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第一次的合作

上一章:第二章:与少年杀手的相逢 下一章:第四章:少爷的怒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空气里沉淀着一片凝固的沉默。

  流夏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张比天使还要美丽的脸,除了震惊之外,完全给不出其它反应。倒是一旁的玛格丽特欣喜万分地跳下了床,直扑他的怀里,兴奋地低叫了一声,“罗密欧哥哥,我听见这个叫声就知道是你!”

  “还算你有良心,没忘记我的这个特长。”罗密欧将她稳稳地搂在自己的怀里,那双水蓝色的眼睛却是一眨不眨地直视着流夏。在一片圣母般的纯净柔和之中,似乎又隐隐透着一种难以置信的讶异。某些难以捉摸的情绪在他的眼中如涟漪般慢慢扩开,又慢慢消失。

  “对啊,以前罗密欧哥哥你每次来看我,不都是喜欢扮灰椋鸟的吗?”玛格丽特看起来和他熟识已久,所以彼此之间并没有半点陌生感。

  流夏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尽管表面上还勉强保持着镇定的表情,但心里早已被一大堆疑问和困惑满满占据了。

  这个少年杀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为什么会认识玛格丽特?他和伯爵家又有什么关系?脑袋里的所有神经就好像被结成了一个乱七八糟的线团,东扯西拉怎么也找不到头绪。

  “老师,罗密欧哥哥是个很厉害的保镖哦。”玛格丽特笑着将罗密欧拉了过来,“爸爸以前说过如果我有危险的话,罗密欧哥哥就会来救我。原来这是真的!”

  “保镖?”流夏怀疑地扫视了他几眼,怎么都无法把他和保镖这个词联系起来。如果他是玛格丽特的保镖,那么阿方索伯爵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罗密欧并不急着解答她的疑问,而是颇有感触地轻叹了一口气,“想不到你真的就是玛格丽特的家庭老师,刚才在沙滩那里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

  “不然我又怎么有机会看到一场由螃蟹主演的好戏呢?”当他轻轻扯起嘴角的时候,那明媚的笑容就像乔尔乔内所用的色彩一样令人头晕目眩,可笑容下隐藏的一抹讥讽之色却又毫不留情地打破了这种无懈可击的完美。

  流夏的脸色有些尴尬,连忙转换了话题,“这里并不是你可以久留的地方,如果想救人的话请尽快动手。不过我要提醒你,我们的手镯上都被安了炸弹,只要离开别墅200米外,这个手镯就会自动爆炸。”

  听到爆炸这个词,罗密欧眸光一闪,随即又不以为然地笑了起来,“炸弹?这可是我最喜爱的小情人啊。”说着,他弯下身子,想要查看玛格丽特手腕上的那只镯子。但只是这么一瞥,他的神色就微微变了变,脱口道,“没想到他们会用这种类型的炸弹。”

  “怎么了?有问题吗?”流夏对他的反应并不感到意外,“不过也是,你又不是拆弹专家,炸弹可不是那么容易拆除的。”

  “普通的这种微型炸弹,我只要用一根铁丝就能搞定。但你们手镯上的炸弹精密度更加高,内部结构也更加复杂。”罗密欧边说边直起了身子,“要安全拆除它,必须先破坏主控器的运作。”

  流夏半信半疑地看了看自己的手镯,如果这个家伙连炸弹也能搞定的话,不知算不算是杀手界里的高级人才?

  “那主控器又是什么?”她对这些东西完全是一窍不通。

  “主控器连接着你们两个手镯上的微型炸弹,如果没有破坏主控器而冒然拆除手镯的话,炸弹一样会爆炸。而破坏了主控器却没有拆除手镯的话,离开200米外炸弹也一样会爆炸。两者缺一不可。”他顿了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主控器多半应该连接在米兰特的房间里。”

  “那就是说要进米兰特的房间?这难度好像大了点……”流夏开始有点沉不住气了,“白天你根本不能接近这里,晚上的话,米兰特好像一直都待在他的房间里。”

  “会有办法的。”罗密欧并没有因此而打退堂鼓,反而还充满自信,“只要想办法进入他的房间,从发现主控器到破坏它,我只需要一分钟。”

  “罗密欧哥哥,为什么不让爸爸拿那幅画来救我们呢?”玛格丽特忽然插了一句。

  罗密欧的眼中仿佛有什么一闪而过,随即温柔地笑了起来,“玛格丽特,就算不动用那幅画,我一定也能把你们安全地救出去。”

  你们……

  他说……你们……而不是你……

  流夏心里微微一动,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他正扬起嘴角,对她微微地笑。他的笑容里还是透着几分惯有的玩世不恭,但那水蓝色眼眸里涌动的神色却是令人难以捉摸,明明看起来像山泉般清澈透彻,仔细再看却又似潭水般深不可测。

  她……到底在害怕什么?在担心什么?这样的她都不像是原来的她了。

  遇到困难不低头,遇到幸福就微笑。即使自己现在身陷不思议的麻烦中,也没有与之对抗的能力,但那颗面对困难时毫无畏惧的心却是不会改变的啊。

  正如自己所担心的那样,就算收到了那幅画,谁又能保证米兰特不会做出什么更卑鄙的事呢?

  她想以仅有的力量救出玛格丽特,也救出自己。

  “米兰特说过明晚让我到他的房里去,或许那会是个好机会。”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罗密欧似乎一怔,神色复杂地扫过了她的面颊,随即又笑了起来,“那就再好不过。等拆除了炸弹后我会连夜带你们离开这里。”他走到流夏的身旁,又用一种只有她能听得见的声音耳语道,“获救之后不要在伯爵面前泄露我的身份。”

  流夏不觉一愣,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罗密欧在阿方索面前隐藏了他的杀手身份?不过仔细一想这倒也是最合理的解释了,像阿方索那种身份的贵族又怎么会和EE组织有任何关系呢?

  “作为对你热情帮助的报答,我决定了,将来一定要以身相许。”他痞痞地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了可爱的月牙形状,“那么,明晚见。”

  不等她回答,他的身影又如飞鸟般消失在了窗外。

  “老师,明天罗密欧哥哥就会带我们离开这里了。我很快就能看到爸爸和短尾巴了!”玛格丽特一脸兴奋地跳上了床,沉浸在了很快可以获救的喜悦里。

  “那今晚就什么也不要想,好好睡一觉。”流夏边说边伸手给她挪了挪毯子,以免她不小心着凉。玛格丽特点了点头,接着又皱起了眉,“老师,我讨厌这个把我们绑来的男人,一天也不想多见到他。”

  流夏也钻进了毯子里,将软软的枕头摆到了舒服的位置,微微一笑,“当然了,谁也不会喜欢把自己绑来的人啊。”

  “比起绑架,我更讨厌的是他让我穿橘色的衣服!我最讨厌橘色和咖啡色了!”玛格丽特气鼓鼓地翻过了身子。

  流夏不禁哑然失笑,小孩子果然还是小孩子啊。

  夜空在月色映照下显得高远,明净。

  就像是一块透明的深蓝色水晶,透明的仿佛可以从夜的开始看到夜的结束。

  第二天一大早,凯瑟琳就准时拿来了当天新替换的衣服。流夏很是同情地看了看玛格丽特,后者的小嘴已经翘得可以挂上一个酱油瓶了。

  米兰特少爷今天的幸运色——正是咖啡色。

  当她拉着玛格丽特下楼时,看到米兰特已经坐在那里了。不知是不是舌尖被夹到的后遗症,他的嘴唇看起来似乎也有些许红肿。不过这点瑕疵丝毫不能折损他的半分妩媚美丽,就连他端起茶杯的样子还是那么性感诱人。

  两人都很默契地谁也没有说话,安静地走到了餐桌旁坐了下来。流夏拿起了小篮子里的面包,熟练地抹上了黄油之后递给了玛格丽特。

  米兰特见状似乎觉得有点无趣,也顺手拿起了一片面包,正要像往常一样抹上俄罗斯鱼子酱的时候,佐拉立刻上前阻止了他,“少爷,您这些天就尽量吃点清淡的吧。”

  听到佐拉这么说,流夏的脑海里不由回想起昨天那搞笑的一幕,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偷笑。米兰特少爷像是对她的内心活动异常清楚,迅速飞了一个凌厉的眼刀给她。

  玛格丽特边咬着面包,边打量着自己的衣服,脸上不由露出了嫌弃的神色。这个细微的神情又被米兰特收入眼底,他忽然起了捉弄之心,于是面带促狭地问了一句,“怎么?伯爵小姐你不喜欢我为你们挑的颜色?”

  玛格丽特充分发挥了她的腹黑本色,在抬起头的时候早已换上了一副天使般纯真的笑容,“怎么会呢?我最喜欢咖啡色了!”

  米兰特若有所思地半眯起了眼睛,缓缓扬起了嘴角,“这孩子……我喜欢。”

  为了活跃一下太过沉静的气氛,他示意手下打开了餐厅里的电视,早间的体育新闻正在播放着关于足球的报道,“为了备战201X年的世界杯,主教练佩奇昨天公开了最新29人的参赛名单,这次的主力阵容有多名现役意甲球员入选,其中包括尤文图斯的老将安切洛和AC米兰队长……名单里最引人关注的就是罗马队前锋托托的入选,这个赛季开始以来,他的表现相当出色,目前在联赛射手榜上位于第一……”

  流夏手里的杯子微微一晃,几滴深红色的液体飞溅出来,滴落在了雪白的桌布上。

  “老师,托托好厉害,可以代表意大利参加世界杯了!”玛格丽特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流夏牵动了下嘴角,扯出了一个表示认可的笑容,又握紧了手里的杯子。红茶雅致温和的香味缓缓地漫了过来,她看着深红色液体中摇晃着自己模糊不清的容颜,神思仿佛飘移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波西塔诺森林。

  “流夏,将来我也像金童罗西一样带领意大利队拿到世界冠军,举起大力神杯!”

  “大力神杯是什么东西?是大力水手专用的杯子吗?那一定很大喽?”

  “唉……那是世界杯冠军的奖杯啊。好吧好吧,那是挺大的。反正将来流夏你一定要为我加油哦!”

  “嗯,那我们到时就用那个杯子装好多好多冰淇淋……”

  “流夏……唉……”

  参加世界杯,角逐世界冠军,为自己的意大利而战。这一直是托托最大的心愿。

  现在这个心愿就要被实现了……很好……真的很好……

  红茶缭绕的热气袅袅升起,在空气中渐渐涣散开来,仿佛在她的眼前蒙上了一层若有若无的薄雾。

  到了晚上的时候,米兰特并没有忘记昨天说过的话,特地派人将流夏带到了他的房里。或许是因为用了特制手镯的关系,米兰特对她们的看管放松了不少。流夏在离开前听到了一阵灰椋鸟叫声,她明白这是罗密欧在告诉她,一切已经准备就绪了。

  这是她第一次来到米兰特的房间。和本人那放荡不羁的生活作风相比较,他房间里的一切看起来倒是雅致又有品味。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她的目光像是个小雷达般偷偷搜寻了一圈,却完全没看到任何有嫌疑的东西。

  毕竟自己不是专业人士,要让她这么容易就发现,那还让不让罗密欧混了?

  “我现在来了,那么可以告诉我原因了吗?”她看了一眼正在沙发上吞云吐雾的大少爷,心里不禁涌起了几分恼意。

  米兰特慢条斯理地直起了身子,动作潇洒地将一点烟灰弹在了水晶烟灰缸里,“你的父亲以前在波西塔诺开了一家武馆吧。”

  “你怎么知道?”她脱口问道,随即心里感到有些发寒,连忙又追加了一句,“难道和我爸爸有关吗?”

  “宫湛总算还养了个聪明女儿。”他抿了抿嘴角,“当年我才15岁,听说有这么一家武馆之后,于是也想去那里玩玩。谁知你父亲不识好歹,居然说我戾气太重,不适合习武。我一怒之下就扔了一张支票给他,告诉他我要买下这家武馆。”

  “这么说你也在波西塔诺住过一段时间?怎么我对你一点印象也没有?”流夏惊讶地看着他,又立即摇了摇头,“不过想用钱买我们家武馆……这个举动还真是幼稚。”

  米兰特的脸色一敛,目光瞬间变得阴沉幽暗,冷冷笑了两声,“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宫湛当初说的也是这句话。”

  “难道你的行为还不够幼稚吗?你真的以为用钱就可以摆平一切?”流夏也淡淡笑了起来,“米兰特少爷,这个世界不是只为了你而存在的。”

  “哦?”他的唇边浮起了一丝讥笑,“那为什么当初你的家人要连夜带着你匆忙回到中国,从此再也没有来过意大利呢?”

  流夏顿时一愣,脑海中如电影般回放起那段依旧清晰的记忆。她的心头蓦然一震,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声音也有点走了调,“你……你是说我们那年回中国和你有关?”

  他笑得更加妩媚,“等宫湛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后想再道歉已经来不及了。我那时年纪还不大,所以并没有下狠手,只是要他带全家离开意大利,我就不再追究。你的父亲啊,连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

  流夏已经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原来父母离开意大利的真相竟然是这样……仔细回想起来,那次父母的举动的确有些反常,就好像……在害怕着什么似的。

  真没有想到,原来那次全家回中国竟然另有内幕……

  “只是因为这么小的事,你就把我们赶出意大利?”她气得直哆嗦,手脚也变得一片冰凉。”小事?我米兰特从出生开始,就从来没有被人当面骂过这么重的话。给你们一点教训也是应该的。“米兰特耸了耸肩,“不过宫湛一定没想到,10年后他的女儿还是像兔子一样撞到了我的枪口上。”

  “chir-chir-chay-cheet-cheet……”就在这个时候,从窗外又传来了一阵灰椋鸟叫声,将流夏从混乱的情绪中拉了回来。

  是罗密欧!他是在提醒着自己快点行动吧。

  流夏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慢慢冷静下来。尽管刚才得知的事情实在令人震惊,但今天她来这里还有更重要的目的。短短思索了几秒之后,她瞄向了卧室里的洗手间,“你不介意我借用一下那里洗个脸吧?”

  米兰特微微一笑,做出了一个请便的姿势。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下),本站提供花神(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章:与少年杀手的相逢 下一章:第四章:少爷的怒意
热门: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 假面自白 花神(下) 花神(上) 港黑式英雄二代 [综]我的兄弟遍布全世界 抵达之谜 安定的极化修行 逼受成攻[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