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悲伤的意大利之夏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突如其来的打击 下一章:第三十章 美术馆里的神秘盗贼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至于后来他们又说了些什么,流夏根本没有再听清楚。除了赶紧逃离这里,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再在这里多待一分钟,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真的崩溃。此刻的流夏,就像是个没有灵魂的木偶,机械麻木地拖着自己的双腿,一步,一步,朝着门口移动。

  只要走出这里,这场噩梦就会醒了吧。

  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的脚不小心踢到了一个废旧的铁罐。“砰!”的一声响,在这个寂静的空间中听起来格外刺耳,震得她的鼓膜嗡嗡直响。

  “什么人!”托托一声低喝,一个箭步冲了过来。

  流夏的双脚再次僵在了原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冲到了自己面前。

  想要逃,却无法逃。想要躲,却无处躲。

  “我……”她只说了一个字,随即大脑一片空白,仿佛连言语的功能也随之全部失去了。

  做错的人是他,为什么她会比他还要害怕?

  明明在这令人窒息的黑暗中,她什么也看不清楚。她看不到他不知所措的神色,看不到他骤然紧缩的瞳孔,看不到他惨白的脸色——就像现在。

  “流……流夏……你怎么在这里?”他的声音微微颤抖着,就像知更鸟的翅膀在寒风中簌簌抖动。

  “流夏,你听我解释,给我一个机会解释!”他凭着感觉抓住了她的手,低声恳求着。

  在他的手触碰到她的手的瞬间,流夏的身体剧烈一震。这双手,曾经温柔地抚摸过她的面颊;这双手,曾经调皮地玩弄过她的头发;这双手,曾经深情地为她做过爱心饭;这双手,曾经给她带来最真挚的鼓励……可是,这双手,将会成为别人的倚靠;这双手,将会抱起他和别人的孩子;这双手,将不再属于她了……

  她忽然感到一股剧烈的,几乎让她无法承受的心痛。那痛苦如同巨石一般紧紧压住了她的胸口,令她无法再呼吸。

  不敢再想下去,她狠狠甩开了那双手,冲着门口飞奔而去。

  “流夏!你听我解释!”托托也立即跟着奔了出去。因为太过心慌,他不小心绊倒在废弃工具上,手臂顿时被铁条拉开了一个长口子,鲜血像条毒蛇般蜿蜒流下,但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只是站起身来拼命继续地往前跑……

  他只想追上她。

  追上——那个一旦失去了就会后悔终生的人。

  流夏也在拼命往前跑着,跑过了废弃的汽车,跑过了那些破旧的轮胎,跑出了那个让她心痛的地方……

  阿方索的银色Bentley还静静地停在那里。她想都没想就上了车,接着只说了一个词,“开车。”她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无力,仿佛仅仅说出这个简短的词就已经耗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当托托出现在汽车的前视镜里时,嘈杂的雨声盖过了他所有的声音,她只能看到他急切地跑过来的身影。

  “我说开车!”她歇斯底里地大叫了一声。

  这样的态度对阿方索自然是相当的无礼,但他什么也没有说,立即发动了车子。

  蜷缩在软软的座位上,她看到前视镜里的那个身影变得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慢慢离开了她的视线,就像是——离开了她的生命。

  窗外的光线在雨水中扭曲成奇怪的形状,雨声,人声和汽车的声音交杂在一起,混乱不堪,却更显出了此刻车内的安静。

  “他跟着我们。”阿方索的声音打破了这片令人窒息的安静。

  流夏望向了右侧的前视镜,隐约只见一辆蓝色的兰博基尼紧跟着他们的车子。这时的她已经稍稍冷静了一些,连带着大脑也开始了举步维艰的思考。

  “阿方索先生,今晚能不能在你家打扰一夜?”

  阿方索的眼底似乎有一丝轻微的波动,“当然可以。”说完,他就加快了车速,在街道里如游龙办灵活的穿来穿去,娴熟的车技令人惊叹,毫不费力地就将那辆兰博基尼甩出了几条街。

  到了城堡之后,阿方索就将她安顿在了之前住过的房间里,并让丽莎拿来了一些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事,但看得出来,一定不是什么愉快的事。你现在也别多想了,好好休息一下。明天的事就等到明天去解决。”他顿了顿,“如果需要,你可以在这里住到你想走为止。”

  流夏就像是没听到似的呆呆坐在那里,什么反应也没有。

  阿方索也就没再说什么,就在他推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很轻的声音,“谢谢你,阿方索先生。”

  他的心里莫名一动,说不清的异样感觉从心底升起,就像是一道浅浅波纹,轻摇慢醉地在湖面上荡漾开去,“晚安,流夏。”说完这句话后他就推门而出。

  望着房间的门被慢慢关上之后,流夏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盖,然后俯首埋进蜷成一团的身体里。撕心裂肺的疼痛便这样铺天盖地的从心脏传来……

  嗡——手机的震动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她从膝盖那里抬起头来,拿起了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是卡米拉。

  摁下了接听键,手机里传来的卡米拉的声音震得她的耳膜直抖,“流夏,你去哪里了?你和托托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吵架了?刚才他来过我们公寓找你,我从来没看到过他那个样子,脸色难看的可怕,全身都被淋得湿透了……”

  “卡米拉,之后我会和你们解释的。今晚我在阿方索伯爵家里借住一晚,你们不用担心。”流夏有气无力地说道。

  “流夏……”静香接过了电话,“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先给对方一个解释的机会,然后再作出决定。就算是杀人犯也有辩护的自由,不是吗?千万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而做出后悔的决定。”

  流夏紧握着手机没有吱声,只听见卡米拉在旁边笑着说,“静香你在打什么比喻啊,恋人之间吵个嘴也是正常的,你看着,不出三天这两人肯定又亲亲我我了。””我知道了,静香。“她摁下了通话结束键,顺手关掉了手机。

  是夜,她做了很多很多梦。在梦里,仿佛有一部古老的投影机不停播放着她所经历的人生中的片段。不过,所有的时间顺序却是倒的。

  从现在的种种切切,一点一点倒退,伤心的,难过的,恼怒的,郁闷的,愉快的,兴奋的……最后倒回了梦境最初的始发站——波西塔诺镇的森林。

  还有那个,笑着叫她Estate的漂亮男孩。

  “Estate,你手松开一点,我快被你掐死了……”

  “不要,我怕掉下来……”

  “啊,真的……会……死人的……Estate……咳咳……”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人在梦里也会流泪。

  那流泪的感觉比现实更加真实。

  不舍得就这样放开他。

  真的,真的不舍得。

  第二天一早起来,流夏就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物,向阿方索伯爵去道别了。平时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伯爵先生早晚都会在花园里散步,这是他的习惯,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在花园里快要开败的白色雏菊旁,她很快发现了阿方索的身影。明亮的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将他完美的侧脸轮廓映在了地面上,黑色发丝的影子随着晨风轻轻晃动,形成了一种迷人的飞扬感。

  “今天就回去了?”阿方索似乎对她这么快就离开颇感意外。

  “嗯,昨晚已经打扰你了。再说我的心情已经平静多了。”流夏点了点头,她的面色看起来虽然有些憔悴,但眼底深处里却还是亮亮的,那是隐隐蕴含了一丝期待的色泽。

  他凝视着她苍白的面容,“如果这几天你想请假也可以……”

  “不用了,阿方索先生,”她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的话,“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会照常来给玛格丽特小姐上课的。”

  “那就好。不过别太勉强自己。”他不动声色地微一敛眉,“那么你和你男朋友之间的事解决了吗?”

  “哪有这么快解决。不过,太过冲动总会作出不理智的决定。“她想了想,“所以我会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这样对他也是一种公平。毕竟,他是我那么爱的人。”

  他的心像被这句话刺了一下,锋锐的,尖利的,有些轻微的抽搐着,他的眼底微微一闪,很快用一个若无其事的表情遮掩住了自己的情绪。

  “不管怎么样,昨天真的很谢谢你。”她的面色柔和起来,“阿方索先生,你是个好人。”

  好人?望着她的背影,他略带讽刺地笑了起来,侧过了头将目光落在了地上。明明是在看着那些凋零的雏菊花瓣,但那水绿色的瞳孔却仿佛朝着更深更远的地方望去。

  当看到流夏出现在自己的家门前时,托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时之间竟然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流夏也没有开口,只是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这个男人。看来他并不比自己好到哪里去,仅仅是一夜时间,他的脸色也憔悴了很多,双眼布满了猩红的血丝,下颏周围更是长出了为数不少的青色胡茬。乍一看去,简直就好像老了十岁。

  她的眼睛忽然觉得一阵火辣辣的疼,胸口好像被堵了一个坚固的硬块,不使劲吞下去就会让她喘不过气来。

  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彼此,同样伤感的眼神在空气中默默纠缠着,直到他忽然回过神来,急忙将她拉到了自己的家里。在给她倒了一杯咖啡之后,托托将所有的经过都毫无保留地全盘托出。

  “对不起,流夏。记得上次你问我艾玛是不是第一个来我家的女人,其实我撒谎了。她的确是来我家的第一个女人。队长的妻子和艾玛是好朋友,正好她要做个我的专访,所以我们很早之前就这样认识了。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我们队赢了场很关键的比赛,于是大家就在我家搞party,顺便也叫了艾玛。那晚我喝了很多酒,队长和其他队友离开前就让艾玛照顾我一下,结果……”托托垂下了眼睑,“事情发生之后,我和她说得非常清楚,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她当时也说这并不算什么,尤其是在意大利这样的地方。”

  流夏喝了一口咖啡,抿了抿嘴,只觉得棕色的液体漫过喉管时,带来一种难以忍受的苦涩滋味。

  “本来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可是我怎么没想到,前些天队长打电话告诉我她居然怀孕了。”他苦恼地将手指插到了浓密的咖啡色发丝中,“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毕竟她现在有孩子了。”流夏表现出了一种出乎意料的冷静。或许是因为这件事是发生在她来意大利之前,那时的他也根本没想到会再次和她相逢,醉酒后的一夜风流或许也可以谅解。就算他之前有女朋友,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现在……这个孩子,实在触及到了她的底线。

  “我之前也和她说过了。如果她要打掉孩子,那么我会支付一笔高额的赔偿费。如果她执意要生下来,那也是她的自由。我当然也会支付赡养费给她,不过前提就是,她要和我签署一份这个孩子之后和我毫无关系的文件。”

  流夏的心脏一阵紧缩,“可是血缘关系是天性,你做不到的,托托。”此时此刻,她忽然有点讨厌起那个自私的自己。如果从私心出发的话,她当然希望这个孩子不存在。但问题就是,这个孩子是存在的,这条小生命是无辜的。

  如果要以这个小生命的消失作为她继续幸福的代价,那么她的心里一定不会安乐。

  可是,她并不是圣母。她同样也无法忍受自己的丈夫和别人有孩子,并由此牵扯一生。

  不管是什么借口,什么理由。

  这已经超过了她的底线。

  血浓于水,血缘关系是任何事情都分割不了的。

  将来如果有一天这个孩子来到家里,她能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对待他吗?

  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再给我一点时间,流夏,我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托托如晴空般的蓝色眼睛微微泛起了一丝水气,冲动地抓住了她的手,“我知道这件事是我的错,想要得到你的原谅根本就是奢望,但是流夏,我真的求你给我一个机会……”给我一个弥补过错的机会……”

  “托托,我……现在也很混乱,我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流夏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里轻轻抽了出来,疲惫地抬起头看着他,“所以,我们先好好的分开冷静一段时间吧。”

  托托的脸色黯淡了下去,明显地流露出了掩藏不住的失望。

  “也对,我也该给你一点时间。”他的目光里沉淀着痛苦而伤感的神色,“流夏,我会尽快解决这件事的。等着我,我不会再让你失望。”

  “我也该走了,学校里还有事。”流夏拿起了那杯咖啡一饮而尽,起身时又幽幽说了一句,“今天的咖啡你忘了放糖。”

  在她打开门的一瞬间,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了托托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低沉浑浊,就像是一块被烧裂了的威尼斯玻璃。

  “我已经不是那个懵懂青涩的少年,但我还记得那些年少时的梦想。等待了多久,才能重新遇见曾经梦境中的公主。所以,我不会让她离开。绝不。”

  她握紧了双手,像雕像那般在门口僵立了几秒,最终还是一脚踏出了房门。没有什么比在爱情正浓的时候遭遇这样的打击更加令人痛苦。那痛苦似乎已经多过曾经拥有过的欢乐。就像威尼斯传奇人物卡萨诺瓦曾经说过的那句话,那痛苦的感觉如此强烈,直教人宁愿不曾快乐过。

  片刻之后,托托忽然飞扑到了窗前,急切地朝着楼下张望。

  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单薄孤单,就像是一个漂浮在空中的透明肥皂泡,随时都会幻灭,随时就会消失。随着距离渐渐拉远,她的背影也变得越来越小,最后终于隐没在了街道的拐角处。

  他的心脏蓦的紧缩起来,忽然涌起了一种可怕的预感,仿佛下一秒,她就会在阳光下……瞬间……消失。

  流夏回到公寓的时候,卡米拉和静香自然都关切地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并没有说出实情,只是以两人吵了架这样含糊的借口搪塞过去。

  是夜,无月。

  罗马南郊的古阿庇亚大道附近来了几位不速之客。古道两边分布着三十几座始建于罗马帝国时期的地下墓穴,这些墓穴都是基督教早期遭受迫害的集会场所,其中不少都具有极高的艺术和考古价值。相较于知名度颇高的圣卡里斯托地下墓穴,低调隐蔽的多米蒂拉地下墓穴无疑成为了阿方索伯爵今晚约见两位得力干将的最佳地点。

  “为什么我们不是在废弃教堂见面,就是在什么地下墓穴见面?真是太不浪漫了。”罗密欧一进来就开始抱怨。

  “三个大男人,要什么浪漫。”阿方索好笑地扬了扬嘴角。

  “三个?我看帕克这家伙又迟到了,真是完全没有德国人的守时观念啊。”罗密欧又将不满发泄到了还未赶到的帕克身上。

  这座墓穴虽然不像圣卡里斯托那么壮观,但差不多也有三层那么高,由许多狭窄的通道和阶梯连接起来。墓室的周围都绘制着许多壁画,尽管随着悠远的时光很多都已经开始剥落,但还是能依稀看出当初的美丽。阿方索点燃了烛台上的螺纹蜡烛,漫不经心道,“最近组织里没那么忙,你有时间的话也去出去轻松一下。”他顿了顿,“我已经买下了巴黎市郊的一座城堡,就当作是你的生日礼物,这也是你平时出色表现的奖励。“

  罗密欧显然对这么贵重的礼物根本不感冒,他翻了个白眼,露出了一副夸张的怪异表情,“老大,每次我生日,你不是送我希腊的小岛,就是英格兰的庄园,这会让我觉得自己不是你的手下,而是个被你包养的情人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有什么呢。”

  阿方索略带揶揄地笑了起来,“我的眼光有那么差吗?”

  罗密欧有些恼怒地瞪起了眼睛,“我怎么说也有几分姿色的。要是在兴男风的古罗马,我保证将那些皇帝个个玩弄于鼓掌之间。”

  阿方索忍不住笑出了声,但眼底同时又微微一闪,“不过,我的钱是不会浪费在废物身上的。”

  “所以就送我房子,送帕克各种各样的车?”罗密欧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调侃地笑道,“以后不知会不会送白金汉宫和飞机坦克?”

  正说着,只见一个高挑修长的人影也匆匆走进了墓室。

  罗密欧眼前一亮,“帕克,你总算来了,你知不知道……”

  “老大……西西里那里好像出了点状况。”帕克神情严肃的打断了罗密欧的话,朝着阿方索低语了几句。他的声音听起来略带沙哑,低回沉稳中又透着几分性感

  阿方索听完之后神色一敛,“看来我该亲自一趟了。”

  “老大……这事听起来好像有些蹊跷,玛德琳娜也不是个容易对付的角色,不如让我跟你一起回去?”罗密欧也收起了笑容,神色里带了几分凝重。

  “这次还是让帕克跟我去。”他看了看罗密欧,“我不在的这两天,你替我看着玛格丽特。”

  罗密欧点了点头,“但是你的身份……”

  “放心,我的身份不是那么容易暴露的。”阿方索抬眼望向了墙上模糊不清的壁画,“帕克,我们明天就出发。”

  墙壁上的烛火微微一晃,忽然就熄灭了,燃烧殆尽的蜡烛芯冒出了一缕白色的轻烟。整个墓室顿时陷入了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十八章 突如其来的打击 下一章:第三十章 美术馆里的神秘盗贼
热门: 大唐公主招亲记 小城畸人 结婚后影帝总想给我留遗产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 抵达之谜 雌蟒 冰糖炖雪梨 镰仓の琉璃姬外传 猎人 云中歌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