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伯爵先生的秘密

上一章:第八章 打工的地点是城堡 下一章:第十章 意想不到的人体模特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玛格丽特回到餐厅的时候,年轻的伯爵已经享用完了西西里的特色甜点cannoli,以一杯浓郁醇香的Espresso为这顿晚餐划上了完美的句号。

  “今天玩得很开心吧?”阿方索不动声色地用绣着金线的白色餐巾轻拭着嘴角。

  玛格丽特乖巧地走到了他的身边,撒娇似地蹭到了他的怀里,“爸爸,我只是和她开玩笑嘛。”

  阿方索弯腰将她抱到了自己的膝盖上,“那么,以前那些主动向我提出辞职的老师们呢?你也是和她们开玩笑?”

  “她们也太脆弱了,只是一些小玩笑而已。”玛格丽特吐了吐舌,“我又没有恶意。”

  “嗯,你是没有恶意。”阿方索的唇边飘过了一个优美的涟漪,“艾米的头发被烧了,安妮莫名其妙的食物中毒了,丽迪雅的门牙摔断了,索非娅在这里留宿的时候被你吓到神经衰弱……原来这些都是小玩笑。”

  “爸爸!”玛格丽特捂住了他的嘴,不许他再说下去。

  “不知这个流夏老师能坚持多久呢?”他笑着继续说了一句。

  她瞪了他一眼,从他的膝盖上爬了下来,略带恼意地说道,“爸爸,请不要再给我请什么绘画老师了,这很无聊!我什么时候说要学画画了!我根本上就没兴趣……”

  阿方索眼带笑意地看着她,忽然伸出手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可是,你明明是那么喜欢画画的,不是吗?”

  她顿时愣在了那里,好一会才小声叫了一句,“爸爸……”

  “好了,让丽莎带你回房吧,我还有一些公事要处理。”阿方索摸了摸她的头发,起身走出了餐厅。

  一进二楼的书房,他立即锁上了房门,又顺手拿起了当天的晚报翻到了社会新闻版。当看到了莫罗检察官因爆炸身亡的消息时,他的嘴角不由泛起了一丝冷笑,接着就打开了电脑,登陆到了自己的Skype聊天工具上。

  嘟嘟嘟——他的朋友列表上的一个头像立即发出了通话邀请。

  他微微一笑,摁了同意接听,随后戴上耳麦先开了口,“罗密欧,做得很好。”

  “只要我一出手,保证他们都变成干货。”罗密欧调侃的声音从那一头传来,“对了,最近玛德琳娜的手下和我们的成员在那不勒斯起了好几次冲突了,你要不要告诉Don?或者是我亲自过去一趟?”

  “暂时不用。这些小事就别打扰Don了。那不勒斯毕竟是玛德琳娜姐弟的地盘,现在最重要的是这次的投标。你要明白,我们的最终目的是要洗白,只有变白,才能有更多的权力,更多的金钱,更安全的做想做的事。”

  “Okay,不过我看她们两姐弟就是不顺眼。”罗密欧的口吻还是那么玩世不恭,“话又说回来,到底是谁设计了Skype?这个聪明人一定没想到这个软件因为使用了特殊的编码系统,让那些警察根本没法破译,反而成为了我们联络的最佳工具,这比手机可安全多了。”

  “你的废话很多,罗密欧。”阿方索打开了电脑上的一个文档,“帕克已经发了信息过来,这次共同投标的公司一共有四家,最有实力和我们竞争的就是高玛特公司。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要这家公司退出这次竞争。”

  “哈,又该是我的小情人出场的时候了。”罗密欧的声音里透着一种跃跃欲试的兴奋。

  “这次不用做得别太明显。”阿方索提醒了一句,“只是让他退出竞争。”

  “我明白。”罗密欧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听说你又给玛格丽特换了新的绘画老师?这是第几个了?第八……还是第九?”

  “这种事就不用你操心了,晚安。”他干脆利落的切断了联系,取下了耳麦。

  阿方索随即站起了身走到了墙边,挂在墙上那面波旁王朝时期的古董镜子清楚照出了他的面容,也照出了他那道延伸到脖颈处的狭长伤疤。他的目光落在了那个部位,眼底微微一闪,宛如碧水冷玉般的颜色中竟隐隐渗出了一抹嗜血的光芒。

  流夏回到租住的房子之后,忍不住将自己悲惨的遭遇告诉了卡米拉她们,谁知不但没有得到任何同情,倒让她们乐不可支了好一阵子。卡米拉还追着她问了无数关于伯爵的问题,甚至包括不起眼的细枝末节,到最后她干脆跑到了流夏的床上,缠着她聊到了半夜。

  流夏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把糗事告诉这两个没良心的女人了。

  第二天的休息日,本来说好了要去托托家给他做中国饺子,她也因为脸上的伤而找了个借口没有去,两人倒是褒了一下午的电话粥。由于职业的关系,托托并不能经常和她碰面,但彼此之间每天的联系却是从没中止过。

  这个周末很快一晃而过。在周一的早晨,朱里奥老师又布置了下次作业的主题——人体素描。对于美术专业的学生来说,这次的作业似乎过于简单了一些。有同学立刻就提出了疑问,“朱里奥教授,在考进这所学校前,练习素描就是我们每天必做的基本功。现在把它作为正式的作业是不是有点太郑重其事了?”

  “对,就好像足球比赛大家不比射门进球,而是比起了颠球。”另一个男同学也在旁边插了一句。

  朱里奥瞥了他们一眼,不慌不忙地予以解释,“法国古典画家安格尔曾经说过,素描正確無誤的外型,是為繪畫的第一要素。有时越简单的东西越能体现你们的实力,太过繁琐华丽的表现形式反而容易隐藏你们的缺点。”

  “教授,我的母亲曾经告诉过我,如果要知道一个厨师的手艺是否精湛,只要让他做一道最简单的家常菜就可以了。这就是所谓的越简单的东西越能体现实力吧。”

  卡米拉的回答似乎令朱里奥教授感到相当满意,他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这个比喻。

  “这次的素描作业是现场完成,周五早上我会在工作室安排一位人体模特。”朱里奥说完之后又颇有意味地看了卡米拉一眼。

  “教授,这个模特不会是你本人吧?”卡米拉笑嘻嘻地来了一句。

  说真的,同学们对于她的勇气都十分佩服。因为平时除了学习上的交流,谁也不敢和朱里奥教授开这样的玩笑。

  朱里奥平时对于她的“挑衅”似乎也并不以为然,还经常会作出令大家掉下巴的回应,就像现在——他忽然邪魅一笑,“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担心你们完全无法集中精神。唉,太过完美有时也是一种犯罪。”

  咣当!全体同时栽倒在地……

  “教授,我可不可以问一下,这次的模特是男是女?”流夏的声音又将全体从受刺激状态拉了回来。在听清她的问题后,同学之中隐隐传来了几声轻笑。

  朱里奥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眯起了眼睛微微一笑,“宫流夏,我想你们女生都会很高兴的。”

  “哦,原来是男模特……教授,画帅哥我最有动力了!”安娜兴奋的声音引来了大家的一阵哄笑。

  流夏的神情顿时变得有些古怪,面色郁郁地低下了头。

  “流夏,是男是女都无所谓啦,好好加油,这次是你打败阿弗洛娜的好机会呢。”卡米拉小声地在她耳边说道。

  流夏勉强地笑了笑,没有说话。其实从刚才朱里奥教授布置了这次作业之后,她的心就一直七上八下的,直到刚才知道了人体模特是男性时,她的心更是沉到了谷底。

  自从十岁那年发生了那件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画过全裸的男性人体了……她不是没有尝试过,但每次一提起笔,即使是临摹画本上的那些人体素描,她的眼前都会出现那一幕情景……

  这次的作业——该怎么办?——

  不过与现在的这个烦恼相比,令流夏更加头疼的还有——周二即将来临的绘画课。一想到那位深藏不露的伯爵小姐,她的背后就冒起了一股冷气。本来还以为教个学生是件很容易的事,没想到现实和想像总是有一段距离的。这样继续下去的话,自己不知还要挨多少的暗招。可是……为了这丰厚的薪酬,她无论如何也不能退缩。再说了,她宫流夏怎么能输给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呢?

  所以当星期二晚上来临的时候,流夏还是再次准时出现在了那座城堡门口。

  走进厚重的铁门后,仆人直接将她带到了玛格丽特小姐的房间。这座城堡空旷得让人心惊肉跳,如果没有别人的引领,她想她很快会迷失在那些幽深的走廊里。

  “老师,晚上好啊,您很准时呢。”玛格丽特早就等在了那里,笑眯眯地向流夏打了一个招呼。如果只是看她那天真纯洁的灿烂笑容,谁也不能将她和任何贬义词联系在一起。

  流夏也保持着温文尔雅的淑女面具,若无其事地露出了一个标准笑容,“晚上好,玛格丽特小姐。”

  两人在对视的时候有一瞬间的眼神交流,彼此又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流夏的脸上笑容依旧,心里却是感到有点崩溃,天呐,这个女孩真的只有八岁吗?

  “老师,喝咖啡吗?”她指了指桌子上精致的咖啡壶。

  “不用了,我们现在就开始上课吧。能让我看看你之前画的作品吗?”流夏生怕一不小心就中了她的招,急忙转移了话题。

  玛格丽特想了想,就从书架下取下了一叠画递给了她。尽管小姑娘诡计多端,但她毕竟也是个孩子,所以又忍不住说了一句,“以前的老师都说我画得很好呢。”

  流夏仔细翻看了几张,心里的评价只有一个字——差。那些老师说她画得好,无非也是奉承而已,反正说好话谁都喜欢听。既然这样的话,她也无谓做恶人。

  “是画得不错,再多加练习应该会更有进步。”她面带微笑地说着那些程式化的话,却无意中发现对方的眼中飘过了一丝难以捉摸的表情。

  “老师,我讨厌死板的教学方法,这样吧,我想画什么,你就教我画什么。”玛格丽特转了转眼珠,指了指房间的某一处,“我今天想画这个花瓶。”

  “当然可以啊。”流夏好脾气地点了点头,反正这大小姐也不是真想学点什么,那么只要顺着她的心意就好了吧。她喜欢画什么,就教她画什么。

  两个半小时之后,玛格丽特在流夏的指点下已经画出了一个大概的雏形。她抬头看了看那个洛可可风格的挂钟,自言自语了一句,“九点半了,爸爸也该回来了吧。”

  为免被误会有非分之想,流夏自然是没有搭腔。

  “爸爸平时的工作很忙,我们能相处的时间也很少呢。”她的神色忽然黯淡下来,“他不知说了多少次带我去动物园玩,却从来没有兑现过。”

  “你还没去过动物园?”流夏有点惊讶,之前的疑惑又涌上心头,阿方索先生看起来最多不过二十出头,怎么会有个八岁的女儿?想到这里,她抬起头悄悄打量了玛格丽特几眼。这一打量,还真让她意外地看出了一些端倪。

  之前一直没有留意,虽然玛格丽特和阿方索都有一双绿色眼睛,但阿方索眼睛是极清浅的水绿色,几乎和他的先祖是一模一样的。而玛格丽特的眼睛,却是如翡翠般浓郁热烈的绿色。

  “其实那些普通的女孩子或许还比我幸福呢。”玛格丽特低低说了一句,又看了看她,“老师,今天差不多就到这里吧,请您帮我把花瓶放回原位好吗?。”

  流夏虽然记着要时刻提高警惕,但刚才小女孩一瞬间流露的神情又不像是假的,所以她也一时没在意,直接就拿起了那个花瓶。

  当她准备将花瓶放回原位的时候,忽然听到玛格丽特一声喊叫,“老师,别踩到我的短尾巴!”流夏一听,条件反射地低头一看——什么也没有。她的头皮顿时一炸,立即意识到自己上当了,但就是这短短一瞬间,从斜地里忽的窜出了一团黑影,喵的尖叫一声直往她的手上扑去!

  那个花瓶扑一下被撞得飞了起来,还很不巧地朝着开着的窗口飞去……眼看着花瓶就要飞出了窗口……几乎是电光石火的一刹那,流夏像只鸟儿般嗖一下窜了过去,轻巧地翻出了窗子,用脚尖构住了窗台,倒转身体稳稳地接住了那个花瓶。在松了一口气之后,她又轻松地翻进了房间。

  玛格丽特瞪大了眼睛,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好半天才迸出了一句,“老师你的身手真不错啊,难道以前是练体操的?”

  “我练什么无所谓,最重要是花瓶没事。不然只怕赔光我的工资都不够。”流夏依旧保持着笑容,将花瓶稳稳地放回了原处。

  哈哈,总算是扳回了一局。流夏愉快地看着玛格丽特小姐郁闷的表情,心情顿时大好,顺势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次她可学乖了,还特地看了一眼椅子上有没有仙人掌之类的东西。可就在她坐下去的时候,她忽然看到玛格丽特的唇边浮起了一抹奇怪的笑容。

  糟糕!她的脑中蓦的闪过着这两个字,立即想要站起来却发现……

  “啊,老师,忘了和您说,刚才你翻到窗外去的时候,我不小心把强力胶倒在椅子上了……”

  流夏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她怎么又一次栽在这个小女孩手中!

  当挂钟的指针指向了十点半时,流夏很无奈地在椅子上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阿方索的声音,“玛格丽特,我可以进来吗?”

  听到这个声音,玛格丽特顿时喜笑颜开,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将门打开。阿方索一踏进房间就看到了被困在椅子上的某人,惊讶地脱口道,“流夏小姐,三个小时已经到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流夏无限惆怅地长叹了一口气,“阿方索先生,我也想离开啊……如果没有这些强力胶的话……”

  “爸爸,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不小心的。”玛格丽特冲着阿方索露出了一脸无辜的神情,在转向流夏时却做了一个得意的鬼脸。

  阿方索的眼中飘过了一抹了然的神色,退出了门外,他那优雅性感的声线令人着迷,“实在是抱歉,流夏小姐,我去让丽莎拿条长裤给你。”说着,他又瞥了一眼玛格丽特,“你也给我出来。”

  流夏换了长裤之后,才彻底和那张椅子分离开来。她对着镜子整了整自己的头发,拿起了拎包打开了门——阿方索还站在门外。他似乎是刚刚赴宴归来,还没来得及脱下身上的西装。这一袭Armani特别为他夺身订制的黑色西装完全契合了他的身材,西装的开口处镶着精致的黑缎滚边,显现出了里面纯白的衬衣和深灰色的领带,不着痕迹地散发着高贵优雅的气质。

  在清楚地看到流夏的面容时,他似乎微微一怔,那深邃的眼中飘过了一些摸不清轮廓的东西,“流夏小姐,你脸上的伤好多了。”

  “嗯,是已经好多了。”流夏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那些可怕的颜色终于全都消失了,总算是又恢复了她的“花容月貌。”

  “爸爸,老师可厉害呢,她能像只小鸟一样飞到窗外接住花瓶哦,就像电视上演的一样!”玛格丽特笑嘻嘻地看着她。

  “哦?”他的眼底冷冷闪了一下,嘴角扬起了一抹微妙的弧度。

  “只是……凑巧而已。那个,时间不早了,我也不打扰你们了。”流夏赶紧支吾了两句,转移开了话题。

  “这么晚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流夏连想都没想就打断了他的话,她是来做家庭教师的,又不是来做客的。上次已经麻烦过人家一次了,自己也应该知道分寸。

  “那么我也不勉强你了。路上小心。”阿方索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老师,今天真是谢谢您了,我们周四见。”玛格丽特也不忘在她临走前给了她一个纯真无比的笑容。

  流夏极度无力地看了她一眼,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等等,老师,”就在流夏跨出门口的时候,又听她在身后叫了一声,“您的那条裤子……和椅子都黏在一起拿不下来了,该怎么办呢?”

  “裤子我不要了。”她并不认为这条裤子还可以继续穿,就当是破财消灾好了。

  “我并不是为您的裤子担心哦,老师。”玛格丽特的声音里挟带着一丝笑意,“不过,我好像忘了提醒你呢,这把椅子可是波旁时期的古董,上面的织缎据说还是某位王后亲手织的……”

  “诶……”流夏再一次崩溃了……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八章 打工的地点是城堡 下一章:第十章 意想不到的人体模特
热门: 大漠谣(风中奇缘1) 妄神 云中歌3 掌中之物 我在剧本里呼风唤雨 护短 东京人 古代农家日常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终场 假面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