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突如其来的打击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城堡里的生日晚会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悲伤的意大利之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流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她睁开眼,揉了揉自己发胀的太阳穴,有些意外地发现自己居然睡在阿方索伯爵的城堡里。昨天发生了什么她记得不是很清楚,唯一有印象的就是自己喝了那杯草莓酒之后就意识模糊了。

  她的酒量不会那么差,除非是那杯草莓酒的问题。

  玛格丽特……一定和她有关……

  可是为什么?明明之前彼此的关系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难道是因为在花园里的那一幕让她误会了?

  流夏越想越觉得头疼,于是决定先回公寓再说。

  城堡内,伯爵的书房。

  晨风轻轻吹起了淡蓝色的镂花窗帘,将五月温暖的阳光送入了房中,也柔和地洒落在那个闭目养神的年轻男子身上,仿佛为他的全身镀上了一层浅金色的光芒,耀眼明亮的不可方物。昨晚阿方索从流夏那里出来之后就直接来了书房,看了些资料感觉到有点疲惫,索性就睡在了这里。

  “玛格丽特小姐,您的父亲还在休息……”门外忽然传来了丽莎管家的声音。

  “我要见我爸爸,不用你管!”玛格丽特的话音刚落,门就一下子被她推了开来。

  阿方索微微皱了皱眉,从沙发上侧起了身子,淡淡问道,“怎么了?玛格丽特?”

  玛格丽特跑到了他的面前,撒娇似的扯了扯他的袖子,“爸爸,我想换一个家庭教师好不好?”

  他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哦?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就是不喜欢她啊。以前只要我不喜欢,爸爸你都从来不问理由就炒了她们的呀。”玛格丽特继续撒着娇。

  “不过在说这件事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和我坦白另外一件事呢?”阿方索脸上的表情让人无从捉摸。

  玛格丽特立即低下了头,低声道,“对不起,爸爸,是我一时贪玩,才偷拿了你的sogno。”

  “那么,换家庭教师的要求不能通过。”他挑了挑眉。

  “爸爸,这和换老师有什么关系?”玛格丽特忿忿地叫了起来。

  阿方索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我已经和你说过,未经我的允许,不能随便动我的东西。所以,这次就作为惩罚,不予通过你的要求。”

  “什么?”玛格丽特一时懵住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爸爸,我知道错了,你可以拿别的惩罚我!你明明就是偏袒那个女人,你喜欢她对不对!我昨天看到你很晚才从她的房间出来!”

  阿方索头痛地扶住了前额,“丽莎,快点让她消失在我面前。”

  丽莎急忙拉起了这位大小姐,连骗带求好不容易才将她哄出了房门外。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丽莎看了看伯爵,忽然说了一句,“先生,流夏小姐她已经回去了。”

  阿方索只是哦了一声,随即又转头望向了窗外。

  窗台上精心培育的玫瑰迟迟没有开放,可在窗台下阳光照射不到的那片死角里,却有好几支黄色的蒲公英摇曳着纤细的身姿,恣意地迎着风盛开,热烈地绽放着不起眼的美丽。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托托的“释放期”,为了庆祝托托重返赛场,流夏还特地亲手做了一个最近相当流行的藏红花蛋糕。

  自从那件事过后,她和他之间的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甜蜜,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前几天她忍不住将这件事告诉了卡米拉和静香,结果又被她们笑了半天。最后还是卡米拉笑着安慰她,这说明对方是一个很正常很正常的男人。

  被打击了一番的流夏同学决定还是把全部精力都投放在比赛的作品上。尽管还没有动笔,但她已经用自己的眼睛完完整整地画了一遍,作为室友的卡米拉和静香在学业上也丝毫没有松懈,晚上有空时除了谈论八卦,她们也会交换对创作的不同看法。不过在忙着准备作品的同时,她们也经常会一起相约做些女人最爱做的运动——逛街。

  就好像现在——

  作为艺术系的学生,比起奢侈品齐集的Corso大街,她们更加青睐于类似集会市场这样的地方,因为经常可以从那里淘到物美价廉的好宝贝。就连静香这样的大小姐,也经常会为淘到了一个十九世纪的胸针或是一个时代更久远的首饰盒兴奋个半天。

  “流夏,反正你的家教课是在晚上,今天下午没课正好一起逛逛。”卡米拉笑眯眯地拉起了流夏的手,“放心啦,托托晚上吃了你的藏红花蛋糕,周六的比赛保证能进一打球。”

  “进一打?你以为打篮球呐。”流夏哑然失笑,指了指正在一旁看的聚精会神的静香,“看,不知她又淘到什么好东西了。”

  她的话音刚落,就见静香冲着她们晃了晃手里的东西,声音也是少见的激动,“你们看这个煤油灯……花纹多漂亮……”

  流夏和卡米拉对视了一眼,非常又默契地将刚才的对话进行下去。

  就在这时,忽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大喊,“警察来了!”这个声音就好像一滴冷水炸入沸腾的热油中,立即引来了一阵不小的骚动,附近不少摆地摊的小商贩急急忙忙地收拾起自己的货物就四处奔逃……

  集会市场的高人气吸引了不少人做生意,但和有固定商铺的正牌卖家不同,这些小摊贩都是未经许可在这里经营,他们所赚的钱也不需要上税。因此也经常引起那些正牌卖家的愤怒,动不动就报个警折腾他们一下。

  在那些奔跑的人群里,静香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米娅夫人吗?

  “静香,在看什么?”卡米拉拍了拍她的肩。

  “哦,没什么。”她微微一笑,“我们去吃冰淇淋吧,今天我请客。”

  不用说,这个提议立刻得到了全票通过。

  晚上去伯爵家的时候,流夏特地带上了烘烤好的藏红花蛋糕,打算等下了课就直接去托托家,然后一起吃完蛋糕再回公寓。

  真是完美又甜蜜的计划呢。

  不过自从上次的醉酒事件之后,玛格丽特就一直对她冷冷淡淡的,尽管没有再使什么坏招对付她,但彼此之间的关系明显回到了原点,甚至更差。流夏也不是圣母,一想到对方差点让自己在大庭广众下出丑,对她的态度自然也僵硬了许多。

  今天去上课的时候,她觉得阿方索先生似乎也有些奇奇怪怪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是让她感到一种莫明其妙的不安。

  上到一半的时候,阿方索忽然打断了她的课程,说是今天玛格丽特不大舒服,所以提前下课。丽莎随后就进来将一脸不高兴的大小姐给领了回去。

  流夏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发现才过了一个半小时。

  “放心,我会按照三个小时的课时结算的。”阿方索轻轻笑了笑。

  流夏赶紧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既然只上了一个半小时,那就按一个半小时算好了。不然我也会拿着不舒服。”

  “那就随你吧。”阿方索也不勉强她,“对了,你等会去哪里?”

  “我……”流夏瞥了一眼装在纸袋里的蛋糕,“我去男朋友家。”

  阿方索的目光也在那里停顿了一下,“那正好,我也正要去那里见一个朋友。一起走吧。”

  流夏有点不好意思,“已经麻烦你好几次了。”

  “我也是顺路而已。”阿方索眼中泛起一丝笑意,“难道不想早点见到你的男朋友?”

  春夏之际的罗马天气本来应该是干燥少雨,但这些天却不知怎么回事,隔三岔五就会飘点雨丝。今晚的雨水更像是积蓄了许久似的接踵而来,滴滴答答的声音不停敲打着车窗,让她的心里莫名滋生了几分烦躁。

  车子快开到西班牙广场附近的时候,恰好又碰到了红灯。这时,流夏忽然接到了托托的电话。

  托托,你在家里吗?我现在正……”她惊喜地打算告诉他自己已经快到了他的楼下,谁知还没说完就被他给打断了。

  “流夏,抱歉,今晚我有点事,不能和你见面了。”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急促。

  “你没事吧,托托?”流夏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隐隐的不安。

  “我没事,明晚我们见面再说。”他很快就挂了电话。

  流夏挂了电话后不免替他担心起来,一时发着愣,也不知该做些什么。就在她抬起头的时候,忽然看到了托托的那辆兰博基尼正好迎面从他们的车子旁开过……仅仅是一个照面,她正好看到了他那张面色苍白的脸。

  阿方索看了她一眼,忽然趁着来往车辆交叉错开的几秒钟空隙,娴熟地将车子掉了个头,朝着托托那辆车的方向开去。

  “阿方索先生,你要做什么?”流夏显然大吃一惊。

  “难道你不关心自己的男朋友到底出了什么事吗?”阿方索淡淡道,“跟着去看不就能找到答案了。”

  流夏动了动嘴唇,没有再说什么。为了分散自己的烦躁心情,她伸手往自己的包里胡乱翻了翻,还没翻了几下,一阵细碎的刺痛突然从手心传来……伸出手一看,原来手心被下午买来的那个胸针扎了一下。伤口的位置恰好是在掌心感情线的中间,一滴玛瑙般的小血珠正从那里慢慢冒了出来,看起来就像是把感情线生生截成了两段。

  她心里一悸,赶紧抹去了那滴血珠。被她这么一擦,整条感情线反而被染成了淡淡的血色,更显诡异。

  托托的车子越开越远,最后开进了一个非常偏僻的地下停车场。阿方索并没有跟着他开进去,而是将车子停在了停车场外。

  “这里看起来像个废弃的停车场,再开进去就会被发现。你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不知是不是感觉到了一种不祥的预兆,流夏只觉得自己的双手开始发冷。但想到这关系到托托,她又不得不令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就走进了那个黑乎乎的停车场。

  果然如阿方索说,这个停车场看起来已经废弃了很久,而且到处都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二手车和轮胎等杂物。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废铜烂铁生锈的味道,令她感到有点轻微作呕。这一切都让她感到困惑,为什么托托会到这种地方?——

  这时,从不远处身后传来的冷漠又熟悉的声音,穿透了空气低低传入她的耳膜。

  “你到底想怎么样?”

  流夏心里一惊,急忙朝着那个方向悄悄走了过去。接着响起的一个女人声音更是令流夏屏住了呼吸。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才对吧?”

  这,这不是那个主持人艾玛的声音吗?

  她往后退了一步,心头似乎被什么噬咬着,泛起了一丝难言的酸涩。

  流夏,不要自己乱了阵脚。没什么事的,要镇定,要冷静。

  “你明知道我现在有女朋友了,我是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上次的事完全只是一个意外,之前我也和你道过歉,也说得很清楚了。你要任何经济上的赔偿,我都可以答应你。但是,请千万不要去骚扰流夏。”托托的语气里透着一种流夏从不曾听到过的冷淡。

  “只是一个意外?好吧,就算上次你和我上床是个意外,但意外之后的意外呢?你又打算收拾这个烂摊子?”

  听到这里,流夏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轰的一声炸开,呼吸几乎要停止,额头上不停地冒出冷汗,双手冷得像个死人。没有勇气再听下去,想要马上逃走,可是两条腿却又好像没有知觉地僵在原地,全身的血液仿佛在一刹那全部倒流……

  好冷……全身都好冷……

  “那是我在认识流夏前的事,更何况,那天我……当然,不管怎么样,那的确也有我的错,我也不打算逃避责任。”托托放低了声音,“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提供帮助,但也只能是经济上的帮助。因为我的感情不可能再分给别人。”

  “托托,我不要经济上的帮助,我只要你的心。我不能没有你,我肚子里的孩子更不能没有爸爸。我要生下这个孩子,我们才是一家人,你明白吗?托托!我的肚子不能再拖下去了!”

  世界,仿佛就在一瞬间停止了转动,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此时,流夏什么声音也听不见,除了从自己的胸口传来的轻微碎裂声。或许是因为之前的话已经狠狠刺痛了她,所以接下来的话再可怕再恐怖,也不能让她崩溃的失控。这个时候,连她都惊讶自己的冷静。

  她所能做的就是靠着冰冷肮脏的墙壁,用力握紧自己的手,让它不要再继续颤抖。

  指甲深深地陷进肉里,锐利的刺痛感顺着苍白的指节漫延,直达心底最深处。

  眼球被蓄在眼眶里的泪水狠狠灼烧着,痛得她睁不开眼。

  原来精心构筑的世界这么轻易就能——

  全盘崩溃。

  化作灰烬。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城堡里的生日晚会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悲伤的意大利之夏
热门: 冒牌货 绝世风流村官 男友收割机[快穿] 这个Alpha香爆了[穿书] 透视之眼 我身体里有只鬼 半城繁华 父之罪 花神(上) 极品艳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