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罗马王子的中国女友

上一章:第十三章 被揭穿的秘密 下一章:第十五章 那不勒斯的花花公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比起夜晚宁静温和的罗马,白天的罗马城显然多了几分巍峨雄伟的气势。金色的阳光温柔地拥抱着这座七丘之城。那些神庙的遗迹,斑驳的凯旋门,鬼斧神工的雕塑,四处林立的古老石柱似乎全被笼罩在了璀灿的光芒之下,毫不保留地展现出了一种神圣之美,仿佛让人恍然间进入了华丽而悠远的罗马神话时代。

  当流夏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来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很是意外地发现那里居然没有一名记者!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她的心里又不免有些疑惑,难道这些传媒这么快就放过她了?这场风波就这么轻易地过去了吗?

  “奇怪,这些记者都去哪里了?”准备掩护她溜进学校的卡米拉也是颇为惊讶,随即又转而一笑,“可能他们已经弄清楚你们不过是朋友而已,好了好了,这下你就可以安心了。”

  “是这样就最好了,免得影响你的私人生活。”静香也微微一笑。

  流夏轻轻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对于这两个朋友,她实在是觉得有点抱歉,因为从昨晚回来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告诉她们实情。

  其实……很多东西已经改变了。

  她和他……也不再仅仅是朋友……

  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她不知如何开口。

  一踏进朱里奥教授的工作室,流夏就立即感受到了房间里古怪的气场。正在各做其事的同学们一见她进来,差不多都抬头偷偷打量了她几眼,这其中有怀疑,有惊讶,有羡慕,有揣测,有不以为然,更多的是半信半疑。其实自从昨天众媒体围攻学校之后,大家虽然表面上装做若无其事,但出于人类本能对于八卦的关心,几乎所有人的心里却都很想知道这件事的真相。

  除了——那位高贵冷艳的阿弗洛娜同学。

  “流夏,你看。”卡米拉随手拿起了一张今天的早报,只见上面有一条十分醒目的新闻,原来托托今天上午有一场与运动饮料广告商宣布合作的新闻发布会。

  她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今天的记者都没影了,大概都跑到发布会去抢新闻了吧。

  “今天学校门口清静了好多,一个记者都没有了。”安娜突然挑衅地瞥了流夏一眼,她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足以让全班同学听个清楚。

  “呵呵,看来那些新闻恐怕是收到了假的报料,所以今天一个都不出现了。”另一个女生也捂着嘴小声地笑道。

  安娜也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我就说嘛,也不看看自己是谁,配不配得上托托这么有名的球星,我猜这报料的人说不定就是她自己呢……阿弗洛娜,你说是不是?”

  被她点到了名的阿弗洛娜对这种事情似乎压根没有兴趣,她只是淡然地看了看流夏,又将头转向了窗外。

  “喂,安娜,你说什么!”卡米拉在一旁早已按捺不住地站了起来。

  “我说什么你管得着吗!”安娜也提着嗓子地回了一句。

  “卡米拉……”静香轻轻拉了拉她的袖子,“你总是那么冲动。”说着,她侧过头朝着安娜温柔地笑了笑,“安娜同学,如果我没记错,上次你的作品好像是排在了最后一名吧,这次的作品,要请多多加油哦。”

  这一句正好戳中了某人的软肋,安娜的脸色微微一变,哼了一声就没有再说话。

  流夏心里很是感动,正盘算着该怎么将实情告诉她们的时候,却见到卡米拉的目光忽然投向了某个方向,脸上的表情似乎也变得有点不一样了。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流夏见到朱里奥教授抱着一堆东西走了进来。

  在进门的一瞬间,朱里奥教授的目光也像是凑巧般地落在了卡米拉的身上,两人的眼神在空中有半秒钟短促的交汇,又立即分开了。

  流夏将这一切收于眼底,脑海里不由回想起之前卡米拉托她帮忙的事,心里更是觉得困惑不解。

  难道卡米拉对朱里奥教授……可是为什么她又会提出那样奇怪的要求呢?

  朱里奥教授一来就布置了下周作业的主题,不过或许因为这次作品的主题是景物,所以他特别给了大家两个星期的时间。

  “流夏,加油啊。”卡米拉朝她挤了挤眼睛。

  流夏点了点头,无意中正好撞上了阿弗洛娜的视线,对方的眼中似乎流转着一丝被伤害的骄傲,但从瞳孔深处散发出来的犀利锐气又像是对她下了一封无形的挑战书。流夏自然也不甘示弱地迎了上去,眼中流露更多的是无庸置疑的自信。

  前两次她都占了上风,这一次她也必定寸步不让。

  谁是真正的天才,就让第三次对决来判断好了。

  课间休息的时候,流夏和卡米拉她们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学校的咖啡吧。别看这个地方并不怎么起眼,人气可是一点都不比学校内珍藏名画的画室差。露天的座位上三三两两早已坐了不少各系的学生,吧内挂在墙上的一台纯平电视里正在播放着当地的体育新闻。

  几人刚选了一个位置坐下,卡米拉就兴奋地指着那台电视低声道,“看,是托托!”

  流夏急忙转过头去,只见屏幕上果然出现了托托的身影。为了配合今天的运动饮料广告商,他今天特地穿了一身充满运动感的zegnasport系列。灰绿色的翻领夹克将他衬托得俊朗又时尚,再配上他那精致优雅的面容,根本就是完美的无懈可击,就连一旁的美女主持人也直看得目不转睛。

  “流夏,那个叫艾玛的主持人好像我们上次在amor酒吧见过。”卡米拉小声说了一句。

  流夏也记得上次和托托在一起的就是这位美女,而且两人的关系看起来似乎还不错。不过自从和托托重逢之后,她倒是从没听他再提起过这个女人。

  在签约仪式完成后,记者们随即提了几个关于广告合作的问题。就在这时,一位漂亮的年轻女人忽然开口问道,“托托先生,我是罗马体育邮报的记者,我想请问你,那位在罗马美术学院学习绘画的中国女孩是不是你的女朋友?”

  听到这个问题,流夏的神经一下子就绷紧了,或许是自己的错觉,突然之间似乎有许许多多好奇的目光从四面八方向她袭来……

  卡米拉和静香同时看了看流夏,又互相对视了一眼,什么也没说。卡米拉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像是在给她无声的安慰。

  “托托可不会回答这样无聊的问题。谁知道托托是罗马少女心中最值得期待的梦中情人,你想让这么多少女心碎吗?”艾玛笑眯眯地挡掉了那位女记者,“还是请问些关于这次广告合作的问题吧。”

  虽然流夏并不希望因为自己而影响到托托,她也觉得艾玛这样做没错,圆滑的化解掉这个问题才是上上之策。可是不知为什么,心里却还是不可避免地涌起了一股淡淡的失落和惆怅。

  “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托托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坦然承认道,“不错,她就是我的女朋友。”

  他的话音刚落,记者群里立刻有了一阵小小的骚动,而艾玛的脸色则是在一瞬间变得苍白。

  “其实这也没什么可隐瞒的,说到底我也是个普通男人,会像大家一样恋爱,结婚,生孩子,组织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踢球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梦想,但家庭对我来说也是同样重要。不过,这毕竟是我的私生活,所以请大家高抬贵手,不要再去学校打扰我的女朋友,让她能在罗马安心学习绘画,完成她自己的梦想,十分感谢!”

  “托托先生,我们都以为您也会和大多数球星一样找位明星或是名模做女朋友呢。”有记者开着善意的玩笑。

  托托微微扬起了嘴角,眼中闪烁着骄傲的神采,“我的女朋友是个绘画天才,她是独一无二的。我爱她就如同爱我的梦想。”

  流夏牢牢盯着电视里的画面,明明想要将那个人看得更加清楚一些,可眼前的景象却偏偏变得越来越模糊,仿佛有一层朦胧的水雾迷住了她的双眼。

  简简单单的一颗心,现在都是满满的爱与欢喜,还有令她几乎要流泪的感动。

  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可以了。这样就满足了。

  这就是爱她的那个男人——

  那么骄傲地对着全世界说爱她的男人。

  ===========================

  “宫流夏同学,来来来,给我们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卡米拉的声音顿时将她从心潮澎湃中一下子拉了回来。看到对方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流夏的额上顿时冒出了一滴冷汗,赶紧将昨晚的一切都老老实实招了出来。

  就这样她还是被两人毫不留情地鄙视了一顿。

  最后还是卡米拉笑嘻嘻地提议了一下,“这样吧,怎么说我们也是同在一个屋檐下,你哪天把男朋友介绍给我们认识吧,啊,他有这么多球星朋友,说不定也可以介绍几个帅哥给我哦!哈哈!”

  流夏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亲爱的卡米拉,你真是一点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啊……好吧好吧,看哪天有空我介绍他给你们认识。”

  “那干脆就这个周五好了。”一旁的静香不慌不忙地开了口,“我哥哥的公司在罗马市中心新开了一间私人俱乐部,到时一起来吃顿日本菜吧。”

  “哇,私人俱乐部,有钱人果然就是有钱人,那就这么说定了!”卡米拉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周六托托要比赛,我想先问问他方不方便。”流夏支吾着说道。

  “好,等你确定了就告诉我。如果你男朋友不方便,那就我们几个也可以。”静香边笑边站起身来,“好了,下节课时间也快到了,我们回工作室吧。”

  卡米拉应了一声,立即就拉着流夏跟了上去。

  当静香经过前面的一张桌子时,有几位金发碧眼的帅哥热情地向她打着招呼,她都用优雅的微笑彬彬有礼地予以回应。尽管静香的容貌并不算是国色天香,身材更谈不上性感,但她那温柔端庄的笑容,充满东方婉约的举手投足,却是许多西方女孩所缺乏的,实在不愧是位出身高贵的千金大小姐。

  这一点就连流夏也是自叹不如。

  不过有一点也令流夏有些困惑,为什么她愿意和她们同租一个房子呢?按理说静香在这里买套房子也是件很简单的事,难道——真的是为了能生活的更自由?

  很快又到了去洛伦佐伯爵家做家教的日子。这次对方又像以前将上课时间安排在了晚上六点整。

  流夏到了伯爵家的时候,玛格丽特刚刚吃完下午茶。意大利人的用餐时间向来很晚,连餐馆也基本是在晚上八点以后开门,但伯爵家的晚餐时间更加夸张,通常是在十点左右。

  通过两次的短尾巴事件后,玛格丽特对她的态度显然好转了一些。虽然这个好转也只是仅仅限于不再随便捉弄她而已,当然流夏已经觉得谢天谢地了。

  不过今天她一进城堡,也立即感受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气场。只见那些仆人似乎比平时更加留意她,有的还边偷偷瞄她边窃窃私语,就连丽莎看到她时的表情都有点和往常不同。

  这些异常的变化马上让流夏意识到了一件事——他们知道了她和托托的关系。

  其实也不奇怪,这两天各大报纸的体育版和娱乐版基本上都登了这件事情,大家为了吸引更多眼球,更是各出奇招,有的将她父亲曾经开过的武馆照片挖了出来,居然还采访到了当年在那里学习中国功夫的人,有的将她和托托怎么认识的经过描绘地有声有色,有的甚至还找到了她八岁时的照片……

  不过万幸的是,这些记者倒真的没怎么来学校招惹她,偶尔有几个也都被卡米拉挡了出去。

  当她走进玛格丽特的房间时,一团黑影嗖的一下窜了过来,还好她早就有了准备,敏捷地出手将那团黑影拎在了手上。

  “喵——”黑影耸动着尾巴叫了一声。

  “呵,老师你的反应真快,不愧是出身功夫之家哦。”玛格丽特拍着手笑了起来,又冲着她眨了眨眼,“我现在知道啦,为什么你不像其他几个女人那样缠着我爸爸,原来你的男朋友是托托呀!”

  流夏的脸微微一红,立刻换了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这关你什么事,好了,我们开始上课了。”

  “老师,不如你有空也教我几招?”玛格丽特兴致盎然地继续问道。

  “想学吗?那要另外收费。”流夏也不客气地回了一句。

  玛格丽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又打量了她几眼,“老师,我好像觉得越来越不讨厌你了。”

  “是吗?那我可真是荣幸。”流夏挤出了一个苦笑,“今天你想画什么?”

  “我想继续画那张雏菊,”玛格丽特用手指轻轻挠了挠自己的脸,又故作神秘地小声道,“下个月是我爸爸的生日,他最喜欢雏菊,所以我想把这副画当作生日礼物送给他。”

  差不多上了两个小时的课之后,流夏抽空去了一趟洗手间。在回来经过走廊的时候,她留意到旁边的法式古董柜子上放着一张当天的报纸。因为在折角处看到了托托的名字,她就随手将报纸拿了起来。

  果然是关于这件事的大幅报道。而且这张报纸上居然还登了一张她八岁时的照片——粉色的小唐装,摇摇摆摆的两条小辫子,天真单纯的笑容,看起来倒是十分可爱。

  “这张报纸我还没看完。”就在这时,她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流夏立即转过身,正好看到了刚刚回到家的阿方索伯爵。他的打扮还是一如既往的得体优雅,低调却不失高贵。说实话,他是流夏所见过的将西装穿得最好看的人,就像今天他穿的这套深蓝色Armani西装和同色的斜纹领带,同样也是搭配的无可挑剔。

  “阿方索先生,这报纸……给你……”流夏忽然觉得有点尴尬,赶紧将报纸递给了他。

  “新闻我已经看过了,原来你和托托这么小就认识了。”阿方索接过了报纸,目光落在了那张小女孩的照片上。

  流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嗯,我四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了。不过再次在罗马重逢还是前些时候的事了。”

  “原来是这样。”或许是房间比较热的关系,阿方索边说边随手松了松领带,里面的那件浅蓝色衬衫的领子也不经意地脱开了一个扣子,露出了一小截若隐若现的性感锁骨,隐约透着令人脸红心跳的诱惑。

  流夏抬起头正好瞟到了这个部位,不过她只是稍稍一怔,立即镇定自若地转移了目光,转而露出了一个非常客套的笑容,

  “那我继续去上课了,阿方索先生。”

  阿方索的眼中飘过了若有若无的浅笑,嘴角扬起了一个微妙的弧度。

  流夏没走了几步,忽然又听到他低声问道,“既然你的男朋友是托托,为什么还要来这里打工呢?”

  她微微一愣,停下了脚步。并没有回头,只是简短而干脆地答了一句,“因为——我不想依靠任何人。”

  望着她的背影,阿方索的瞳孔深处仿佛有什么隐隐绰绰浮动着,他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那张小女孩的照片上。或许是想起了捉弄过她的往事,那清浅的水绿色眼眸里竟泛起了一丝淡淡的温柔。但只是一瞬间,他眼中的水绿色却立即变成了阴森可怖的暗绿色,不着痕迹地地完全吞噬了那一丝温柔,取而代之的却是——冰冷的寒意。

  对,就是那天。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回去之后所见到的可怕情景。

  从那一天开始,他失去了很多很多……

  从那一天开始,他就已经不再是自己。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十三章 被揭穿的秘密 下一章:第十五章 那不勒斯的花花公子
热门: 云中歌 都挺好 一世清欢现代篇 北斗 港黑式英雄二代 冬泳 时光旅行者 玛丽苏霸总和他的死对头[穿书] 七星币一只的虫族 海边理发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