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许愿池的三个愿望

上一章:第十一章 阿方索伯爵的回忆 下一章:第十三章 被揭穿的秘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罗马的许愿池,相传是一座会为人带来幸福的喷泉。每一个来到罗马的人,必定会听到关于许愿池可以实现三个愿望的传说:如果有人背对着喷泉,右手拿硬币从左肩上方向后投入水中,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一枚硬币代表此生会再回罗马,两枚硬币代表会与喜爱的人结合,而三枚硬币则能令讨厌的人离开。

  正因为被赋予了这样浪漫神秘的意义,所以无论在白天的任何时刻,都能见到成群结队的游客在许愿池前投掷着硬币,虔诚地许下有生之年重回罗马的愿望。

  相比白天的嘈杂,午夜时分的许愿池显得冷清了不少,就连附近西班牙广场上的游客也变得寥寥无几。虽说这里和托托住的公寓很近,但流夏几乎每次都被那如潮水般的人流打败,所以只是远远望过几眼,从来没有走到近处去看个仔细。

  而现在,传说中的许愿池就这样安静地呈现在她的面前——体态柔美的女神高举着代表四季的植物,温柔的视线令人感到内心平和。海神波塞东脚踏巨大的贝壳,吹响了统领大海的号角,他脚下的两匹战马,一匹温顺,象征海的平静。一匹桀骜不驯,象征海的残暴。晶莹剔透的喷泉沿着雕塑的线条奔涌而出,汇聚成了一泓碧波荡漾的池水。

  趁着托托还没到,流夏打算先拿一个硬币来试试。谁知摸了半天她才发现自己居然忘记带硬币出来了。

  看来只能等托托来了。

  就在她准备打个电话给托托时,忽然敏锐地察觉到有什么东西直飞到眼前!她立即条件反射地伸出了手,准确无误地接住了那个东西。

  这样东西触手的感觉冰凉轻薄,居然——是一枚硬币。

  她迅速望向了东西来源的方向,只见坐在不远处的一位少年正缓缓摘下了自己的灰色软呢帽,抬头朝她轻轻一笑。

  暖金色的头发,圣母般纯净柔和的水蓝色眼眸,还有那像乔尔乔内所用色彩一样令人头晕目眩的明媚笑容……当看清这个少年的面容时,流夏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在瞬间凝固了。

  老天,这不是那个少年杀手吗?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少年又将帽子轻轻戴上,居然不慌不忙地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流夏用充满警惕的目光牢牢盯着他,心里不停猜测着这个少年到底想做什么?他出现在这里是故意还是偶然?

  “怎么像只随时准备打架的猫咪?”罗密欧站在了她的面前,颇为好笑地开了口,“用得着这么怕我吗?怎么说我们也是相识一场,对不对?”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流夏含糊地应了一句。

  “不记得了?”罗密欧半眯起了眼睛,故意作出了一个好像要往怀里掏什么的动作,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可是有很多方法让你想起来哦……”

  “可是,你也不希望我记着不该记得的事吧。”流夏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还装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虽然自己身手不错,可对方毕竟是个职业杀手。如果没有必要,她才不想和他硬碰硬。

  见到她伪装的表情,罗密欧的眼底顿时闪过一丝微光,随即轻扯了扯嘴角。

  “不该记得的事当然要忘记,可是……”他的脸上露出了令人心生怜爱疼惜的无辜表情,“你应该记得我啊,好歹我还亲了你一下……”

  “喂!”他不提还好,这一提实在让流夏忍无可忍了,差点就要扯掉脸上的假面具,然后痛快地骂上他几句。

  “那算不了什么。”她平复了一下心情,很快又装出了满不在乎的态度。

  “让我猜猜看,哎呀,这该不会是你第一次被男人亲吧?”他笑嘻嘻地凑了过去,痞味十足地挑起了眉毛,倒更像是故意想惹恼她。

  流夏只觉得自己脸上没来由地一热,表面上虽然装得若无其事,但双手已经开始发痒……真的……好想胖揍这个讨厌的家伙啊……在握紧双手的时候她忽然捏到了那枚硬币,这就像是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她立即将硬币递了过去,“这个是你的,拿走。”

  他却并不接,慢条斯理道,“你不是要许愿吗?我看你好像忘了带硬币,那就用这个许愿好了。

  什么?流夏的额上顿时出现了三条黑线,就算许愿,她也不想用这个家伙给的硬币许啊——灵的都变不灵了。

  “不用了。”她生硬地答了一句。

  “你这么不领情,我可是会伤心的哦。我一伤心就控制不了自己会做什么事了。而且我一伤心记忆力也会变差,说不定就不记得我曾经放过你了……”罗密欧恬静如圣母般的眼眸中却闪耀着邪恶的光泽。

  威胁,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的威胁。流夏很是无语地看着他,说这么多废话只是强迫她用他的钱币许个愿?这个家伙的精神到底正不正常?

  刚才还没发现,原来他今天穿着一件白兰地色的D&G条纹外套,搭配着极简风格的JilSander卷边牛仔长裤,再加上他那顶款式别致的灰色软呢帽,带着一点天真,一点痞味,一点冷酷。这本该是时尚又充满活力的风格,可不知为什么,当他无意识敛去脸上笑容的一瞬间,这身打扮却让人想起了英国Portishead乐队主音的音调,诡魅,幽暗。

  “我扔就是了。”流夏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慢慢走到了许愿池边。既然事已至此,她也只能尽快遂了这位少爷的愿,不然再拖下去的话,托托就要过来了……

  她可不想让托托看到她和这个家伙在一起。

  于是她用右手捏住了那枚硬币,什么也没想就轻轻一抛,硬币在空中划过了一道优美的抛物线扑通一声掉进了背后的水池里。

  这个愿望就当作废好了,等一下再重新来过。

  当她如释重负地回过头时,却看到了对方嘴角浮现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

  虽然心里忽然有种不大妙的预感,但她还是心平气和地冲着他露出了一个机械化的笑容,“这样总可以了吧?”——

  罗密欧不置可否地挑了挑薄薄的嘴角,转过身像是要离开。

  还没等流夏松一口气,他又转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对了,你欠我的那些钱可以慢慢还。”

  流夏大吃一惊,“你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欠你钱了?”

  “你刚才扔掉的那个是什么?”他的语气里透着一种按捺不住的愉快。

  “不就是一个硬币吗?那我还你钱就好了。”她从包里拿出了钱夹,抽出了一张5欧元的纸币,“这样总够了吧?”

  “哦,忘了告诉你。刚才给你的那枚可不是普通的硬币,那是一枚古希腊时期在雅典铸造的银币,面值为10德拉马克。如果我没记错,前阵子拍卖回来的价格好像是27,2万美金。”他笑得无比甜蜜,却又毒如蛇蝎。

  流夏一下子就懵了,脑中顿时一片空白,随即又拼命回忆起那枚硬币的样子。可是刚才她几乎连眼睛都没瞄一下就扔了出去,现在根本想不起硬币的样子了。

  “你别以为这样就能耍我。”她强作镇定地看着他。

  罗密欧的脸上飘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不信吗?那就跳下去看看。”

  流夏扫了一眼池底密密麻麻的硬币,没有吱声。

  “不过,我有一个好办法哦。那就是——”他调皮地眨了眨眼,“——和我交往好了。如果你成了我的女朋友,那就当然不用还钱了。”

  “你胡说什么……”流夏惊得差点连下巴都掉了下来,这个少年也太直白轻率了吧?不过她的心里同时也涌起了几分疑惑:这个少年到底想要做什么?存心耍着她玩吗?

  “不然的话,你就准备27万美金吧,那个零头嘛就算了。要知道我可是很大方的。”他潇洒地将双手插在了牛仔裤口袋里,“所以就请你好好考虑一下。不过说真的,我觉得还是前面的这个办法比较适合你哦。”

  “大不了我去把那枚银币给你捞上来!”她从牙齿缝里挤出了一句话。

  “哈哈,这也是个好办法。那我就再提醒你一句,一个月后清洁公司会来回收许愿池的硬币。所以,你——还有一个月时间考虑哦。“说完这句话,他就优雅的转身离开了。

  望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流夏无力地坐在了石头台阶上,哀怨地长叹了一口气。为什么每次碰到这个瘟神都这么倒霉?

  假如这枚银币真像他所说的那么昂贵,现在的她可是完全赔不起的。这个家伙,根本就是存心来耍她的。她宫流夏到底是和什么犯了冲,一会儿被小女孩戏弄,一会儿被这个瘟神耍,看来真的要去买点水晶之类的东西转转运了。

  “流夏?流夏?”当听到自己的名字被连喊了好几声后,她才反应过来托托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流夏,你在发什么呆?你早来了怎么也不打个电话给我?”他边说边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穿得也这么少,小心生病。”

  尽管他的语气由于担心而显得有点凶巴巴的,可她的心里却在一瞬间满溢着暖暖的热流。

  “我的身体好得很,才不会那么容易生病呢。”她笑着狡辩道。好不容易……才和托托有这么难得的露天相处时间,她暂时不想去考虑那件烦人的事。

  “现在这里可真清静。”托托深深吸了一口夜晚微凉的空气,又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面额不一的欧元硬币,“流夏,你要不要许个愿?”

  “知我者真是托托啊,我今天正好忘了带硬币。”流夏不客气地从他的手里拿了三枚硬币,“那我就开始许第一个愿。”

  “听说古代的罗马人在离家远行时,会将一朵花儿,一小块金子或者一枚钱币扔到自己家的井里或水池里,这样无论离开家乡多远,终有一天会回来。”托托抬起头看着她,“流夏,将来无论你去了哪里,都会回到罗马的吧?”

  “当然会啊,因为这里有你。”她脱口说了出来,随后又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了一句,“我是说有你这样的好朋友在这里,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托托只是笑而不语,眼眸里仿佛化开了一湖初融的春水。

  流夏在许愿池前背转了身,捏紧了第一枚硬币,在心里默默念着重回罗马的愿望,再一次将硬币抛了出去。

  小小的硬币很快就沉入了水底,和那些来自地球各个角落的硬币混在了一起,再也分不清楚。但不管它们来自何方,每一枚硬币落入池中的瞬间都带来了一个珍贵的心愿,送出了一个美好的希望。

  第一枚,重返罗马。

  第二枚,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流夏抿了抿嘴角,捏紧了第二枚硬币,正打算抛出去的时候,却见到有一对年轻的恋人刚好经过这里,其中的那个女孩子还不停地打量着托托,然后在男友的耳边嘀咕了几句,他们的对话随着夜风传到了流夏的耳中,

  “看,那个男人……好像是托托哦。”

  “胡说,托托怎么可能半夜在这里?”

  “是真的,你看啊……”

  “咦?好像真的是他……”

  流夏立刻收起了硬币,朝着和托托相反的方向走了几步,及时和他拉开了距离。没想到托托却跟了过来,直接拉起了她的手就往前走去。

  “喂,托托,他们在看着呢,你该装作不认识我才对!”她着急地想要甩开他的手。

  “那就让他们去看好了。”托托还是紧紧拉着她的手,脱口道,“我也是个普通人,我也有恋爱的自由。”

  恋爱?他说恋爱?流夏微微一愣,这好像不是他第一次说起这个词了……她的心里泛起了说不清是什么滋味的复杂情绪,有一点点错愕,一点点惊讶,一点点怀疑,还夹杂着一点点喜悦,一点点甜蜜。

  随即而来的——还有一点点不安。

  自己对他的这种感觉,是否已经超过了所谓的友情?为什么……会觉得还有一点点困惑?

  “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明天还要上课。”她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心里轻轻抽了出来。

  他的脸上似乎极快地掠过了一丝失望,又立即说道,“那么我送你。”

  流夏笑着眨了眨眼,“那我就不客气了。”

  就在他们离开之后,从许愿池的一角忽然钻出了一个人影,随即迅速消失在了沉沉的夜幕之中——

  对于流夏来说,一星期三次的家教是她精神最为紧张的时候,因为时时要应付些突如其来的“袭击”。而且不知为什么,每次上课间隔的日子似乎都过得特别短,而上课的时间就格外漫长。

  果然是快乐的时间一晃而过,痛苦的时间就是度日如年呐。

  不过万幸的是,那个暖金色头发的少年没有再找她麻烦,看来那天他也只随便说说而已吧。

  这一回的家教时间又改在了下午。让她感到有点意外的是,丽莎管家打电话来通知她的时候根本没有提起那个烟斗的事。

  流夏吃完了午饭之后就匆匆赶到了洛伦佐伯爵的府上,谁知刚到了城堡门口就看到丽莎一脸铁青地走了出来。

  “怎么了?丽莎夫人,发生什么事了?”她急忙问了一句,因为平时很少看到丽莎露出这样的表情。

  “刚才那只猫忽然跑出了城堡,结果玛格丽特小姐也趁着我们不注意跑了出来。从昨天开始这只猫就不知为什么半夜乱叫……我早就叫小姐别养猫了。”丽莎微微皱了皱眉,“我就先不和你说了,伯爵先生就快回来了,我必须在这之前派人找到小姐。”

  “那这样的话,我也一起帮忙找找吧。”流夏虽然对上次的事情还有些介怀,但想到玛格丽特毕竟是个只有八岁的小女孩,心里也不免有那么一点担心。

  “那就谢谢你了,流夏老师。”丽萨朝她点了点头。

  流夏正要去找,脑中又忽然掠过了刚才丽莎说的话,于是又问了一句,“这附近野猫多不多?”

  见丽莎摇了摇头,她也就没再继续问下去,转身就朝着城堡外农庄的方向走去。

  四周都是连绵起伏的绿色丘陵,大片大片的橄榄树在阳光下闪耀着墨绿色的光泽,如云朵般洁白柔软的羊群正悠闲地吃着草,而一旁的牧羊犬则用炯炯有神的目光观察着每一只羊的动静。

  流夏朝着农庄的纵深处走去,差不多过了十来分钟看到不远处有一间红白相间的木屋,而屋子前竟然有一块开满各色鲜花的花田。缤纷的颜色看起来就像是一抹绚丽的云霞不小心坠落此处,映衬着浅蓝的天空,白色的木栅栏,浓淡色彩对比强烈,流畅而透明,看上去就像是德国画家丢勒随意描绘的一副经典水粉画。

  而在这水粉画的一角,她惊喜地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玛格丽特,你真的在这里?”她立刻走上前去,见到玛格丽特正抱着她的短尾巴发呆,眼圈还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

  一见到流夏,玛格丽特就好像见到了救星一样跳了起来,忍不住向她哭诉道,“老师,短尾巴好像又生病了。从昨天半夜开始它就一直很凄惨的叫着……我只好告诉了爸爸,可爸爸说短尾巴没事的,还说不用带它去看医生……”

  流夏打量了几眼短尾巴,露出了几分尴尬的表情。春天到了,这只短尾巴明显是在发情叫春……阿方索先生也一定是因为知道这个原因,才说猫咪不用去看病的,而她之所以跑到这里,也是因为猜到了短尾巴可能会来找农庄里的猫咪。

  可是,这该怎么和玛格丽特解释?

  “玛格丽特,短尾巴它真的没有生病……”她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句,接下来却不知该怎么解释。

  “怎么可能,它叫得这么惨!”玛格丽特一脸的不相信。

  “玛格丽特,它的确没有生病。”一个美妙低沉的声音忽然从她们身后传来,优雅却不失华丽,平稳又不失性感。

  两人同时转过了头,略带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这里的——

  “爸爸!”玛格丽特脱口先叫了出来。

  “你怎么到处乱跑?我不是说过不要随便走出那座城堡的吗?”阿方索的脸色微微一敛,平静似水的瞳孔下却闪动着令人心惊胆战的寒光。

  “我要带短尾巴去看病。”玛格丽特小声答了一句。

  “我说过了它没病。现在马上跟我回去。”阿方索再次重复了一遍。尽管从他的表情看不出什么异样,但流夏感觉到他正在生气。

  如果再继续僵持下去的话……似乎不大妙。好吧,总算这孩子没把烟斗事件抖出来,就当自己还一个人情好了。

  于是她抿嘴笑了笑,“玛格丽特,你看过米奇的动画片没有吗?”

  玛格丽特嗯了一声,对她突然提出这个问题感到不解。

  “米奇是不是有个女朋友叫做米妮?”在看到对方点了点头后,她就继续说道,“你的短尾巴比米奇更帅,他当然也会有自己的女朋友,所以才想跑出来和女朋友约会啊。它那样叫不是因为生病,而是因为想念女朋友。只有大声的叫,女朋友才能听得到哦。””

  玛格丽特愣了愣,似乎也觉得有点道理,半信半疑地又问了一句,“那它真的不是生病?”

  “当然没有生病,就算不信我,你也要相信爸爸的话啊,对不对?”流夏一边说着,一边冲阿方索使了个眼色。

  阿方索的唇边扬起了一个淡淡的弧弯,“流夏老师说得没错。”

  毕竟还是个小孩子,玛格丽特一旦确定短尾巴没病,立刻就活蹦乱跳地恢复过来,对流夏的态度也明显热情了几分,“那么老师,短尾巴的女朋友叫什么呢?”

  “这个嘛,”流夏笑眯眯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短尾巴的女朋友应该叫长耳朵吧?这样才相配。”

  “长耳朵……啊,老师,那不是兔子吗?”

  “呵呵……”

  “不要不要,那短尾巴以后的小孩不就真的成短尾巴了!”

  “哈哈哈!”

  看到两人竟然这么融洽地聊到了一起,阿方索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的印象里,这恐怕是第一位得到玛格丽特善待的家庭教师吧。以前的那些老师,到最后差不多都崩溃的大逃亡了……

  在风中摇摆着枝叶轻轻起舞的各色鲜花,阳光下被逗得乐不可支的少女,还有那发自肺腑的纯粹笑容……眼前的景致和人物如水粉画般慢慢化开,美得令人沉醉。

  不知不觉心底某些久远而模糊的记忆忽然变得清晰起来,很多年前的一幕再次浮现在他的眼前——穿着粉色唐装的小女孩,摇晃着两支小辫子在那里大声叫着,“雏菊哥哥,你就教教我好吗,你就教教我吧……”

  他的心里仿佛有一只破茧而出的蝴蝶正慢慢扬起了翅膀,一股澄澈的融雪之水悄然流淌而至,无法言说的温柔像春日的落花一样飞满了心底的每个角落。

  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她们,他忽然觉得,这一刻的时光,真是——不错。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十一章 阿方索伯爵的回忆 下一章:第十三章 被揭穿的秘密
热门: 美女诱惑 82年生的金智英 美德的动摇 荒原闲农 万人迷男神培养系统 安阳(天下卵) 何日君再来 名草有主(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大地龙蛇 反派师尊他太难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