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佛罗伦萨的暗杀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罗密欧的秘密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米兰特的报复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佛罗伦萨,在文艺复兴时期是欧洲最着名的人文艺术中心。韦基奥桥上曾留下过但丁流连不去的足迹,花之圣母教堂前曾出现过米开朗基罗专注的身影,阿诺河中曾倒映过迦利略思索的面容,还有达?芬奇,拉斐尔,薄迦丘,波提切利……这里的每一个名字都是那么闪闪发光,成为这座城市可以炫耀的骄傲。[size=10.5pt]

  阿方索和流夏到达佛罗伦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九点钟了。

  银色的月亮倒映在波光粼粼的阿诺河上,附近的商铺里闪烁着温暖的灯光,微凉的风飘散在清冷的空气里,年轻的情人们亲热的依偎在一起。

  阿方索对这里似乎相当熟悉,带着流夏在巷子里东走西转,很快就拐到了一家毫不起眼的小餐馆里。这家小餐馆店面不大,里面的客人也只有三四位,看起来似乎并没什么特色。但流夏也知道,在意大利或是法国这些欧洲国家,越是这样的小餐馆,有时做的食物越美味。而且他们通常只做十几桌生意,客人即使预定都要等上好一阵子。有些稍微口碑好点的,预约了之后还要等上一个月也并不少见。

  这家小餐馆看来也是如此。

  “今天的菜我之前已经和你们老板定好了。先拿上来吧。”他连看都没看,就将菜谱放到了一边。

  流夏对这个倒也无所谓,反正他点什么,她就吃什么。不过一想到明天就是公布优胜者名单的日子,她的心里倒也有点紧张起来。

  侍应生送上来的是一道意大利南部的特色菜——那不勒斯烩鸡。

  “这是拿破仑最为喜欢的一道菜。”阿方索意味深长的看着她,“或许你该尝尝。”

  她愣了愣,脱口道,“这和拿破仑有什么关系?”

  伯爵先生今天的心情看起来非常不错,还颇有耐心的为她解释了几句,“听说当年拿破仑带领法国军队在意大利打败了奥地利军队,战斗结束之后,拿破仑觉得肚子饿,于是他的手下就四处找食物,结果只在一个村子里找到了一只小鸡,鸡蛋,西红柿和虾。厨师在匆忙中随便把这些食物都做到了一起,结果拿破仑对这道菜大加赞赏,还决定以后每次打了胜仗,都要为他献上这道菜。所以,这也就成为了象征胜利的一道菜。”

  流夏的心里微微一动,他点这道菜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为了给她打气?

  怀着某种复杂的心情,她尝了一口烩鸡,果然是非常难得的好味道。当她抬头看了看他时,发现对方也正用一种温和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这双眼睛,平时总是一贯的冷漠无情,任人看不清楚。只有在看着她的时候,才会凝结起温柔的光芒,带着一点爱恋,一点柔暖,一点欣赏,缓缓穿过她的心脏。

  此时,在这道烩鸡的发源地那不勒斯,米兰特少爷正和自己的外甥卡西诺进行着拼图游戏的比赛。

  “米兰特舅舅,你每次都拼得这么快,一点也不好玩!”卡西诺一看到自己落后就开始撒娇。

  “好吧,那我们再重新来一次?”米兰特好脾气的笑着,这个世上能让他这样迁就的对象或许也只有卡西诺了。今天米兰特穿着Etro新一季的酒红色系列外套,那犹如葡萄酒般馥郁芬芳的颜色将他衬的更加妩媚动人。

  “不玩了,妈妈说过要早点睡觉,我得上楼去了。”卡西诺摇了摇头。

  米兰特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真是个好孩子,妈妈不在这里都这么乖。那就赶快去睡吧,我们明天再接着玩。”

  看着女佣将卡西诺领上了楼,一旁的佐拉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架,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少爷,明天我们好像还有件更要紧的事吧?”

  米兰特似笑非笑地半眯起了眼睛,“一切都准备的怎么样了?”

  “都按照你的吩咐准备好了。”佐拉笑得颇为愉快,“少爷,你一直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罗马始终都是EE的地盘,我们办起事来也不方便。但是在佛罗伦萨就不一样了,这简直就是上帝赐给我们的好机会。阿方索行事再谨慎,应该也想不到我们会在那里为他准备了礼物。”

  米兰特笑而不语,一直到将剩下的几块拼图全部归位时才开了口,“明天,阿方索一定会喜欢这份礼物的。”

  “少爷,那我们也该出发去佛罗伦萨了吧?”

  “我们现在就出发。“他豁然起身,”希望明天还赶得及回来和卡西诺继续玩拼图。”

  在欧洲所有的美术学院里,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的超然地位自然是无庸置疑的。无数颇有造诣的艺术家都是出自于这所历史悠久的艺术学院,所以大赛的最后颁奖地点被安排在这里也是无可厚非。

  在颁奖礼开始前,保安人员已经确认了这里良好的安全状态。而在更早些的时候,提前赶到了佛罗伦萨的罗密欧也仔细的将这里全部排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

  下午两点左右,所有的相关人员差不多都已经到达了现场,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了颁奖人之一的阿方索伯爵。

  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

  尽管活动还没开始,但参加评选的专业人士们已经在会议室达成了共识。

  流夏和阿弗洛娜的作品虽然都得到了盛赞,但佛罗伦萨美术学院学生的作品也不能小看,尤其是毕业班某位法国同学的作品母亲也同样让人惊艳。

  无论是寓意还是技巧都和流夏不相上下,而在深度上似乎还要略胜一筹。

  “阿方索先生,您有什么意见?”评委里有人知道流夏是阿方索的女朋友,所以也顾忌到了这一点,最后还要征求一下阿方索的意见。毕竟,伯爵是这个Margherita大赛的赞助人,如果他反对的话,那么当然也要考虑到他的意见。

  阿方索只是笑了笑,然后非常专业的点评了这几幅作品的优点与缺点,得出了自己的结论,“虽然这幅母亲和宫流夏的童年在用色上都已经接近完美,但母亲的画者在线条上更见功力,虽然用的线条非常简单,可概括性极强,包含了无数个美妙流畅的转折。”他顿了顿,“这幅母亲获得冠军当之无愧。”

  当评委们在会议室里决定了最终的名次之后,阿方索就将这个消息先告知了流夏。

  “这个结果可能会让你觉得失望,赢得冠军的人并不是你。我现在告诉你也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阿方索说这话的时候显然非常在意她的反应。

  流夏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失望的情绪,反而对他说了一声,“谢谢。”

  “谢我什么?”阿方索挑了挑眉。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个道理我从小就懂。也只有认识到这一点,才会不停进步。”她看着他的眼神似乎比以往都温和了一些,“谢谢你。我想现在我所得到的这个名次应该没有搀杂任何水分。”

  阿方索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她,眼中的水绿色更加深邃。

  原来她明白,她懂。

  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动用私权让她获得冠军的原因。

  因为他尊重着她的作品,尊重着她所爱着的这门艺术。

  颁奖礼开始的时候,阿方索作为特别嘉宾本来是要给获奖者颁奖的,不过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接到了罗密欧的电话。他只好朝着那几个评委做了个抱歉的手势,边讲着电话边走出了三楼的颁奖大厅。

  一分钟之后,他已经在二楼的男洗手间了。

  “怎么这个时候约我见面?颁奖礼很快就要开始了,我现在只能给你五分钟。”阿方索关上门的时候顺便挂了一个清理中的牌子。

  “抱歉老大,我也知道现在你很忙,但是有样刚刚发现的东西必须让你过目。”罗密欧敛了笑容,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张照片。

  阿方索的目光扫过那两张照片,眼底不由冷冷闪了一下。

  “罗密欧,你马上去好好调查一下照片上这个女人的背景。要是有什么可疑的地方绝不能手软。”

  “不过老大,你也知道这个女人是流夏的……”

  “不管她和流夏有什么关系。我要了解她的所有资料,从出生开始到现在的一切信息。”阿方索的语速明显比平时急促,这也显示出了他对这两张照片的在意程度。

  这时,一辆装饰花哨的黄色校车稳稳地停在了美术学院门口。漂亮的金发女老师一下车就催促着孩子们赶快进去。孩子们穿戴的颇为可爱,看起来也都只有七八岁,每个人的手里还捧着一束娇艳欲滴的鲜花,他们兴高采烈的跑到三楼,叽叽喳喳的涌入了颁奖大厅。

  “这些都是……”罗密欧透过窗户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也都是学画画的孩子,这次是让他们来感受一下艺术的氛围,所以给获奖者献花的任务也交给他们了。”阿方索连看都没看,“好了,我也该回楼上了,不能让他们多等了。”

  罗密欧点了点头,在阿方索走到门口时又忍不住问了一句,”流夏她……得奖了吗?”

  阿方索停下了脚步,唇边浮现出了一抹带着欣赏的笑容,“她是不会让我失望的。”

  “老大……”罗密欧像是迟疑了一下,“你会一直让她自由的画下去,直到她实现自己的梦想吧?”

  “梦想吗?”阿方索颇有深意的笑了起来,“我期待着她实现梦想的那一天。而在这之前,我会为她扫清一切障碍。”

  罗密欧很快就恢复了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轻轻摇了摇头,“不过以后那些花束最好还是换一家定吧,我看有的郁金香都开始发蔫了……”

  “郁金香?”阿方索打断了他的话,“为了配合这个大赛的名称,我们定的花束全都是红雏菊……”

  他忽然没有再说下去,而是抬眼和罗密欧对视了一秒,两人同时感到一种透骨的寒意从背脊上冒了起来……

  “糟了!”还没等罗密欧说完这个词,只听砰一声巨响,从楼上忽然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而在短短几十秒内,又接着发生了好几起爆炸!到处都是玻璃的碎片,四散的火球,人们的惨叫……漫天漫地弥漫着强烈的硝烟味道……

  “流夏……”阿方索的面色在一瞬间变得惨白,想也没想就往楼上冲去,但刚刚迈出门就被罗密欧拦腰抱住了!

  “老大,这次袭击分明就是冲你来的,爆炸可能还没有结束!你现在上去随时都会没命!”

  “你给我放手!”阿方索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失控,“我要去哪里还轮不着你管!流夏还在上面,我必须上去!”

  “我不会让你冒险的!要去也是我去!”罗密欧紧紧抱着他吼道。

  阿方索猛的用手肘击打了罗密欧的腹部,迫使他放开了手,然后回转身一拳将他打倒在地,一字一句道,“我不会不管我的女人,我也不会让我的兄弟冒险。”

  望着阿方索飞奔而出的背影,罗密欧抹了抹渗出嘴角的血丝,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他从没见过阿方索露出过这样的表情,那表情就像是某种猛兽般令人不寒而栗,仿佛只要是阻止的人就会被他毫不留情的撕成碎片。

  此时的三楼大厅几乎已经成为了人间地狱,房间里的东西被炸的四处乱飞,到处都是一片狼藉。沉闷的空气里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殷红的鲜血就像是不小心泼出来的大桶廉价染料,而那些血淋淋的尸体则躺得七倒八歪……哭声,呻吟声,哀求声夹杂在了一起,仿佛奏响了绝望的死亡奏鸣曲。

  阿方索一边急切找寻着,一边大声喊着她的名字,“流夏!流夏!”

  忽然,他的目光在一堆被炸毁的废墟上停留了一瞬——那里漏出了一缕黑色的头发!他只觉得听到了一种极为轻微的振颤声,就好像是自己的每一寸骨骼都在不停崩坏……

  “流夏!不许死!不许死!”他的声音微微颤抖着,上前就跪倒在了废墟前拼命用双手挖着,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仿佛有鲜血就要涌了出来……而他的动作却并没有因为受伤和疼痛而停下来,反而更加失控……

  “我……在这里。”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低低的声音。

  阿方索的瞳孔骤然一缩,难以置信的回过头。当发现那是流夏时,他的脸因为太过惊喜而变得有点扭曲了,然后他定定的看着她,水绿色的眼睛就这么一眨不眨地紧盯着对方的脸,从黑色的眼睛,柔软的发丝,到薄薄的嘴唇……就像是在仔细确认某样失而复得的宝贝。

  “流夏,你没事……太好了。知不知道我担心的快疯了……”他喃喃自语了几句,毫不掩饰自己的焦灼和担忧,不由分说的将她紧紧揽入自己的怀里。

  流夏的心也因为惊恐而在突突狂跳着,眼前的血腥场面令她几欲呕吐,脑袋里更是乱糟糟一片。试想刚才,如果不是她凑巧捡了别人掉下的东西而追了出去想要归还,恐怕这条小命也早就没有了。她甚至都不相信之前的那一切都是真的。

  但比起所有的这些,更让她感到不敢相信的却是刚才的阿方索先生……

  这还是她所认识的那个高高在上的冷酷的伯爵先生吗?

  看着他不顾一切的在废墟里寻找着自己,那种涌上心头的复杂感觉似乎又不是任何语言可以形容的。

  透过他的肩膀上方,流夏看到了窗外的血色夕阳,那妖诡迷魅的颜色正在天空中放肆的漫延开来,面对着这样的美丽景致,她忽然觉得相当疲倦。

  疲倦的不想再做任何挣扎。

  有史以来第一次——她没有挣脱他的怀抱。

  佛罗伦萨美术学院的惨案震惊了整个意大利,在这次恐怖袭击中死亡的人数达到了十九位,其中还有一半是只有七八岁的孩子。

  这无疑又增加了人们对于这些组织的憎恨和厌恶。

  在罗马南郊古阿庇亚大道附近的地下墓穴里,EE的三位高层又一次聚集在了一起。这件事过后,意大利警方在扫黑方面明显加强了打击的力度,尽管警察暂时找不到他们犯罪的相关证据,但时不时来骚扰他们一下也是件颇为头疼的事。

  “不用说,这次的事情一定和米兰特他们有关。”罗密欧面带冷笑的说道,“想不到他们竟然能把炸弹装在那些郁金香里,这么精致绝妙的装置,我倒想见识一下到底是什么人做出来的。”

  “也想不到他们居然会利用那些孩子。”帕克也摇了摇头,“就算是混这一行,他也未免太过卑鄙。”

  “何止是卑鄙,简直就是人渣。”罗密欧的脸上露出了忿忿之色,又像是松了一口气,“上帝保佑,还好这次老大和流夏都逃过了一劫,不然我一定去轰了他在那不勒斯的老窝。”

  听了他们的话,阿方索微微蹙起了眉。直到此时此刻,他的心里似乎还是有几分后怕,他不敢想象若是流夏在那个时候被炸得粉身碎骨……

  他也不敢相信,也无法想象。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一定将会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噩梦。

  而那个差点制造出噩梦的罪魁祸首……他绝不会轻易放过。

  “老大,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做?”帕克低声问道。

  阿方索的唇角浮现出了一抹残忍又诡异的笑容,“米兰特,既然你这么沉不住气,那么也别怪我不客气了。”

  罗密欧眼前顿时一亮,“老大,你的意思是……”

  “我要他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阿方索冷冷道。

  “收到。”罗密欧的笑容还是如圣母般纯净迷人。

  帕克的脸上还是挂着那副冷月般严肃的表情,“但是米兰特最近也一定会格外小心,所以并不是那么容易找机会杀了他。”

  “听说玛德琳娜因为他这次的行动太过冒失,暂时限制了他随意出门的自由。也就是说,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应该在那不勒斯的家中。”阿方索显然对这一切也调查的很清楚,“罗密欧,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

  “放心吧,老大,从来没有我的小情人搞不定的事。”罗密欧胸有成竹的点了点头,在望向帕克的时候目光在他的腰间停留了一瞬。

  “咦?帕克,这把刀看起来很酷啊……”他边说边伸手去摸,谁知还没碰到刀柄,就被帕克打了一下手背。

  “连摸都不能摸吗?这么小气……”罗密欧转了转眼珠,“哈哈,难道是哪个女人送的?”

  “那不关你的事。”帕克面无表情的瞥了他一眼,又略带温和的摸了摸刀鞘,显然对自己的这把刀极为珍视。

  “好了罗密欧,你也别逗他了。”阿方索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目光看了看帕克,像是颇有感悟的说道,“当一个人有了可以珍惜的东西时,那既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不幸。拥有时自然是莫大的幸运,可一旦失去时,那就是所有不幸和痛苦的开始。”

  帕克抬起头深深看着他,眼中充满了坚定和信心,“只要是我珍惜的东西,我就会用我所有的一切去保护,永远不让自己有失去的机会。”

  阿方索的眼底似乎有什么闪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罗密欧笑咪咪的上前一左一右揽住了两人,“好了,我的好兄弟们,你们说的话越来越深奥了。这样吧,今晚都陪我去喝一杯。嗯,就干脆买了酒在这地下墓穴喝好了,说实话,这里可真是个喝酒的好地方……”

  两位好兄弟的额上同时出现了黑线两三根……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下),本站提供花神(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罗密欧的秘密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米兰特的报复
热门: 最好的我们 绿毛水怪 东京人 我的莫格利男孩 妄神 风流乡村 名草有主(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在末世养丧尸王 前夫 金玉满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