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暗夜下的交易

上一章:第六章:伯爵先生的回归 下一章:第八章:艾玛的杀手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们好,我是佐拉……”他大大方方走上前,不卑不亢地先自我介绍了几句。这个看起来就像月见草一般清新透明的斯文男子,让人怎么也无法把他和黑帮成员的身份联系起来。

  丽莎也彬彬有礼地为他介绍,“你好,我是管家丽莎,这位就是我们的伯爵先生。”

  其实一看到这个男人,佐拉就立即感觉到了对方强大的气场。但让他感到不能理解的是,伯爵先生亲自出现在这里,难道就只是为了这个普通的家庭教师?

  这似乎有点不合常理。除非——

  那位阿方索伯爵只是朝他冷傲地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但当伯爵的目光掠过了另外一个人时,似乎表现出了些许惊讶,“吉诺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位吉诺先生之前一直都是情绪不高的低垂着头,直到听到对方的声音才豁然抬头,自然也是一惊,差不多同样的问题脱口而出,“阿方索先生?怎么会是你?”

  “花神?”吉诺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你是说那幅提香的花神?”

  “不然哪里还有第二幅花神呢。”丽莎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明白了,难道他们把我带来就是为了鉴定这幅花神?”吉诺侧过了脸,这句话明显是对着佐拉说的。看得出来,副馆长并不是心甘情愿来到这里的。

  佐拉推了推镜架,好脾气地笑了笑,“吉诺先生,如果没有必要我们也不想麻烦你。不过,你是鉴定文艺复兴时期美术作品的权威。所以除了你,我们暂时想不到更适合的人选了。”

  “伯爵收藏的花神怎么可能会是赝品。”吉诺像是觉得有点可笑。

  “伯爵收藏的花神当然是真品,不过,就怕他拿来的不是同一幅。”佐拉的语气虽然平淡无澜,但又隐约暗藏着不易察觉的锋芒。

  “那么那幅画呢?现在在哪里?”吉诺无奈地望向了自己的朋友,似乎要请对方体谅自己的难处。

  “画我是带来了。那么人呢?”阿方索虽然是在回答吉诺,目光却冷冷盯着佐拉。明知对方一定小心谨慎,不会随便将人质交出来。但不知为什么,在没有看到那个女孩的身影之前,他还是有种连自己也说不清的莫名失落。

  “伯爵先生,这点请放心。只要确定了您带来的画是真品,流夏小姐很快就会出现在您的面前。”佐拉微微一笑。

  “最好是这样。”阿方索的唇边也泛起了一抹优雅的笑容,这无疑显示出他极好的修养,却又让人无法忽视他笑容下暗藏的威胁,“不然,我想你们也很难全身而退。”

  今晚的夜色浓得像墨,月亮早已隐入了云层之中,只有天边的几颗星星还在闪烁着微弱的光芒。离圣玛利亚教堂不远的一个公园里,不少年轻的情人正在斑驳的树影下窃窃私语,借着朦胧不清的光线亲亲我我,看上去人影隐约绰动,倒有一种说不出的浪漫风情。

  在公园角落的树荫下,一位暖金色头发的少年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正在轻笑,而他身旁那如冷月般严肃的男人则微皱着眉,紧抿着唇一言不发。尽管在公园里同性的恋人也不是没有,但像这么绝色的一对还是人间罕见。如果是在白天,这对帅哥必定会引起百分百的回头率。

  不过谁也想不到,这样的美人居然会是EE组织里杀人不眨眼的两大魔头。

  “一切都在按我们的计划进行,你还在担心什么?”罗密欧的眼睛弯成了一个可爱的弧度,“帕克,这样可怕的表情会吓到其他花花草草哦。”

  帕克的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我并不是担心这个,而是不明白为什么老大要亲自出马?这种交换人质的事交给丽莎不就行了吗?”

  罗密欧的眼底有一丝轻微的波动,笑容也显得有些飘忽,“老大可能也是想看看对方到底是怎样的角色吧。”

  “那个女孩……的确不让人讨厌。”罗密欧低头笑了笑,那不安分的睫毛忽闪着,在眼睑下投射着暧昧的阴影.

  帕克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罗密欧,难道你也……”

  “帕克,你也该找个女人了。”罗密欧冲着他眨了眨眼,“我看上次和你约会的那个东方女孩也不错啊。”

  “什么东方女孩?”帕克的第一反应显然是有些吃惊,但他很快就用平淡的表情掩盖了过去,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少说些废话,好好盯着那里。”

  罗密欧戏谑地挑了挑眉毛,果然识趣地闭上了嘴。在半明半昧的光线下,他隐约看到了对方像是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掌心,又若有所思地望向了远处,仿佛陷入了某种捉摸不定的情绪中去了。

  此时在教堂里,吉诺先生也完成了他的鉴定工作。

  “毫无疑问,这是真正的花神。”他的回答顿时令佐拉松了一口气。这位副馆长的妻子现在就在他们的手里,所以谅他也不敢说假话。

  “既然已经确定了这是真品,那么你们也该实现自己的承诺了吧。”丽莎的绿色眼睛在镜片后闪动着凌厉的光芒。

  “放心,做这行也是有规矩的。”佐拉不慌不忙笑了笑,又像是不经意地问道,“不过我个人实在有些好奇,为什么伯爵先生您愿意用这幅画来交换一个家庭教师呢?哦,当然当然,您也完全可以拒绝回答。”其实这个问题也不过是为了试探一下对方,佐拉并不奢望这位伯爵真的会回答他。没想到伯爵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居然开口说出了简短的几个字,“因为——她值得。”

  一旁的丽莎忽然抬起头注视着伯爵,深邃的眼神带了几分探究的意味。

  “听着真是让人感动啊。啧啧,雇主和漂亮的家庭教师之间的故事……”从教堂圣坛后面忽然传出了一个略带轻佻的声音。这话虽然说得随意,但随之而来的那种令人心生畏惧的压抑感也忽然在空气中弥漫了开来。

  阿方索警觉地朝着那个方向望了过去,只见一个修长高挑的身影,不知何时静静伫立在了烛光与阴影之中。

  圣坛上跳动的烛火影影绰绰的映射在那个人的脸上,照出了无与伦比的美丽,尤其是他眼角下那枚妩媚的泪痣,在昏黄的光线下显得格外神秘迷人。他微微弯着嘴角,笑容带着几分懒散,几分漫不经心,散发着一种野猫般的性感诱惑。

  两人的目光毫无悬念地撞在了一起,在空气中滋生了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对抗情绪。四周安静的可怕,彼此之间的敌意明明是如此强烈,但又被双方技巧性地深藏起来。除了他们自己,旁人几乎都感觉不到。但某种隐秘的触动还是像海底的震动一样,在这个寂静无声的空间犹如波纹般扩散开来。

  “少爷……”佐拉的脸上飞快掠过了一丝不悦。之前他已经再三叮嘱少爷不要出面。虽说在伯爵小姐获救之时,他们的身份多半已经被识破,但少爷选择在这个时候亲自现身似乎也太过任性了。

  米兰特无视佐拉的不悦,还是一眨不眨盯着阿方索。一个男人在拥有高贵的血统和数之不尽的财富同时,居然还能拥有令所有女人也要嫉妒的绝色容颜……看来上帝有时果然是不公平的。

  不过,在彼此对视的那一瞬间,他好像感觉到了一种似曾相识却又无法形容的气息。对方的身上,似乎萦绕着某种令人绝望的黑暗和冰冷。

  “你要的人,就在那里。”他伸手朝圣坛后面指了指,说完之后就拿起了那幅画朝着门外走去。

  阿方索快步走到了圣坛后面,只见紧靠墙角坐着一个被绑住双手的东方女孩,她低垂着头,如软缎般顺滑的黑色长发半遮住了她的脸,只能看到失去血色的嘴唇和弧度优美的精致下巴。

  “流夏……”在叫着她的名字时,他忽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紧张。某些不祥的念头在他的脑中一闪而过,又立即被他压了下去。

  直到她缓缓抬起头来时,他才听到自己恢复了平稳的心跳声。淡淡烛光映照在她苍白的小脸上,也仿佛照亮了他心中最敏感最柔软的地方,原本那空空荡荡的地方瞬间被一种连他自己也不曾体会过的温柔所填满……

  他之所以亲自出现在这里,虽然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见识下那些人,但更重要的原因却是——他想快些见到她。

  “阿方索先生……”流夏在看到他的一刹那,黑色的眼眸中微微泛起了水雾,心里更是一阵没来由的激荡,莫名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从小到大,由于身体上的优势,她从来就是解救别人的那个角色。可没想到这一次,自己却成了被解救的角色。

  她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像是受了什么蛊惑,目光一时竟无法移开。而对方也那么专注地凝视着她,深邃的眼神望不到底。这让她恍惚间仿佛见到了上帝的表情——以那种怜悯和疼惜的目光注视着他的子民。

  “伯爵先生,我们该回去了。”直到丽莎的声音打破了这片沉寂,流夏才慌忙收回了自己的眼神,而阿方索也迅速地替她解开了绑着的绳索。

  流夏揉了揉被绑得红肿的手腕,想要站起身却脚下一软又滑了下去。

  “你没事吧?”阿方索立即发现了她的异常。

  “没事……”她顿了顿,“只是被打了几针,所以没法使出力气。不过……”

  流夏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蓦的腾空而起,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落在了他的怀里。

  “阿方索先生,我自己可以走……”她被伯爵干脆利落的的行动力吓了一跳,不好意思地想要挣扎着下来。

  “不想再给我麻烦的话就乱别动。”他的声音依旧还是冷冷淡淡的,但紧紧抱着她的那双手却不自觉加重了几分力。

  听到这句话,流夏的底气自然就弱了一些。尽管自己也是被连累进了这桩事,但不管怎么说,对方毕竟还是花了那么大的代价救了她。

  虽然听不到他的任何回答,但她依稀看到对方的嘴角似乎弯了弯。

  阿方索一言不发地抱着她走出了教堂,她那墨色的发丝被夜风轻轻吹起,温柔地拂过他的面颊,酥酥麻麻的触感,带来某种无法形容的心悸感觉。

  也许人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贵,他也是一样。

  在听到她还在对方手里的那个时候,他再次体会到了什么是担心;

  在看不到她的时候,他体会到了什么是失落;

  在看到她却无法确定她的安全时,他体会到了什么是紧张;

  在此时此刻,他体会到了——令人沉醉的温柔。

  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再次确定了自己的心意。

  无论是来去无踪的风,还是令黑暗也害怕的光,他都要紧紧抓在手里。

  绝不放手。

  在朝着罗马方向疾驰而去的银色Bentley里,流夏因为太累的关系,已经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她的头无意识地抵在了阿方索的肩膀上,恬静的神情看上去就像是只乖巧的猫咪,完全卸下了平时戴着的那些面具。

  “阿方索先生,帕克和罗密欧已经回去了。”正在开着车的丽莎瞥了一眼手机上的讯息,低声开了口。

  阿方索点了点头,又似乎是叹了一口气,“这两个人,连我办事都不放心吗。”

  “他们也只是担心你而已。”丽莎平静地注视着前方,在停顿了几秒后又开了口,“不知等米兰特他们发现那是幅赝品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阿方索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也多亏阿方索先生你想得到,提前去找了那个吉诺副馆长。只有他能把真的说成假的,假的说成真的。”丽莎也笑了起来。

  “米兰特的确不是个只知玩乐的花花公子,只可惜还是走了一步错招。”阿方索望着窗外迷离的灯光,“每个人的弱点都是不一样的。有人注重亲情,有人注重金钱。吉诺就是后者的代表。在做副馆长时,他就收了不少贿赂,据说还养着几个情人。”

  “这么说来,吉诺还巴不得自己的妻子消失吧,这样他就能带着我们给他的钱和情人逍遥去了。”丽莎讥笑道。

  “或许吧。”阿方索的眼中飘过了一丝同样的讥笑。一切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米兰特果然想到了找人当场鉴定作品的真伪。而整个罗马,最权威的鉴定人就是吉诺。所以他才去找了吉诺,并且以伯爵的身份要求他的合作,救出被绑架的女儿。三百万美金的报酬足以收买这个注重金钱的人,并且能让他暂时在意大利消失一段时间。

  这样一来,他既能留下这幅花神,又能顺利地救出流夏。

  “阿方索先生,今晚要送流夏小姐回她的住处吗?”丽莎在问出这句话时就知道自己多嘴了。

  在后视镜里,她清楚地看到伯爵的眸光一暗,随即沉声回了一句,“今天太晚了,明天再说。”

  夜,越来越深了。

  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或许又将是个漫长的无眠之夜。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下),本站提供花神(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六章:伯爵先生的回归 下一章:第八章:艾玛的杀手锏
热门: 术士的幸福生活 电竞恋人 燃灯 古代农家日常 头号黑粉 追逃 玛丽苏霸总和他的死对头[穿书] 在全息游戏里当一个无情的NPC 欧皇他有万千宠爱 绝品天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