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令人不安的电话

上一章:第十六章 华族千金的秘密 下一章:第十八章 伯爵先生的私人美术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自从知道流夏是托托的女朋友以后,玛格丽特小姐对她的态度显然有了更大的改变。不过,那也仅限于不讨厌而已。

  当然对于流夏来说,只要不继续整蛊她那就谢天谢地了。

  玛格丽特的那张雏菊已经完工了大半,看上去倒也是似模似样。但以流夏的眼光看来,这张画还是存在着很多缺陷,最致命的缺陷就是没有灵动的生命力。这也难怪,除了第一次以外,其余几次玛格丽特都没有再去看过那片花田,只是根据的记忆描绘出来。而流夏负责的就是指导她上色,仅此而已。

  学习绘画只是贵族千金的一种消遣——流夏一直都抱着这样的想法。

  “老师,你看这样漂亮吗?”玛格丽特得意地举起了自己的画给她看。

  “嗯,很好。”流夏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笑容,却没留意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

  玛格丽特放下了画,望了望墙上的挂钟,忽然眨了眨眼,“老师,现在托托的比赛应该快结束了吧,不知道这次罗马会不会取胜呢?”

  流夏心里一动,随即又正色道,“你呀,好好画画,有托托在罗马队不赢才怪。”

  “老师你对你的男朋友好有自信哦。”玛格丽特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我现在去趟洗手间,大概要10分钟哦。老师也可以休息一下。嗯,左边的第二间房间有电视,老师在休息时间看一下电视我想应该是没有关系的。”

  说完,她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流夏有些惊讶于自己听到的话,心里倒也涌起了一丝小小的感动。这个孩子……也不是想像中那么令人头疼呢。

  她抬头看了一眼挂钟,如果不算上补时阶段,还有两三分钟托托的比赛就结束了。于是她也没再犹豫,直接拐进了左边第二间房间,打开了那里的电视。

  比赛还没有结束,补时时间还有两分钟,但画面里出现的那个比方已经令流夏欣喜万分,2:0。罗马完胜!

  在第17分钟攻入第一球和在第82分钟攻入制胜一球的都是——托托!

  流夏急切地在屏幕里寻找着罗马队3号的身影,渴望见到他那满足喜悦的笑容,只要一想到他进球时的激情四射,她的心也好像随着他喜悦地快要化了开来。

  “砰!”正在这时,房间虚掩的那扇门忽然被推开了。

  流夏心里一惊,转过头一看更是差点连下巴也掉了下来。

  那个靠在门边看起来乱七八糟的男人真的是——阿方索伯爵吗?

  今天的伯爵先生和优雅得体这几个字似乎完全联系不起来,他没有系领带,黑色的斜纹衬衫被胡乱扯开了好几颗扣子,露出了那性感至极的锁骨,同为黑色的西装看起来也有些凌乱,袖口上还有几个淡淡的皱褶。

  还不等她开口,伯爵先生就跌跌撞撞走进了房间,一头栽在了那张宽大的沙发上。

  当流夏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气时,顿时明白了为什么伯爵会如此失态的原因。这位伯爵先生看起来酒品似乎不大好……这是她在当时得出的唯一结论。

  阿方索的脸色看上去有些憔悴,薄薄的眼睑下眸子似乎还在轻轻的转动,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仿佛知更鸟扬起了美丽的翅膀,危险的让人沉醉。完美的薄唇紧紧抿着,形状优美的眉毛也蹙在一起,仿佛正在回忆着什么痛苦的事。

  但即使是这样乱七八糟的他,看上去还是充满着迷人的诱惑。难道这也是贵族的蓝血血统在作怪?

  “阿方索先生,你……没事吧?”她走上了前轻轻拍了他一下,“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马上去叫人来。”

  流夏心里暗暗疑惑,真是奇怪,他醉的这么厉害回来,怎么也没人照顾他一下?管家丽莎和那些仆人呢?

  “别走!”就在她刚要转身的一瞬间,他忽然牢牢捉住了她的手腕。

  “阿方索先生,你这样我叫不了人……”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她也有些尴尬,想要将手挣出来,无奈对方的手比手铐还要牢靠。总不见得用功夫吧……怎么说他也是自己的雇主……再仔细一看,原来他还紧闭着双眼,明显是正处于酒醉的无意识状态中。

  “阿方索先生,你喝醉了,你先松手吧……”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试着用劲去掰他的手指,却还是照样纹丝不动。

  不会吧?

  她只得深深吸了一口气,使上了宫家的祖传神功,再一用力——

  撞邪了!阿方索的手指居然就像是焊在了她的手上一样,根本无法分开。不可能不可能,她的这招神功就算是真手铐也给分开了,怎么会这样?

  天呐,难道这位伯爵一旦酒醉就会发挥人类的无限潜能?

  还是说,这是洛伦佐家族的——铁指神功?

  “你们……在做什么?”偏偏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玛格丽特的声音。流夏心里更是暗暗叫苦,这下可真是有几千张嘴也说不清了。好不容易和玛格丽特缓和起来的关系,今天又要因为这个误会功亏一篑了……

  玛格丽特冷冷看了她一眼,快步走到了阿方索身边,神色一变,“爸爸又喝醉酒了……糟了,我忘记今天是4月16日了。”

  “4月16日?”流夏好奇地问了一句,同时也有些惊讶玛格丽特似乎并没有生她的气。这又是怎么回事?平时玛格丽特对她爸爸管得这么紧,可今天看到这一幕居然没有丝毫惊讶的表情。

  “每年的4月16日,爸爸一大早就会出门,一直到晚上才会回来。而且每次都喝得酩酊大醉。”说着说着,她的目光落在了两人的手上。

  流夏心里一凛,连忙解释道,“玛格丽特你,你别误会,他是因为……”

  “我知道。”玛格丽特一脸平静地说道,“每次爸爸喝醉酒都会有这个毛病,见着人就捉住不放,一旦被他捉住,那就算是用铁钻子都撬不开的。所以,你没看到这里根本没人敢去扶他吗。”

  “诶?”流夏的额上冒出了三根黑线。怪不得她连祖传神功都用上了还是掰不开。

  “那这样一般会维持多长时间?要不要一小时?”她还是抱着一丝侥幸。

  玛格丽特很是同情地瞥了她一眼,“老师,今晚恐怕要辛苦你了。”

  “你的意思是要一整晚?”流夏差点跳了起来。

  “老师,我也不想让爸爸和别的女人共处一晚。”玛格丽特转过了身,“对了,这个房间是装有摄像机的。如果让我发现你趁机占爸爸的便宜,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谁要占他的便宜!我有男朋友的!”流夏终于抓狂了,“好吧,那我打晕他总行了吧?这下他总会松手了吧。”

  她用一种看笨蛋的眼神看着她,轻轻地笑了起来,“老师,你以为没人用过这一招吗?当然了,除了无效之外,你还会被控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罪。”

  “……”流夏终于崩溃了。

  她再一次在心底发出了呐喊——啊啊啊!这个女孩真的只有八岁吗?真的只有八岁吗?

  无奈之下,流夏只好给卡米拉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们自己有点事情所以在伯爵家留宿一晚。

  刚开始的时候,流夏还一直撑着不睡,期待有奇迹发生,对方忽然醒来或是忽然放开她的手。但现实总是残酷的,阿方索伯爵完全没有要醒来的意思。大概到了半夜一点之后,她终于也支撑不住,靠在沙发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阿方索醒来的时候,天边已经渐渐泛白了。他感到了自己的头昏昏沉沉,像是灌满了铅般沉重。

  在醒来之前,他一直都在做梦。最初是噩梦,经常做的那个……重复的噩梦。

  但是不知从哪一刻开始,这个梦开始变得暧昧,朦胧,温柔。

  从梦里醒过来的时候,他想要伸手去揉揉发胀的太阳穴,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里居然紧紧捉着一个女孩——

  那个来自中国的绘画老师。

  其实,在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认出了她是那个会功夫的女孩。

  只是没有想到,她和他之间的渊源要比他想像的更深。

  她的睡姿看上去似乎有些吃力,整个小小的身体都蜷在沙发边上,脑袋则无意识地搁在了沙发上,和他的距离近在咫尺。他几乎能感觉到她温热的呼吸,和她身上散发着的淡淡香味。

  她睡着的神情温柔恬静,就像是一朵沐浴在晨色中的白色雏菊。

  这几乎又让他回想起梦里那些虚幻难辨的景象。

  借着半明半暗的晨光,阿方索第一次仔细地端详起了她的容貌。

  她的脸很小也很白,有一半被埋在靛青色的阴影中,另一半则被乳白色的晨光照得几近透明。和西方女子轮廓分明的五官不同,她脸上的每一部分都是那么精致,看上去是淡淡的,柔和的,有一种空山新雨的清澈。不张扬,不夸张,却在不经意间散发着婉约的东方古典美,自有一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曼妙意境——

  这让他不禁想起了自己收藏的中国古代水墨画。

  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原来这个女孩长大了之后美的如此清冽动人。而这种清洌的美中又偏偏带着一种特别的性感诱惑,让人情不自禁想要靠近。

  他忽然涌起了一种想要拥抱她的冲动,

  就在此时,此刻,此地——

  “爸爸,太好了,你总算醒了!”就在这个时候,从门边忽然传来了玛格丽特的声音。她的手里还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Espresso,芬芳扑鼻的咖啡香味很快在房间里弥漫开来,混合着早晨清凉舒爽的新鲜空气,令人不由精神为之一振。

  阿方索也似乎从那一瞬间的蛊惑中回过神来,敏捷又优雅地从沙发上坐起了身,顺手接过了玛格丽特递过来的咖啡。

  “爸爸,你好点没有?”玛格丽特关切地问道,又扫了还没有苏醒的流夏一眼,微微一皱眉,“这个女人怎么还在睡?要不要把她叫醒?”

  “不用了。”阿方索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哑。

  “爸爸,你真的没事吗?”她半信半疑地又问了一句。

  “我没事,只是头还有点疼。”他轻轻啜了一口咖啡,神色变得温和起来,“我现在要出去一趟,晚上可能会迟点回来。你听丽莎的话,早点休息。”

  说完这些话,他有意无意地望了流夏一眼,放下杯子径直走出了房门。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玛格丽特还保持着脸上的乖乖女表情,但当她转过头看到仍然紧闭着双眼的流夏时,唇边不由浮起了一丝狡猾的笑容。

  “亲爱的老师,我爸爸已经离开了。你也该醒了吧?”

  玛格丽特的话音刚落,就只见流夏的眼皮就微微一动,接着就神奇地睁开了双眼。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流夏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个小女孩,再一次怀疑了对方的实际年龄。其实在阿方索醒来的同时她也苏醒了,可是那个时候如果被发现是清醒状态的话,不知该有多尴尬呢。比起大眼瞪小眼,或是说些莫明其妙的客气话,倒还不如继续装睡来得更合适呢。

  玛格丽特不置可否地弯了弯嘴角,露出了一抹颇为得意的笑容。

  尽管之后玛格丽特还友好地邀请她一起共进早餐,但流夏还是谢绝了对方的好意。不知为什么,这个女孩总是让她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挫败感。

  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丽莎管家彬彬有礼地拦住了她。

  “流夏小姐,伯爵先生今晚想约你见面,作为对昨天失礼行为的致歉。”

  流夏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不必了,我已经不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流夏小姐,这是伯爵先生临走前交待我的事情。请不要让我这个下人为难好吗?”丽莎镜片后的绿色眼睛里闪动着凌厉的光泽,与其说是请求,倒不如说更像是命令。

  流夏不慌不忙地笑了笑,“那么我就亲自打电话给伯爵先生解释,这样就不会为难你了吧。”

  看着丽莎阴郁的脸色,她非常有礼貌地道了声再见,潇洒地跨出了城堡的大门。作为一位家庭教师,她非常明白自己在这里所扮演的角色。除了工作以外,她并不想和雇主扯上太多的关系。更何况,这好不容易的一个休息天,她只想好好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度过,其他的事——免谈。

  在周六的比赛结束之后,周日通常是球员们得以短暂休身养息的一天,因为从周一开始,他们又将投入到无休止的训练之中。

  所以当流夏来到托托公寓的时候,并不意外地发现他还在睡梦之中。在两人关系确定后,托托就将自己公寓的钥匙配了一把给她,所以这里对她来说,几乎就像自己的家一样可以出入自由。但流夏还是很谨慎地行使着这种女朋友独有的权利,每次到他家之前,她都会提早打电话通知对方,而且基本不会在对方不在家的时候上门。

  不过,今天是她第一次没有提前电话通知,因为担心把他给吵醒了。

  此刻,这位罗马球迷心目中的王子似乎正在做着一场美梦。他那细密的睫毛轻轻颤动着,形状优美的唇线微抿,那种淡淡的幸福感好像就要满溢出来,让身边的人也不由感到幸福起来。

  “呵,睡得这么香,一定是昨天太累了吧。”她轻轻嘀咕了一句,顺手将被踢开一旁的毯子重新盖在了他的身上。也就在这一瞬间,本来还紧闭着眼的托托却忽然睁开了眼睛,利落地抓住了她的手腕,顺势一带将她拉到了床上。

  “托托你居然装睡!”看到对方露出似笑非笑的眼神,她发现自己正好跌入了他的怀里,白皙的脸上顿时漾起了几抹绯红色。

  “那是你吵醒我的哦。”他一脸坏笑地低声道,“所以要好好补偿我一下才对。”话音刚落,他就伸手托住她的后脑勺朝自己方向轻轻一按,像射门一样灵活准确地吻上了她的唇。

  这个充满激情的早安之吻如同地中海的阳光一般炽热,流夏只觉得自己就像一盒朗姆酒冰淇淋般正在慢慢溶化……就这样……不想停止……就算全部溶化全部消失也没有关系……

  一个缠绵的意式长吻结束后,流夏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对方的床上,她立即觉得有些不妥,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下床,谁知这个家伙却紧紧搂着她不放,还用撒娇似的口吻说着,“不放,就是不放,难道你想对你的男朋友动粗吗?”

  流夏一时语塞,脸上的绯红色已经如朝霞般弥漫到了脖颈,甚至连胸口都微微红了起来。见到她这样可爱的表情,托托忍不住又笑了起来,松开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子,“好了,我逗你的呢,再抱下去我都怕自己没有忍耐力了。”

  一听这话,流夏更是大窘,连忙推开他跳下了床,用没有任何威摄力的语气掩饰着自己的脸红心跳,“下次你再胡闹我可真打了。”

  他用单手支起了身子,托着自己的下巴侧躺在床上笑嘻嘻地看着她。“流夏真是爱脸红啊,嗯,不过还是没有上次你画人体的时候那么红……”

  “扑!”一个沙发枕精确无比地砸在了他的脑袋上,及时制止了他接下去的发言。

  托托将沙发枕扔到了一边,望着流夏气呼呼冲出去的背影直笑。当听到厨房里响起了乒乒乓乓的声音时,他笑得愈加厉害,看来这姑娘把气全撒在锅碗瓢盆上了。

  笑了一阵子,他又很随意地摁了一下遥控器,电视上正在播放着国家台的体育新闻,不过该档节目的人气主播艾玛看起来精神并不是很好,浓重精致的妆容似乎也掩盖不了她淡淡的黑眼圈。

  “叮铃铃……”家里的电话铃声忽然在此时响了起来。

  托托侧身接起了搁在床柜旁的电话,懒洋洋地问了一声,“Ciao?”

  听到从电话筒那边传来的熟悉声音时,托托很自然地扬起了嘴角,“队长,你怎么也这么早醒了?是因为生日快到了兴奋的睡不着了?”

  队长保罗不知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托托的脸色蓦然一变,连声音也低沉了几分,“你说什么?这是真的?”

  在得到了对方肯定的回答后,他神情颓然地渐渐放下了手中的话筒。罗马的阳光从窗外射了进来,直直地刺进了他的眼睛,带来了一丝轻微的疼痛感。

  在托托家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一转眼就到了晚上。一起用完了晚餐之后,流夏也准备回学校去了。或许是自己太过敏感了,她留意到今天一整天托托都奇奇怪怪的,不但神色飘忽不定,还发了好几次呆,好像隐藏了什么难言的心事。

  而这一切,似乎都是从早上的那个电话开始。

  虽然她也旁敲侧击地问了几句,可全被对方转移了话题。

  “我送你去学校。”他起身拿起了外套。

  “不用了。”流夏朝着他笑了笑,又摸了摸他的脸,“你今天看起来精神不大好,就乖乖待在家里吧。”

  若是换作平时,托托一定会坚持送她回去,可这次他却一反常态地同意了,“也好,那你路上小心。到了学校就给我发短信,别让我担心。”

  流夏点了点头,主动踮起脚给了他一个告别之吻。不知为什么,今天他的嘴唇是——冰冷冰冷的。

  出了公寓的时候,流夏抬头望了一眼天空。罗马的月色依旧皎洁迷人,夜晚的风明明很温柔很轻缓,可她却没来由地打了一个寒战。

  刚往前走了没几步,一辆银色的Bentley悄然停在了她的身旁。她随意地侧目扫了几眼,只见驾驶座的车窗慢慢被摇下,露出了一张令月光也黯然失色的脸庞。

  “阿……方索先生?”在看清了对方的面容时,流夏不由大吃一惊。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上车。”他的声音简洁又有力。

  流夏略一迟疑,立即在脑海里寻找着推脱的借口。但对方似乎不允许她有任何考虑的时间,继续说道,“关于玛格丽特的绘画课,我想和你谈谈,这也没有时间吗?”

  他这么一说,显然就和工作扯上了关系,让流夏也无法再推脱。她只好点了点头,上了他的车。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十六章 华族千金的秘密 下一章:第十八章 伯爵先生的私人美术馆
热门: 美艳少妇的诱惑:极品美女上司 组织部长2 乡村猎艳记 乡村大土豪 离婚 我身体里有只鬼 术士的幸福生活 长相思3:思无涯 命中注定[末世] 我把暴君养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