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不是冤家不相见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少爷的惩罚 下一章:第二十五章 罗马王子的意外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为了照顾欧洲人的口味,这里的寿喜烧都是选用精致小巧的浅口铸铁盘,每人一份,干净又清爽。端这样的东西对流夏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快步走到了水无月包间的门口。她在门上轻叩了两声,然后小心地拉开了移门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她边说边抬起头来,声音在中途戛然而止,视线在某一点蓦然凝结.

  上帝啊!不可能吧!她难以置信地盯着正对着她的那个年轻男人,实在无法接受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凑巧的事。

  这不就是上次那个欠扁的色狼吗?好像叫什么米……兰特少爷来着?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尽管心情超级郁闷,但出于对色彩的敏锐触觉,流夏在这种时候还留意到了这位少爷穿的居然是Missoni的针织衫。说实话,敢于将这个色彩斑斓的牌子穿在身上的男人是需要有一定勇气的,因为一旦不小心就会变成一只花蝴蝶,但令人惊奇的是,那些充满想象力的配色穿在他的身上,恍如圣彼得大教堂里的花窗玻璃般绚烂,又像是拜占庭帝国的细密画般神秘,充满了雅痞般的华丽。

  米兰特也颇为惊讶地看着她,但很快就露出了一抹暧昧不清的笑容。

  “怎么,我一穿上衣服就认不出了?

  被他这么一提醒,流夏立刻想起了那天的尴尬情形,脸色不由微微一窘。她也懒得理他,赶紧将火锅和配料往桌子上一放,及时用上了假笑状面具,低声说了一句,“菜已经上来了,请慢慢享用吧。”

  “等一下。”米兰特忽然叫住了她,“这就走了?为客人准备调味料不也是你的工作吗?”

  “我只是负责将这些东西端进来,很快就会有人来跟进。”她彬彬有礼地笑了笑,尽管对眼前这个男人没有半点好感,但考虑到这是静香的店,也只好忍下来了。

  “那么也起码等到有人来跟进吧。不然我会投诉你们这里的服务态度。”米兰特轻轻笑了起来,深邃的眼眸却像阴森的枪口似的对准着她。

  流夏犹豫了一下,还是因为不想给静香添麻烦,所以再次忍了下来。于是她拿起了一只生鸡蛋,轻轻一磕打在了米兰特的碗中。谁知米兰特倒是挺顺手将碗里的生鸡蛋朝旁边的杂物盆里一倒,将空碗重新放在了桌子上。

  “听说这里是跪式服务吧?”他的嘴角拉开一抹嘲讽的弧度,“这么马虎的态度准备出来的调味料怎么能吃呢?

  什么?还想让她下跪?流夏觉得心里已经有一簇小火苗开始燃烧起来,虚伪的笑容也逐渐变得僵硬。就在她打算就这么甩手离开的时候,桃子小姐恰好赶到了这里,一进门就习惯性地跪倒在地,连声地说着对不起。

  流夏不由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她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

  “不好意思,流夏小姐是我们老板的客人,并不是这里的侍应。我这就为您放好调味料。”桃子恭恭敬敬地跪在米兰特身边,笑容可掬地伸手去拿鸡蛋。两位黑衣男人忽然挡住了她,凶神恶煞的模样令桃子吓了一大跳,顿时缩回了手不敢再做什么.

  “你待在这里不许动。今天我就是要她来服务。”米兰特目光一转,语气里带了几分威胁,“不然,我可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哦。

  “真是幼稚。”流夏斜睨了他一眼,忽然冷冷抛出了一个词。

  他的瞳孔陡然一缩,“你说什么?

  “难道不是吗?堂堂一个男人还和女侍应过不去,真不知你是来吃饭还是吃饱了撑的。”流夏用鄙视的目光望着他,“还有,我是中国人,没有这个跪的习惯,我只跪父母跪神仙跪死人,你既不是我父母,也不是神仙,难道属于第三种?

  米兰特一言不发地盯着她,尽管脸上的神情没什么变化,但微微抖动的嘴角已经泄露了他内心的恼怒,那双灰色的瞳仁更是阴冷到可怕。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凝固起来,弥漫着一触即发的浓浓火药味。

  佐拉在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女孩今天是凶多吉少了。要知道,幼稚这个词向来都是米兰特少爷的死穴。当然,这也是因为……

  桃子在旁边见这个情形,心里自是大骇,于是偷偷朝着门边移去,想先知会老板。谁知还没等她移动了几步,其中一个黑衣男人显然察觉到了她的动静。立即低喝了一声,“少爷说了让你不许动,你居然敢违抗少爷的命令!

  桃子被这么一吓,反而咬了咬牙想去把门移开。那个男人见桃子没听他的话,顿时恼羞成怒,不知是不是想在主人面前表现一下的关系,居然拿起了身边那只热气腾腾的寿喜烧铁盆朝她劈头盖脸扔了过去!

  眼看着那个滚烫的盆子就要砸在桃子的身上……说时迟,那时快,流夏极为迅速地将桃子往自己的方向一拽,伸出左手顺势挡了一下那个盆子!只听咚一声响,这件凶器正好落在了房间的角落里,盆里的牛肉和蘑菇顿时洒落了一地。

  刚刚逃过一劫的桃子早已吓得面无人色,浑身不停颤抖着。流夏狠狠瞪了一下那个始作俑者,气更不是打一处来。她一个箭步冲到了那个男人的面前,趁着他一愣神的功夫猛的抓住了他的手,朝着佐拉面前那块滚烫的铁板烧上用力摁了下去!

  “嗤[——”铁板烧伤顿时冒起了一股轻烟,男人顿时杀猪般地惨叫了一声。

  “刚才你扔别人不是扔得很开心吗?”流夏放开了他的手,轻哼一声,“我平生最看不起的,就是对女人下手的人。”

  男人怒极。但也知道面前这个女孩不好惹,只得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米兰特。

  这时房间的门也被移了开来,刚才那个男人的惨叫声将静香和宫本也都引到了这里。

  “怎么会这样?不好意思,真的很抱歉……”宫本进来一见到这情形,顿时也变了脸色,怒斥了桃子几句后一个劲地向他们鞠躬道歉。

  “静香小姐,事情是这样的,流夏小姐是因为救我……”桃子很简要地将事情大概说了一下。

  静香听完之后,目光往流夏身上掠过后轻轻低呼了一声,[font=ˎ̥]“流夏,你的手受伤了!

  流夏这才察觉到手背上有些疼痛,低头一看,原来那里被烫红了一片。

  “糟了,一定是刚才挡盘子时被烫到的。”静香着急地看着她的伤口,“这可怎么办?你还要画画呢!手就是你的生命,手受了伤等于就是伤害你的生命!

  流夏对于静香的反应感到有些微讶,因为平时沉着冷静的她是很少表现出这么惊慌的一面的。

  “这位先生……”静香又转过身,对米兰特露出了亲切有礼的笑容,“您的手下受了伤,我的朋友也没占到便宜,甚至比您的手下还严重。不如您就大人有大量,当这事没发生过吧。当然,如果您不同意的话,我们也只能替您报警,不过这里的录像已经录下先动手的是您的手下,所以……我看我们还是别伤了和气,各退一步。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您说是吗?

  听她这么一说,流夏顿时明白过来,原来静香之前的反应只是为了给对方一个信息——她的伤更严重。然后以此作为讨价还价的一个依据。

  从刚才到现在,米兰特一直都没有作声,只是饶有趣味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他的脸上泛着一丝并不明显的奇怪神色,乍看上去似乎若隐若现,仔细再看却是比月色更加朦胧难辨。那是,无论怎样都不能看明的神色。

  “既然连老板你都这么说了,我们少爷要是不同意也未免太没器量了。”在米兰特开口前,佐拉率先打破了这片沉寂,并且颇有意味地望了米兰特一眼。

  米兰特像是猜透了他的心思似的微微一笑,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当然,这种小事我根本不会计较。

  流夏在心里暗暗腹诽了一下,刚才还因为之前的过节想要整她,现在又故作大方的姿态,这个男人不但小器,而且虚伪,人品差得无可救药!

  静香倒是稍稍松了一口气,笑了笑道,“既然这样就太好了。今天的这顿全部算我的,希望你们能尽兴而归。

  鞠完一躬之后,她就赶紧将流夏拉了出去。流夏在临出去前瞥了米兰特一眼,而对方也正好望着她,然后,对着她展开了一个不明所以的笑容。在光线的映照下,这个笑容显得格外虚假,还隐隐透着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森冷。

  “大小姐,这些人都是那些组织里的人,这下我们该怎么办?”宫本皱了皱眉。

  流夏也不好意思地小声道,“对不起,静香,给你添麻烦了……”

  “流夏,这不关你的事,这些人本来就不是善类。”静香又对着宫本道,“我现在要和流夏出去一下,你先看着这里。

  “出去,去哪里?”流夏愣了愣。

  静香无奈地看了看她,拉起她的手就往前走去,“去哪里?当然去看医生了!

  水无月包房里的狼藉很快就被清理干净,各种新做的菜式陆续被送了上来,其中还不乏店里赠送的昂贵菜式。

  “这个女孩的背景你去查了没有?”米兰特厌恶地推开了面前的铁板烧。刚才的“铁板人手”让他对这道菜完全没了胃口。

  佐拉的眼中飘过了一丝笑意,“已经查过了。这个中国女孩叫宫流夏,是球星托托的女朋友,目前在罗马美术学院学习,每周还在为洛伦佐伯爵的女儿做家教。

  “洛伦佐伯爵?”米兰特挑了挑眉,“就是那个洛伦佐家族的继承人?

  “对。”佐拉停顿了一下,像是想要再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要补充的?”正如佐拉总是可以轻易看出米兰特的心思,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同伴,米兰特也对他的个性也同样了如指掌。

  “你还记得波西塔诺的那家武馆吗?”在看到米兰特不置可否地扬了扬眉后,他又继续说道,“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我就觉得面熟,后来看了报纸才知道原来她就是那家武馆馆主的女儿。

  “什么?”米兰特显然吃了一惊,“你说她是那个人的女儿?

  佐拉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份报纸递了过去。米兰特急忙拿起来翻看了了几下,神情顿时变得复杂起来,“想不到她居然是那个人的女儿……果然和那个人一样讨厌……

  “那么少爷,需不需要我做些什么?

  “暂时不用。”他冷笑一声,“总有机会对付她。别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她是那个人的女儿。

  佐拉略带好笑地推了推眼镜架,看来这下子少爷是要恨屋及乌了。得罪过少爷的人,下场一般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此时的流夏并没有意识到,她到底招惹了一个多么危险的麻烦。

  每年的五月是亚平宁半岛一年中最好的季节,紧邻着台伯河岸的树木透着一种美妙的清绿色,安静而舒展,以最优雅的姿态凝视着相伴许久的爱人。桥和树的倒影在清澈的河面上微微晃动,随着波纹荡漾出了一种罗马式的秀丽。带着暖意的轻风拂过人们的面颊时,就像是情人温柔的亲吻,不知不觉中悄然带来了初夏的气息。

  尽管手背受了一些伤,但流夏还是不愿请假,照常去伯爵家继续上课。因为怕托托担心自己,她也不敢将这件事告诉对方,更找了借口推掉了他的约会。幸好托托这个星期忙于训练,所以也没有留意到她的不妥。为了让玛格丽特能尽情地一边观察雏菊,一边作画,这几天的家教课基本都改在了下午。当流夏来到洛伦佐伯爵府时,她发现花园里的雏菊旁早就蹲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老师,你看我这几笔画得怎么样?是不是有进步呢?”玛格丽特一见到她就迫不及待地递上了自己的画。流夏接过画仔细看了看,立即指出了几个不足之处。玛格丽特听完之后又跑到一边继续聚精会神地修改起来。

  见暂时没自己什么事,流夏就在一棵橡树下的长凳上坐了下来。想到之后的绘画比赛,她不觉感到有些郁闷。不错,她也可以再勤奋一些,像阿弗洛娜那样不分昼夜的画下不同光线下的景色,可是这样的话,或许双方能打个平手,却没有能完胜对方的优势。

  这一次对决,她不可以输。绝对不可以。

  可是,怎样才能超越自己的对手呢?

  “一个人在叹什么气?”她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低沉美妙的声音。这声音里充满着无尽的诱惑,仿佛每一个发音都能轻易地操纵人心。还没等她回答,那声音的主人已经站到了她的面前。

  阳光透过橡树叶的缝隙洒落在他的身上,半明半昧之间闪烁着迷离的美丽。这种美丽由于太过莫测多变而让人感到了无形的危险,就像是织就了一张透明的蛛网等待着猎物的到来。但明知危险在前,如此完美的美丽还是诱惑着无数人如飞蛾扑火般前赴后继,心甘情愿堕入其中无法抗拒。

  “阿方索先生……”她急忙想要站起身。

  “你就坐在那里好了。”他笑了笑,示意她不用起身,随即也优雅地在长凳上坐了下来。一阵轻风吹过,将他身上的那股松叶清香送到了她的鼻端。

  “前天,谢谢你送我。”为了打破有些尴尬的气氛,流夏只好没话找说。

  “不用这么客气。对了,你也会参加这次的Margherita大赛吧?”阿方索像是不经意地提起这件事。

  流夏有些吃惊,“阿方索先生你也知道这个比赛?

  “当然。这个比赛就是由我们洛伦佐家族赞助举办的。很多新人都是从这个大赛出道的。”阿方索见到流夏由微讶变到愕然的表情,不由又笑了起来,“不过我可是不会因为你是我女儿的老师而网开一面的。

  流夏面色微微一红,“别小看我,我一定会凭着自己的实力拿到参赛名额的。”

  哦?”阿方索挑了挑眉,“那么你刚才为什么叹气?”

  “我……因为我怕这次不能超过对手……”或许是因为彼此在艺术的观点上颇为投契,流夏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居然将自己的烦恼一股脑儿都告诉了他。听完了她的倾诉之后,他倒是轻轻松松地抛出了一句话,“既然这样的话,你就不需要一边观察一边画了。

  流夏愣了愣,忍不住脱口道,[“要知道之前我就是因为没有好好观察,所以才被教授说成了垃圾。”连她自己也感怪,为什么不敢对托托说的话,在这个男人面前却能非常随意的说出来。人家说越是在意越多顾忌,看来多半是这个原因吧。

  “朱里奥一向都是那么毒舌。”阿方索眼底闪过了一丝笑意,“流夏,我没有叫你不要好好观察,只是叫你不要一边观察一边画。

  “诶?”流夏被彻底弄糊涂了。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少爷的惩罚 下一章:第二十五章 罗马王子的意外
热门: 你是我的荣耀 [快穿]勾引反派计划 绿毛水怪 艳绝乡村 人设不能崩 许你晴空万里 睡在汽车里的女孩 国色天香(顶级高手) 七星币一只的虫族 我在古代直播教书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