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洛伦佐家族的伯爵

上一章:第六章 维罗纳的浪漫之行 下一章:第八章 打工的地点是城堡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回到罗马之后,流夏就在卡米拉和静香的"严刑逼供"下坦白了这次的行程,她再三声明自己和托托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这个答案毫无疑问地遭到了两人的鄙视。静香倒没说什么,不过卡米拉就充分发挥了她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潜质,甚至连到学校的厨房里也不放过她。

  "卡米拉同学,饶了我吧,该交代的我已经都交代了。"流夏从自己带的罐子里取出了一些茶叶放在了杯子中。

  "可是要知道你一个晚上没回来啊,难道真的是看星星那么简单?"卡米拉搂住了她的肩挤眉弄眼地问道。

  "真的真的,比珍珠还真。"她无奈地摇着头,"老外不是都很重视隐私的吗?哪有像你这样八卦的。"

  "我们现在是好朋友,我这也是关心你啊。"卡米拉笑眯眯地看着她泡好了茶,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好香啊,这是中国的茶吗?"

  她笑着点了点头,"是中国的茉莉花茶,要尝尝吗?"

  卡米拉刚要说话,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花枝乱颤的笑声,两人顿时面面相觑,这么夸张的笑声,恐怕只有一个极品才发得出来。

  不出她们所料,那位走进厨房的人果然就是安娜同学。她正向同行的一位女同学喋喋不休地吹嘘着,"你都不知道,他们都认错人了,居然把我当成了那个舞蹈明星呢。"

  "这个女人整天都在吹别人把她和某位舞蹈明星认错……"卡米拉小声地说了一句,露出了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反正也不关我们事,她就算说自己像女王也无所谓。"流夏微微笑了笑。

  两人本来是打算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但安娜同学似乎觉得只有一个听众还不过瘾,又将火力转移到了她们一方。

  "不过被认为是明星的机会也不是人人都有的,有些人就会被认错是红灯区的工作者都说不定哦。"她一边说的时候,眼神还一个劲地往流夏她们这个方向瞟。

  "可恶,这女人是不是在影射我们啊。"卡米拉立刻察觉到了对方的不怀好意,忍不住想要去反驳几句,却被流夏阻止了。

  "你别冲动,对这种爱装的人,对付她的方法就是比她装的更十三。"流夏狡黠地抿嘴一笑,"等着看戏吧。"

  说完她清了清嗓子,大摇大摆地走到了安娜的面前坐了下来,不慌不忙地开了口,"对了安娜同学,说起被错认的事,我倒也碰到过一次。前年我去加拿大旅行的时候,有一次蓬头垢面地去一家高级餐厅吃饭,结果几个帅哥侍应争先恐后地来服侍我,因此还差点打破了头,最后连老板都跑出来了。当时我真是觉得莫明其妙,结果在结账的时候,那几个侍应非要让我签名,说他们的中国厨师告诉他们我是一个很红的中国电影明星。我再三告诉他们认错了,但他们又死活不信,那最后我只好签了自己的名字,谁知他们看了之后很是愤怒……"流夏适时地卖了个关子,在这里停顿了一下。

  安娜哪里肯放过这个嘲笑对方的好机会,皮笑肉不笑地插了一句,"是被识破了吧?"

  流夏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们愤怒的原因是以为我装大牌不肯签真名。"

  安娜的脸色一下子变绿了,半天才迸出一句:"这怎么可能呢,你一定是说谎!"

  流夏微笑着扬起嘴角:"哎呀,这怎么不可能,难道就只有你能被错认是舞蹈明星,我就不能被认为是当红影星吗?"

  安娜一时无话可说,重重哼了一声就拉起那位女同学扬长而去。

  "流夏你可真厉害啊,你看她那被噎住的样子,真是太解气了。"卡米拉不忘说上两句甜言蜜语。

  "所以说,对付她用这招就好了。"流夏笑了笑,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卡米拉,最近我想找份工,你这边能不能帮我留意一下?"

  卡米拉一口答应了下来。

  "那就谢谢你了,"流夏拿起了茶壶,"你还要不要尝尝我泡的茶?"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也想尝尝。"不等卡米拉回答,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忽然从餐桌后的沙发上传了出来。

  听到这个声音,流夏和卡米拉同时被惊吓到了,这,这不是朱里奥教授的声音吗?

  只见教授大人慢条斯理地坐起身来,像只猫咪似地蜷在沙发上伸了一个懒腰,眼波一转,"怎么?连杯茶都不舍得吗?"

  "怎么会呢?主要是教授你忽然出现在这里,我们太惊讶了。"卡米拉首先回过了神,立即摆出了一副笑咪咪的面孔。

  朱里奥揉了揉自己那头乱糟糟的长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们,"这里可是个午睡的好地方,而且有时还可以看到好戏。"

  看好戏?这指的是刚才的事情吗?流夏的额上唰的冒出了一排黑线,急忙将壶里的茶分别倒给了卡米拉和朱里奥。

  "嗯,我要加点糖。"卡米拉边说边打开了糖罐子。

  "什么?茉莉花茶里加糖不觉得奇怪吗?"流夏有点心疼起自己的茶,这算不算是暴敛天物呢?

  卡米拉耸了耸肩:"我喝什么茶都喜欢加糖的,嗯,六块正好。"

  听到她的最后一句话,朱里奥的脸上极快地掠过了一丝惊讶之色,不由多看了卡米拉几眼。

  "朱里奥教授,你的茶里要加糖吗?"卡米拉殷勤地问着他。

  流夏给了她一个白眼:"谁像你喝茉莉花茶还放糖……"

  "帮我也放六块糖,谢谢。"朱里奥的回答令流夏大跌眼镜,不会吧?这两人都是甜食类动物吗?居然连放糖的数量都一模一样!

  卡米拉自己显然也很吃惊,抬眼看了看朱里奥,又飞快地收回了目光。

  "对了,刚才我在这里听见了你们说的话,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朱里奥喝了一口茶,"流夏你是在找兼职吗?"

  流夏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相识多年的好朋友,他女儿的绘画老师正好辞职了,所以想物色一个新的老师,每周上三次课,薪酬也不错,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流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忙不迭地答道:"我有兴趣,我当然有兴趣!"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把地址给你,嗯,这个周六晚上你去面试。"

  "太好了!谢谢你了,朱里奥教授……"流夏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现在谢我还早了点,我那个朋友是出了名的挑剔,等你得到了这份工作再谢谢我吧。至于怎么谢,"他的目光在卡米拉身上停顿了几秒,在起身走出房间前扔下了一句话,"到时就多请我喝几杯茶好了。"

  "简直不能相信,居然是朱里奥教授介绍这份工作给我……"流夏望着他的背影低声感慨着。

  "的确是很不可思议,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么快你就找到了兼职是件好事!"卡米拉拍了拍她的肩,"晚上来我工作的pub,我和静香给你庆祝一下,我做东。"

  流夏眨了眨眼,"那我就不客气了。"

  在半夜时分推开pub的门,就像是悄然打开了一副浮世绘的画卷。这里总是聚集了许多形形色色的人。有男人,有女人。他们之中有的想来猎艳,而有的是想被猎。有的想醉到靡烂,有的却想让自己更清醒。天花板上镶嵌的灯闪耀着浅金色的光芒,玻璃杯中的美酒荡漾着魅艳的红,打扮性感的女子神情迷离地抽着烟,满目的光鲜华丽遮掩不住颓废的本质,看似热烈的表象却透露着最无情的冷漠。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地方。

  "流夏,还记不记得上次那个和你搭讪的男人,不知后来他跑到哪里去了。"卡米拉随意地说了一句。

  流夏的眼前立刻浮现出那个男人惨死的情景,脸色不由微微一变,支吾了两句搪塞了过去。几乎是在同一瞬间,那个有着暖金色头发的少年杀手的身影也在她的脑海中一晃而过。

  "流夏,怎么好端端的要打工?如果有什么事情或许我也可以帮忙。"静香用中文小声地说道。

  "没什么,只是我现在也这么大了,觉得老用父母的钱有点过意不去,也该是为他们减轻一些负担了。"流夏笑了笑。

  "喂喂喂,你们看那个人!"卡米拉忽然神色紧张地朝着门边扫了一眼,"好像就是上次在amor酒吧遇见的那个男人!"

  流夏抬眼望去,心里一惊,果然是那个叫帕克的男人!

  他今天换了一件CostumeNationa的双排扣短皮衣茄克。尽管是不张扬的深褐色,但那精致的做工和完美的细节却让人无法忽视,更增强了他本身典雅肃穆的气质。在玻璃杯折射出的灯光映照下,他的面容显得俊美无比,却偏偏又带着一种都市人特有的冷漠和疏离。

  "这个男人……好像有点眼熟。"静香小声说了一句。

  本来还觉得有些紧张的流夏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扑一声笑了出来,"你还说呢,上次你就是吐了这个家伙一身啊。"

  静香瞪大了眼睛,不由多看了帕克几眼,"真的?就是这个人?"

  "你上次喝醉了什么都记不清了。"卡米拉笑看了她一眼,又用余光留意着帕克的动静,"看起来这次他好像是一个人来的,我想只是一个巧合而已,应该不用担心。"

  流夏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酒,没有说什么。

  "这个男人也是你们上次所说的EE组织的人吗?我觉得他……"静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她自己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看了看来电号码,脸上的神情似乎有些复杂,边摁下接听键边走往后门外走去。

  "哥哥,这些事您就别在和我说了。请您转告他,他既然答应了我的要求,我也会承诺自己说过的话。这就是一场交易,不是吗?就这样,再见。"说完最后一个字,她就干脆地合上了手机,嘴角边同时泛起了一抹冷笑。

  所谓华族的大小姐,听起来尊贵无比,其实也不过是个被人操纵的木偶娃娃。她诞生到这个世界上的使命,只是为了家族进行一场令双方都满意的交易。

  仅此而已。

  在漫无思绪地吹了一会儿夜风之后,静香意识到自己似乎在外面待得太久了。当她准备回到酒吧里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修长的身影匆匆从后门走了出来,就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或许是她所站的位置正好被笼罩在了一团阴影里,那个人似乎没有留意到她的存在。而身在暗处的静香却借着月色看清了那个人的脸——

  "帕克!"一个身形偏胖的中年女人狼狈地从小巷里跑了出来,清晰地叫出了那个人的名字,也证实了静香的猜测。

  果然是——那个男人。

  帕克面无表情地扫了她一眼,"怎么?又输光了钱?"

  那女人神色惊惶地点了点头,"帕克,救救我吧!你不帮我的话我一定会被他们打死的!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这已经是第几个最后一次了?你的那些谎话我已经听腻了。"帕克不耐烦地蹙起了眉。

  "帕克,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你母亲被别人打死?你是我的儿子啊,帕克……"女人拉住了他的衣袖苦苦哀求道。

  "别叫得那么亲热。"帕克摔开了她的手,从皮夹里抽出了一张信用卡扔在了她的面前,冷冷道,"这里的钱足够你还赌债了,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还有,我没有承认过你是我母亲,因为——你不配。"

  女人神色黯然地低下了头,默默捡起了那张信用卡,像是想要说什么,却又不敢再说出口,只是略含伤感地看了帕克一眼就离开了。

  帕克倚在墙边点上了一支烟,熟练地吐出了几个烟圈。红色的光点在黑夜中忽明忽暗的闪烁,就好像是他此刻捉摸不定的心情。

  静香本来打算偷偷从前门溜回酒吧,谁知她的手机铃声又在这时响了起来,毫无悬念地暴露了她的存在。既然躲不下去,她也就干脆大大方方从阴影里走了出来。

  两人一打照面,帕克在惊讶之余似乎还夹带着一丝尴尬。

  "我不是故意躲在这里的,刚才我什么也没听见。"静香镇定地先开了口,"还有上次,抱歉我吐你了一身,而且一直也没有当面向你道歉。对不起,帕克先生。"

  将该说的话都说完之后,她连对方的反应都没看就快步踏进了酒吧。

  "静香你没事吧?刚才打你手机也不接,我们差点就要出来找你了。"卡米拉看到她进来,顺手替她倒了一杯冰水。

  "没事,什么事也没有。"她低声回答着,眼神却忍不住飘向了后门的方向。尽管她心里明白对EE的成员应该敬而远之,可不知为什么,这位帕克先生却让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好奇。

  "时间也很晚了,我们今天还是早点散了吧。"流夏看了看手表。

  "也好,再过半小时卡米拉就下班了,不如我们等卡米拉一起走?"静香之所以会这样提议,那是因为之前她们经常这样做。

  这一回流夏却反常地拒绝了这个提议,以要早点休息为理由提前先离开了。

  午夜时分的天空最为幽暗,深沉的夜色就像是一汪化不开的浓墨。月光和星辰仿佛也被云层遮出了光辉,不复往日的皎洁。寂静的街道上此时已经没什么行人,只剩下路灯还在发出微弱的光芒。

  走在空无一人的道路上,流夏的心里涌起了一种莫名的不安。或许是身为女性的直觉,从刚才第一眼见到帕克开始,她就感到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什么危险的事情会发生。而且,这种危险似乎是冲着她而来的。这也是她今晚拒绝和卡米拉她们一起回家的原因。

  当三个黑衣男子在几分钟后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时,流夏更加肯定了自己准确的预感。

  "终于找到你了。"为首的男人气势汹汹地拦在了她的面前,露出了恶狠狠的表情。

  流夏一脸平静地抬起头来,目光扫过了对方那张似曾相识的面孔,一瞬间心明如镜。

  在认出他就是amor酒吧里被她揍过的卡梅罗后,流夏心里的那种不安感反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感觉就是八个字:手下败将,不足挂齿。

  "我说过了,我一定会回来搬开石头的。"卡梅罗得意地大笑起来,"上次是我大意才被你侥幸赢了一次,这次你就没这么好运气了。对了,你的那两个朋友呢,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一人做事一人当,得罪你的人是我,所以请不要再追究别人的责任了。要找就来找我的麻烦。"流夏也毫不客气地回道。

  "好,我今天就是找你的麻烦。不过放心,我不会闹出人命,只是在你漂亮的小脸上划上几刀而已。"卡梅罗敛了笑容,面上掠过了一丝狠戾的杀气。

  "那你是准备一个人单挑,还是一起上?"流夏镇定自若地卷起了衣袖。

  卡梅罗被她不愠不火的态度惹得更加恼怒,朝那三个黑衣男人低喝了一声:"你们几个,一起上!"

  "等一下。"流夏面带微笑地打量了他们几眼,"如果这次你们又输了的话,是不是还要继续搬石头?总是这样搬来搬去不就没完没了了?"

  "你哪来的这个自信觉得我们会输?简直是笑话。"卡梅罗用鼻子冷哼了一声,"好,如果你输了,上次的事情当然就一笔勾销。如果你真走了狗屎运赢了我的手下,我也保证不会再来报仇。"

  他的话音刚落,其中一个红发男人就手持匕首闪电般地掠到了流夏的面前,冲着她的脸就刺了下去!流夏迅捷地朝旁边纵身一跃,轻易避开了这凌厉的一击。与此同时,另一个矮个子男人也行云流水般攻了过来,她急忙将头往后一仰,锋利的刀刃几乎是贴着她的头皮划过!

  在和这两个男人过了几招之后,流夏大致已经清楚了他们的攻击套路。她故意露出了一个破绽,当红发男人全神贯注地向她发动攻击时,用了一个漂亮的扫腿将他勾倒在地!而那个矮个子男人的狠招也被她轻巧化解,只见匕首在空中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叮一声掉在了石子路上!趁着对方一愣神的功夫,她干脆利落地给了他的面门一击——清脆的骨头断裂声让她确定对方的鼻梁骨已经遭到了重创。

  眼看自己的两个手下这么快就落败,卡梅罗之前的张狂之色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个看起来普通的女孩周身似乎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场,在这股莫名气场的压迫下,他的双腿竟然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

  流夏不慌不忙地冲着他嫣然一笑:"还要继续吗?"

  他的一张脸已经胀成了猪肝色,将手伸进了怀里像是要拿什么东西,却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地放开了手。

  "好,我卡梅罗说过的话算数,我不会再来找你了!"他伸手扶起了自己的手下,悻悻低声说了一句,"我们走。"

  直到这几个男人的背影完全消失在她的视线里时,流夏才长舒了一口气,毫无淑女风范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稍稍休息了几秒后又立即起身往前走去。

  "好痛好痛……"她边走边呲牙裂嘴地揉着自己的手腕,刚才实在打得太投入,都不知什么时候自己也挨了一下。其实打断矮个子男人鼻梁之前就已经痛得要命,但为了在那些人面前逞强,怎么都要忍下来了。

  离这里不远的暗处停靠着一辆极为名贵的Rolls-Royce老爷车,据说这辆制造于1912的银色幽灵前几天在拍卖行刚被某位神秘客人买走,成交价高达300万美金。而此时此刻,这辆车子上正隐约透出了两个身影。显然那位神秘买家并没有隆重其事的将其作为收藏品珍藏起来,而是将它随便用来代步了。

  "哈,真想不到原来是这个姑娘!如果知道她还有这么一手,那天晚上真该和她多玩一会。"其中一个少年笑着摇下了车窗,几缕暖金色的发丝被夜风轻轻吹起,在空中飞扬出了一个美妙无比的弧度。

  "这次卡梅罗一定郁闷透了,我们EE的两个杀手都敌不过一个女孩子。"少年继续嘻笑着,"你有没有看到刚才他的那个脸色,哈哈,就和便秘没什么差别。"

  "罗密欧,你的比喻总是那么恶俗。"少年身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年轻男子终于开了口,他的声音里蕴含着一种奇妙的穿透力。听起来就像是贵夫人所钟爱的上等天鹅绒,华丽中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高贵优雅,又好似国王陛下私人珍藏的葡萄美酒,甘醇透明,在不经意间令人沉醉其中。

  被叫做罗密欧的少年不以为然地笑了两声,看来对这种指责已经习惯了。

  "过些日子政府大楼的重建工程就要开始招标了,你让帕克看紧些,这次一定要让我们控制的艾米可公司中标。"男子低声吩咐着。

  "放心吧,帕克很快会送来其他几家竞争公司的资料。"罗密欧的话锋一转,"不过新来的那位莫罗检察官好像非常不喜欢我们呢,我们之前的好几个大生意都被他给搅了。你觉得我们要试试收买他吗?"

  "不必了。这个人我们收买不了。所以,"男子那优雅的声线里透着一股令人心惊胆战的杀意,仿佛天鹅绒染上了点点血色,葡萄酒滴落于森森剑刃,"在这个星期天之前,我要他永远消失。"

  "没问题。"罗密欧神色轻松地往嘴里塞了一块巧克力,"听说周六他会和朋友去郊游,到时我会在他的车子里放上一个我的小情人。不过……你确定要这么做?"

  男子的声音依旧高贵优雅,可所要表达的意思却是直白的残忍。

  "这样做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如果一个人的手指出了毛病,那么最好就是将他的整个手臂砍下来。"

  冰冷的月亮渐渐被厚厚的云层所包裹,天上的星星也仿佛沉入了浓浓的夜色之中。这里唯一的光源——来自车子上方的那盏路灯似乎开始支持不住,啪的一声炸裂了灯炮,完成了自己最后的使命。

  一切,又重归到了黑暗之中。

  流夏约定面试的日子很快到来了。

  按照朱里奥教授给她的地址,流夏早就在网上查好了最便捷的交通线路,吃完晚饭就直接从学校出发了。这户人家住的地方位于罗马郊区,差不多要搭上将近一小时的公车才能到达。虽说地方有点偏僻,路上又费时,但流夏迫切想要得到这份工作,所以也不介意这些不便了。

  车子到达目的地之后,流夏拿出了写着地址的纸条,向旁边几位正在闲聊的大妈打听一下确切的位置。大妈们看到这个地址似乎有些惊讶,上下打量了流夏好几眼,其中一位操着南部口音的大妈给她指了一个方向。

  虽然天色已暗,但今夜的月色却是格外明亮。银色的月光如流水般轻轻漫过了四周连绵起伏的绿色丘陵,漫过了大片大片的橄榄树,漫过了农户们错落有致的红顶房子,也漫过了被主人赶回圈子里的白色羊群。

  流夏走着走着开始觉得不大对劲,前方的人烟越来越稀少,路也越来越窄,看起来似乎不像是个住人的地方。她只好边继续往前走边拿出了手机打算向朱里奥教授确认一下。

  电话接通的时候,流夏正好走出了那段小路。

  "Ciao……我是朱里奥。"手机里传来了朱里奥教授的声音,可流夏就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似的,双目发直地望着自己的前方。

  这是自己的幻觉吗?

  出现在她面前的——居然是一座货真价实的城堡!

  矗立在夜色中的城堡,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只蜇伏在黑暗中的庞然怪兽,壁垒森严的铁门后,似乎隐藏了千百年的秘密,又仿佛随时会有一群中世纪的骑士破门而出,高举十字剑为爱人进行决斗。偶尔有几只乌鸦从堡顶飞过,发出毛骨悚然的叫声。城堡上带有哥特式风格的尖顶直冲云霄,更为了这里平添了几分诡异和阴森。

  流夏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慢慢走到了城堡的门口。厚重的铁门由于岁月的侵蚀而开始风化,精美的雕刻也变得模糊不清。苍绿色的藤蔓如蛇般紧紧缠绕在斑驳的古墙上,以一种诡异的姿态。透过这扇古老的大门,她似乎已经看到了里面精致的花园,优雅的水池,造型古朴的中庭,以及——等待着骑士搭救的美丽公主。

  或许只有铁门上安装的现代化设备,才能让人意识到自己所处的时代。

  莫明其妙地进入了奇幻世界的流夏同学很快清醒过来,急忙拿出了纸条,仔细地再次核对了一遍地址——

  没错,约她面谈的这户人家真的是住在这里!——

  住在一座城堡里!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六章 维罗纳的浪漫之行 下一章:第八章 打工的地点是城堡
热门: 快穿之炮灰男的逆袭 千万种心动 云中歌 今天开始做大哥大[综] 我被全家逼成世界最凶 道君 温柔沦陷 花村艳少 帝皇书 送上门的娃成了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