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留不住的人

上一章:第十三章:珍惜身边的人 下一章:第十五章:森林里的天然画室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初夏的罗马,总是给人充满希望的感觉。暖暖的阳光,就像是装在玻璃杯里的蜜糖水一样甜美,只要沾到那么一点都让人觉得身心舒畅。好像不管是怎样糟糕的坏心情,在这样明媚的阳光下都会蒸发的无影无踪。

  罗马动物园就坐落在市区,距今已经具有九十多年的历史,也是罗马城唯一的动物园。这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并不算很大的地方却拥有相当多品种的动物,所以一直都是孩子们心中的人气场所。

  玛格丽特从踏进动物园开始就处于一种异常兴奋的状态,完全抛去了身为伯爵千金的拘谨衿持,一路上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当透过钢化玻璃墙以这么近的距离看到狮子的时候,她更是惊呼一声,吓得躲到了阿方索的身后。

  “狮子又不会跑出来,你怕什么怕。”流夏忍不住取笑她。

  “我当然知道它不会跑出来,谁说我害怕了……”玛格丽特不服气地强辩着,手却还紧紧拽着阿方索的衣服不放。

  阿方索无奈地笑了笑,那双比台伯河水更美丽的绿色眼睛里,闪映着诱惑人的光泽。像是为了配合今天的出游,他穿了一套非常休闲的Armani新装,低调的蓝灰色配上流丽的剪裁,自然的游走于优雅与休闲之间。而同款的墨镜又为他增添了几分神秘时尚的气息。

  当到了爬行馆的时候,玛格丽特对其中的几种变色蜥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又拽着阿方索的衣服央求他给自己买几只做宠物。

  流夏很是同情地望了阿方索一眼,看来今天他的这件衣服已经饱受摧残了。

  阿方索的心情看起来相当不错,对玛格丽特提出的要求几乎是有求必应,就算她现在说要买头狮子回家,估计他也会点头同意。

  不过,让流夏大跌眼镜的是,玛格丽特害怕的动物还真不少。除了那些狮子老虎外,馆里的各种蛇类又让这位千金小姐再一次躲到了阿方索的身后。可是害怕归害怕,她又忍不住好奇心探出半个脑袋想看个清楚。

  “阿方索先生,我看我们应该去食草类动物那一带,这样玛格丽特就不用躲来躲去了。”流夏促狭的笑了起来。看来自己提出的这个要求是正确的,不但能让玛格丽特那么愉快,连她自己也觉得原本郁结的心情好了很多。

  “难道你不怕蛇吗?”这次玛格丽特倒没有否认,只是轻轻哼了一声。

  “怕?我们那边有道菜就是蛇肉羹,味道超级棒哦……”流夏故意做出了一个回味无穷的表情,“我最爱吃了……”

  玛格丽特的眼皮剧烈跳动了两下,又将脑袋缩到了阿方索身后。这次她害怕的对象显然是流夏,“爸爸,爸爸,老师好可怕,她居然吃蛇!”

  流夏朝她的方向走了两步,脸上露出了一个异常邪恶的笑容,“我还吃过更可怕的东西哦,要不要我都告诉你,比如说……”

  玛格丽特急忙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我不听,我不听!”

  流夏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抬起头正好撞进了阿方索的眼眸里。那温柔的水绿色轻轻漫延,就像是已经注视了她几个漫长的世纪。

  她微微一怔,下意识地转开了自己的目光。

  他的眼神似乎有种奇诡的魔力,仿佛如果一直这样注视下去,就会被这股魔力牵引到更深更远的地方,再也无法找到回头路。

  快到中午的时候,玛格丽特就开始嚷肚子饿了。今天的她似乎变成了一个纯粹的八岁孩子,尽情享受着自己作为孩子的特权。因为下午还要继续观光,所以他们的中餐就在动物园里的餐厅里简单解决了。玛格丽特点的是海鲜披萨,而流夏和阿方索都不约而同点了海鲜意粉。

  “诶?原来我们都喜欢海鲜味的?”玛格丽特像是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巧合,又趁机挖苦了一下流夏,“我还以为老师只喜欢吃些奇怪的东西呢。”

  流夏眼波一转,“大海里也有很多奇怪又好吃的东西,要不要我举两个例子给你听?比如说……”

  玛格丽特立刻皱起了眉,“我才不要听,一定是很恶心的东西。”

  “哈,你害怕了吧?连听都不敢听……”

  “谁害怕了!”

  阿方索眼带笑意地看着她俩拌嘴,心里忽然涌起了一种久违的宁静安逸。

  “流夏,你的家是在海边的城市吗?”他猜测着问了一句。

  流夏点了点头,“没错,我们就住在沿海的城市,所以每天的餐桌上海鲜一定是少不了的。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皮皮虾了,嗯,意大利文我不清楚,英文名应该是叫[size=10.5pt]mantisshrimp[size=10.5pt]吧。裹上椒盐往油里一炸,唔……好吃的简直会升天!”

  阿方索被她的形容逗得展颜一笑,“?哦,这个好像也叫螳螂虾。我倒是见过,有你说的这么好吃吗?”

  “螳螂虾?”玛格丽特的小脸立即皱了起来,“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很恶心……像螳螂的虾……好恶心。”她很鄙视地摇了摇头,拿起了自己的披萨咬了一大口。

  流夏也懒得和她解释,低头吃了一口意粉。虽然这家餐厅看起来并不起眼,可做的意粉却极为美味,入口就有一股浓郁的奶酪香味。她侧过头看了看阿方索,只见他也正优雅的用叉子卷起面条往嘴里送,下巴微微仰起,形成了一个堪称完美的弧度。流夏不由在心里小小感叹了一下,伯爵不愧是贵族出身,就连吃个意粉的动作都是那么无可挑剔。

  “爸爸,等会我们去坐那个观光小火车好吗?“玛格丽特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还惦记着下面该玩些什么。

  “等一下,玛格丽特,这里……沾了什么?”流夏拿起纸巾帮她擦了擦唇边的一点酱汁,还不忘取笑她,“真是不小心呢,果然还是个孩子。”

  玛格丽特不服气的吐了吐舌头,但还是乖乖接受了流夏的帮助。

  “流夏,你自己也是一样。”阿方索的眼中飘过了一丝笑意。

  “啊?真的?”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想再拿张纸巾,忽然听到他又低低说了一声,“别动。”还没等流夏反应过来,他已经拿起纸巾帮她抹去了脸颊上的酱汁。

  他的神情看起来是那么自然随意,就好像是做了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动作。但对于流夏来说,这个动作似乎有些太过亲昵了。当他的指尖不小心滑过她的脸颊时,她像是条件反射般的往后缩了缩。

  玛格丽特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眼底闪过了一抹微妙的神色。

  没过多久,一个穿着卡通兔子服装的少女蹦蹦跳跳来到了他们的身旁,从随身的篮子里拿出了一个玩具苹果递给了玛格丽特,笑咪咪地对她说道,“小朋友,我们等会在那边的草地上会有一个很好玩的活动,如果让你爸爸妈妈一起参加的话,还会有惊喜的奖品哦!”说着她又转向了流夏和阿方索,“你们的女儿好可爱,赶快来和我们一起参加有趣的动物大联欢吧!”

  少女的话音刚落,流夏的脸唰一下就涨红了。她急忙摆手,结结巴巴道,“不……不是……”

  “爸爸妈妈,别拒绝嘛,我们就去参加好了。”玛格丽特此时又恢复了她的腹黑本色,还故意加重了妈妈这个词,听起来更像是种调侃。

  流夏一时语塞,只得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阿方索。谁知阿方索却只是付诸一笑,“好,我们等会去看看。”

  “太好了!那我等着你们全家哦!”兔子少女说完又跳到了另外一桌继续推销。

  流夏只觉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为了摆脱这种尴尬的气氛,赶紧低头吃起了剩下的意粉。

  “这些孩子的话,不用太在意。”阿方索像是察觉到了她的尴尬,不动声色地加了一句。这么一来,他的大度倒显得她太过小气了,流夏也只好装出了不在意的样子,“我知道,反正去看看也没什么。”

  用过午饭后,玛格丽特就迫不及待地拉着他们去了那边的草地上。原来这是动物园的工作人员举办的一个联谊活动,就是让孩子扮成各种动物互相玩闹,用这种方式让孩子们更加了解动物们的习性,更加亲近动物。

  在流夏的怂恿下,玛格丽特换上了一身老虎的服装,很快就和其他孩子们闹成了一片。流夏心里暗暗好笑,要是让玛格丽特知道母老虎的意思,一定会气歪了鼻子吧。嗯,就当作是自己的一个小小报复吧。她揣着自己的一点小心思,走到了草坪的角落里坐了下来。

  暖暖的阳光,清新的青草味,孩子们快乐喧闹的声音,这一切美好的事物交织在一起,仿佛让她暂时忘记了所有的不快,还有——那个人。

  她不敢想,也不愿想,因为一旦触动心底的那道伤痕,只会让自己感到疼痛。

  “流夏,你怎么不过去?”阿方索的声音忽然从她的头顶传来。她抬起头,出现在视线里的是那张熟悉的脸。逆光的光线虽然模糊了他的五官,抹去了一些颜色,却也增添了几分淡淡的温暖。

  “这里不也看得见吗?”流夏用手遮挡了一下阳光。那边全是亲子一家人,她在那里好像不是太适合。

  阿方索也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像是有所感叹的低低说了一句,“从来没看到玛格丽特这么高兴……或许我平时的确是管得太严了。”

  “就像是格林童话里的莴苣公主?”流夏笑着侧过脸看他,“不过就算是被关在高塔上的公主,也会用自己的头发引来王子呢。”

  阿方索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浅笑,“你是说我就像那个可怕的巫婆吗?”

  流夏也发现自己的比喻有些不妥,讪讪笑了几声,目光一转,无意中落在了对方的头发上。此时阿方索正好低头在看自己手机里的信息,这无疑让流夏留意到了之前一直没有注意的地方。

  在阳光的照耀下,他那纯黑的发丝闪耀着绸缎般润亮的光泽,而他那新长出来的发丝,却是一种极为美丽的浅栗色。

  她的心里不禁有些疑惑,难道阿方索先生的头发是染成黑色的?她想了想,还是没有将这个疑惑问出口。

  午后的温暖阳光懒洋洋地撒在身上,让人不知不觉困乏起来。流夏轻轻打了个哈欠,靠在身后的那棵树上开始闭目养神。

  反正玛格丽特还要玩一阵子,她稍微休息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阿方索望着在孩子群里钻来钻去的玛格丽特,唇边隐隐浮动着一层笑意。忽然,他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什么东西压了一下,侧头看去,不禁又笑了笑。原来流夏已经处于了瞌睡状态,脑袋还无意识地歪来歪去,一会歪到右边,一会又歪到左边……

  当她再次歪过来时,他索性将她的脑袋轻轻摁在了自己的肩上,而对方也似乎终于寻觅到了一个比较舒服的位置,乖乖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再动来动去。

  阳光,草地,还有身边少女的温软呼吸……这一刻,让他感觉到了一种奇特的舒缓,就好像心里放下了某些沉重的压力,整个身体也由此而变得轻松起来。

  于是,他也闭上了眼睛,忽然觉得,这样的时光,真的很好。

  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他想他一定会记得这个阳光灿烂的下午。

  有她,有玛格丽特。

  这样就很好。

  两人就这样静静坐在草地上,直到流夏的手机铃声突然打破了这片宁静。她一下子就惊醒过来,匆匆忙忙摁下了接听键。

  在听到手机那头传来的声音时,她的脸色明显变了,握着机子的手指也微微一颤。

  “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还给他的。”她冷淡地答了之后就立即收了线。

  将手机放回包里,她抬头望了望澄澈明净的天空。

  刚刚还是那么明媚温暖的阳光,现在却让她感到了一股森冷的寒意。

  是夜,无月。

  当流夏再一次站在托托的公寓门口时,心里是说不出的百感交集。她还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再来了,可今天艾玛的这通电话让她不得不又站在了这里……

  其实,她也可以不来的。

  可是……内心却好像总有一个声音在对她说:去那里……去他那里……——

  犹如魔咒般在脑中盘旋。

  流夏在门口静静站了几分钟,平稳了一下自己紊乱的心绪后才缓缓伸出手摁下了那个门铃。

  大概过了四五分钟,门被打了开来。出现在门后的——是她再熟悉不过的面容。

  自从上次说了分手之后,她已经有好几天没见到托托了。他的脸色比之前更加憔悴,脸颊两侧瘦得几乎都凹了进去,而那双蓝色眼睛似乎也不复往日的清澈明丽。

  在看到她的一刹那,对方显然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定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流夏,你……来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但同时又带着一份难以掩饰的惊喜,“我就知道你只是需要时间冷静。上次你说的果然都是气话对不对?”

  流夏的心微微抽痛了一下,胸腔里涌动着不知是心疼还是难过的情绪。在那一瞬间,她真的有种想要重新在一起的念头,也真的很想大声告诉他,对,上次说的都是气话……因为,她是那么那么想看着他完成他的梦想,想分享他的悲伤和喜悦,想感受他的喜怒哀乐……

  很想很想……无论怎么数都数不完的很多很想。

  或许自己的潜意识也是这样想着,所以才会亲自来还他钥匙吧。

  想见他……真的很想见他……

  可是——这种强烈的念头在她瞥见玄关里的婴儿用品时立即就灰飞烟灭了。

  “我今天来,只是为了还你这个。”她语气生硬地回答道,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把亮闪闪的钥匙。

  托托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流夏,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还给我这个?”

  “是。”她侧过脸避开了他的眼神,“既然已经分了手,那我再留着这个也没意思。”她说着将钥匙递到了他的面前。既然艾玛在电话里主动提出了这件事,那么她又何必强占着这把钥匙呢。

  已经留不住这个人了,留着钥匙还有什么用。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托托只是难以置信地瞪着她,无论如何也不肯伸手来接。流夏只好将钥匙往前递了一些,冷声道,“你再不接我就扔在这里了。”

  “流夏,你真的要和我分手?”他的眼睛里像是充了血般弥漫着可怕的红色,“那么你告诉我,到底是我的关系,还是你自己的关系?你真的是因为艾玛和我分手,还是因为——那个男人?”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思了。托托,我决定了的事不会再改变。”流夏按捺住胸口的阵痛,硬是将钥匙塞到了他的手里。就在钥匙碰到他的手指的一刹那,他的手明显往后一缩,像是并不愿意接受这一切。

  钥匙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在寂静的走廊里听起来尤为刺耳。

  流夏无法忽视他此时的眼神,那双温柔的蓝色眼眸里闪烁的,不再是她所熟悉的单纯。

  她略一犹豫,还是弯腰去捡起了那把钥匙,再一次递到了他的面前。

  这一次,他终于也伸出了手,却不是去接那把钥匙,而是顺势牢牢握住了她的手。流夏微微一愣,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是手指被紧握,右手拽着的钥匙被一起深深掐入手心内,带来一阵钝钝的刺痛。

  “流夏,不要离开我!”他的情绪似乎有点失控,眼底涌动着一丝凄怆的神色,“你真的舍得吗?你舍得抛弃那些只属于我们的记忆吗?Estate,我的Estate,你真的忍心离开我吗?”

  Estate,听到这个名字,流夏的脸色顿时变得柔和起来,心里的那扇记忆之门仿佛又一次被打开了,波西塔诺森林里的阳光是那么明媚,那么温暖。

  那是只属于他和她的阳光。

  叮咚——电梯门在这个时候忽然打开了。

  从电梯里走出来的那个年轻女人,再次打破了流夏仅存的一丝幻想。

  艾玛……果然……果然……她还是来了!流夏的脑中一片混乱,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逆流。她无法再继续待在这里了!想离开这里,想快点离开这两个人!

  “艾玛,你怎么来了?”托托似乎有些惊讶,但此时他也根本顾不上这个女人,还是紧握流夏的手沉声道,“Estate,你听我解释好吗?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够了!托托。那些记忆我永远都会好好珍惜。不过,我和你之间的记忆就到此为止了。”流夏寒着一张脸,用力将他的手指一根一根扳开。她的动作幅度并不大,却带着无比的坚决。每扳开一根手指,她的心痛就加深一分。

  托托一脸苍白地看着她,用尽全力紧紧攥着她的手,不甘心地做着最后的努力,直到——自己的手指被全部扳开。

  当她的手从他的指尖滑落的一瞬间,他的心里顿时化开了一片凄凉。想要再握紧什么,手中却已经空无一物。

  为什么会这样?越是想要抓住的东西,就越是抓不住。越是想要留下的人,就越是留不下,越是不想失去的情感,就偏偏越是轻易失去。

  当他努力想要抓住她的时候,却发现一切只是成空。

  看着她头也不回地冲进了电梯,不停摁着关门键,就像是拼命想要逃离什么讨厌的东西……他的眼中仿佛有微弱的火光在轻轻摇曳,一点一点黯淡下去,最终熄灭化为了黑色的灰烬。

  随着电梯门的慢慢合拢,那个娇小的身影也消失在了他的眼前。就在此时此刻,他第一次真切地体会到有一种珍贵的东西正在心中流失。

  这一次,他知道自己是真的失去她了。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下),本站提供花神(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十三章:珍惜身边的人 下一章:第十五章:森林里的天然画室
热门: 花神(上) 永无乡 向死而生 乡村美少妇 假面自白 穿越那一片蓝 情迷乡村 [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 校草撩且甜[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