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意想不到的人体模特

上一章:第九章 伯爵先生的秘密 下一章:第十一章 阿方索伯爵的回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方索回到自己的书房之后就打开了Skype,上面已经有几个头像在同时闪烁着。他戴上了耳麦,顺手点开了其中一个的头像。

  “罗密欧,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明天的报纸就会登出高玛特公司退出投标的消息。”罗密欧的声音从那一边传了过来,“我只是用小情人恐吓了那位总裁的宝贝女儿一下,他就乖乖就范了。”

  阿方索笑了笑,“比起做杀手,或许做一个炸弹专家更加适合你。”

  听到这句话,罗密欧沉默了几秒,忽然幽幽说了一句,“就像我那殉职的警官父亲一样吗……”

  “罗密欧……”阿方索的神色变得有些复杂,水绿色的眼眸里微微荡起了一丝涟漪。

  “呵呵,只是开玩笑而已。”罗密欧很快又恢复了他那种嘻皮笑脸的态度,“放心,我可不会成为像我父亲那样的笨蛋。”随即他的话锋一转,“对了,你们新请的老师还没辞职吗?我记得最快的一个好像当天就跑了吧。”

  阿方索若有所思地扬了扬嘴角,“这次的老师,或许有点不一样。”

  “哦?听你这么说好像有点意思。”罗密欧轻轻一笑,“话说回来,你还记不记得那个会功夫的东方女孩子?”

  阿方索眼底的微光一闪,“怎么,对她有兴趣?除了你的小情人,好像很少见你对别的东西感兴趣。”

  “不知道,或许只是觉得好玩吧。”罗密欧顿了顿,又像是发觉了什么似地说道,“帕克那个头像好像闪了几下,是不是有什么新消息?干脆把他拉进来三方会谈吧。”

  阿方索本来似乎想说什么,但听罗密欧这么一说就没有说下去,轻轻点击了一下鼠标将帕克拉了进来。

  “帕克,很少看你用Skype,我记得你一直喜欢用乱七八糟的纸条传信息啊。”罗密欧笑眯眯地说道。

  帕克懒得反驳他,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阿方索先生,我们刚刚收到消息,刚刚有一家新的公司也准备竞争这次招标工程。我查过了,这家公司的注册人是玛德琳娜的弟弟米兰特。”

  “什么?这里是罗马,不是那不勒斯!这对贪心的姐弟手也伸得太长了吧?”罗密欧恼怒地哼了一声。

  “这也不奇怪。”阿方索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一旦接到这个工程,得到的经济利益是巨大的,也难怪玛德琳娜想来分一杯羹了。”

  “那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要不要让丹特去一趟那不勒斯?反正他离得比较近。”帕克试探地问道。

  “那倒不必。西西里的那些大小事务也够丹特头疼了,而且现在就算去和玛德琳娜谈判也是无济于事。”阿方索略一思付,“帕克你去搜集那家公司的详细资料给我。还有,米兰特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花花公子,罗密欧,你找个可靠的女人接近他,看看能不能套出点什么。这件事我暂时先不会告诉Don。”

  两人收到命令之后就同时下线了。阿方索有些疲惫地靠在了椅子上,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脑海中莫名地浮现出了第一次见到罗密欧的情景。

  那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吧。

  不知为什么,所有的细节都已经开始渐渐淡忘,但当时少年的那双眼睛却是牢牢印刻在了他的记忆里。

  那如圣母般恬静的蓝色眼眸中闪动着令他战栗的光芒。

  那是——几乎能毁灭一切的光芒。

  流夏在周四那天去了一趟托托的家,还特地给他做了顿中国饺子。本周罗马队的对手是实力稍逊的帕尔马队,再加上他们这回是主场作战,免除了奔波之苦,所以临赛前的压力比上次对AC米兰时小了一些。

  流夏非常喜欢托托家的开放式厨房,这里不但正好用上了她最喜欢的装修风格,而且位置面向阳台,一眼望出去就能看到蓝色的天空和飞翔的鸽子,还有附近那些高高低低的古老建筑和造型优美的教堂尖顶。尤其是此刻的黄昏时分,连绵的晚霞如油画般慢慢化开,将天空染成了一片绮丽的玫瑰色。

  厨房里的吊灯散发着淡黄色的温暖,将餐桌上热腾腾的饺子和色彩缤纷的意式沙拉映照得份外诱人。

  “流夏,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每次你爸爸妈妈做了饺子都会送些给我们尝尝,那味道真是让人难忘啊。”托托边说边用叉子戳起了一只胖乎乎的饺子,顺便在碟子里沾了沾酱油。

  “怎么会不记得,我还记得你最喜欢的是纯猪肉馅的饺子,最讨厌的是韭菜饺子。”流夏的目光落在了他的叉子上,“看你的习惯也和以前一样,吃饺子沾酱油也只有你才想得出来。”

  “吃饺子沾醋不是很奇怪吗……”他刚咬了一口,就被烫得猛吸气。

  “吃饺子当然要沾醋啦!你沾酱油才奇怪呢。”流夏好笑地递了一杯矿泉水给他,“慢慢吃,又不会有人和你抢,你一向吃不了烫的东西。”说着她又眨了眨眼,“要是这个样子不小心被狗仔队拍下来的话,一定会大损你罗马王子的完美形像吧。”

  “那就当我给中国饺子做宣传了,看看和意大利饺子revioli相比哪个更好吃。”他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

  流夏面带笑意地看着他吃完了一只饺子,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好吃吗?比我爸爸妈妈的手艺差不了多少吧?”

  “差远了。”他老老实实地答道。

  “喂……托托……”尽管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但她心里免不了还是有些恼火,这个家伙平时嘴不是挺甜的吗?就算说个善意的谎话也不是什么难事啊。

  “不过……”他忽然放低了声音,温和的语调有如情人的嘴唇般柔软,“如果上帝允许我一生可以实现一个愿望的话,那么,我的愿望就是每天能吃到这种差远了的饺子。”

  极淡极淡的黄色光晕洒落在那张俊秀的脸上,他眼中那温柔到极致的蓝色,仿佛萨尔瓦多·达利的水粉画一样无声的蔓延着。

  流夏忽然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发涩,于是急忙转过了头,缭绕心底的柔软夹杂着难以言说的感动融合在一起,如温和的春风般彼此轻抚,彼此交汇。

  “那么上帝一定会骂你是个笨蛋。“她像是想要掩饰什么似地开着玩笑,随后又脱口道,“快点吃吧,我还要回去想想怎么应付明天的素描课呢。”

  “素描课也能难倒流夏你吗?”托托似乎有点惊讶。

  “素描我当然不怕,可是……”流夏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下去。

  “到底怎么了?”托托放下了叉子。

  流夏沉默了几秒,又笑着打了个哈哈,“其实也没什么,我——”

  “流夏,每次你有解决不了的心事时,右手的小尾指都会伸得笔直,原来这个习惯到现在都没改掉。”托托不慌不忙地打断了她的话。

  流夏蓦的一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露出了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喃喃道,“你居然还记着……”

  “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他作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明天朱里奥教授要我们画人体素描。我……”流夏轻轻叹了一口气,“我画不了。”

  “怎么会?人体素描对于学习美术的人来说是最基本的练习了吧?你不是还告诉我连续拿三次第一的奖励就是朱里奥教授亲自做人体模特吗?”托托轻笑了一声,“怎么会画不了呢?”

  “教授只是开玩笑罢了,我并不觉得他说的是真话。”流夏的脸上掠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如果不是十年前发生了那件事,我也不会对男性的裸体有阴影……”

  “流夏,十年前发生了什么?那时你不是刚刚回中国吗?”听到这句话,托托立即敛起了笑容,毫不掩饰地表露出了担忧的心情。

  流夏迟疑着没有开口,托托的脸色倒是越来越沉,越来越难看……忽然他伸出手猛的握住了她的手臂,微微颤着声道,“流夏,难道……难道……难道有人对你……对你……该死的我非杀了他不可……”

  流夏先是有些愕然,然后就小声笑了起来,“托托,你想到哪里去了?是这样的……十年前有一个变态男人在我面前忽然把衣服脱了裸奔,结果我当场就受了刺激,之后一见到男性的裸体就会想起那个男人丑陋的身体,所以怎么也画不出来了……”

  托托也是一愣,又立刻像是松了一口气,随即有点不好意思地放开了她的手,“谁叫你没说清楚,害得我乱猜。”

  “就是这样简单而已。”流夏郁闷地托着下巴,“可是这件事却让我有了心理障碍。明天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真不甘心就这样输给阿弗洛娜。”

  托托站起身来,什么也没说就走进了厨房。没过多久,他将一杯芳香四溢的咖啡轻轻放在了她的面前,低低开了口,“记得十二岁那年,我在一次练习中被对方的后卫队员踢伤了腿,那时我的腿伤得很严重,足足修养了四个月才好转。这之后每次踢球碰到他,我都会感到害怕,尽量想要避开他,也正因为这样,凡是有他在场,我就怎么也进不了球。到最后,只要是和他所在的队比赛,我就一定会找理由躲开。”

  流夏的目光不由落在了他的腿上,心里微微泛起了一丝怜惜。

  “但是我的母亲告诉我,越是害怕,就越要去面对,逃避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而只有勇敢面对,才会发现对方其实并不是我们所想的那么可怕。”他顿了顿,“在母亲的鼓励下,我硬着头皮和他在场上碰面了。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那一次我居然巧妙地避过了他的铲球,攻入了制胜一球。从此以后我就完全摆脱了这种恐惧感。”

  “所以,流夏,你也是一样。逃避是没有用的,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面对。”他的眼眸中闪烁着坚定真挚的光芒。

  流夏的脸上也有些动容,“那么,我……该怎么面对?现在已经来不及了,明天就要……”

  “当然来得及。”他深深凝视着她的眼睛,“从今天晚上开始就勇敢面对,好吗?”

  “今天晚上?”流夏显然吃了一惊,“可是现在也没有人体模特……就算我想面对也……”说着说着她蓦的住了口,一脸震惊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天呐!她看到什么了——

  托托那修长秀美的手指,正以一种极其优雅的方式解开了他衬衣上的第一粒钮扣。

  “托托,你,你在做什么!”她结结巴巴地开了口。

  “你的人体模特就在这里。”他挑眉一笑,“难道——你不满意?”

  “托托……”她的眼中泛起了一层淡淡的水光,“可是你……你现在是全罗马人的偶像明星……是大家的骄傲……怎么能够当我的人体模特,这也太……”

  他边笑边继续解着扣子,“听说罗马皇帝查理五世还曾经为提香捡过画笔,那么我为未来的大画家充当一次练习对象也是荣幸。更何况,你不是曾经说过要画下实现了梦想的我吗?那么先练习一下不是更好?”

  “可是……”

  “流夏,”他的动作稍稍停滞了一下,目光专注而迷人,“我可是为了这句话一直都在努力着。”

  那一刻流夏有些发不出声音来,甚至无法纯粹的感动,心里瞬间涌入了潮水般的温暖和勇气。她咬着嘴唇重重点了点头,朝他露出了一个最诚挚的笑容,“明白了,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不过事先说明哦,”他的嘴角噙着一丝戏谑的笑意,“我这人体模特可不是免费的,起码要换几十顿饺子。”

  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作画工具。

  当托托褪去全部衣服侧躺到沙发上时,流夏只觉得四周一下子变得沉寂无声,就连自己的呼吸也在一瞬间停止了。

  几缕深咖色的发丝轻轻拂过他的脸,他的蓝色眼眸就像是千年静止的夜空,淡然地透着一成不变的风景。他那优美清瘦的身体犹如米开朗基罗的大理石雕像一样充满了生命的张力,流畅完美的曲线更是无可挑剔,直白地展露着一种纯粹而简洁的美。在淡淡的月华下,甚至能看到那近乎透明的肌肤上蔓延着纤细的血管,精致到无与伦比,隐隐透着鼓惑人心的魔力——犹如一尊在暗夜里闪着幽幽光芒的水晶。

  流夏握紧了手里的炭笔,摈弃了一切的杂念,心眼是前所未有的明净。此时此刻,展现在她面前的,已经不是单纯的裸体,更没有半分情欲的诱惑,而是造物主最为天然的鬼斧神工。没有一种线条比人体的线条更加生动,也没有一种美比人体的美更纯净更极致。任何附加的东西,无论是衣物还是饰品都只会破坏这种美。

  炭笔在她的手中就像是被赋予了生命,犹如精灵般在画纸上翩翩起舞,那些从心底涌出的对于美的所有感动,在她的指尖如乐符般流淌出来。

  一笔一笔,

  热切,单纯,美好。

  一切一切,

  清新,灵动,梦幻。

  如果这一刻的时光能够静止不前,

  如果这个珍贵的瞬间,

  她可以好好地珍藏……

  此时此刻,在这个浑然忘我的境界中,什么语言都是多余,

  她只有一双想描绘出美的双手,还有一颗被美所感动的心。

  心中满溢的对于绘画的爱,比所有的语言更纯粹。

  经过了晚上的特训,流夏在第二天的人体素描课上发挥的极为出色。不知为什么,当看到朱里奥教授安排的人体模特时,浮现在她脑海中的早已不是原先那龌龊的一幕,而是被那无可挑剔的美所代替。

  只是回想起昨晚的情景时,她的脸倒有些微微发烫了。

  而那张练习完成的作品,也被托托索要了去,作为了免费充当人体模特的部分酬劳。

  素描课结束之后,朱里奥教授立刻进行了即兴点评。毫无悬念的,无数同学的作品又被他骂得一文不值。幸好大家都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抗打击能力也比第一次有所增强。不过教授看似杂乱无章的臭骂几乎都命中同学们的要害,而他所指出的寥寥可数的几个优点更是准确到位,令大家又是害怕又是佩服。

  阿弗洛娜本来就擅长线条结构,这次她特地使用了俄罗斯的干性绘画材料索斯,这种材料画出来的色彩显得格外沉着,线条灵动多变又飘逸流畅,水平自然高出一层,并不意外地得到了朱里奥的青睐。

  而流夏的作品却是充满了梦幻的美感,又不失写实的特点。仿佛只要一伸出手,就可以在黑色的线条中感受到人物皮肤的质感,触摸到人物精致的骨架。

  这一次两副作品又是同样的出色,难分高下。就在大家以为两人又要并列倒数第二十的时候,朱里奥教授却拿起了流夏的那张画,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这次的倒数第二十名,只有一个。就是你——宫流夏。”

  他的话音刚落,同学们顿时小声议论起来,对于这个结果很是惊讶,而围在阿弗洛娜身边的几个同学则露出了不服气的表情。

  阿弗洛娜本人似乎也有些微诧,不过她毕竟也是出身名门世家,所以还是一脸平静地问了一句,“教授,能告诉我这次输给流夏同学的理由吗?”

  朱里奥看了看她,转身走到了那位男模特的面前,“告诉我,今天早上你出门前是不是和家人闹过别扭,或是遇到了不愉快的事情?”

  男模特显然吃了一惊,脱口道,“教授,您怎么知道?今天出门前我的确和我女朋友吵了几句。”

  朱里奥像是预料到了似地笑了笑,转头冲着大家说道,“你们一定觉得很奇怪吧,为什么我连这样的事都知道。其实,都是这副画告诉我的。”他又望向了流夏,眼中洋溢着淡淡的神采,“这副画已经赋予了人物鲜活的生命,不再是单纯的素描,让画外的人能够感觉到画中人如此细微的情绪变化。更难得的是,让我感觉到这些变化的并不是通过直白的人物表情和动作,而仅仅是依靠这些简单的线条。”

  安娜等人顿时哑口无言,而阿弗洛娜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用复杂的目光瞥了流夏一眼就转身走出了教室。

  “她居然就这么走掉了……”卡米拉望着她的背影低声道。

  静香无奈地摇了摇头,“她这么心高气傲,又怎么甘心接受这次失败。”

  “我早说了,我们流夏才是真正的第一。”卡米拉嘻嘻一笑,扯了扯流夏的衣服,对她做出了一个完胜的手势。

  “流夏,你的进步很快,但要达到我的要求,你还是差很远。”朱里奥在下课前还是不忘打击了她一下,“下一次就未必是你领先。”

  朱里奥教授刚走出教室,同学们就轰一下涌了上来,纷纷围观流夏的作品,不时发出了赞美之声。

  同学们的称赞,对手的失败,教授的肯定……这一切都让流夏觉得有点飘飘然的,内心不可遏制地滋生了一丝自满的情绪。

  “流夏,看来下一次再拿第一的话,教授就要成为你的人体模特了。”卡米拉笑眯眯地打趣道。

  “下一次吗……”流夏胸有成竹地笑了笑。

  “阿弗洛娜的实力也很强,就算下一次也不能掉以轻心。”静香还是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沉稳。

  “下一次我打赌也是流夏胜!”卡米拉转了转眼珠,忽然将流夏拉到了一旁,将嘴凑到她耳边低声道,“等到教授成为你的人体模特的那天,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九章 伯爵先生的秘密 下一章:第十一章 阿方索伯爵的回忆
热门: 朕每天都想退位[穿书] 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 小城畸人 透视之眼 千万种心动 17栋男生宿舍 梦回大清 美女诱惑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 个性大概是见一个萌一个[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