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不同的世界

上一章:第十九章 送上门的猎物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天才,还是垃圾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看清流夏的容貌时,那位杀手似乎也是微微一怔,尽管这短短一瞬几乎难以察觉,却已经被一旁的男人敏锐地捕捉在眼中。

  不过杀手看起来并不着急开第二枪,只是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着那个男人。令流夏感到奇怪的是,那个看起来像色狼的男人非但没有任何惧色,反而还保持着放荡不羁的笑容,轻挑着眉毛斜睨着那个想要致自己于死地的人。也是在这个时候,流夏才看清原来刚刚抵在她腹部的东西原来不过是个电视遥控器!

  这个混蛋,真是太过份了!

  此时,门外忽然传来了几声急促的喊声,“米兰特少爷,您没事吧?米兰特少爷?”

  男人耸了耸肩,对着那位杀手轻笑了起来,“你还有半分钟的时间可以离开这里。”

  杀手的神色倒也不惊慌,就像是早就意料到了事态会这样发展。他有意无意地又看了流夏一眼,随即如幽灵似地闪到了窗口,娴熟迅捷打开了本来紧闭的窗户,接着如同飞鸟般一个纵身翻出了窗外,竟然就这么从八楼跳了下去!

  就在两人对视的一刹那,流夏终于看清了白色面具下那双如圣母般恬静的蓝色眼眸,这更是让她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没错,就是他。

  那个——暖金色的少年杀手。

  她愣了愣之后立即飞扑到了窗前往下望去,可是楼下却什么也没有。那个少年杀手就好像蒸发在了空气之中,消失地无影无踪。与此同时,房外的几个黑衣男人也撞开门冲了进来,神色惊慌地询问着那位米兰特少爷是否受惊。

  一见这个阵势,流夏顿时感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这几个男人看上去就不像是好惹的家伙。或者这么说,他们的身上似乎都散发着和某种这个社会格格不入的气质。

  “你们都不用担心,少爷哪是这么容易就被吓住的。”门外又传来了一个清澈明净的声音。这声音虽然清冷,但平缓温和的语调恰好缓解了那股清冷。

  流夏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面目清秀的眼镜男子正走了进来。在这样诡异的氛围下出现的这个男人,就像是在月光下轻轻摇曳的一株月见草,给人一种清新淡雅的感觉。虽然他不像有些人那么引人注目,却偏偏有着仿佛清水般的透明存在感,仿佛只要轻轻触碰,他就会像水滴一样消失。

  “佐拉,知不知道我差点就死了,你都一点也不担心我。”米兰特故作伤心地摇了摇头。

  “你也说是差点死了,那不就是还没死成。我为少爷你高兴还来不及,有什么可担心的。”佐拉的口齿倒是颇为灵巧。

  米兰特一时语塞,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啊,少爷的脸上怎么……”一个小个子的男人脸色苍白地指向了米兰特脸上的某个部位。流夏抬头一看,心里更是叫苦不迭,那,那不是被她打出来的熊猫眼吗?

  糟了,看起来这次一场恶战是难免了。

  “少爷,这个女人是……”佐拉似乎也留意到了流夏的存在。当他的目光掠过流夏的脸庞时,眼底深处似乎微微一闪。

  “哦,她只是走错房间而已。”米兰特看了看她,“还不走?”

  这个回答完全出乎流夏的意外,她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说了一声抱歉后迅速退出了房间。

  当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笑容忽然从米兰特的脸上消失了。

  他的眼神变得凌厉锋锐。

  “如果没有猜错,这次来袭击我的杀手应该是EE的人。”

  “我也是这么想。不过EE的杀手似乎很少失手啊。”佐拉推了推眼镜,“难道他们的目的并不是……”

  “不错,罗马是EE的地盘,如果我死在这里,他们的嫌疑最大,之后的麻烦更是源源不断。我想Don和A应该不会那么愚蠢。他们的目的只是想给我一个警告,让我退出这次政府的投标。”米兰特弯了弯唇,“不然,像刚才那种一流杀手又怎么可能射偏子弹。”

  “不过这种警告看来似乎对少爷并没有用。”

  “谁说没用?”米兰特暗沉的眸光一闪,“在杀手没有进来之前,房间的门已经被打开了。”

  佐拉的神色一敛,“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这里有内鬼?”

  “立刻去查,一旦查出是谁,先不要杀他。”米兰特勾起了嘴角,眼中闪烁着玩味又残忍的光芒,“我要他活下去。”

  佐拉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架。对于少爷作出这样的决定,他并不陌生。因为在米兰特少爷看来,让一个人受惩罚不是杀死他,而是让他看着自己的家人朋友全部因他而死,他却无能为力。

  这样被少爷折磨至疯的人已经不知有多少了。

  “对了,刚才的那个女孩,你也立即派人去查查她的底细。”

  “少爷,你的口味什么时候变了?”

  “她——可能认识那个杀手。”米兰特眯了眯眼睛,撩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浮光。

  “明白了,我马上就去查。”佐拉朝门口走了几步,又转过身,“不过,在这之前,我想再问一句,少爷您的熊猫眼也和那个姑娘有关吗?”

  米兰特少爷的面色一阵发白,“别说废话了,还不赶快去给我买副深色的墨镜来!不然我就开除你!”

  此时的流夏已经打开了827的房门,找到了那条蓝色的披肩。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她也有点心神不宁。

  那个米兰特少爷是EE要暗杀的人,他的背景一定也不简单。在意大利,这样的组织不止EE一个,尤其是在南部的那不勒斯和西西里岛,分布着好几个类似的规模不等的组织帮派。说不定,他们也同样是……唉,自己又差点趟进了一滩浑水中。

  “流夏,你在里面吗?安妮塔说你来这里帮她拿披肩了。”门外忽然传来了托托的声音。流夏稳了稳自己的心神,应了一声立刻去开了门。

  “这么长时间还不下来,我担心你……”话还没说完,托托的面色蓦然一变,紧紧盯住了她的脸,“流夏,你的脸怎么有点红肿?怎么回事?受伤了?”

  “哦……没什么,刚才不小心撞了一下。”流夏忙捂住了那个掐痕,支吾了两句转移了话题。

  “等结束后还是先到我家,上点药我再送你回去。”托托的语气里尽是掩饰不住的心疼。

  “我知道你担心我,不过也不用这么夸张。”流夏笑着拉起了他的手,“我们还是快点下去吧。安妮塔还等着这条披肩呢。”

  电梯下到七层的时候停了下来。

  门打开的时候,两个打扮时尚的少年迅速钻了进来。其中一个戴灰色帽子的少年抬起头来,正好和流夏打了一个照面。

  这一看顿时让流夏的额上冒出了几滴冷汗,她她她没有眼花吧?这不就是那个少年杀手吗?他刚才不是跳下去了吗?怎么又会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这里?

  少年好像完全没看到她,压低了帽沿和身旁的同伴低笑着说了几句话。这样的他,看起来和普通的意大利少年根本没什么区别。

  流夏从没觉得这短短的几秒钟是如此尴尬难熬,狭小的电梯空间令她感到有点透不过气来。

  “没事吧,流夏?你的脸色不大好。”托托敏感地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

  “没……没事。”她抿了抿嘴角,心里倒是慢慢清明起来。原来这个少年之所以敢跳下去,只是因为在七楼有人接应他。恐怕那位米兰特少爷也没料到他们居然这么大胆,就这么在他的眼皮底下玩了一出把戏。

  到了一楼的时候,少年在临出电梯前忽然飞快地冲她眨了眨眼,随即一个转身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罗马队长的生日晚会还在继续着,璀灿的水晶吊灯将大厅映照的如同白昼,华丽无比。在明快的意大利舞曲伴奏下,宾客们相谈甚欢,而侍应们则端着各式酒水在客人中穿梭来往,忙碌非常。

  流夏并不费力地就在人群里找到了安妮塔的踪影,她看起来和一位绿衣美女聊得很是愉快。安妮塔一抬眼看到他们,立即笑着招了招手,而那位原本背对着他们的绿衣美女也缓缓转过了身。

  “艾玛?”托托似乎有些惊讶,“你不是病了吗?”

  艾玛笑了笑,“我已经好多了。再说今天是队长的生日,我怎么可以不来。”说着,她又笑着朝流夏伸出了手,“你好,我们之前见过面了。我是艾玛,因为工作的关系和托托已经认识不少年了。这个家伙真是过份,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正式把女朋友介绍给我过呢。”

  流夏将披肩递给了安妮塔后也友好地握住了她的手,顺便说了几句客套话。

  在一旁的托托神色复杂地看了看艾玛,又转头对流夏笑了笑,“Estate,肚子饿不饿?要不先去吃点东西吧?”

  还不等流夏答话,艾玛已经热情地拉住了流夏的手,“托托你真是小气,让她多和我们聊几句都不行吗?难道还怕我们吃了她不成?”

  她这么一说,流夏也只好点了点头,“我现在不饿,你去和你其他的朋友聊聊吧。这里有安妮塔和艾玛,你不用管我。”

  托托倒也没有再说什么,关照了她几句就离开了。

  不知为什么,流夏觉得托托对艾玛的态度有些说不出的奇怪。

  似乎——太过冷淡了。

  对了,前些天这位艾玛小姐不是还刚刚去过托托家吗?怎么一转眼他就连对方生病都不知道?

  陪着两位美女聊了一会之后,流夏趁着空隙时去了一趟洗手间。豪华酒店不愧是豪华酒店,洗手间的配置也比别家的精致一些,就连擦手的小毛巾上都统一绣着高档的金丝线。当她拿起小毛巾擦拭手上的水渍时,听见洗手间门响了一下,原来艾玛也随后走了进来。

  不过艾玛似乎并没不急着解决生理问题,她先察看了一下四周,确定了洗手间没有别人后就一言不发地站在了流夏的身后。流夏不明所以地抬起头,从镜子里看到了艾玛正用一种复杂分辨的眼神盯着自己。

  “怎么了艾玛,你有什么事吗?”

  “流夏,你一定听过灰姑娘的故事吧。”艾玛幽幽地开了口。

  流夏点了点,不知对方到底想说什么。

  “很多人都很羡慕灰姑娘,但他们往往都忽视了很重要的一点:灰姑娘本身也是出自贵族家庭,所以才有资格接到来自王宫的邀请,从而有机会认识王子。”

  “艾玛,你到底想说什么?”流夏有点摸不着头脑。

  “其实,灰姑娘和王子还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但是你和托托,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她直视着流夏的眼睛,“他是前途无量的足球明星,以后更会是享誉世界的巨星。陪伴在他身边的不应该只是位普通平凡的女孩。你倒是扪心自问,你能带给他什么?你有什么可以配得起他?你有能和他并排前进的资格吗?”

  流夏一听也来了气,“艾玛小姐,我有没有资格,这并不需要你来判断。希望你能收回这些话并且道歉。”

  艾玛不但没有收敛,反倒更加咄咄逼人,“假如没有年少时的这段交集,宫流夏,你觉得托托会爱上你吗?身为球坛巨星的他又怎么可能和你有任何交集。他不过是因为过去的记忆才选择了你。可是将来呢?他只会不停前进,你能追得上他的脚步吗?远远落在后面的你只会成为他的累赘。作为托托的朋友,我并不看好你们的关系。”

  流夏恼怒地抿紧了嘴唇,正想要反驳几句,可脑海里却莫名涌起了卡米拉和静香曾经说过的话。

  “不过这些球星身边美女如云,他们的女朋友不是模特就是主持人,我们这些普通人连够都够不到。我们和他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这个世界已经被人为的划分为了许多不同的世界,每个世界都有每个世界的游戏规则。彼此之间很少会有交集,即使有交集,多数也是以无奈结局收场。”

  不知为什么,头蓦的一下痛了起来,痛得她无法再继续思考。

  “我会站在他的身边和他并肩前进,绝不会成为他的累赘。这点就不用你操心了。”她面无表情地扔下了这句话之后就夺门而出。

  回到大厅的时候,托托见她神色有异,关切地问了几句。但她并没有将刚才的事情告诉他,只是推说自己不舒服就提早离了场。

  作为一个女性的直觉告诉她,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这个叫艾玛的女人,是不是——曾经和托托发生过什么?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十九章 送上门的猎物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天才,还是垃圾
热门: 太监穿到九零年代 万族之劫 安阳(天下卵) 艳绝乡村 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 我在古代直播教书发家 男配拯救偏执男主后 云中歌2 穿成人鱼后,我嫁给了一条龙 名草有主(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