏的脑海里一片嗡嗡作响,全身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震惊而微微颤抖起来,但比起他粗暴的举动,他的那一句话更加令她感到心胆俱裂……

  今天我就要在他的面前侮辱你。

  我就要在他的面前侮辱你。

  “你……什么意思?他的面前……什么他的面前!”她几乎是低低吼出了这句话。连她自己也不明白,比起即将面临的危险,为什么她会更介意这个。

  米兰特的唇边噙起一抹邪恶的笑意,脸部的表情因扭曲而显得狰狞,“哦,我只是发了一个即时视频给他,也就是说,他现在能看到听到我们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你说,如果他眼睁睁看着你成为了我的女人,却又什么都做不到,不知会是怎样的刺激呢?”

  在这个短暂的瞬间,四周的一切事物仿佛都失去了声音。流夏明明白白的听到了——恶魔在自己的耳边低语。

  她拼命的摇着头,喃喃道,“你疯了,米兰特。你疯了。”

  “我是疯了,因为他毁了我在这个世上最珍惜的东西,所以,阿方索,我也要亲手毁了你最珍惜的东西。”

  他的最后一句话明显是对着阿方索说的。

  坐在电脑前的罗密欧也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理智,霍然起身,拔枪就想往外冲去。

  “你想去哪里?”阿方索的声音听起来极为暗哑。

  “明知故问!我当然是去救流夏。虽然我不知道她在哪里,但我可以去找!再继续待在这里我会疯掉!老大,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流夏被他……”

  罗密欧忽然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看到了阿方索的眼睛。

  痛苦与屈辱,悲哀与绝望,报复与杀意,爱与恨,怒与伤,全都如幻影般重叠在他那双水绿色的眼睛里。就像暗影潼潼的涡流,骤然而至,冲得他已经难以呼吸;又像是熊熊燃烧的地狱业火,来势汹汹,要将他的体肤骨骼甚至灵魂都燃成灰烬。

  但是,这一切,在短短几秒内疚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还是只属于伯爵的冷静。

  阿方索又重新将目光投向了视频,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牢牢盯住了墙壁上那盏斑驳的烛台。

  眼看着米兰特越来越靠近自己,流夏惊喜的意识到自己的双脚还有自由。她想了想,忽然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米兰特显然对她的这个反应感到有些惊讶,不由微微一愣。就是趁着他略一愣神的瞬间,流夏狠狠飞起一脚踢在了他的身上!

  这一脚几乎使出了她的全部力气,米兰特猝不及防的被踢到了房间的另一边!

  偷袭成功!流夏尽管双手被缚,但凭着多年的功夫底子,还是并不费力的一个挺身站了起来,砰的一声撞在了窗户边!透过厚重窗帘的缝隙,她意外的见到了下面竟然是一副再熟悉不过的场景——上帝,原来这里竟然是……那么她所处的这个地方也应该就是对之相对应的……

  怪不得这个房间和周围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古老。

  几乎是同一时刻,被她击倒的米兰特已经捂着自己的腹部起了身。他用手背抹了一下渗出嘴角的血丝,露出了一抹高深莫测的邪恶笑容。

  “呵,我居然忘记绑住小羊的脚了。”他微微一笑,“看来还是要给我的小羊注射点有趣的东西呢。”说着,他就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支细长的注射器,那尖尖的针头在烛光下闪着森森的光芒。

  流夏知道他又要给自己注射那种令肌肉无力的药了。接下来她该怎么办?现在她已经知道了自己所在的地点,可是该怎么把这个消息传达给阿方索呢?如果被米兰特察觉的话,他一定会换地方,那她就会失去一个被解救的好机会。到底有什么既能令阿方索他们明白又不让米兰特发现的好办法呢?

  她的目光一转,忽然落在了自己的手表上。

  “老大,你看流夏在做什么?”一直关注着屏幕的罗密欧忽然叫了起来。刚才看到流夏踹了那个家伙的一脚时,他居然有点想笑,但很快又被更多的担心所代替。

  阿方索立即望了过去,只见流夏正紧紧握着自己的手表,嘴里还有意无意地哼了两句低若蚊虫的曲调。

  “那不是罗马假日里的插曲吗?她为什么忽然哼这个调子?”罗密欧有些不解的蹙起了眉,“而且,她在摸那个手表,难道是在向我们打暗语?”

  “罗马假日?”阿方索眼前一亮,急忙问道,“对了罗密欧,她的手表上好像有个天使的图案,你有没有印象?”

  “我记得是有个天使的图案。”罗密欧点了点头,“原来你也留意到了。可是这个和现在的事有什么……”

  一阵手机的信息提示音打断了他的话,阿方索急忙拿起手机,在看到了对方发来的信息顿时神色一振,“好极了,我想我已经能确认流夏在哪里了。罗密欧,我们马上出发!”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下),本站提供花神(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佛罗伦萨的暗杀 下一章:第三十章:无法再继续的梦想
热门: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 琉璃美人煞 大唐公主招亲记 重启修仙纪元 前夫 长相思 长夜余火 龙傲天今天不开心[穿书] 骷髅幻戏图 刺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