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罗密欧的罗马假日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静香的约会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记忆中的雏菊少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罗马国立美术学院绘画选拔赛的日子很快就到来了。这次比赛胜出的前三名将有资格参加全国范围内的Margherita大赛。以意大利国花雏菊Margherita命名的这个绘画大赛在全意大利,以及全欧洲都具有相当广泛的知名度,很多有成就的大师就是从这里出道的。

  明亮宽畅的美术学院大厅内挂满了学生们的参赛作品,当天出现在这里的除了学院里包括校长在内的十多位专职优秀教授外,还特别邀请了不少美术界的权威人士共同参加点评。

  其实评价一件美术作品无非是那几个步骤。其一,这是什么?也就是看到作品时最为直观的视觉感受。这部分是由色彩和线条完成的。其二,怎么样?也就是从作画的技法中观察出作者是怎么样完成这件作品的。其三也是最为重要的,就是感觉。感觉这种东西总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而一幅画到底传递出了什么感觉,又是如何传达这种感觉就是一种天赋和灵气的体现。

  这也是一幅上乘作品的决定因素。

  按照年级专业不同来划分,流夏所在的班级被排到了一个并不算显眼的位置。但好酒不怕巷子深,阿弗洛娜那幅出色的作品还是引来了不少专业人士的围观。

  《花市里的少女》,非常具有古典风格的一幅画。

  她采用了一种舞台布景的方式,用和谐典雅的构图及细腻柔和的用色描绘出了一位花市卖花的少女。在淡淡的月色下,大朵大朵的白色玫瑰都被染上了一层清浅的蓝色调,花瓣呈现出透明的状态,似乎在月光下随风微微颤动,仿佛随时都会有花香飘漾过来,而最为出彩的就是那位少女,像是在担心花还没有卖完,那美丽的容颜带着一丝惆怅,人物内心丰富的变化和周围的景物融为一体,达到了巧妙的结合。

  教授们都赞不绝口,这幅作品所表现出来的功力已经超越了很多高年级的学生,轻易的在那么多作品中脱颖而出。

  “朱里奥教授,如果没有意外,这幅作品应该能拿第一了吧,不愧是你教出来的学生啊。”副校长不失时机的夸奖了几句。

  可朱里奥却一直蹙着眉,“怎么没有宫流夏的作品?”

  副校长也是一脸的不解,“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要求交作品的时候,宫流夏非说还有一个地方需要修改,所以请我再给她一个晚上时间,她保证今天早上在开展前送到。但是现在已经开始点评了……我看只能算她弃权了……”

  “不行!”朱里奥斩钉截铁的打断了她的话,“请再等等。”

  副校长似乎有些为难,“但是,这种时候她居然也迟到,分明就是不重视这次的比赛,如果不做处理,恐怕也会引起其他同学的不满,我看……”

  “那就再给她半个小时。你也不想因为这半个小时而失去一个前途无量的画家吧。”朱里奥的口吻非常坚决。

  副校长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从朱里奥口中听到这样的话实在少见,不过既然他这么肯定,那个宫流夏同学想必也有什么过人之处吧。

  正如其他欧洲的大城市一样,塞车问题也是经常困扰着罗马交通部门的一件烦事。就好像现在,一个小小的交通意外就令交通基本陷入了瘫痪状态,来来往往的车辆全都挤在了路口,将道路堵得水泄不通。前来疏散的警察做起事来磨磨蹭蹭,在那里忙了半天也没让车子动一下。而司机们似乎也习惯了这样的情景,有的甚至还和互相聊起了天。

  流夏一脸焦虑的看着窗外,只见那长长的车龙蜿蜒着延伸到了很远的地方,一眼根本望不到头。她不由暗暗叹了口气,真是够倒楣的,要不是昨天忽然发现这幅画的某个细节需要修改,也不会一直拖到今天才交了。本来以为能及时交上的,谁知道今天偏偏又遇到这个事呢?

  为什么自己这么不仔细呢?要知道就再早点出来了。

  这下可好,再晚点去或许会被取消参赛资格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她更加坐不住了,干脆转过身去拿放在后座上的油画筒。

  “流夏,你想跑到学校吗?”罗密欧一下子就看穿了她的企图。

  “不然怎么办,这样等下去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流夏将油画筒抱到了胸前,“也只能用这个方法了。”

  “这里离你们学校还挺远的,你跑到那里恐怕也来不及了吧?”罗密欧给她泼了一盆冷水,“我看我还是打个电话给老大吧,反正这个比赛是他们家族赞助的,只要他说一声不就……”

  “不要告诉他!”流夏急忙打断了他的话,“我自己可以的,不想再欠他什么人情了!”

  罗密欧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目光又朝窗外转了转,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眼前蓦的一亮,扔下了一句“你等下!”之后就打开车门跑了出去。

  流夏也搞不清他要干什么,刚打开了车门准备跑去学校,就听到马路对面传来罗密欧的声音,“流夏,过来!”

  她朝着声音的方向望了过去,顿时愣住了,只见罗密欧也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辆简陋的小摩托,正笑眯眯地地向她招着手。

  时间急迫,她也顾不得那么多,拿起了油画筒就冲了过去,一个箭步跳上了后座!

  “戴着这个。”罗密欧将仅有的一个头盔扔给了她,又笑了笑,“抓紧我,不然掉下去我可不管哦。“

  流夏留意到了这个小细节,心里不由泛起一丝轻微的波动。她也就没再推脱,索性大大方方的抱住了他的腰。少年的腰纤细苗条,却又柔韧有力,就像是充满了生命力的春日小鹿,隐隐还有一股清新的草木味道从他身上飘来……

  “嗖——”摩托很快就冲出了重围,拐进了小巷,东转西走,风驰电掣般的杀出了一条血路。

  “罗密欧,这辆摩托是哪里来的?”流夏在车后扯着嗓子喊了一声。”抢来的!“罗密欧干脆的回答噎得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小摩托在巷子里七拐八绕着,温热的风在耳边呼呼吹过,让流夏的头脑倒慢慢冷静下来了。如果以这个速度来看,或许很快就能到学校了吧。

  上帝保佑,希望还能赶得上选拔赛。

  比起汽车技术,罗密欧的摩托车技术似乎要温柔了很多。流夏感到很庆幸,不然以他开汽车的那种方式,自己怕是早就被甩到九霄云外去了吧。在街巷里不停穿梭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似曾相识的一幕——对了,电影罗马假日里派克饰演的那位记者,不就是用他的VESPA小摩托车载着公主穿过罗马的大街小巷吗?

  那是她所看过的最浪漫的一部电影。尽管,有着最惆怅的结局。”流夏,你看过罗马假日吗?“罗密欧突然大声喊了一句。他的声音夹杂着呼呼的风声传入耳中,不知怎么听起来却是格外清晰。

  流夏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想了想还是大声答道,“看过啊!”她没想到罗密欧也会在同一时刻想起这个情节……这难道也是一种……默契?接着她就听到了对方的笑声,“呐,流夏……我就带你到你最想去的地方吧。”

  她愣了愣,忽然就抓紧了他的衣服,答了一声,“我想回到过去,可以吗?”

  对方似乎沉默了一会,随即又笑了起来,“流夏,过去太遥远了!这辆摩托的汽油看来是不够去那里了。不过,未来很近。你想去吗?”

  流夏也忍不住弯了弯嘴角,“那就去汽油可以支撑到的地方吧。”

  罗密欧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随口哼起了轻松的歌曲,小摩托也似乎随着他歌声的节奏在街巷里继续扭来扭去前进……那熟悉的旋律一下子就让流夏辨认出他哼的正是罗马假日里的插曲AmIThatEasytoForget(难以忘怀),

  Theysayyou’vefoundsomebodynew

  Butthatwon’tstopmylovingyou

  Ijustcan’tletyouwalkaway……

  有人说你已寻找到新的朋友

  可我还是停止不了对你的爱

  我无法让你从我脑海里离开……

  他的歌声仿佛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魔力,于无形中荡涤着人们心中暗藏的烦躁。就像现在,明明是要急着去参加选拔赛,可流夏的心里却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宁静……

  风轻轻的吹着,罗马的阳光是那么明媚……

  罗密欧的小摩托刚刚在美术学院门口停下,流夏就箭一般的冲了进去。

  正在大厅门口抽着烟的朱里奥看到她出现时似乎是松了口气,什么也没问就把她拖进了展厅里,并让大厅里的工作人员帮忙将她的画挂上去。在场的那些专业人士们对于流夏的迟到显然有些不满,所以也没有对她的作品抱什么太大的希望,而是继续谈论着阿弗洛娜的作品,显然已经把阿弗洛娜的作品定为了第一。以至于当流夏的画挂上墙时,这些人谁也没有回头去看一眼。

  只有副校长因为之前对朱里奥的话有点在意,所以才随意的回头看了看。

  其他几位教授谈得正热烈,忽然想听听副校长的意见,谁知叫了他几声居然没回应。这时大家才惊讶的发现他的目光正定定落在那幅刚挂出来的画上——

  从远景的天空到眼前近景的树丛,十分自然的过渡着巴黎蓝到群青的色带,沉着丰富的用色加上细腻柔和的暖调,隐隐有几分印象主义画派充满光感的色彩感。

  但吸引人目光的还是画中所传递出的那种欢快纯粹的气氛。两个正在采摘红莓的孩子半蹲在地上,一个欣喜的看着满枝的果实傻笑,而另一个已经忍不住摘了往嘴里放。最为动人的细节就是这个孩子一边往自己嘴里放,另一只手也同样拿了颗红莓往那个傻笑的孩子嘴里塞。早春的阳光轻柔的照耀在树木和孩子身上所反射出的光线,令整个场景都显得鲜活生动,洋溢着一股春天的气息。

  两个孩子之间充满童趣的友情更是洗净铅华,毫不造作。令观看的人情不自禁绽开笑颜,同时却又感怀起那逝去的美好时光。

  或许人生就是这样,想要珍惜的人,会一个一个离开,想要珍惜的时光,会一点一点逝去。

  什么也留不住。

  四周安静了很久,很久。大家都仿佛在同一时间被这幅画唤回了遥远的童年记忆,或沉思,或冥想,或微笑,或惆怅……各有各的心事,各有各的感怀——

  直到一位教授的声音打破了这份不寻常的安静,“哦上帝,真是太完美了!”

  他的话音刚落,大家也纷纷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几乎都是罕见的一致,全都是对这幅作品的赞扬。

  “朱里奥教授,你觉得呢?”

  “用完美这个词来形容未免夸张了些。这幅画的线条构图和色彩都属上乘,但是在过渡上还是有暇疵,比如说这里……”朱里奥先是照旧毒舌的挑了一堆毛病,忽然又来了一个转折,“不过如果以一幅画来比喻一个人的话,线条就是他的骨骼,色彩就是他的血肉,而所传递出的感情就是他的灵魂。”他顿了顿,“这幅画的灵魂,我看得非常清楚。“

  流夏在一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能得到朱里奥教授这样的评价实在是比登天还难……

  “宫流夏,你先去上课吧,最后的结果会在三天后公布。”副校长笑咪咪地拍了拍她的肩,脸上的表情极为慈祥。

  流夏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朱里奥,只见他还在看着那幅作品,脸上的神情有些古怪,似乎陷入了某种令人无法捉摸的思索之中。

  三天之后,选拔的结果公布了。

  这次被推选参加全国Margherita大赛的名额一共有三位,其中低年级的同学占了其中两个名额。这个结果本来就已经很出人意料了,但令全校同学更加大跌眼镜的是,排在第一位的居然是一个中国名字——LiuxiaGong。

  大家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但很多对于她的了解也只限于是球星托托的前女友。所以当这个消息出来后,有不少高年级的同学还特地跑来看看这个新生到底是何方神圣。

  同班同学之间自然也是议论纷纷,有真心祝贺的,有惆怅失落的,有自叹不如的,也有冷言冷语的,比如安娜的几个死党。倒是安娜本人不知是不是上次被吓住了,这次居然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用黑沉沉的面色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因为上次阿方索亲临过工作室,所以也有几个同学对流夏是否凭自己真本事胜出表示怀疑,但是跑去看了她的那幅作品之后,大家都没有再说什么了。

  阿弗洛娜颇有风度的向她表示了祝贺,但同时也于无形中又给她下了一封新的挑战书。

  卡米拉和静香自然是真心为她高兴,静香同为东方人,表达的也含蓄点,而热爱肢体语言的卡米拉就无比亲热的送给了她一个拥抱兼两个香吻。

  “对了,流夏,有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你的家人?”静香关切的问道。

  “嗯,早就告诉他们了。”流夏笑着点了点头。刚刚得到消息的那一刻,她就给父母打了个电话报喜。快乐的事,能和父母分享是很幸福的。而且现在父母的生活也渐渐上了正轨,这更是让她放心了不少,没了后顾之忧。

  “流夏,这次我们一定好好庆祝一下!”卡米拉兴奋的提议道。

  静香也点头赞成,“那就还是去冷月吧,我让宫本准备你们最喜欢的寿喜烧和生鱼片拼盘。”

  流夏刚要说好,她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喂?我是流夏……朱里奥教授?”

  听到流夏口中说出这个名字,卡米拉飞快的看了她一眼,又立即转到了别处。

  “哦,这样啊……那好吧,我会转交给阿方索先生的。嗯,我马上就过来拿,再见。”流夏摁掉了通话键,对着她们露出了一个万分惆怅的表情,“唉,今天看来是去不成了,朱里奥教授要我把前三名的作品拿给阿方索过目,说这是大赛的惯例,每个学校选拔出的前三名都要让他亲自过目。”

  “没关系,那就改天吧。”静香安慰了一下她。

  “朱里奥教授和阿方索先生的关系很好吗?”卡米拉似乎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流夏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感觉应该是普通朋友吧。”她不敢肯定朱里奥教授是否知道阿方索的真实身份。因为有一年一度Margherita大赛的关系,她觉得两人之间的相识也是情理之中,并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

  “哦……”卡米拉露出一个原来是这样的表情,随即又冲她眨了眨眼,“不过这次流夏别忘了以前答应过我的事哦。”

  流夏一愣,“什么?”

  卡米拉似乎有点沮丧,“你不会忘了吧。谁先得三次第一就有机会可以画朱里奥教授……”

  流夏哑然失笑,“原来你之前说的是真的……我一直都以为你是开玩笑那。好吧好吧,我到时就把这机会让给你算了,那你就可以自己找出答案了。”

  “这倒是个好主意。”卡米拉半眯起了眼睛。

  静香一头雾水的看着她们,“有谁可以告诉我你们在说什么吗?”

  流夏抿嘴直笑,“你去问她。”说着她朝卡米拉的方向努了努嘴角,却有点意外的看到卡米拉正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她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古怪,有点矛盾,像是想要摆脱些什么却又舍不得摆脱……

  为什么,卡米拉会拜托她做那么奇怪的事呢?

  朱里奥教授的背上,又是否真如她所说的——

  有一个单眼蝴蝶的纹身?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下),本站提供花神(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十一章:静香的约会 下一章:第二十三章:记忆中的雏菊少年
热门: 笼子里的他/生来被爱的他 鹤唳华亭 滚出豪门后我成了团宠 老张的哲学 我的猫草不见了 人渣自救计划[快穿]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 [快穿]勾引反派计划 尸村 超自然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