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暗夜中的杀戮

上一章:第四章 暖金色的少年杀手 下一章:第六章 维罗纳的浪漫之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少年扫视了一圈酒吧里的客人,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快步走向了后门。流夏哪里肯放过这个好机会,连再见都来不及和卡米拉说,急急忙忙就跟了上去。

  罗马城内多的是弯弯曲曲的小巷,如果不是本地人,一不小心就会迷失了方向。这间酒吧的后面就有一条狭窄的巷子,流夏看到那个少年的身影消失在巷口,也毫不犹豫地拐了进去。

  厚厚的云层遮住了一轮弯月,天空中只有零落的星辰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巷子里似乎笼罩着一层浓重的黑暗,凉飕飕的空气令人感到了一丝寒意,时明时暗的路灯更为这里增添了几分阴森可怖,但墙上镶嵌的圣母神龛却是那般神圣柔美,与这里的气氛形成一种强烈又诡异的对比。

  "还想跑到哪里去,保罗?"一个清亮的声音忽然从巷子的尽头传来。

  流夏循着声音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发现原来发出声音的正是那个目标人物。她将半个身子藏在了神龛旁,悄悄探出了头——

  少年居然就那样随意地坐在遍布锈迹的铁扶杆上,被牛仔裤紧裹的修长双腿还在不安分的摇晃着。夜风带着一种柔和的冷冽,吹散了他一头暖金色的头发,云层也不知何时已经散开,银色月光旋转着轻柔的舞步,在他的脸上晕染了一层皎洁的浮光。那一瞬间,流夏仿佛看到圣母绽开了仁慈美好的笑容,听到天使们齐声吟唱起了赞美诗……

  "你——是来关灯的吗?"那个叫做保罗的男人转过了轻微颤抖的身子,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在看清那个人的容颜时,流夏又是微微一惊,这不就是刚才和她搭讪的男人吗?

  "告诉我,这件事除了仓库里的老鼠,还有谁参与?"少年伸出手轻轻顺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发丝,他那细白的指尖在夜色中显得有些诡异。

  "如果我说出来的话,你就会放了我吗?"保罗面色苍白地看着他,眼中明显写满了恐惧,仿佛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

  "好。"少年干脆地点了点头。

  保罗像是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曙光,急忙擦了一下额上的冷汗,"好,那我告诉你,做这件事的人除了我之外,还有尼诺。"

  "你没说谎?"少年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

  "绝对没有。"保罗朝着流夏躲藏的方向退了几步,"我已经说了,你答应放了我的。"

  听着他们的对话,流夏直觉感到了隐藏着的危险气息,但她实在想观察多一些少年的神情和动作。尽管知道自己应该快点离开这里,却又挪不开脚步,就好像摇摇晃晃地站在悬崖之间的独木桥中间,无法决定何去何从。

  "我说话向来算数。"少年的唇边露出了一抹天使般的笑容,"你可以离开了。"

  保罗愣了愣,随即立刻转身朝着巷口发力狂奔。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跑出这个巷子,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就在他跑到圣母神龛旁的时候,少年忽然从怀里取出了一把泛着银光的手枪,面无表情地对着保罗的方向开了一枪。手枪加了消音器,只听见沉闷地扑一声响过后,保罗惨叫了一声就捧着左膝盖摔倒在了地上。

  他顾不上疼痛一脸惊恐地回过了头,睁大眼睛对着少年低喊,"你,你不是答应放了我吗?"

  少年微微一笑,再次举起枪。

  "砰!"这一次正中他的眉心。

  "我是放了你啊,只怪你自己跑得太慢了。"少年面带遗憾地耸了耸肩,轻轻吹了口枪管的硝烟,像对待珍宝一样小心翼翼地将枪放回了怀里。

  流夏僵硬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有什么灼热的液体溅在了上面,带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腥味——那是刚才那个男人脑袋开花时四处飞溅的血花。

  "躲在那里的家伙,看的还过瘾吗?"少年接下来的话更是她全身的血液仿佛在瞬间停止了流动,彻骨的寒气迅速从指尖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怎么办?该怎么办?要是知道会卷入这么恐怖的事件中,打死她也不会跟进来。可现在……或许先发制人活下来的机会可能还会大些?

  想到这里,她握紧拳头从神龛旁缓缓走了出来,长长的影子拖曳着一地的凉意。

  "哦,想不到这里躲了个漂亮的东方姑娘。"少年似乎有些惊讶,随即无比甜蜜的笑了起来。

  流夏警惕地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只要他的手一有动作,她就会立即攻击他的要害。

  "这么漂亮的姑娘杀了未必可惜,这样吧亲爱的,就当你今晚什么也没看见好吗?"他以一种随意的语调说着这番话,就好像在大街上和姑娘们调情那般轻松。

  流夏刚才已经见识了这个少年的狠毒,哪里会轻易相信他的话,还是继续一言不发。

  "答应的话你就可以离开了。"少年轻挑着唇角。

  流夏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要离开你先离开。"

  少年微微一愣,扑哧一下轻笑出声,"你是怕我像对付刚才那个人那样对付你吗?"

  流夏没有回答,但脸上的表情已经肯定了他的猜测。

  "既然你不放心的话,好,那我就先走,不过在走之前……"少年话说到一半,忽然鬼魅一般凑到了她的身前,极快地在她的右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还没反应过来的流夏瞬间石化了……

  "一吻换一命,很划算。"少年冲着她调皮地眨了眨眼,戴上呢帽转身就消失在了浓浓的夜色中。

  "该死……"流夏恼怒地擦着自己的脸,眼中却露出了一抹复杂的神色……她想她没有看错,那顶灰呢帽的侧面有个小小的标记——EE.

  EVILEYE——恶魔之眼。

  回到公寓的时候,流夏的心还在一直狂跳。刚才发生的一幕实在是比电影还要惊险。虽说她已经匿名报了警,但那一幕在眼前始终挥之不去。更加要命的是,那个少年的一颦一笑,不停地在她的脑海里回放,让她几度有拿起画笔的冲动。

  可……她怎么能让恶魔的模样出现在自己的画布上?

  但……那种想要将那个人画下来的欲望却越来越强烈……强烈的让她无法控制……

  就这样纠结了大半夜,直到天色渐明时,她才像是想通了般地从床上一跃而起,径直冲向了自己的作画工具。

  胶油混和了白粉调配出了肌肤的颜色,调了浓稠的中铬黄晕染开了最温暖的金色,熟褐和粉色为少年抹上了灰色的背景……她凭借着自己的记忆挥动着画笔,层层点染覆色,大块大块的颜色淡化了线条,勾勒出了色彩织就的梦幻世界……

  也不知到底过了多少时间,直到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房间时,她才长舒一口气放下了画笔。

  终于……完成了。

  手机铃声忽然在这时响了起来,流夏低头一看来电号码,不禁笑着摁下了接听键,"早啊托托,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早安流夏,不知为什么今天一起床特别想听听你的声音。"托托笑着在那一头说道。

  这句话传入耳中,流夏的心里不由微微一动,接着又听他继续说道,"怎么样,决定好了吗?周六来不来米兰看我的比赛?"

  "如果这次的习作拿到第一我就来。"她的目光落在了自己那副刚完成的作品上,嘴角轻轻扬了起来,"不过,我想你应该会很快在米兰见到我。"

  "这么有自信?"他轻快地笑着,"那这次我要为了你赢这场比赛。"

  "为了我?"

  "是啊,大力水手要为他的奥莉弗赢这场比赛。"

  淡淡的晨风温柔地吹起了她的头发,仿佛也将那段孩提时期的对话从遥远的记忆里吹到了她的面前。

  "哈,那到时我就天天给你去加油!每天给你带你最爱吃的中国饺子!让你像大力水手一样充满力量!"

  "呵呵……那Estate你就是是奥莉弗了?"

  一种无法言说的情绪仿佛蛛丝般从流夏的心底轻轻划过,

  她忽然觉得眼眶有点湿润,有点发涩,这样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是欣喜,是感动,是为了友情而骄傲,还是,连她自己也无法明白的——

  "我会来,我一定会来。"她语气坚定地重复了一遍。

  朱里奥教授规定的评论作品日很快就到了。因为这是大家的第一次习作,再加上同学之间也不是很熟悉,所以在刚开始讨论作品的时候,彼此之间的批评都颇为客气。

  流夏还来不及拿出自己的作品,就被卡米拉拖到了一旁。

  "流夏,你看,这是阿弗洛娜的作品!果然不愧是天才少女,这副画用了自下而上的透视缩减法,看起来超完美,人体也贯穿着充分真实的重量感。"她侧过头对着流夏低声道,"你的作品我们都还没看过呢,你赶紧拿出来,我想一定不会比她的逊色!"

  流夏在看到画面的瞬间的确感到了一种有力的冲击,无可否认,这副画真的非常完美,想要挑出缺点并不容易。

  "宫流夏,你的作品呢?是不是不敢拿出来了?"那个叫安娜的女同学也趁机挑衅。

  流夏压根连正眼都没扫一下安娜,而是大大方方地望向了阿弗洛娜,后者的脸上虽然没有十分明显的神情变化,但眼中分明按捺着隐藏不住的得意之色。

  "好了!都给我住嘴!"在一旁听着同学们互相批评的朱里奥教授忽然一声大喝,"你们这也叫狠狠的批评吗?全都是在说一些废话!"他边说边走到了那些作品旁,接着就开始爆发了。

  "看看这副作品,线条没有一点表现力!简直就是垃圾!"

  "还有这副作品!背景是怎么过渡的?都不知你怎么考进来的?我看你还是赶紧退学去吧!"

  "这个……我都没话可说了,是用脚趾画的吧?"

  "上帝啊,惨不忍睹……色彩都挤压的没层次了!"

  朱里奥教授几乎是用了最恶毒最刻薄的语言来挑剔画里中的毛病,有的甚至还上升了到了人身攻击。听着教授颇有节奏的发飙声,大家面面相觑,个个震惊不已,谁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有几个女生已经红了眼圈,差点哭了出来。这也难怪,怎么说在进入美术学院之前,大家都是千里挑一的高材生。可现在在朱里奥教授的口中居然全成了垃圾。流夏对于眼前的一幕自然也是大跌眼镜,她也根本没想到这位大名鼎鼎的朱里奥教授居然有这么恐怖的一面……

  这,这完全不符合他的教授身份啊……

  "至于这副……"朱里奥拿起其中一副画的时候突然停止了骂声,倒是又仔细看了两眼,声音显得缓和了一些,"这副总算没让我太失望,笔触就像珍珠一样细碎典雅,而且没有完全依赖色彩,只用明暗和线条就勾成了空间距离感。当然,要说缺点的话……"他停顿了一下,"就是色彩的过渡还需要加强。"

  这样温和的评价从暴跳如雷的朱里奥教授嘴里说出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被骂得晕晕乎乎的同学们像是被打了一拳般清醒过来,同时望向了他手中的那副画——

  那正是阿弗洛娜的作品。

  "你们现在继续,我不想再听到和刚才一样的讨论了。"朱里奥将那副画放回了原处,用相对和善的目光看了阿弗洛娜一眼。

  流夏的心里掠过一丝说不清的失落,但她很快调整了情绪,打开了自己的油画筒。可那位安娜同学此时却偏偏不合时宜地走了过来,也不知是不是故意,那丰满的臀部正好撞到了她的手,只听咕咚一声,流夏的画连同油画筒都一起掉在了地上。

  "安娜,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卡米拉首先愤怒了。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安娜扭着腰笑道。

  "你……"卡米拉更加恼怒,静香在一旁示意她别太冲动,弯下腰帮流夏捡起了那副油画,在她伸手去捡那副画的时候,另一只手已经早一秒捡起了它。

  同学们顿时都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位捡画人居然是——朱里奥教授!

  朱里奥顺手将那副画摊放在了桌面上,目光在匆匆一瞥之后蓦地一亮。

  昏暗低沉的灰色调背景将这里挤压成了一个压抑的空间,隐隐透着令人不安的气氛。唯一的光源就是来自旁边圣母神龛上燃烧的蜡烛,柔和的烛光为这片黑暗的世界增添了几丝微弱的光明。画中的少年就置身于斑驳的光影之下,半边脸和身体仿佛已经全部渗入了背景之中,就像是人物本身对于黑暗的妥协。而他的另半边脸却笼上了一层暖金色的烛光,仿佛又在期待着圣母的救赎。而最为绝妙的就是少年脸上那种微妙的神情,那略扬的脸上明明带着如天使般纯洁的笑容,却因为有一半隐入了黑暗之中,而形成了奇特的反差和相融,透出了一种扑朔迷离的矛盾之美。

  朱里奥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流夏,慢吞吞地说出了自己的评价,"宫流夏,你对于色彩有着极为细致敏感的触觉,利用光与影的相互作用营造出了相当有质感的效果。虽然这副画的线条被淡化,但色彩的使用却极具天赋。"

  流夏心里暗暗欣喜,现在就算她不看阿弗洛娜,也能猜得出对方的面色不会好看到哪里。尽管有几分得意,但她的脸上还是继续保持着谦虚淑女状面具。而之前还猛盯着阿弗洛娜的作品的同学一下子都换了风向标,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流夏的作品。

  "不过宫流夏,你也不用高兴的太早。"朱里奥口风一转,"你的毛病和阿弗洛娜一样,她太过注重线条,忽略了色彩,而你就太过注重色彩,忽略了结构线条。这一次谁画的最差我还不知道,不过排倒数第20的作品应该就是你们两个。"

  大家先是一愣,随即额上齐唰唰地同时冒出了三道黑线,班里不是一共只有20个人吗?这实在是个令人理解不能的第一名表达方式。

  "所以你们两人也不用得意,你们只是比他们稍微好一点而已。我不过是矮子里拔将军。"朱里奥轻飘飘的扔下了这话,潇洒的走出门外熟练地点起了一支烟。

  流夏和阿弗洛娜神色复杂地互望了一眼,同时在彼此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挫败之色,而其他众"矮子"们则一时还没从这种打击中反应过来。

  "那么说,这次是……并列第一?"卡米拉首先回过了神。

  "教授不是说更注重结构和线条吗?应该阿弗洛娜拿第一才对吧。"安娜不服气地小声说道。

  "你没到教授说流夏有天赋吗?明显是我们流夏更胜一筹。静香你说是吧?"卡米拉也伶牙利齿地予以回击。

  静香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侧过脸正要和流夏说话,却见到她正打开手机在发信息,上面只有短短一句话:周六来看你比赛。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四章 暖金色的少年杀手 下一章:第六章 维罗纳的浪漫之行
热门: 结婚后影帝总想给我留遗产 步步惊心 个性大概是见一个萌一个[综] 奶油味暗恋 大完美主播 花神(上) 重启修仙纪元 何日君再来 两世欢 寒门少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