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维罗纳的浪漫之行

上一章:第五章 暗夜中的杀戮 下一章:第七章 洛伦佐家族的伯爵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米兰,这座城市就好像它的名字一样美丽。

  被称为大理石诗卷的多摩大教堂是这里的地标,教堂尖塔上的圣玛丽娅雕像在阳光下闪耀着金色的光芒,日复一日用悲悯的目光注视着她的信徒们——虔诚的,或是不虔诚的。教堂后的步行街云集了Armani,GUCCI,PRADA,HERMES这些顶级品牌旗舰店,打扮时尚的帅哥美女们潇洒地穿行其中,仿佛时时上演着一场场高水准的时装秀。尽管还没到炎热的夏季,但意大利人早已迫不及待地挤满了露天的咖啡馆,提前享受起了灿烂温暖的阳光。

  春天的米兰城,一切都平稳有序,慢节奏的生活似乎让空气里都带上了几分悠闲的气息,令人感觉这座城市到处都是懒洋洋的。

  除了——一个地方。

  此时的圣西罗球场里,非但没有半分悠闲的气氛,反倒是充满了剑拔弩张的紧张感。

  尽管这里是红黑军团AC米兰队的主场地,但看台上也聚集了不少特地赶到米兰观战的罗马队球迷。享有主场之利的AC米兰球迷舞动着大副标语,大声呐喊着一浪高过一浪的"FORZAMILAN!(米兰加油!)"。而作为敌对方的罗马球迷也不甘示弱,扯着最大分贝齐声高唱着罗马队队歌。总之两大阵营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彼此都是憋足了劲,谁也不愿输半分气势。球迷们大多数都穿着自己所拥护的球队的队服,所以可以轻易的看出对方是属于哪一个阵营的。如果有人势单力薄的身处敌对方阵营,那可真是不一般的倒霉。

  不过,眼下这倒霉的人儿正好就有一枚——

  流夏将票根放进了口袋,又朝周围打量了几眼,不由抹了一把冷汗。托托这个家伙到底给的是什么座位啊,这一带全是米兰球迷的势力范围,几乎都被红黑两色所侵占了。最要命的是她还穿了托托送给她的那件罗马队客场队服,明亮的白色在一片红黑色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自然也为她招来了无数个锋利的眼刀。

  好不容易熬到比赛开始,流夏终于等来了托托的出场。尽管远远的看不清楚他的面容,但当那个穿着3号球衣的背影映入眼帘时,就在那短短的一瞬间,她的心底突然涌起了一股热流。

  整整十年了,却仿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四季更替,白驹过隙,儿时的话语犹在耳边回响着……此时此刻,她终于可以坐在这里追逐他的身影了。

  在绿茵场上,他那飘逸的身影好似一阵轻风,来去自由却又不留痕迹,又仿佛是一位心中有剑手中无剑的绝顶高手,时刻寻找着机会给予对方致命一击。在场上的任何一个位置,都能看到他努力奔跑的身影。

  就在流夏完全沉浸在比赛中时,身后的一个米兰球迷忽然吹起了尖锐的口哨。她有些不悦地瞪了他一眼,也不知这个男人是不是故意的,每次托托拿球他就猛吹口哨,还用嘴发出极其难听的嘘声。

  由于实力相当,上半场双方战成了零比零,下半场一开始,AC米兰的队员就打了一次漂亮的防守反击,罗马队回防不及,只能眼睁睁地将看着球滚入了自家大门。

  1:0!

  这个比分顿时令全场米兰球迷沸腾了,群情激动的球迷们燃放起了烟火,抛洒着花花绿绿的碎纸片,用传统的方式庆贺着主队的暂时领先。

  流夏看着身边那些欣喜若狂的人,不由替托托捏了一把汗,只能在心里默默替他加油。当托托再次拿球发起攻击的时候,她身后的那个球迷又开始狂吹口哨……流夏终于忍无可忍,转过头一手夺过了那只哨子。

  "喂!你做什么!你——"那个男人刚叫了一半,在看到对方竟然轻巧地将哨子一下子捏碎时,立即乖乖的将后面的话全吞回了肚子。

  终于清静了。

  解决了这个麻烦,流夏又替托托担起心来,凭着她多年看球的经验,感觉到罗马队总体似乎是处于下风。毕竟这回他们是客场作战,不比家门口,想要扳平都不容易,何况是取胜。罗马队员们也因为被对方领先而显得士气普遍低落起来,奔跑的速度开始放慢。就在一种沮丧的情绪在球员间渐渐滋生的时候,流夏忽然又听到了熟悉的罗马队队歌……她循声望去,只见穿着罗马球衣的球迷正一个接着一个地站了起来,激情昂扬地高唱着这首歌曲……他们的神情如此虔诚,他们的眼神充满着对胜利的渴望,他们的心里洋溢着对自己球队深深的爱……

  RomaRomaRoma

  corede'staCittà

  unicograndeamore

  detantaetantagente

  chefaisospirà

  罗马,罗马,罗马

  我们城市的核心

  我们唯一的真爱

  成千上万支持你的人们

  就是你的期望……

  浑厚有力的歌声响彻了整个圣西罗球场,将源源不断的爱与勇气传递到了每一位罗马队员的心里。本已露出疲态的罗马球员就像是被打了一针强心剂般精神大振,积极地跑动了起来。在这样振奋人心的气氛感染下,流夏的眼圈也有些泛红,嘴里忍不住轻轻跟着哼了起来,RomaRomaRoma

  lassacecantà

  da'stavocenascen'coro

  so'centomilavoci

  chehaifatto'nnamorà……

  罗马,罗马,罗马

  让我们一起歌唱

  仿佛来自唱诗班的神圣声音

  十万个一样的声音

  他们的爱与你同在……

  唱着唱着,她索性站起了身,在"敌人包围圈"里用尽全力的大声跟着那些球迷唱着接下来的歌词……在铺天盖地的歌声中,托托也终于逮到了一次机会,趁着对方后卫的失误,轻松地将球送入了球门。

  1:1!

  罗马队追平了比分!

  听着罗马球迷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流夏激动地抹了抹眼角的泪花,一眨不眨地继续追随着那个单薄的身影……托托进了球之后并没有庆祝,而是立即又投入了比赛。趁着士气大振的东风,他那飘忽不定的走位又一次晃过了后卫和守门员,一记准确的劲射再次洞穿了对方的大门!

  1:2!

  罗马队领先了!

  托托难掩内心的狂喜,即兴表演了一个帅到爆的空翻,随即意气风发地冲着他的队友们做出了惯有的甩手指的小动作,就像是骄傲的王子殿下等待着群臣的朝贺。队友们也前赴后继地扑了上来,欣喜若狂地将他压到了最底下"蹂躏",队长更是搂住了他的脖子连给了他几个意大利式的热吻!他好不容易才从人肉军团下挣扎着爬了出来,这次却是跑到了场边,做了一个他从不曾在球场上做过的夸张动作。

  一看到这个动作,流夏顿时瞪大了眼睛,这——不是大力水手的招牌动作吗?

  "那这次我要为了你赢这场比赛。"

  "为了我?"

  "是啊,大力水手要为他的奥莉弗赢这场比赛。"

  这场胜利——是送给她的。

  她忽然觉得有灼热的液体一下子涌了上来,在眼眶里直打着转。那个穿着3号球衣的清瘦身影在泪光中渐渐变得模糊起来,但那神采飞扬的笑容,被风吹乱的咖啡色发丝,以及他进球后恣意甩着手指的可爱小动作,却在她的心里折射出比彩虹还要美丽的光芒。

  不知不觉中,仿佛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她的心里生根,发芽……

  比友情更醇厚……更复杂……更暧昧……

  比赛结束之后,流夏就赶到了和托托约定见面的地点——玛丽亚修道院。而托托因为推不掉队友们举办的庆贺胜利的party,所以只能趁着之后一片混乱的时候溜了出来,随后连夜带着流夏开车前往附近的维罗纳。

  当他们到达这座连空气里都弥漫着爱情气息的小城时,已经是半夜时分了。

  街道上空无一人,两边的店门紧闭,只是隐约在橱窗里透着若有若无的灯光。古老的残墙在夜色中更显沧桑,风吹过墙壁而发出的摩擦声,听起来就像是在为罗密欧与朱丽叶悲伤的爱情而叹息。

  "托托,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流夏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不如我们去朱丽叶的故居看看?"他冲着她微微一笑。

  "现在?"流夏遗憾地摇了摇头,"其实我也担心要是明天我们去朱丽叶故居的话,你会被大家认出来。现在半夜去是再好不过了,只可惜这个时候那里不开门。"

  托托还是笑,"既然来了,我们就去看看,说不定有惊喜呢?"

  朱丽叶的家就在卡佩罗大街27号。

  穿过了幽长昏暗的凯普莱特花园墙外的小巷,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扇铁石相间的大门。

  "看,门果然关着呢。"流夏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那我来试试。"托托伸手轻轻一推,只听吱呀一声,那扇门居然被推开了!

  流夏惊喜的看着他,"这,这怎么回事?"

  "这是我的魔法啊。"托托眼带笑意地凝视着她的脸,"我记得小时候好像有人非要说我会魔法哦。"

  流夏的脸色微微一红,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一副让她想找个地洞钻下去的情景。

  那好像还是他们初识不久的时候,在某一天她莫明其妙地对他的蓝色眼睛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托托,为什么你的眼睛是浅蓝色的?我也想要浅蓝色的眼睛!"

  "诶……我生下来就是这个颜色的。"

  "你骗我,你一定是用了魔法对不对?"

  "啊……"(某人冷汗中)

  "我不管,你快把魔法教给我!我也要浅蓝色的眼睛!"

  "好好好,这个魔法很简单,只要你每天早上抬头盯着天空看一小时,一个月后眼睛就会被染成蓝色了。"

  "真的??"

  "真的……"

  结果一个月下来,眼睛没变蓝,脖子倒脱臼了……她想着想着就格格笑了起来,接着只听托托也轻轻笑出了声。两人相视一笑,虽然什么也没说,但彼此心里都明白,他们此刻想到的必定是同一件事。

  "这里的管理员是我的好朋友,我提前和他打了招呼,所以才能畅通无阻。"他边说边往前走去。在通往院子的过道上,到处都是形形色色的涂鸦,那都是恋人们期待爱情永驻的证明。

  "我们也把名字写在这里吧?"托托眨了眨眼。

  她甩给了他一个白眼,"我们又不是恋人,把名字写在这里做什么。"

  "用来证明我们的感情比爱情还要牢固啊。"他笑咪咪地拿出了彩笔,毫不犹豫地在墙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别玩啦……去院子里看看朱丽叶吧。"她极快地转移了话题,仿佛这样就能掩饰她心里微妙的波动。

  院子很小,朱丽叶的铜像略带落寞地站在中央,仿佛一直在这里等待着罗密欧的到来。可是几百年时光匆匆而过,她却始终没有等来她的心上人。尽管铜像全身已经开始氧化发黑,但她的右胸却被游人抚摸得闪闪发亮,据说这样可以为恋人们带来好运。

  屋顶上爬满了常春藤,似乎随时都能看到朱丽叶在狭小的阳台上探出身,呼唤心上人的名字。

  "流夏,来这边坐一会。"托托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橘黄色的街灯灯光,将院子笼在一片朦胧之中,红色的房顶,绿色的藤蔓,斑驳的铜像,暗蓝色天空中的点点星光,一切看似凌乱却又和谐统一,各种丰富微妙的颜色融合在一起,充满了自由的梦幻感,就像是一副出自于法国印象派大师莫奈之手的随兴之作。

  "今天那些罗马球迷齐声喊着你的名字时,我感动的差点哭了,这种感觉不在现场是完全感受不到的。托托,你真的很棒。"她急切地想要表达自己的感受。说实话,在观众席观看比赛的时候她已经完全融入了其中,所以才做出了捏碎哨子那样失礼的事情。在比赛结束之后,为了表示歉意,她还特地把从中国带来的小扇子送给了那个男人。

  托托低低地笑了起来,"不过我还记得刚开始转会罗马的时候,因为我的失误而输了一场至关重要的比赛,那些日子迎接我的就只有嘘声。他们就是这么爱憎分明的表达着自己的感情。"

  "可是现在你不是已经赢得了他们的心吗?"

  "流夏,我最清楚我自己的实力。论天赋,我并没有很多,论速度,我也不是跑得最快,论身体素质,我更不能在冲撞中占上风,"他轻轻靠在了椅背上,轻轻吁了一口气,"所以,我只能付出别人更多的时间,在场下我要练习的比任何人都努力,在场上我要跑得比任何人都多,抓住一切机会进球。就算别人说我是机会主义者也好,捡漏者也好,我都不在乎。因为我不管什么过程,我只要一个结果——进球。"

  流夏抬起头看着他,复杂的眼神中夹杂着体谅,了解,心疼……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个在金色夕阳下一遍一遍练习着射门的孩子……

  "不,不是这样的。"她凝视着他浅蓝色的眼眸,绽放出一个最真挚的笑容,"什么投机者捡漏者我都没看见,我只看见了那个在场上不知疲倦的奔跑着的你,那个为了千分之一个机会也要拼尽全力的你,那个将进球当作生命的你。这样的你,值得任何人尊重。在国内的时候,每次看到你在赛场上的努力,都能给予我无限的勇气,让我感到生命的可贵就在于全心全意的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你的每一个进球都告诉我坚持不放弃才是王道。"

  托托微微侧过脸,眼眸中那浅得近乎透明的蓝色在一瞬间变深了。

  "流夏……"他喃喃喊了一声她的名字,伸出手覆在了她的手上。他的手心和她的手背叠在了一起,一股暖意从那里源源不断地传送到了她的体内,与她的体温交融在一起,就像是在温柔地拥抱着彼此。

  流夏心里忽然有种奇异的预感,或许从这一刻开始,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产生了微妙的转变。不知为什么,她却隐约感到了一种莫明其妙的不安。

  但——她始终没有抽出自己的手。

  两人就静静地坐在一起,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天边开始渐渐泛白了。不久,初升的阳光就照在了阳台的玻璃窗上,折射出了五彩斑斓的光点,投在地面上如星辰般闪闪烁烁。

  流夏借着站起身伸懒腰的机会不着痕迹地抽出了自己的手。她抬眼望向小阳台,随口念起了那几句家喻户晓的对白,"是什么光从那边窗户透出来?那是东方,朱丽叶就是太阳。"

  "起来吧,美丽的太阳!那是我的意中人;"托托忽然念出了接下来的句子,他的眼睛里流露着异样的温柔,比美酒更加醉人,"啊!那是我的爱;唉,但愿她知道我在爱着她。"

  流夏的全身此时都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之下,她伸手摸了摸忽然发烫的面颊,不知是阳光灼热了她的脸,还是她本来就在发烧……

  只是书中的对白而已……只是这样而已……

  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流夏急忙摁下了接听,只听那一头传来了国内好友小丁的声音:

  "流夏,现在混到意大利去了,过得怎么样?"

  "还可以,你呢?"

  "我挺好的,不过我听说你爸爸好像投资生意失败了,家里亏了不少钱,你没事吧?"

  听到这句话,流夏有些吃惊,父母打电话的时候压根就没提起这件事啊,于是她胡乱敷衍了小丁几句之后就立即就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正是她的母亲蒋琴。

  在她的追问之下,蒋琴不得不承认了这件事,但又赶紧安慰她,"不过你放心啊,我们只是手头稍微紧了些,还没那么夸张。你在意大利的生活费我们会照寄的。"

  "不用了,妈妈,你们那些钱就自己留着吧。我可以在这里找份兼职,生活费方面应该没问题的。你们自己要保重,钱没了可以重新再挣,身体好最重要。"流夏再三嘱咐了妈妈几句才挂了电话。

  "流夏,有什么事吗?"托托看她神色有点异常。

  流夏笑着摇了摇头,迅速戴上了若无其事状面具:"没事,一切都很好。趁着还没什么游客,我们赶快回罗马吧。"

  只要自己能够解决的事情,她一定不会麻烦别人——

  就算对象是托托也不例外。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五章 暗夜中的杀戮 下一章:第七章 洛伦佐家族的伯爵
热门: 全仙门都逼我换道侣[穿书] 老板总摸我尾巴 82年生的金智英 帝皇书 父之罪 穿成短命炮灰女 校草男友大有问题 花神(下) 穿成台言男配伤不起 曾许诺(上古情歌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