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终于要说再见

上一章:第十一章:走不到尽头的路 下一章:第十三章:珍惜身边的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句话犹如一把利剑,霎时将托托整个人都生生钉在了原地。他的血液在一刹那凝结成冰,恍然间以为自己听到的不过是幻觉。这种错觉令他在足足震惊了几分钟后才缓缓回过神来。

  “流夏……你说什么?”他难以置信地又问了一遍。

  流夏只觉得有一种超越疼痛的悲伤在血液里迅速漫延,犹如毒药般麻痹了她的全身。这句话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既伤了他,也伤了她。

  这么残忍的话,每说一遍,就好像在凌迟自己的心。她动了动颤抖的双唇,竟然说不出第二遍。

  “你没听清吗?她说,她要和你分手。”出乎她的意料,一旁的阿方索居然替她重复了一遍那句话。

  托托的目光再次转向了阿方索,抿紧的唇线透着毫不掩饰的怒意,“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不用你来多管!她也不可能说这种话!”

  阿方索不可置否地挑了挑眉,撩起了一丝捉摸不透的笑意。

  “他说得没有错。我刚才说了,我要分手。”流夏狠下心又说了一遍,胸口的某个部位也同时又像被凌迟了一次。

  “为什么?是因为艾玛的事吗?我已经说了我会解决这件事,你也答应给我时间的。还是说……”托托顿了顿,望了望阿方索,蓝色眼眸里隐隐透出了一丝怀疑,“难道……真的和他有关?”刚说完他又立即摇头否定自己的怀疑,“不,不会的。报纸上的那些事全是乱写……我绝对不相信……绝对不相信……流夏,你不是这样的女人!”

  流夏默默看着他,不知该如何应对。原来,他已经看了那些报纸,那么,他的心里也是有一点怀疑的吧……如果是这样,那么索性就让他误会好了。就让他认为自己是个爱慕虚荣,喜新厌旧的浅薄女人,这样他也能离开的更加义无反顾了吧。

  “流夏,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相信。”他的情绪骤然变得激动起来,冲上前握住了她的双肩,“告诉我你想分手的真正原因!流夏!告诉我!不然我绝不会答应!”

  流夏低下了头,不敢再去看他的眼睛。这种逃避的神情更是激怒了托托,他一扫往日的温柔,用力捏紧了她的肩膀。流夏痛得皱了皱眉,却还是一句话也不肯解释,就像是默认了那一切。

  “到此为止了。”阿方索忽然伸手扣住了托托的手腕,迫使他不得不松了手。“既然她不再喜欢你,再勉强也没意思。”

  “我说了这是我和她的事!”托托愤怒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你最好马上离开这里,别再管我们的闲事。”

  阿方索冷冷一笑,眼里的寒意仿佛能将万物凝结成冰,“其他的事我当然不会管,但是你动我的女人就不行。”

  这句话就像是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压垮了托托的理智,他再也忍耐不住,对准阿方索的嘴角就是狠狠一拳!

  “托托你在干什么!”流夏刚刚还惊诧于伯爵所说的话,紧接下来的事态发展更是失控的令她不知所措。她赶紧上前察看了一下阿方索的伤势,只见他的嘴角已经渗出了血丝,可见托托这拳出手相当之重。

  看到她对着别的男人露出关切的神情,托托只觉得胸口一阵绞痛,就连呼吸也变得艰难起来,“流夏,难道你真的……真的是为了他……艾玛的事,我承认是我对不起你,但那毕竟是我认识你之前的事情。可是你……你坦白告诉我,在认识这个男人以后你是不是早就想离开我了?”

  流夏还是低着头沉默不语,她的手指关节已经被自己捏得发白,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流着泪,都在重复着同一句话,不是,不是,不是,不是……可是她的脸上却只能戴着最冷淡最麻木的面具。

  见她迟迟不开口,托托的心也越来越冷,仿佛有些黑色的冰凉液体,顺着他的血管流入了他的心脏,整颗心不停往下坠落,一直坠落到看不到底的深渊……从四周吹来的冷风,简直要将他吹得四分五裂……

  或许是太过心痛的关系,他的面容明显扭曲了,嘴角边却扯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好,好,我明白了。宫流夏,我成全你!”

  说完他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往楼下走去。

  随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流夏仿佛感到某种东西在心中流失。那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每一声都像是直接踩在她的胸口,要将她的心碾得粉碎粉碎。

  “流夏,你没事吧?”阿方索的声音将失神的她又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她微微一愣,又摇了摇头,低哑地回了一声,“我没事,倒是你……”她说着摸出钥匙开了门,“你跟我进来吧,我帮你处理一下嘴角的伤口。”

  不管怎么说,阿方索也是因为她才挨了这么一下。

  阿方索倒也没有推辞,点了点头就跟着她进了房间。

  在擦拭他嘴角血迹的时候,她又面带歉意地低声道,“这次真是对不起,没想到还连累了你。”

  “如果能帮上忙,这点小伤也无所谓。”他的笑容还是那么优雅迷人。一袭合身的Armani黑色衬衣更是衬托出了他高贵的气质。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举手投足还是散发着无法模仿的贵族风范。

  “要不是你刚才为了帮我说了那些话,也不会遭受这无妄之灾了。”流夏颇有技巧的试探了一句。虽然觉得伯爵刚才的话只不过是想要帮她而已,但还是想要确认一下才能放心。

  阿方索自然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挑唇笑了笑,“不这么说,他也不会死心。我只是配合你,你的沉默不也是为了让他误会吗?”

  流夏先是松了一口气,看来伯爵刚才真的只是帮她,说者无意,听者多疑了。但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她又感到有些抱歉,“对不起,阿方索先生,这次我也利用了你。”

  阿方索还是保持着他那优雅的笑容,以此表示自己并不介意。但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今天所说的话,并不是这么说说就算了。

  他从不会冲动的说出任何一句话,包括那句,“动我的女人就不行。”

  但现在——显然并不是一个挑明的好时机。

  “好了,这下看起来好些了。”流夏将清洁完的棉花扔到了盒子里,“不然玛格丽特一定也会担心你的。

  从阿方索的这个角度望去,正好看到了她那微微颤动的睫毛,小巧的鼻尖,还有那线条柔和美好的嘴唇。在她纤细的睫毛间,居然还沾着一颗残存的泪珠,在灯光下闪烁着钻石般的光芒,让人不由心生怜惜。

  尽管又有那种想将她拥入怀里恣意怜爱的冲动,但他还是忍了下来。

  对于自己志在必得的猎物,他一向很有耐心。

  就在这个时候,卡米拉总算拎着刚买的盐回来了。刚打开房门,映入她眼帘的居然就是这么一幕——在看到阿方索的一瞬间,她忽然觉得背后莫名就冒起了一股寒意。

  “流夏,这是怎么回事?”她随手将袋子放在了桌上。

  “这个,我等下会和你解释。”流夏生怕卡米拉误会了什么,急忙先说了一句。

  阿方索也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好了,我也该告辞了。”他又指了指自己的嘴角,“谢谢你,流夏。”

  在离开之前,他还朝着卡米拉微微一笑,算是打了个招呼。卡米拉愣了愣,脸上立即飘过了一丝难以捉摸的神色。

  奇怪。那样的笑容,她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罗马的Amor酒吧。

  这间融合了巴洛克、新古典和现代之风的酒吧一直都有很高的人气,每天差不多都是宾客盈门。此时,酒吧自己的乐队正弹奏着PaoloMeneguzzi的经典歌曲InNomeDell’amore(以爱之名),主唱那细腻内敛的声音听起来和Paolo倒是有几分神似。

  在酒吧的一角,坐着两个引人注目的年轻人。其中那个暖金色头发的少年总是带着一抹醉人的笑意,看起来随和又亲切,而另一位冷月般严肃的英俊男人看上去就难相处的多。老板对这两人的态度极为客气,说话间都是小心翼翼,像是生怕得罪了他们。

  周围的客人似乎也不敢多看他们,除了几个大胆的女人还是不停地往那个方向抛着媚眼,希望能引起他们的一丝注意。

  “那个美女好像对你有意思啊,帕克。”罗密欧促狭的笑了起来。

  帕克显然并不喜欢这样的调侃,“我对这样的女人没有兴趣。”

  “你可别告诉我你喜欢男人,”罗密欧夸张的做了一个护胸的动作,“这会让我这样的美少年感到不安的。我可是只对女人有兴趣。”

  帕克对他的这个样子显然已经习以为常,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我对美少年同样没兴趣。尤其是你这样无聊的美少年。”他还特别在美少年这个词上加了重音,听起来倒更像是一种讽刺。

  “帕克,别以为我们是同伴,我就会给你面子……”罗密欧轻哼了一声,拿起了面前的伏特加一口饮尽。

  “嗨,帅哥们,有没有兴趣请我们喝一杯?”有两个金发美女终于还是受不住美色的诱惑,操着并不熟练的意大利文施施然走了过来。

  帕克依旧冷着一张脸,熟视无睹地只顾喝着自己的酒。

  罗密欧则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能请这么漂亮的姑娘喝酒,那是我的荣幸。”

  有了帅哥的鼓励,两位美女相视一笑,立刻抓住机会坐到了罗密欧的身边,不失时机地与他攀谈起来。可能也是看出帕克的额上贴着生人勿近这几个字,两位美女非常识趣的不敢和他做任何交谈。倒是罗密欧,很快就和她们聊成了一片,还轻而易举的得到了这两位波兰美人的电话号码。

  “有时真是怀疑你到底有没有意大利的血统,”罗密欧趁着两位美女去上洗手间的空档开始对帕克进行洗脑,“看过电影《托斯塔纳艳阳下》吗?里面有句台词说得棒极了。”

  “哦?”帕克还是一脸冷冷淡淡的样子。

  “调情在意大利是一种基本礼仪。和女人调情,是我们意大利男人的义务。”罗密欧笑眯眯地看着他,“帕克,看来你似乎更像你的德国父亲呢。”

  听到他提到了自己的父亲,帕克稍稍给出了一点反应。他正想说什么,一抬眼看到那两位美女又从洗手间出来,心里不由涌起了一种股莫名的烦躁,站起身扔下了一句,“我出去抽根烟。”

  夜色,已经很深了。

  帕克熟练地点燃了一支烟,靠在后巷的墙上重重吸了几口。沉沉的夜色,总能在黑暗中唤醒一些蜇伏在灵魂深处的回忆。

  在七岁以前,他也和其他普通的孩子一样,过着再平静不过的生活。但这一切,却都被那个女人毁了……

  就算那个女人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他也无法原谅。

  一支烟很快就抽完了。当他从烟盒里拿第二支烟时,才发现原来刚才抽的已经是最后一支了。真是扫兴!或许是因为心情本来就不佳,他也忍不住用俚语低低骂了一句。反正也不知那两个女人要缠罗密欧多久,他就算是去附近买一盒烟再回来,时间也是绰绰有余。

  帕克穿过两条狭窄的巷子,看到了不远处果然还有一家正在营业的小店。意大利人生性懒散,开店时间完全随性而为,大多都是开得晚关得早。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晚上六点以后就能看到不少私人店已经是铁将军把门了。

  对于他们来说,享受生活的意义似乎比赚钱更加重要。

  不过,这家店的店主显然是个勤快人。帕克走进店里时脑中闪了一下这个念头。小店的面积不大,但打理的干净整洁,货架上的商品被摆放的整整齐齐,让人看了就觉得舒服。

  他摇了摇放在柜台上的小铃,很快就看到有个女人从里间走了出来,嘴里还热情的说着话,“来了来了。先生,你要买点什么?我这里有最新到的——”

  女人的声音蓦的戛然而止,就像是被人突然掐住了脖子发不出声音,但眼底却同时涌动出了几分惊喜。而帕克也在看清那个女人的一瞬间愣在了那里,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僵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在这里看到这个女人?——

  这个有着母亲身份却又被他所憎恨着的女人。

  “怎么……会是你?”他对她眼底涌动着的惊喜视而不见,极为冷淡地开了口。

  “我……我是来这里帮忙的。”米娅嗫嚅着说道,“帕克,我……我已经戒赌了。”

  “是吗?那又关我什么事?”他面无表情地将目光移开,用脸上的平静掩饰着内心的不平静。这个女人真的戒赌了吗?怪不得最近都没有接到她的求救电话。

  “我……”她被他的话噎了一下,又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替我拿包烟。”他指了指其中一个牌子,从钱夹里抽出了一张欧元扔在了收银台上。

  “好,好!”米娅急忙点了点头,用一种近乎讨好的态度拿出了香烟递到了他的面前。

  他拿起了烟转身就往外走去。就在他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又听到她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帕克……静香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子。”

  听到这个名字,他的心里微微一动,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像是等待着她的下文。

  “其实这家店是静香开的。我知道她这是为了帮我,不然像她那样的大小姐又怎么会开个这样的小店,而且所有事几乎都让我负责……”米娅顿了顿,“帕克,我也年轻过。她这样做,多半也是因为你……”

  “你今天的话太多了。”他冷冷打断了她的话,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一出了店门,他就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在联系人名单的其他那一栏里,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号码——Shizuka3336229612。

  明明只是一串没有生命的数字,却似乎让他重温了那一晚留在手心的暖意。

  不知是不是在黑暗中生活了太久的关系,连这么一点点温暖都会让他留恋……他像是自嘲的扯了一下嘴角,修长的手指摁下了拨打键,电话那一边很快传来了那个温柔的声音,“喂?你好,我是静香。”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快了几分,但冷淡的声音里还是令人听不出半分情绪变化,“是我。静香,你明晚有时间吗?”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下),本站提供花神(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十一章:走不到尽头的路 下一章:第十三章:珍惜身边的人
热门: 向死而生 我在横滨开咖啡馆 最好的我们 太子妃升职记 大唐公主招亲记 帝王业 男友收割机[快穿] 听说儿子出柜了 当我坑男配时我在想什么 镰仓の琉璃姬外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