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伯爵先生的回归

上一章:第五章:教母玛德琳娜 下一章:第七章:暗夜下的交易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个小时以后,阿方索和帕克两人已经回到了罗马的城堡之中。而此时,罗密欧也正好将玛格丽特带到了这里。在某种诡异的巧合下,EE组织里的三位高层,罕见的同时出现在了阿方索的城堡里。

  受了不少惊吓的玛格丽特一见阿方索就忍不住哭了起来,抽抽噎噎地倾诉着自己这几天所受到的委屈。阿方索也有些心疼地将她搂在了怀里,温言软语安慰着她,“好了好了,乖了,别哭了。这次回来了就没事了。我保证,以后谁也不敢再欺负你。”

  “可是……可是老师还在那里……老师是想救我们才不走的……怎么办……”她抹着眼泪小声道。

  听她这么一说,阿方索才发现流夏并没有和罗密欧一起回来。他的心蓦的往下一沉,空空荡荡的地方,瞬间被一种难以言说的失落感所占据。紧接着而来的,就是连他自己也辨不明深浅的担忧。

  他叫女仆带走了玛格丽特,又再次问道,“罗密欧,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罗密欧只好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复述了一遍,又轻叹了口气,“这次也有我的责任,如果我的动作能更快一些的话,就一定能救她出来。”在罗密欧的心里,其实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老大一直没把流夏在这里当家庭教师的事情告诉他?

  阿方索听了之后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并没有说什么。

  “真没想到为了这个招标工程,米兰特居然使出那么卑鄙的招数。”罗密欧不屑地轻哼了一声,“不过这次他的目的没有达到,可能会想出什么更卑鄙的点子来吧。”

  “幸好你提早了转移那幅画。”帕克也插了一句,“现在玛格丽特没事,这件事也告一段落了。我们应该抓紧时间将这幅画送给议长夫人。”

  “但是流夏还在他们手里。”罗密欧打断了他的话,“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再回去将她救出来。”

  “你也知道米兰特的为人,谁知道他会用什么方法折磨她。”罗密欧皱了皱眉,“这个女人,我救定了。”

  “罗密欧,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能擅自行动。”阿方索冷冷看了看他。

  “难道我们不救她吗?这我实在不能认同,她毕竟也帮了玛格丽特。”罗密欧的脸色有些不悦,“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不过说过的话还是要算数。”

  帕克疑惑地扫了他一眼。罗密欧的性子向来玩世不恭,从来就看不到他会对什么东西上心。现在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表现的这么反常,这实在是太蹊跷了。身为组织里的一员,他们的心早就应该在杀戮中麻木了,同情和担忧别人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些奢侈的东西。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救她了?”阿方索还是保持着冷静的表情,“但是现在米兰特那里必定已经加强了戒备,你冒然前去的话不但危险,还有可能弄巧成拙。”

  “那我们该怎么办?”罗密欧一时也想不到更好的主意。

  阿方索的嘴角以一种微妙的弧度扬了起来,不明意味的笑容更是令人无从揣测他的真实想法,“那些人既然想要花神,就给他们好了。”

  世界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隐隐听来,似乎只有风吹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天边若明若暗的星辰仿佛也在预示这即将会是一个漫长的夜晚。

  这一夜对流夏来说同样漫长,在辗转反侧中她终于迎来了奇韦塔维基亚清晨的阳光。洗漱完毕后她换上了凯瑟琳刚刚拿进来的衣裙——看来今天米兰特少爷的幸运色是蓝色。不过,当流夏在楼梯上看见米兰特阴郁的面色时,她很快意识到了今天似乎并不是个幸运的日子。

  想到昨天那差点窒息的一幕,她觉得自己的呼吸似乎都开始有点不畅了。

  诺大的客厅里此时正响起了佐拉的声音,“少爷,既然玛德琳娜小姐吩咐让你先回那不勒斯,那不如我们就……”

  “她说回去就回去?把我这个弟弟当什么了?”米兰特脸上似有薄怒浮现,迅速地打断了对方的话,“她说我这次失败了,那么她自己呢?她还不是一样,不但没有引出决策人A,还损失了丹特这个棋子,以后我们要再得到EE组织的信息,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但是现在你手里有用的筹码已经没有了。”佐拉目光一转,显然已经留意到了还站在楼梯上的流夏,“你不会认为那位伯爵还愿意用一幅价值连城的名画来交换个家庭教师吧?”

  “你不用把她扯进来。”米兰特掐灭了手中的烟头,“总之我不会回那不勒斯。这个**工程我一定要拿到手,不管用什么方法。”说着他一抬眼也瞥到了流夏的存在,脸上有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即又弯了弯唇,“流夏,在那儿发什么呆?怎么还不下来?”

  米兰特少爷如果去混模特一行,说不定会比他现在的“职业”会更有前途。

  “昨晚睡得还好吗?”他的态度温和的让流夏觉得有点不安,被迫点了个头算是回答。回想起昨夜这位少爷化身为狼的一幕,她不免还是心有余悸。

  “对了……”米兰特还想说些什么,后面的话却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

  “佐拉,你接。是姐姐的话就说我不在。”他的脸上极快掠过了不耐烦的神色。

  “知道了。”佐拉轻声嘀咕着接起了电话。在听对方说了几句话之后,他的神情明显变了。不等他开口,对方说完了该说的话就飞快挂了电话。

  “是谁的电话?”米兰特见他神色有异,随口问了一句。

  佐拉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先用一种极为陌生的眼神看了看流夏,这才发出了声音,“是洛伦佐伯爵家的管家丽莎打来的电话。她说伯爵先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他们怎么会知道我的这个号码?”米兰特略带讶地异挑了挑眉,很快又反应过来了,“既然能追踪到这里把人救走,那么查到这个房子的电话也不是难事。好吧,那么他们说什么?伯爵的女儿不是已经被救走了吗?还打电话来做什么?”

  “她说……伯爵希望我们能放了这位流夏小姐,”佐拉似乎连自己也不相信接下来要说的话,“他愿意用那幅花神来交换。”

  米兰特端着咖啡杯的手明显僵了一下,“什么?我没有听错吧,佐拉?”

  “千真万确。她说交换的时间和地点都由我们定。”佐拉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不过少爷,这说不定会是个陷阱。”

  “可能会是个陷阱,但也可能是个好机会。”米兰特似笑非笑地斜睨着流夏,“雇主和家庭教师之间,或许也会发生点什么不为旁人所知的故事吧。”

  流夏脸色一沉,侧过了头避开了他的视线。这也难怪别人会胡思乱想,说实话,在听到这个电话之时,她的第一个反应也是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呢?她不过是个小小的家庭教师,和伯爵无亲无故,对方怎么可能会用那幅花神来交换她呢?

  她真的不觉得自己可以值那么多钱。

  “不过这个女孩……”佐拉想起了少爷之前说过要把她带回那不勒斯,像是随意地问了一句,又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流夏,我是想带你回那不勒斯。不过……”米兰特笑得还是那么妩媚迷人,“对我来说,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是有价码的。既然有人能出到让我满意的价码,那么我也只好忍痛割爱,把你转让给别人了。”

  佐拉的嘴角悄然浮现出一抹清淡如菊的笑容,少爷的这个回答正如他所料。

  流夏自然也想早点离开这里,可这个回答却偏偏又让她有种说不出的反感。她冷冷一笑,忍不住讥讽道,“原来在米兰特少爷的心里,所有东西都是有价码的。那么不知这位戴眼镜的哥哥价码是多少?还有您的姐姐价码又是多少?是不是只要有人出到让你满意的价码,你都可以放弃他们?”

  流夏愣了愣,略带愠意地挣脱了他的控制,懒得再同他说些什么。

  “佐拉,你通知那个管家交易的时间和地点。明天晚上十二点,圣玛里亚教堂。”米兰特又思索了几秒,“还有,不管用什么方法,将罗马博物馆的副馆长吉诺也一起带到那里。”

  听到这个名字,流夏心里不由吃了一惊,那位吉诺副馆长不正是全意大利最权威的美术品鉴定专家吗?这么说来,米兰特也是以防有诈,担心对方用一幅赝品来混扰试听吧。真没想到——这个男人考虑得还这么周全。

  “还不吃早餐?咖啡已经凉了。”他温柔地替她的咖啡里放了两块砂糖。温暖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窗,静静洒落在他的身上。淡淡的金色铺展开来,犹如大师的画笔般以最美妙的方式勾勒着他的轮廓。他的茶色短发,他的俊美容颜,全都融在这片浅金色的光芒中,竟让旁观者有了一种晶莹剔透的幻觉。

  第二天夜晚的子时很快就要来临了。

  和意大利国内大多数巴洛克风格的天主教堂不同,圣玛利亚教堂是一座典型的哥特式教堂,高高的尖顶就像是火焰般向天空冲去,仿佛那样就能更加接近神。这座教堂据说是始建于十四世纪初,在漫长的岁月里已经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

  在神的面前进行这样的交易,无疑是一种绝妙的讽刺。

  子夜的钟声刚刚敲过,佐拉也带着吉诺副馆长同时一脚踏进了教堂。在耶稣基督受难的十字架前,已经有两个人等在那里了。

  一位是满头银发的老太太,薄薄的镜片遮挡不住她深邃锐利的眼神。这必定是和他通过话的丽莎管家了。

  而另一位……

  佐拉一直以为米兰特少爷是自己见过最美丽的男人。但就在这一刹那,他明白这个最美丽的称号……眼前的这个男人才是当之无愧。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下),本站提供花神(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五章:教母玛德琳娜 下一章:第七章:暗夜下的交易
热门: 长相思3:思无涯 半城繁华 重生之带球改命 我靠贫穷横扫逃生游戏 穿成台言男配伤不起 两个土豪怎么恋爱 乡村痞少 穿成短命炮灰女 我的诱惑美妇 东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