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静香的约会

上一章:第二十章:同居生活的开始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罗密欧的罗马假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夕阳沉下之后,罗马城又迎来了一个平静的夜晚。

  如幕布般的天空中没有星星,只有一轮残月在云层后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作为意大利的首都,这里有着令人惊叹的璀灿文明,有着无与伦比的伟大艺术,有着走在世界前沿的最新时尚,有着顶尖的超级球星,但在同一片天空下,在人们没有留意到的角落里,也存在着形形色色的罪恶——贫民区里的毒品交易,偏僻街巷里的抢劫,圣母像前的暗杀……

  在城内的某条巷子里,有一家看起来并不算起眼的小店。一个年轻的东方女孩正在帮忙整理着货架,将货物摆放的整整齐齐,看起来干净又利落。这女孩气质高贵,举止优雅,似乎和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静香,来喝点东西吧。“米娅将一瓶矿泉水递给了她,“这真是不好意思,怎么能让你这样的千金小姐做这种事呢?”

  静香接过水笑了笑,“米娅,你忘了吗?这家店可是我开的哦,身为投资人,当然要亲力亲为更好了。”

  米娅用一种感激的目光看着她,“静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像你这样的女孩子,这个世上恐怕已经不多了。要是帕克能有你这样的女朋友……”

  静香的脸微微一红,打断了她的话,“米娅,我和帕克只是普通朋友。”

  米娅颇有意味的看着对方泛红的面颊,眼底掠过一丝了然的笑意,但很快,这笑意又被一抹惆怅所代替。

  “帕克还是一直在恨着我。自从上次偶然遇到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

  静香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门外,唇边的弧度若隐若现,“米娅,他一定还会来的。”

  米娅显然对她的话并没有什么信心,叹了一口气就没再说什么。

  忽然,店门被一下子重重推了开来,从门外一涌而入了三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店里本来就不大,这下因为多了几个人而显得更加拥挤了。

  静香看了看他们的打扮,就知道这几个人并非善类。米娅神色一敛,随即又扯出了一个笑容迎了上去,“我们很快要关门了,请问你们要买些什么?”

  为首那个衔着半支烟的金发青年瞥了她一眼,若无其事的开了口,“把你们今天赚的钱全都拿出来。”

  旁边的黑发青年抽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在她们眼前晃了晃,恶狠狠地低声道,“还不快拿出来!要是敢耍什么花样老子就划破你们的脸!”

  米娅清楚今天是遇到了打劫的,也很清楚赶紧把钱拿出来才是上上策。但一想到今天的辛苦就要这么白白浪费,她就不免稍稍迟疑了一下。

  “这么慢!”黑发青年显然不耐烦了。

  静香一看不对劲,急忙将收银箱里的钱都倒了出来,“这些都给你们,请你们赶快离开吧。”

  “还算你识相。”黑发青年敏捷的将那些钱全都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而为首的那个金发青年却不怀好意地瞟了静香几眼。

  就在静香以为他们很快会离开时,那个金发青年将嘴里的半支烟吐到了地上,一个箭步上来抓住了她的手。

  “你做什么!”静香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挣脱他的手。

  “做什么?”金发青年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邪笑,“今晚就跟我们去见识见识吧。我会教给你很多有趣的事情。”说着,他就不顾一切的拖着她往门口走去。

  “哦,天哪,请不要这样,我们已经把钱给你们了!”米娅大惊失色的扑了上来,想把静香拉回来,谁知还没沾到静香的衣服就被那个黑发青年一把推到了地上。

  “米娅!”静香焦急的想去看看她怎么样,但无奈又被金发青年用力抓了回去。在混乱挣扎中,她的手划到了对方胸口尖锐的挂饰,一阵刺痛顿时从手腕处传了过来。纵然她平时处事冷静,但面对这种情况,她也不由开始恐慌起来。

  怎么办?难道就这样被带走吗?

  她不敢想像……可是自己又不是流夏,该怎么办?怎么办?

  “等一下!你们知道我儿子是谁吗?”米娅忽然挣扎着哑声道,“我儿子是EE的帕克!”

  那几人明显一愣,先是有些慌张,随即又哈哈笑了起来,黑发青年更是更是上气不接下气,“疯婆子,你是不是摔傻了?帕克大人的母亲会在这里卖东西?这,这简直太可笑了!”

  “有什么事这么可笑?”从门外忽然传来了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低回沉稳中又透着几分性感,仿佛无垠大漠扬起了漫天的风沙,迷乱了人们的心和眼。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声音的主人就已经推门而进。

  蜷曲的亚麻色头发掩映着他如同冷月般严肃的面容,琥珀色的眼眸沉静如海,隐隐透着几分威严,却并不使人感到有压力。羽毛灰色的Hugoboss外套简洁流畅却又带着严谨之风,看起来和他的气质极为相宜。

  在听到那个声音的一瞬间,静香只觉得鼻子一酸,像是被欺负了的孩子终于等到了自己的保护人。从小父母就教导她不能对人轻易示弱,但不知为什么,仅仅是听到这个人的声音,就让她有种想要倾诉委屈的冲动。

  “帕,帕克大人,您……您怎么会在这里?”为首的那个金发青年脸色顿变,显然不敢相信EE的高层居然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帕克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目光先是扫过了静香,又在米娅的身上停留了一瞬,接着又回到了静香这里。

  “过来,静香。”他的声音听起来冷冷的,却又隐藏着一丝几不可闻的关切。

  金发青年还没反应过来,“帕克大人,这两个女人……”

  帕克终于瞥了他一眼,淡淡回了一句,“刚才你没听到吗?我就是那个女人的儿子。而被你抓在手里的这个……是我的女人。”

  两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双腿发软扑通一下跪倒在地,金发青年像是触电一样放开了静香的手,颤抖着哀求着,“对……对不起,帕克大人,我们都是刚到这个区混的,我们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帕克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是如此冷酷,“那还不快滚?”

  他们几个面面相觑,似乎不敢相信对方这么轻易就放过自己。就在他们战战兢兢站起来的时候,又听帕克那没有情绪的声音响了起来,“对了,刚才是谁碰过我的女人,谁推倒我的母亲,应该清楚怎么做了吧。”

  静香在听到他说我的女人这几个字时,心里就突突跳了起来。这种心跳的感觉,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那场初恋中都不曾体会过……

  “啊!”一声惨叫将她的神思猛的拉了回来,静香抬眼望去,也不由心里一惊。只见那两个青年竟然用铁棒硬生生砸断了自己的手!

  喀嚓——骨头断裂的声音令人心惊胆战。

  在帕克点了点头后,两人才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

  “你……没事吧?”帕克的脸上一扫之前的冷酷,看着静香的眼中隐隐透出了几分温和。

  “我……没事。多亏你来的及时。”静香略带羞涩的低下了头,忽然又想起了米娅,“去看看她吧,不知刚才有没有摔到哪里了。”

  就在这时,从米娅那个方向忽然传来了一阵低低的抽泣声。静香急忙走了过去,轻声问道,“怎么了?米娅?如果不舒服的话我们就去医院。”

  “不……不是……”米娅的肩膀微微耸动着,“刚才……刚才我的儿子承认我是他的母亲了……天哪……上帝啊……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不是做梦……”

  帕克的眼中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我刚才那么说只是让你们以后可以少点麻烦。不用当真。”

  米娅缓缓抬起了还带着泪痕的脸,“不管怎么样,我很开心,帕克。我真的很开心。”

  “好了,我也该走了。以后这里不会有人再敢骚扰你们。”帕克避过了她的目光,“我会派人送你们回去的。”

  说着,他就头也不回的跨出了店门。静香看了看米娅,忽然也追了出去。

  “等等,帕克先生!”她很快就追上了他。

  看到她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帕克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对了,刚才我所说的那句话,只是为了给你们减少麻烦。如果你在意的话,我可以道歉。”

  “我不是因为这个才追出来的。”静香轻抚着胸口微喘,看来平时运动太少了,跑这么几步路就这么累了。

  “那么?如果是为了那个女人……”

  “帕克先生,今天你来的真及时。”静香微微一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来过不止一次吧?只不过每次都没有进来而已。”

  帕克倒没有否认,只是神色有些尴尬。

  静香笑得更加温柔,“你已经亲眼看到,她现在已经开始改变了,不是吗?”

  “就算她改变又关我什么事。”帕克还是一如既往的嘴硬。

  她抿了抿嘴,“帕克先生,过几天是我的生日,米娅答应亲自给我做几个地道的帕尔马菜式,嗯,我想如果你能够接受我的邀请,我会更加高兴的。”

  帕克并没有立即回答,似乎迟疑了一下。

  “帕克先生,这是我来罗马的第一个生日……我的家人……都在遥远的日本……”静香低垂着眼睑,露出了一副惹人生怜的表情。就算是帕克这样冷酷的男人,也抵不住美人轻轻一蹙眉,更何况,这个美人还是……

  “我会来。”他清晰的说出了这几个字。

  “谢谢,我……太高兴了。”静香的睫毛微扬,掀起了一帘明媚的流光。

  明明春天已经过去,但就在这个瞬间,帕克却见到了——最美好的春光。

  罗马的一夜很快匆匆而过。到了第二夜,卡米拉也坐在了LaSeine等待着她的春天。

  作为罗马城内数一数二的高档餐厅,这里的装璜自然是低调又奢华,但它成为人气餐厅的原因并不是来自于这些装璜,而是那些可口精致的食物。

  为了配合这间餐厅的格调,卡米拉特地换上了一条酒红色的长裙,流畅的剪裁恰到好处的衬托出了她那傲人的身材。这样一个性感的红发美人独自坐在餐厅里,自然是吸引了不少意大利男人的热情目光。

  当她杯子里的水喝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已经有超过半打男人来跟她搭过讪了。

  卡米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现在已经是九点十五分了。在她的约会历史记录中,这样等别人好像是第一次。

  那个家伙,不会是说过就忘了吧?

  想到这里,她拿起了手机想发个短信给朱里奥。这时,一个打扮颇为时尚的年轻男人走到了她的身边,笑吟吟问道,“你好,你是在等人吗?这个世上居然还有人要让这么漂亮的姑娘等他,实在太没礼貌了。”

  卡米拉娇媚的笑了起来,“那么你有什么好建议?”

  男人眼前顿时一亮,“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请你……”

  “她不介意,可是我会介意。”从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了朱里奥充满磁性的声音。

  卡米拉心里一喜,但又有点不敢看,生怕对方就穿着一身非主流走了进来。不过等她再度抬起眼的时候,顿时愣在了那里。

  这,这真的是她平时见到的朱里奥教授吗?

  纪梵希的灰色西装为他带来了一种法国式的优雅,不经意间露出的那抹明亮热烈的暗红色衬里,更是透出了无可挑剔的浪漫精致。栗色的长发整齐的梳成了一束,安静的垂放在脑后,清清爽爽露出了那张俊美无瑕的面容。

  这或许是卡米拉第一次完全看清楚他的脸。

  如果用一句最通俗的话来形容,那就是——好像换了一个人。

  “她等的人就是我。你想和我们一起用餐吗?没问题。”朱里奥颇有风度的对着那个男人笑了笑。

  男人尴尬的看了看卡米拉,急忙转身离开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朱里奥随意的指了指自己的衣服,“因为要去临时买这个可以混进来的脸面。”

  卡米拉的眼角跳了几下,轻扯了一下嘴角,“餐厅里也可以租的。“

  朱里奥看了看她,似是无意似是有意,“我从来不穿别人穿过的衣服。当然,我的衣服也从来不会借给别人。”

  卡米拉早已习惯了他不同于常人的个性,所以也没在意,又将话题扯了回去,“其实你也不用选这么贵的餐厅,其他的地方一样也可以的。”

  朱里奥耸了耸肩,“可是其他的地方没有那么好吃的奶油芦笋。这里的特色就是能把普通的菜式烧出无与伦比的美味,打个比方,就像是把简单的素描处理成了大师的风格。反正你一定要尝尝。”说着,他将菜谱递了过去。

  “这么夸张?”卡米拉笑着摆了摆手,“我也没进过这么高级的餐厅,还是你帮我点吧。”

  “那也行。”朱里奥示意侍应生过来,对着他说出了一连串极为流利的法文,末了又说了一句,“对了,我之前打电话来让你们先开了那支89年的Ch?teauMargaux透气,现在就拿上来吧。”

  “你好像对这些很熟悉,法文也说得很好,”卡米拉忍不住好奇的问道,“难道你的亲戚里有法国人?”

  朱里奥弯了弯唇,“也算有吧。不过法国菜和意大利也有着很深的渊源。当时法国国王亨利二世的妻子凯瑟琳就是个意大利女人,她把文艺复兴时期的各种烹调方法都带到了法国,也就慢慢形成了法国菜的基础。”

  卡米拉颇为欣赏的看着他,和一个知识渊博的人聊天总是一件愉快的事。

  更何况,那个人还是她所感兴趣的。

  两人边吃边聊,时间也过得飞快。等吃完了最后一个甜点,卡米拉一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是半夜12点了。算起来,这一顿法国菜居然吃了三个多小时。

  朱里奥潇洒的签了单,又站起身来,“时间已经不早了,我送你回家。”说完,他颇有绅士风度的扶她起来,并体贴的为她披上了小外套。

  当他回到自己座位上拿东西的时候,汽车钥匙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朱里奥只好弯下了腰去捡,也就是在他低头捡东西的一瞬间,一位侍应生端着一碟热气腾腾的浓汤走了过来。就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侍应生不小心脚下一滑,整个身体歪了歪,眼看着那碟浓汤就要滑到朱里奥的头上……

  说时迟,那时快,卡米拉突然极为敏捷的出手接住了那碟浓汤,冷静的将它交还给了吓得面色发白的侍应生。

  朱里奥心有余悸的站起身来,冲着卡米拉道,“幸好有你,不然我今晚就要脑袋开花了。没想到你的动作这么敏捷,真是看不出来……”

  卡米拉笑得格外明媚,“这只是一种本能反应吧。你请我吃饭,如果因为这个出点什么事,不是让我内疚难过吗。”

  “原来是本能反应。”朱里奥的眼底闪过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神色,”走吧,我送你回家。”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下),本站提供花神(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十章:同居生活的开始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罗密欧的罗马假日
热门: 艳绝乡村 宫花红 我把暴君养大 鸡毛飞上天 都挺好 纯真年代 龙王弱小无助但能吃[星际] 长相思3:思无涯 苍壁书 陛下请自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