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被揭穿的秘密

上一章:第十二章 许愿池的三个愿望 下一章:第十四章 罗马王子的中国女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老师,既然短尾巴没事了,那我们就开始练习画画吧。”三人之中,还是玛格丽特最先意识到了上课这回事。

  流夏也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玛格丽特你今天想画什么?不如我们先回城堡再说?”

  玛格丽特打量了一下四周,露出了一个甜美无比的笑容,“老师,今天我们就来一次室外教学吧,干脆在这里上课好不好?这里有这么漂亮的花田,我很想画下来。”

  “这里?”流夏抬头望了一眼阿方索,想看看他的态度再说。

  “爸爸,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待在城堡里,今天就特别破例一次好不好?再说还有老师在这里呢,我保证不会乱跑的。”玛格丽特边说边扯了扯流夏的衣袖,让她也帮着说几句。

  流夏也只好帮她说了几句,但心里却不免有点疑惑,为什么伯爵平时都不让这位小姐随便出去呢?难道仅仅因为她是位贵族小姐的关系?可是现在又不是中世纪,至于这么严谨吗?

  或者说——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阿方索考虑了几秒钟,还是点了点头,“那我打个电话让她们把你的绘画工具拿到这里来。”

  “谢谢爸爸!”玛格丽特抱着短尾巴兴奋地跳了起来。

  没过多久,城堡里的仆人就将绘画工具送了过来,并且妥善安置好了那只惹麻烦的短尾巴。

  “玛格丽特,你想要画花田吗?那么最想画哪种花?玫瑰,郁金香,还是风信子?”流夏低声问道。

  “我——”玛格丽特盯着花田里柔媚多姿的各种鲜花,忽然朝某个方向一指,“我要画这个。”

  流夏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看到的却是在花田角落里轻轻摇曳的一丛白色雏菊。

  “这个,你们家城堡里不就有吗?”她有些惊讶地问道。

  “在家里的时候倒不觉得它们很特别,可现在它们待在这些鲜艳的花朵旁边,我却注意到了它。而且还觉得因为有它的衬托,那些花才显得更漂亮了。”玛格丽特露出了一个困惑的表情,“真是奇怪呢。”

  流夏笑了笑,脱口说出了一句之前曾经听过,却从来没有忘记过的话,“因为最简单的白色,却能搭配任何颜色。五彩缤纷的颜色,也因为白色的存在才能凸显出各自的优点。不是吗?”

  她的话音刚落,阿方索的脸上极快地掠过了一丝颇为惊讶的表情,注视着她的眼神则变得更加深沉。

  “而且雏菊本身也很漂亮,尤其是自由自在盛开在这里的雏菊。”流夏想了想,“我记得安徒生的童话里有只百灵鸟还唱歌称赞雏菊呢,嗯,怎么唱来着,好像是——瞧瞧,多可爱的小花呀,有颗金子做的心,还穿着白银衣裳!”

  她的话音刚落,阿方索的面色蓦的一沉,仿佛在一瞬间恢复了阴冷的本质。某种只属于夜的黑暗气质,正从他的眼底隐晦地透了出来,甚至还带着一丝令人不寒而栗的戾气。

  流夏忽然感到背后起了一丝凉意,下意识地抬起了头,尽管在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怒,却也隐隐令她感觉到有点不安。

  阿方索吩咐了旁边的仆人几句就离开了,流夏瞄了他的背影一眼,小声问着玛格丽特,“你爸爸是不是生气了?难道我说错了什么?”

  玛格丽特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你别看爸爸平时优雅又亲切,其实城堡里的人个个都很怕他。”

  “也包括你吗?”

  “我那是尊敬爸爸。”玛格丽特冷冷瞥了她一眼,“还有,虽然你比之前的几个老师强了一点,对我的短尾巴也不错,但这不代表我认可了你。假如让我发现你对我爸爸有一点点想法,我照样会让你马上走人。”

  流夏微微抖动了一下眉毛,坚定地摇了摇头,“我绝对没有任何想法。”

  “是这样就最好,我会继续观察你的。”玛格丽特又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好了,老师继续教我画吧。”

  流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要等到真正的和平共处,还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罗马,很快又迎来了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

  流夏像往常一样来到学校的时候,惊讶地发现有好些人围在学校门口,他们有的手拿专业相机,有的提着话筒和摄像机,有的还在对着镜子补妆……看起来倒都像是些媒体从业人员。这副阵势也吸引了不少围观的路人和进出学校的学生,纷纷议论着到底这里出了什么大事。

  流夏也觉得很好奇,琢磨着可能是某位教授获了什么国际上的绘画大奖?正当她还在暗暗猜测的时候,忽然有个褐发的美女大喊了一声,“就是她!”

  那群人像是发现了重大目标,顿时像潮水一般朝着流夏的方向涌了过来,只见照相机的镁光灯不停闪烁着,十来个话筒同时递到了她的面前,不同声音的意大利文在她耳边如机关枪般轰炸……

  好半天她才听清了其中几个问题,“请问你就是宫流夏小姐吧?身为托托的女朋友你有什么感想?听说他一直没有女朋友就是在等你?你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对不对……”

  下面的问题她再也没有听清楚,只觉得通体冰凉,全身的血液仿佛瞬间凝固,双腿像是灌了铅般挪动不了半步,大脑中更是一片空白——

  “不好意思,请让让,让让!”这时忽然有个红发美女挤进了人群,边说着对不起,边奋力将流夏从人群里拉了出去,径直冲进了学校。当那些记者们想追上去时,一位优雅清秀的日本少女笑着拦住了他们,“不好意思,未经允许,请勿打扰我们学校正常的教学。”

  “卡米拉……谢谢你。”流夏进了工作室之后才渐渐回过了神,随即又懊恼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就算托托和我认识,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啊……”

  “怎么回事?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卡米拉将一份报纸递到了她的面前,“幸好今天我和静香比你出门早,还能有个心理准备来救你。”

  流夏的目光落在了报纸的大字标题上——罗马王子的中国女友浮出水面:竟然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不仅仅是如此,上面还详细地将她和托托认识的过程一一道来,图片资料更是丰富,不但有数张流夏去托托家时的偷拍,还包括了之前两人在许愿池的照片。

  “天哪,这些记者真是太可怕了……”她倒抽了一口冷气,立刻拿出了手机准备打给托托。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铃先响了起来。一看是托托的号码,她急忙按下了通话键,“托托,现在怎么办?我的学校门口全是记者,都乱套了……你那边怎么样?”

  “别着急,流夏。没什么大不了的。”托托的声音听起来倒是镇定自若,“你先听我说,今天晚上八点你来这个地址——米斯莫大街82号,到时我们再商量好吗?现在我还有事,先不说了,再见!”

  流夏有些失落的收起了手机,托托也挂得太快了吧,她都还没问他需不需要发表一个澄清声明呢。

  不过——或许他也正被这件事搞得焦头烂额了吧——

  晚上八点整,流夏准时来到了米斯莫大街82号。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栋带着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别墅,乳白色的墙壁在淡淡的月光下透着晶莹美妙的色调,花园里的一池碧水中居然还漂浮着几朵婉约娇艳的佛琴纳莉斯睡莲。

  当她摁了门铃之后,出来开门的正是托托。他将她拉进了房子之后又迅速关上了门。别墅里面的装饰简洁大方,是流夏喜欢的风格。此时此刻,房间正回响着猫王Elvis深沉而富有磁性的歌声。

  “托托,这到底怎么办才好?干脆你发表一个声明,澄清一下我只是你的朋友,这样是不是比较合适?”流夏忙不迭地给他出起了主意。

  托托不慌不忙地递给了她一杯咖啡,“我都说了不用担心,更何况,这也未必是件坏事。”

  “怎么不是坏事?他们这样乱写实在太不负责任了。你看了报纸没有,他们说你……”

  “流夏,”他忽然打断了她的话,眼底深处流转着让她看不懂的神色,“你觉得他们全都是乱写吗?”

  流夏微微一愣,胸腔里的那颗心不知为何突然狂跳了起来。在抬起头望进他的眼底时,她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一潭深不见底的泉水眩惑住了。

  “难道不是乱写吗?我们只是好朋……呃!”流夏拿起咖啡的时候手不小心晃了一下,结果有几滴咖啡正好洒到了她的衣服上,留下了几点难看的污渍。

  “我先去弄干净。”她急忙站起身来,想借着这个理由躲到了洗手间里,让自己能稍微冷静一下。

  她并不是一个迟钝的女人。她也为自己对托托的感情变化而感到困惑,可是,这一切是否变化得太快了?她无法确定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情——究竟是友情以上爱情未满的感情,还是由青梅竹马衍生出来的感情?或是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出的第三种感情?

  她实在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判断。

  当她走进洗手间的时候,随手想把灯打开,没想到灯闪了一下就灭了。接着就像是起了连锁反应,整个房间的灯都在瞬间灭了,就连猫王的声音也极不自然地嘎然而止。

  “糟了,保险丝不知会不会烧断?”她转身出了洗手间,正好撞在了走过来的托托身上。

  在一片沉寂的黑暗里,她听到他说,“别担心,只是停电而已。”

  月光如流水般从窗口漫了进来,将房间里的一切照得朦朦胧胧,什么都很模糊。流夏忽然感觉到了耳边灼热的呼吸,恍惚间听到他的声音低低响起,“流夏,你的嘴唇——是玫瑰色的。”

  下一秒,他的唇已经温柔而有力地覆了上来。

  在接触到他那柔软嘴唇的一瞬间,流夏只觉得时间之轮在这一刻停止了转动。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可她却能听见晚风轻轻地呼吸,池水静静地流动,美丽的睡莲花瓣悄悄地舒展。

  甚至还能感受到——月光和夜露浸染过肌肤的湿润。

  “流夏,做我的女朋友吧。”这是当他依依不舍地离开她的嘴唇时,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流夏呆呆地站在那里,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其实这句话,我很早就想问你了。”他深深凝视着她的脸,“年少时我们都不懂事,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只是友情而已——直到那天晚上遇到了长大的你。流夏,在酒吧见到你的第一面时,我就知道那些曾经的友情经过岁月的沉淀,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发生改变,不,或许从我们定下那个约定开始,就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友情了。但……你毕竟是个保守的中国女孩,我担心草率的告白会吓到你,我想尊重你们的文化习俗,所以我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机会。”

  他眼中炽热的光芒仿佛能将她瞬间熔化,“流夏,现在,我的忍耐力已经到极限了。请允许我告诉你,我一直都……爱着你。我真心希望你能做我的女朋友。”

  流夏慢慢抬起了头盯住了他的眼睛,感到自己的心从来没有这样混乱过。

  就在这时,房间里的灯忽然一下子又亮了起来,而猫王的歌声也突如其来地在房间里再次回响起来,低缓柔和的音调听起来似乎带着一种浅浅的伤感。

  wisemansayonlyfoolsrushin.

  butican'thelpfallinginlovewithyou.

  shallistay?woulditbeasin?

  ifican'thelpfallinginlovewithyou.

  likeariverflowssurelytothesea.

  darlingsoitgoes

  somethingsaremeanttobe

  takemyhand

  takemywholelifetoo.

  forican'thelpfallinginlovewithyou.

  智者说只有傻子才会坠入情网

  但我就是情不自禁的爱上你

  我应该留下来吗

  这样有罪吗

  如果我情不自禁的爱上你

  就象河水理所当然的流向大海一样

  亲爱的

  顺其自然吧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

  握住我的手

  也握住我的一生

  因为我已情不自禁的爱上你

  猫王的声音仿佛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令她有一种迷醉的眩晕感,心跳比平时加快了好几倍,可全身血液的流动却似乎缓缓减慢,一幕幕记忆中的画面如电影镜头般在她的面前回放着……

  喜欢他进了球在草坪上得意地做高难度的空翻;

  喜欢他顶着一头被揉乱的头发从队友的蹂躏中挣扎着爬出来;

  喜欢他顽皮地做出甩手指的小动作;

  喜欢他被判越位时露出小孩子般不服气的表情,还紧紧抿着嘴瞪着裁判;

  喜欢他错过射门机会时失落惆怅的转身;

  喜欢他穿着围裙在厨房里为她做意大利菜;

  喜欢他在朱丽叶的庭院里向她吐露自己的心事;

  喜欢他面对摄像镜头时偶尔表现出来的自恋;

  喜欢他常用的海洋般清新的香水味……

  喜欢……喜欢……喜欢……

  一直以来,她以为对他的喜欢只是源于那遥远的童年,可是直到这一刻,她才忽然意识到——原来这么多这么多的喜欢,全都来自于现在的他。

  曾经的自己碰到曾经的他,共同拥有了一段美丽如水晶的回忆,却也第一次尝到了生命中失去的滋味。所以,如今的自己遇上如今的他,很多东西也许不应该再错过……

  人,总是逃不过一些命中注定的东西,那是在漫长的成长过程中因为种种原因而丢失的。正因为曾经丢失过,所以当长大后再次遇到之后,往往会带来致命的吸引力。

  是的,托托,他有这种吸引力,于她。

  这是无法逃避,也是无法否认的。

  那么,就不要再迷茫,不要再犹豫。

  托托神色复杂地注视着她,紧张地等待着她的回答。此时,从那张形状优美的樱唇中说出的任何一个字,都会令他全身颤抖。

  出乎他的意料,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轻轻踮起了脚,仰起头——吻上了他的唇。这温柔的触感拨动着他的每一条血管,每一根神经,如淡淡的春风,如透明的蝉翼,如最柔软的玫瑰花瓣。

  这种巨大的幸福感就像一张无边无际的网,将他捕捉在其中,让他无法动弹,又像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将他几乎焚烧成灰。

  爱可以是轻吻,爱可以是微笑,爱可以是幸福,

  爱——可以是月光下悄悄绽放的睡莲。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十二章 许愿池的三个愿望 下一章:第十四章 罗马王子的中国女友
热门: 鸡毛飞上天 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 透视之眼 绝世风流村官 古代农家日常 穿成人鱼后,我嫁给了一条龙 苏丹的禁宫 满江红 东京人 电竞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