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送上门的猎物

上一章:第十八章 伯爵先生的私人美术馆 下一章:第二十章 不同的世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流夏在走进大厅的一瞬间就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无数目光,这种巨大的气场令她有种马上逃出去的冲动,但当她看到托托脸上充满自信的神情时,心里又莫名奇妙地安定下来。

  托托将她介绍给了自己的队长和队友们。流夏毕竟也看了好几年的罗马队比赛,早就成了一位资深球迷,所以在见到这位赫赫有名的保罗队长时,她也有些小小的激动。或许是因为谈论起足球头头是道的关系,流夏很快就和托托的其他队友们熟络起来。

  “托托,这就是你的中国公主吗?”队长的妻子安妮塔和其他几位球员夫人交谈了几句后也走到了这边,笑吟吟地打量了流夏几眼,“果然是个非常迷人的姑娘呢。”

  有着一头性感金发的安妮塔来自捷克,是目前欧洲最有人气的名模之一。当她和英俊高大的保罗站在一起时,整个画面顿时充满了赏心悦目的和谐美感。听到安妮塔的赞美,流夏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在这种场合,当然是用上文雅淑女面具最合适不过了。倒是托托立即体现出了意大利男人浪漫率性的一面,不但将这些赞美照单全收,还大大方方地又夸了自己的女友几句。

  大家客气地寒喧了几句,安妮塔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托托,你打过电话给艾玛没有?听说她这几天好像生病了。我看她今天可能也不会来了。”

  “是吗?她病了?”托托似乎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一副我并不清楚的表情。

  “原来你还不知道,你和艾玛的关系不是一直还不错吗?”安妮塔边说边看了流夏一眼,用调侃的口吻又说了一句,“难道是怕女朋友不高兴?”

  “怎么会呢。”托托淡淡笑了笑,“这些天太忙,一直都没怎么联系。”说着,他又轻轻拍了拍流夏的肩,“你先和安妮塔在这里聊会儿,我去给你拿点饮料,马上就回来。”

  “托托真是个不错的男人,我还没见过他对哪个女孩子这么体贴呢。”安妮塔望着托托的背影笑了起来,“要好好珍惜他,不然一不小心就会被人抢走哦。”

  流夏也报以温柔一笑,“如果是这么容易就可以被抢走的男人,那么似乎也不值得好好珍惜了。”

  安妮塔颇有意味地看了看她,“你说得倒也没错。”她转过了身,指着不远处的几位美女低声道,“你看,这些都是罗马队队员的太太团,这个红发女人是和我一起登台的模特,那个褐发美女是新晋的电影明星,还有那个笑起来很妩媚的女人,她也是电视台的名主持人,最近还和艾玛一起被选为了意大利男人心目中的最佳情人……

  听着她不停的介绍着,流夏的心里莫名泛起了一丝说不出的失落感,这些球星们的妻子女友不是明星,就是名模,而自己……和她们比起来却是那么的平凡。

  这个世界,并不是属于她的世界。

  可是,这个世界里却有她最喜欢的人。

  这时,一位端着酒的侍应快步从安妮塔身边擦过,可能是被人撞了一下,他那托盘里的酒杯微微一晃,几滴殷红的葡萄酒汁正好洒在了安妮塔的蓝色披肩上。

  侍应忙不迭地道歉,安妮塔倒也没责怪他,让他继续去做别的事了。

  “要不还是先把披肩脱下来吧。”流夏低声说着,她明白这并不是个非常合适的建议,因为安妮塔今晚所穿的这袭晚礼服一旦失去这条披肩的搭配,整体感觉就会失色不少。但不管怎么说,这起码不会比戴着一条有污渍的披肩更糟糕。

  安妮塔不慌不忙地笑了笑,“别担心,幸好我早有准备。我提前在楼上开了一个套房,将今天准备要换的衣服都放在了那里。这样的蓝色披肩我正好带了两条。”

  流夏也替她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了,你去换一下就可以了。”

  安妮塔正要说话,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和她打了个招呼。她抬起头一看,脸上顿时露出了为难的表情,“那是俱乐部主席的夫人,我得马上过去应酬一下。这样吧,流夏,这是套房的房卡,麻烦你帮我去八楼换一下好吗?”

  见流夏点了点头,安妮塔将自己的披肩脱了下来,又将房卡一起塞到了她的手里。

  “放心吧,我很快就回来。”流夏看了一眼那张房卡,上面的数字看起来似乎有些模糊,但还是能分辨出房号——821。

  这幢酒店的八层和九层都是价格不菲的豪华套房,目前还没有到意大利的旅游旺季,所以整个楼层的入住率也不高。装饰典雅大方的走廊里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声音,唯一能能听到的就是流夏踩在地毯上发出的轻微脚步声。

  她顺着指示牌,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找了过去,一直在走廊的尽头才看到了821号房。

  当她准备拿出房卡开门的时候,意外地发现这扇房门居然只是虚掩着而已。她心里一惊,第一个想到的可能就是失窃。于是在稍稍思索了一下之后,流夏就轻轻推开了门,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带有十九世纪欧洲风格的房间大厅里摆放着几张古典沙发,法式矮桌上放着名贵的红酒和透明的水晶杯,在半明半昧的灯光下闪耀着如鲜血一般妖艳的玛瑙红色。造型别致的希腊花瓶中随意插着几支白色玫瑰,有几片花瓣已经凋零飘落。窗外的月色轻洒在暗红色的地毯上,映照着那几片零落的纯白花瓣,莫名撩起了几分惆怅之意。

  白色玫瑰冷冽的清香,和甜蜜馥郁的印度熏香交汇在一起,让她的脑袋里有一种昏沉沉的眩晕感。

  就在这个时候,流夏听到了背后浴室的门被打开了,她吃惊地转过身去一看,当场就石化了。

  在氤氲朦胧的雾气中,竟然不可思议地出现了一个男人。

  而且——还是个刚刚洗完澡的男人。

  他的下身裹了一条白色的毛巾,裸露着的上身线条完美的无可挑剔,柔韧的腰部曲线更是收敛的流畅有力,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如野猫般的性感诱惑。还没擦尽的透明水滴流过了他紧致光滑的小麦色肌肤,顺着他身上的线条淌进了白色毛巾之中,看起来就像是种无意的挑逗。

  在看到流夏的一瞬间,男人似乎有短暂的惊讶,但很快就恢复了如常的神色。

  他撩了一下自己湿漉漉的茶色发丝,一步一步,如鬼魅般缓缓朝她走了过来。在明昧不清的光线下,他脸上的表情好象是在微笑着,那笑容有点妖媚,有点蛊惑。前一秒还隐藏在暗影之中,后一秒却又清晰地展现在了光明之下——

  让人根本无从捉摸。

  直到他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流夏才看清了这个男人有着一双颇为罕见的眼睛,他的瞳孔是冷淡的浅灰色,而外层却是如同蜂蜜一般甜美的金色,右眼角下的那颗泪痣更是性感之极。此刻,他的眼里分明透出了一抹狎昵的笑意,声音里也带着几分轻佻。

  “嗯?怎么这次换成了东方风情吗?”——

  “不好意思,刚才我走进来的时候这里的门并没有关上,我并不知道有人在安妮塔的房间里。我帮她拿了东西很快就会离开。”流夏立即判断出这个男人不可能是一个小偷,但他究竟是安妮塔的什么人,那就不清楚了。对于她来说,这种闲事还是少管为妙。

  “安妮塔?”男人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里明明是我的房间啊。”

  “你的房间?”这下轮到流夏搞不清状况了,“这里不是821号房吗?”

  男人先是盯着她看了一会,忽然眯起眼睛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的样子看似肆无忌惮,却又暗藏着让人无法忽略的锐利锋芒。

  “这次果然比上次有趣多了。”话音刚落,他就迅速上前了一步抓住了流夏的肩膀,顺势用自己的身体将她紧紧压在了墙上,将两人之间的距离骤然缩减为零,构成了一个相当暧昧的姿势。

  由于他的行动太过突然,流夏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这才莫明其妙地处于了被动位置。尽管还不清楚这个男人到底在搞什么,但在不清楚对方的身份前,流夏还是不想轻易发作。

  “这位先生,我想你可能认错了人。请你赶快放手,不然倒霉的人一定是你。”

  他似乎觉得这话十分好笑,非但没有放手,反而更加放肆地将脸慢慢地贴近,嘴角的笑容里带着一种勾魂摄魄的邪气。

  “哦,原来这次玩得是欲擒故纵,好极了,那我们现在就开始……”

  话还没说完,他忽然看到女孩的眼中寒光一闪,结果自己连她的动作都没看清,就被一脚狠踹到了沙发上!猝不及防挨了这么一下,他也有点懵。谁知对方还趁着这个空档落井下石,又冲上来给了他一拳,不偏不倚正中他的左眼!

  男人捂住了自己的左眼,倒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虽然眼前的金星毕毕乱冒,四处飞溅,他却一脸无所谓地笑了起来,“这次的女人也未免太劲了一点吧。”

  流夏鄙视地瞥了他一眼,“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已经警告你放手了。不管你是安妮

  塔的什么人,总之你做出这样的行径就是咎由自取。”

  男人挑了挑眉,“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安妮塔是什么人,不过我也要再重申一次,这里,是我的房间。”

  “这里不是821号房吗?”流夏不耐烦地给了他一个白眼,目光扫过自己拿着的房卡时,忽然觉得有点不妙。之前她看得并不仔细,再加上数字有些轻微的磨损……哦哦,天哪!她竟然将7看成了1!

  糟了,她好像犯下了一个大错误……

  “不好意思,我好像是进错了房间。真是对不起。”流夏神色尴尬地看了看他,局促不安地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哦?那刚才我挨得那几下呢?是不是也该道个歉呢?”男人有意无意地瞥了瞥那张门卡。如果很仔细地去看,的确能看到7字的上半部分被磨损得有点不清楚了。他的心里也闪过了一丝疑惑,难道这个女孩真的不是EE派来刺探消息的?

  “我对闯错房间表示歉意,至于其他的,我是不会道歉的。”流夏将头扭到了一旁,接着就什么也不说了。尽管是她理亏在前,误闯了别人的房间,但这个男人这么轻薄,活该要好好教训一下。

  “好吧好吧,那就算我咎由自取。”他笑了笑,似乎并没有把这放在心上。

  “那……那我就告辞了。”流夏也不想继续呆下去了,只想马上离开这个莫明其妙的色狼。

  就在她放松警惕转过身的一刹那,男人的眼眸骤然暗沉下来,忽然使出了一记漂亮的侧勾踢,将她绊倒在了地毯上。当然流夏也不是好惹的,尽管被对方偷袭得逞,但在倒地的同时她也将他一起狠狠拽了下来——

  结果两人又在地毯上跌出了一个比刚才还要暧昧的姿势。

  流夏正想反击,却立即感觉到有个冰冷坚硬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腹部,接着又听他的声音低低响起,“我是个非常小心眼,非常容易记仇的男人哦。所以你最好乖乖不要动,不然我的这个玩具很有可能会走火哦。”

  流夏心里蓦的一沉,那个玩具难道是——一把手枪?打不过她就用这玩意威胁她,切,她再一次从心底里鄙视他一万次。

  “刚刚打我的时候你好像很嚣张嘛?那,现在有没有一点后悔呢?不过没有关系,我对女人是很温柔的。”他伸出右手报复性地使劲掐了掐她的脸,“是你自己送上门来,就不要怪我哦。”

  这一下似乎颇为用力,流夏的脸上立刻留下了一道殷红色的掐痕。尽管她恼火之极,可是对方有武器,所以又不想轻举妄动,只得暂时忍了下来,抓紧时间思索着如何从这里逃脱的方法。

  男人笑咪咪地正想再掐她几下,蓦然之间却又好像感应到了什么,脸色骤然一沉。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如脱兔般敏捷地朝旁边避开的同时,房间里传来了极为沉闷的扑一声响,一颗银色的子弹如闪电般悄然而至,不偏不倚地正好打入了他身后的墙壁。

  流夏大吃一惊,这才发现房间里赫然多出了一个第三者。不过最要命的是,这个第三者的手中还握着一把正冒着硝烟的消音手枪。

  杀手?这是流夏当时唯一可以猜到的可能。她在心里哀叹一声自己为什么这么倒楣后,又忍不住抬头多看了那人几眼。

  尽管这个杀手古古怪怪地戴着一个威尼斯的白色假面,令人无从看清他的容貌,但那头暖金色的头发看起来却是分外眼熟。

  流夏的心里顿时一个激灵,不会——这么巧吧?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十八章 伯爵先生的私人美术馆 下一章:第二十章 不同的世界
热门: 完美关系(完美关系原著小说) 女配是大佬[快穿] 步步高升 太子妃升职记 重生两次后我穿回书里了 你们嗑的cp在一起了 逼受成攻[快穿] 云中歌3 苍壁书 步步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