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天才,还是垃圾

上一章:第二十章 不同的世界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真正的对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罗马市区南部的一座小教堂内。

  在漫长岁月的侵蚀下,这座建于十八世纪的天主教堂早已不复往日的华丽,彩色的玻璃窗明显出现了几道裂痕,残破的管风琴也无法演奏出动人的赞美诗,就连十字架上受难的耶稣像上也积下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窗外的月色如流水般漫过了教堂里的一切,也映照出了一个男人的修长身影。一点银色的月光正好落在他眼睑上,细细碎碎地闪动着,当他略一眨眼,点点光芒就在浓密睫毛间跳跃流动。睫毛下那双水绿色的眼眸也仿佛沾染了几分光晕,如湖水般迷离悠远,同时更昭示了他的高贵身份。

  洛伦佐家族的阿方索伯爵,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似乎有些不合常理。

  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巨大的十字架下,借着月色静静凝视着耶稣基督的面容。恍然间,仿佛有一些断断续续的记忆片段在脑海中浮沉。

  想要记住的,想要忘记的。

  此时,罗密欧也正站在教堂的门外,透过狭窄的门缝默默注视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今晚的月色明明很亮,却仍然让他觉得无比黑暗。

  “来了怎么还不进来?”里面的男人突然发出了声音。

  罗密欧微微一愣,随即笑嘻嘻地推开了教堂的门。

  “老大,这次怎么选了教堂见面,这可是个和我们格格不入的地方呢。”他摘下了自己的帽子,走到了基督圣像前,“上帝早就抛弃了我们,不是吗?”

  “但我们也同样抛弃了上帝。”阿方索淡淡扫了一眼圣坛上的浮雕,“这座天主教堂目前被教会暂时关闭等待修葺,最近不会有人来这里。所以暂时是个安全的地方。”

  “这话可不能让帕克听到了,他可是个比任何人都要虔诚的教徒呢。”罗密欧随手拿起了一截未烧尽的蜡烛摆弄着,“话说回来,已经很久没去你的城堡了,玛格丽特这个小美女也快忘了我吧?对了,你们的那个家庭教师呢?还没暴走?这次好像创了记录呢。”

  阿方索看了看他,显然完全无视了那一堆问题,“看来这次的任务很顺利。”

  “如果你让我杀了他,明天的报纸就一定会登出他的死讯。”罗密欧的眼睛里笑意盈盈,那恬静的蓝色让阿方索一瞬间想到了圣母的光辉。

  “不过……我们似乎小看了米兰特。”罗密欧耸了耸肩又接着说道,“在被手枪瞄准情况下,他居然一点也不惊慌,这根本不是一个普通花花公子该有的反应。而且之前派去的女人也莫明其妙的失踪了,多半也和他有关。”

  阿方索沉吟了几秒,“米兰特……这可能会是个比玛德琳娜更难缠的角色。”

  “我看这个家伙也不会轻易知难而退,这次工程投标可能会有点麻烦。”罗密欧坐在了教堂前面一排用来祈祷的椅子上,放肆地将双脚搁在了一本圣经上。

  “但最终能起决定作用的另有其人。”阿方索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罗密欧一愣,“你是指负责这次重建工程的佩拉议长?可你之前不是说他像块难啃的骨头吗?这个家伙历来软硬不吃,贿赂威胁什么方法都没用。”

  “如果没有米兰特的插手,本来也毋需去打扰他。但现在,我们或许真要啃啃这块骨头了。”阿方索的眼中绦荡着令人心寒的凛冽锐利,“只要是人,就一定会有弱点。”

  两人之间忽然一下子安静下来,窗外传来了风吹动树叶的细微声音。

  “对了,还有一件有趣的事。”罗密欧很快打破了这片沉寂,“你猜我今天在米兰特的房间里看到谁了?”

  阿方索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显然对这件事并不关心。

  “可能你都已经忘了。就是那个会功夫的东方女孩。”

  “什么?”阿方索的脸色微有动容,“你是说那个女孩?她怎么会在那里?”

  罗密欧似乎对他的异常反应也有些惊讶,“原来你也记得她。不过那个女孩好像只是走错了房间而已。如果我没猜错,米兰特可能把她当成我们派去的人了。”

  “那么她……不过这么好的身手,应该没事吧。”阿方索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淡,却带上了一抹连他也没察觉的关切。

  “那可不一定。今天要不是我及时进去,她恐怕就要吃亏了。”罗密欧那种毫无掩饰的笑容使他看上去几乎像个纯真的孩子。

  “哦?”阿方索脸上的神色有些捉摸不定,“你好像对这女孩真的很有兴趣?”

  罗密欧故作幽怨地叹了一口气,“有兴趣又怎么样?人家已经名花有主了。算了算了,看来看去还是我的小情人最可靠。”

  他那夸张的表情令阿方索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了,时间也不早了,那你就先回去和你的小情人团聚吧。”

  “呃,我今天是打车过来的。为了抚慰一下我这颗脆弱的小心灵,老大你就干脆再送我回家吧。”罗密欧边说边推开了教堂的门。

  阿方索走到自己的银色Bentley旁,还亲手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难得地开起了玩笑,“那就让你享受一次我的女人才有的待遇吧。”

  罗密欧哈哈一笑,随口问道,“这个位置应该还没有女人坐过吧?”

  阿方索并没有回答,只是优雅地牵动了一下嘴角。

  午夜时分的罗马街头,灯火依旧辉煌。绚烂的光流交相辉映,呈现着一种如梦似幻的迷离之美。

  阿方索的车子经过威尼斯广场附近的时候,绿灯正好转成了红灯。为了打发无聊的等待时间,罗密欧摇下了车窗朝不远处东张西望。

  当他的目光掠过其中一家咖啡馆时,不由惊讶地咦了一声,“我没看错吧,那不是帕克吗?他……居然在约会!?”

  阿方索也有些好奇地侧过了脸,只见咖啡馆紧邻窗户的位置上映出了两人的身影。其中一个冷月般俊美的男子正是帕克,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东方女孩清秀端丽,举止温柔大方。两人就这么坐在一起,看上去倒也是说不出的协调养眼。

  “没想到帕克这个家伙也会认识女孩子?”罗密欧的嘴张成了O型,“我一直以为他对女人没兴趣呢。”

  “有什么奇怪的,帕克也是个正常男人。”阿方索弯了弯唇。

  “怎么帕克也喜欢东方女孩……”罗密欧再次感叹,“没这么巧吧?”

  “你也别乱猜了,说不定只是普通朋友而已。”阿方索说完一踩油门,车子顿时如箭一般飞了出去。

  在车子发动的瞬间,罗密欧又回头望了他们一眼。他第一次看到帕克露出那样柔和的表情,那种表情是他从来不曾见过的——

  转眼之间,新的一周又开始了。周一正逢是交作业的日子,所以同学们早早都来到了朱里奥教授的画室。这次教授所布置的作业是流夏最为擅长的景物画,所以她在前些天就顺利完成了这副《许愿池》。

  “流夏你的这副作品这次一定又能拿第一。”卡米拉看起来充满信心,还扭过头冲着静香道,“你说对不对,静香?”

  静香却好像没听见似的什么反应也没有,直到流夏扯了扯她的衣袖,她才蓦的回过神来。

  “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卡米拉揶揄地笑着,“是不是还在回味昨天的约会?什么时候也给我们介绍介绍嘛。”

  静香的脸微微一红,“什么啊,我只是刚好没听见而已。”

  流夏和卡米拉对视了一眼,坏笑着异口同声重复了一遍,“哦,刚好没听见而已。”

  静香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她实在也是拿这两人也没办法。

  “对了流夏,等你拿了第一,别忘了答应过我的事哦。”卡米拉冲流夏眨了眨眼,

  “没问题。”流夏自信地笑了笑,似乎也觉得这次第一非自己莫属。

  没过多久,朱里奥教授就抱着一大堆东西匆匆走进了教室。他今天的穿着和平常一样乱七八糟,脸上的青色胡茬颇有性格的像小刺似扎立着,唯一能让人看顺眼的就是那头绸缎般顺滑的栗色长发。幸好他本身的底子好,横看竖看都是个极品帅哥,不然换一个人配上这样的打扮,真难以想像是怎样的惨不忍睹。

  当流夏的目光无意中掠过他的脚时,顿时被雷得外焦内嫩——教授脚上的两只凉鞋居然是不一样的!

  这这这也太过份了,不就仗着自己是帅哥嘛。

  朱里奥没说什么废话,直接就进入主题,像往常一样开始了朱式毒舌点评。尽管评语让人听得想去一头撞死,但大家还是竖起耳朵聚精会神听着,一个字也不舍得落下。

  因为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对自己有莫大的帮助。

  到了最后就只剩下两副画,一副是流夏的《许愿池》,另一副就是阿弗洛娜的《波波洛圣母教堂》。

  朱里奥仔细地端详着两副画,脸上的表情丝毫不变,让人根本没有半点端倪可查。

  “宫流夏,你这画的是晴天时的许愿池?”他忽然问了一句。

  流夏点了点头,“是的。”

  朱里奥没有说话,又拿起了那副《波波洛圣母教堂》,“原来阿弗洛娜画得也是晴天时的教堂。这应该是早上七八点的时候画得吧?”

  阿弗洛娜也点了点头,“没错,老师看得真准。这是我在早晨八点时画的。”

  朱里奥目光一敛,“那其他的画呢?你应该画了不止一副吧?这组画应该是有连续性的。”

  听到这句话,包括流夏在内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阿弗洛娜的神色更是复杂难辨,有惊讶,有崇拜,更多的是佩服。

  “是的老师。为了找出阳光不同时刻在教堂表面的投射效果,我从早到晚都追踪着阳光的投射角度,根据光与影的变化,每隔一个小时就画下一张。不同的光影就好像是教堂的不同表情,我希望能捕捉下最完美的一刻。所以这组画我一共画了十二张。”

  朱里奥的眼中露出了赞许的神色,“这副作品细部色彩丰富,整体色调统一。组成总色调的这三种色调有主有次,相辅相成,色彩的运用无可挑剔。阿弗洛娜,你在色彩上的进步很大,也能看得出你用了心。”

  说着,他又拿起了流夏的作品,面带不悦地问道,“宫流夏,你告诉我,在下笔前,你去看过几次许愿池?每次又观察了多少时间?”

  流夏听到阿弗洛娜的回答时已经有些心虚,现在被朱里奥这么一问,她更是什么话也答不出来。

  因为一直觉得景物画是自己的优势,所以她并没有在这张画上花费太多的时间。

  “看到你画的许愿池的阴影部分了吗?你把它画成了蓝色。不错,阳光下影子偏冷,所以一般人都会将它画成蓝色,这是规律。但是你考虑到了当时的环境吗?许愿池的地面是暖色调的,所以这部分的阴影色调也会被影响,应该用冷中带暖的色调才最适合。”朱里奥的语气还算平和,只是隐隐带了几分失望,“色调有它的变化规律,这是科学的。但科学不等于艺术,艺术需要利用科学。不管什么环境时间,遇到阳光下的影子就画成蓝色……宫流夏,这就是你没有仔细观察的最好证明。我开始怀疑你是否热爱着绘画这门艺术。”

  流夏的心一直一直往下沉,她清楚的知道,这次的第一不会再是自己。

  “对不起老师,这次是我太马虎对待了。绝不会有第二次。”

  “宫流夏,我不否认你对色彩有着独特的天赋。但是,请你记住,”朱里奥平静地望着她,“你得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否则,你的天赋就是一堆垃圾。”

  流夏心头一阵剧震,双脚一软差点没有站稳。他刚才——说什么?

  垃圾?她的天赋是一堆垃圾?

  同学们似乎也相当惊讶,投过来的每道目光更是意味不明。这也难怪,前两次朱里奥教授还对她青眼有加,可今天就将她从天才贬为了垃圾。

  她紧紧攥着手,细长弯曲的手指看起来就像某种不自觉的僵硬。此时此刻,她真的希望可以有个地洞可以让她钻下去。

  她甚至不敢去看阿弗洛娜的神情。

  自己的骄傲第一次被这样无情打击,令她觉得无法承受——

  黄昏时分,卡米拉独自来到了平时经常光顾一家音像店。这家看起来并不大的小店位于维多利亚区一条狭长的街巷里,青色的石板路还保持着两三百年前的原状,曲曲折折地朝纵深延伸着。路两旁的房子挤得很紧,每户人家的窗台上都摆放着盛开的鲜花,为这条街平添了几分甜蜜浪漫的点缀。

  一进店门,她就迫不及待地问起了那位矮矮胖胖的老板,“宫崎峻最新的那部动画碟到了吗?”

  胖老板点了点头,朝旁边指了指,“到是到了,不过最后一张已经被他买了。”

  卡米拉这才留意到不远处的架子旁还站着一个男人。当那男人闻声转过身时,她不由吃了一惊——这不是朱里奥教授吗?

  “老师,你怎么在这里?”她有些不敢相信地瞥了一眼那张碟,“真没想到老师也喜欢宫崎峻的动画……”

  “动画也是一种艺术,同样具有强大的感染力。”朱里奥的脸上也掠起了一丝微讶之色,“不过我也没想到你会喜欢……”

  “不然老师以为我喜欢什么呢?PUB,酒吧,还是无休无止的夜生活?”卡米拉笑着抛出了一个娇媚的眼波。或许在旁人看来,以她如此性感火爆的形象,确实很难和喜欢动画这样的爱好联系起来。

  “既然你喜欢,那么这张就让给你好了。或者说,我该邀请你去我家一起观看?”离开了课堂的朱里奥教授同样具有意大利男人的热情天性。

  卡米拉也大大方方地一笑,“是个好主意呢,那选日不如撞日,干脆就今天吧。”

  朱里奥颇为暧昧地看了她一眼,“不过,到时或许不只是一起看电影那么简单哦。”

  “那就多谢老师顺便再请我吃晚餐了。”卡米拉语带揶揄地答道。

  他笑着将碟片递了过去,“看来为了省下我的一顿晚餐,还是让你自己看算了。”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的夕阳,班驳的洒落在他的脸上,仿佛为他染上了某种令人心动的光芒。

  不知是不是看惯了他平时毒舌的样子,这样的朱里奥教授,也让卡米拉的心里涌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老师,宫崎峻的作品里你最喜欢的哪部?”她忽然开口问道。

  还不等朱里奥回答,她又继续说道,“我最喜欢的是那部幽灵公主。”

  朱里奥的眉毛微微一动,脱口道,“为什么?”

  “因为我非常喜欢宫崎峻关于这部电影说过的一段话。“卡米拉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注视着他,”即使是在憎恨和杀戮中,仍然有些东西值得人们为之活下去。我们描绘憎恨,是为了描写更重要的东西。我们描绘诅咒,是为了描写解放后的喜悦。”

  朱里奥没有说话,他的眼底仿佛有种奇怪的光芒在灼烧,随即又像灯光熄灭般黯淡下去。

  “老师,为了谢谢你把碟片让给我,你不介意我请你去喝杯咖啡吧?”卡米拉身上似乎更多继承了热情奔放的西班牙血统。

  “再好不过了。不过我倒更希望这是你想更多了解我的借口。”朱里奥的语气里带了几分调侃。

  卡米拉笑起来的样子比盛放的西班牙玫瑰更加娇媚,“那就请告诉我除了在咖啡里放六块糖外的更多事情吧。”

  朱里奥在微微一怔又笑了起来,纯粹的笑意直达眼中,平日里那种令人难以接近的感觉一扫而空,倒有几分出乎意料的亲切。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十章 不同的世界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真正的对决
热门: 讨好[娱乐圈] 太子妃升职记2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终场 登顶炼气师 捉住病娇咬一口 [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 拥抱谎言拥抱你 云中歌3 美德的动摇 我在鬼杀队当柱的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