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暖金色的少年杀手

上一章:第三章 天才对天才 下一章:第五章 暗夜中的杀戮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天的课程结束之后,流夏急忙打开了手机,拨通了托托的电话。

  呼叫声刚响了一下,对方已经迅速接起了电话,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欣喜,"流夏,是你!下课了吗?一切都还顺利吗?"

  "嗯,我已经下课了。一切都挺顺利的。"流夏边说边和卡米拉做了个手势,示意让她们先回去。

  "那你现在出来,我在学校门口等着你。"

  "学校门口?"流夏愣了愣,又忙低声道,"你现在是公众人物,别太张扬了,不然被那些小报乱写就不好了。"

  "你出来往左拐,看到一辆蓝色的兰博基尼直接上来好了。"

  "好,我马上出来。"

  流夏走出校门的时候,才发现天色已经近黄昏了。夕阳余晖映照着光影错落的大街小巷,为这座千年古城更平添了几分历史的沧桑感。魅艳的晚霞将一大片天空逐层染成了红色,橘红色和金红色。远远望去,就像是酒神巴库斯在宴会中随手打翻的一坛葡萄酒,在天边漫溢开了令人沉醉的美丽。

  拐到左边的时候,她一眼就见到了那辆超酷的限量版蓝色兰博基尼,车头标志上那头充满力量正向对方攻击的斗牛尤为醒目。

  "流夏!"戴着墨镜的托托摇下了半边车窗,笑着朝她招了招手。

  流夏朝周围看了看,像只兔子似嗖地一下就上了他的车。

  今天托托穿了一袭DiorHomme的紧身衬衣,窄版的经典剪裁为他增添了几分无法言说的纤细优雅,将英国式的魅惑高贵和法国式的精致浪漫完美的结合在一起。他所用的香水更是如海风般剔透清新,淡淡的温柔中挟带着一丝凉爽的气息,让人的心里感觉无限宁静。

  "怎么像做贼似的?"他侧过脸看着她,嘴角浮现出一抹促狭的笑意。

  "我这不是为了你的公众形象着想嘛,你也知道那些小报可能会乱写的。"流夏边说边扣上安全带。

  "那又怎么样?就算是公众人物,交朋友谈恋爱也是很正常的事。"他抿了抿轻薄的唇,熟练地发动了车子。

  听到恋爱这个词,流夏有一瞬间的仲怔,不知为何却忽然想起了卡米拉昨夜说的话,心里莫名地泛起了一丝微妙的涟漪。现在出现在她面前的托托,已经不再是记忆中那个青涩的少年了,十年如梭岁月恍如上帝之手施展了奇妙的魔力,将他变成了一位人见人爱,花见花败,车见车爆胎的魅力男子。

  "流夏,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十年没见有点不习惯?"他笑了笑,"其实我一直都在想像你长大的样子,所以昨晚当你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真的很惊喜,因为你的样子和我想像的简直一模一样!"

  流夏怀疑地转了转眼珠:"真的假的?怎么个一样?"

  "一样是——黑眼睛黑头发啊。"他笑出了声。

  流夏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如果说之前还有一点点不习惯,但就在这一瞬间,她已经开始找回过去彼此之间那种熟悉的感觉。

  "那现在你打算带我去哪里?十年没见怎么说也要请我吃顿好的吧。"

  "这还用说!今晚去我家吃饭,尝尝我亲手做的意大利菜,然后我们好好叙叙旧,你觉得怎么样?"

  "嗯,好!"她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又笑眯眯地补充了一句,"不过叙完旧你还要负责送我回学校哦。"

  "诶?还要回学校?你不和我聊通宵吗?"他失望的瞪大了眼睛。

  "谁和你聊通宵……缺少睡眠我会砍人的。"某人一头黑线中。

  "呵呵……"

  托托居住的高级公寓就位于罗马市的黄金地段——西班牙广场附近。这里几乎聚集了世界上所有知名的奢侈品牌,而西班牙广场更是因为罗马假日这部电影而举世闻名,无论是旺季还是淡季,广场的阶梯上总是坐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听说在十八世纪的时候,这里也是罗马最为繁华的中心。

  跟着托托走进公寓的时候,流夏发现有几个路人似乎留意到了他们,还朝这个方向多看了几眼。

  "托托先生,下午好!"公寓的管理人已经快步迎了上来,当她看到托托身边的流夏时,不由露出了颇为惊讶的表情。

  "索菲娅,下午好。"托托也朝她打了个招呼。

  "托托先生,"索菲娅支支吾吾地又开口道,"真的很对不起,电梯刚刚出了故障,检修的工作人员正在赶来。"

  托托的表情似乎有点无奈:"索菲娅,这好像不是第一次了吧。"

  "真对不起,托托先生,这个月底我们一定会好好检修一次,保证不会再有这种情况发生。"索菲娅一脸的抱歉。

  "托托,反正这楼只有七八层,我们就自己走上去吧。"流夏冲着索菲娅笑了笑,拉起托托往楼梯走去。

  "等一下,流夏。"托托摘了下墨镜,目光中流露出一种异样的柔情,"我背你上去。"

  "诶?"流夏微微一愣,连忙摇了摇头,"我又没缺胳膊少腿,干吗要你背。"

  "咦?小时候你还经常哭着喊着求着让我背你呢,"他非常绅士地摆出了一个请上来的姿势,又笑着扫了一眼她那双6公分后跟的鞋子,"好了,别磨蹭了,还不快点上来。"

  流夏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胸口又泛起了那种莫名的涟漪,仿佛有什么在轻轻牵扯着她的心。本来以为脑海中的有些记忆已经随着时间渐渐淡忘,可此时此刻却慢慢清晰起来……

  "流……流夏,你手松开一点,我快被你掐死了……"

  "不要,我怕掉下来……"

  "啊,真的……会……死人的……流夏……咳咳……"

  "还在发什么呆?"他笑着挑挑眉毛,"怕摔下来吗?"

  "谁不敢了,我是怕你背不动。"她鼓了鼓嘴,索性将手上的包往肩上一扔,像小时候那样利索地爬到了他的背上。

  他的背部结实又柔韧,充满了成年男子所具有的力量。随着他一步一步踏上楼梯,她能清楚感觉到对方温柔的呼吸和海风般清新的味道,以及,从他身上传过来的暖暖的温度。

  "流夏,想知道为什么我一眼就能认出你吗?"在爬上三楼的时候,他忽然问道。

  "这个答案你不是刚才已经说了吗。"她用手轻揽着他的脖颈,恶作剧地用了一下力。

  他笑了笑,没有说什么,继续往上走。

  就在快要到五楼的时候,他忽然又低低开了口:"流夏,之所以能立刻认出你,那是因为这十年来,我一直牢记着我们之间的约定。"

  听到这句话,流夏一时愣在了那里,胸口瞬间涌起了海浪般的波动,心脏的某一处犹如被电流轻微刺激而变得柔软起来。

  也许很多人曾经有过这种体会,小时候结识的朋友就算关系再铁,可一旦因为种种原因而分开后再继续保持联系的却是寥寥无几,这是因为往往没有可以一直维系着彼此的牵绊。但是他和她之间,那些只属于彼此的情谊,在时间的流逝中却从来不曾消失,反而如陈年美酒般越来越甘醇。

  那是因为,他们之间的牵绊从来不曾消失。

  而那个牵绊就叫做——"约定"。

  隔着千山万水,隔着时光流年,隔着心灵与心灵,他们一直都在为这个约定而努力。

  于是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更用力地揽住了他的脖颈……几秒钟后,曾经熟悉的对话很快再次上演,

  "流……流夏,你手松开一点,我快被你掐死了……"

  "不要,你现在高了这么多,摔下来我会脑振荡……"

  "会……死人的……流夏……咳咳……"

  好不容易到了七楼,托托将流夏小心翼翼地放了下来,拿出钥匙打开了左侧的一道门。这个套房看上去差不多有200多平方,整个家居设计充满了轻盈典雅的意大利新古典风格,细节上处处体现着精致简约的风格。之前在网上查找租房资料的时候,流夏也看到过这个地段的租金,差不多100平方的房间每月租金就高达7000欧,更别说这么宽畅的套房了。

  "托托,这是你买的还是租的?"她好奇的问道。

  "前几个月刚买的,觉得怎么样?"他弯腰替她拿了一双柔软的拖鞋,"流夏你可是我第一个带进来的女人哦。"

  "真的假的?"她笑着换上了拖鞋,懒懒地坐到了松软的沙发上。

  "不信就算了,唉……"他像是无限惆怅地轻叹一声,转身走进了明亮的开放式厨房,接着就听见锅子铲子打架的声音。

  "好了,好了,就信你一次。那我可真荣幸呢,"她说着从沙发上起了身,左右环顾了一圈后也慢慢踱到了厨房里。

  刚一看到里面的状况,她就差点笑歪了嘴。掌勺大师那一身DiorHomme的衣服还来不及脱掉,直接就在外面套了一个浅绿色的围裙,看上去真是说不出的滑稽。

  "托托,我要是拍下你这个造型投给报社,一定能赚一笔。不过你一定会砍了我,哈哈。"她忍不住开着玩笑。

  "那也未必,说不定那些姑娘们看我这么体贴能干,更喜欢我了呢。"托托边说边用铲子翻炒着香喷喷的米饭。

  流夏的眼睛不由一亮:"啊!是我最喜欢的意式杂菇烩饭!好多年都没吃了!"

  "我知道这是你最喜欢的。记不记得以前每次我妈妈烧这道菜,你都会跑来我家蹭饭吃,有一次还差点和我妹妹玛丽娅打了起来。"托托回忆着往事,眼神变得格外温柔。

  "怎么不记得,谁叫玛丽娅和我抢最后的一盘烩饭呐。"她自己心里也暗暗好笑,去别人家蹭饭居然比主人家还霸道。

  "结果我那时把那盘烩饭给了你,后来玛丽娅足足一个月没理我。"一谈起家人,他的神情更加愉悦起来。

  "玛丽娅现在还好吗?"她的眼前浮现出了那个有着一双大眼睛的漂亮姑娘。

  "她和她的男朋友去了那不勒斯,有机会的话我们一起会南部看看。"

  "好啊,顺便还可以去我一直想看的庞贝古城呢。"

  "好。只要你想去的地方,我都会陪你去。"

  吃完了晚饭之后,两人又聊了一些过去的往事。回忆到有趣的地方彼此就大笑,结果聊着聊着就忘了时间。直到流夏无意中抬头看到挂钟的时候,才发现时候已经不早了。

  "啊,已经十点了,我该回去了,不然会打扰卡米拉她们的。"流夏急忙站起了身,伸手去拿沙发上的外套。

  "等一下,我送你。"托托也利索地穿上了自己的外套,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这个周末我们俱乐部去米兰比赛,这回的对手是AC米兰,所以这周我们会加紧训练,可能没什么时间和你见面。不过,流夏,"他顿了顿,压低的声音里似乎还夹杂着一丝期待,"如果你有空的话也可以来看我周六的比赛,比赛完了周日我可以带你去维罗纳转转。"

  "维罗纳,不是罗密欧和朱丽叶的家乡吗?"流夏有点心动,但随即又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可惜这些天我也会很忙。我们老师刚刚布置了画人物的习作,可他要求这次被画对象不是模特,而是普通市民,这个听起来很容易,其实难着呢。你也知道,一个人如果没有别具一格的气质,是不会让画家有那种特别强烈的"想要画"的念头和灵感的。"

  他笑着挑了挑眉,"你不是曾经说要画我的吗?"

  她的脸微微一红,低声道,"你还记得……"

  "我当然记得,流夏,你说过要画下实现了梦想的我。"

  "嗯,我一定会画下实现了梦想的你,不过,不是现在。"她笑了起来,"你放心,我就不信偌大一个罗马城,我会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对象。

  "流夏的话一定没问题的。"托托说着又转身进了房间,然后拿出了一条大围巾顺手给她披上,"晚上有点冷,小心着凉。"

  "嗯……"流夏用脸颊轻轻蹭了蹭那条柔软的薄羊绒围巾,真的——很温暖呢。

  接下来的几天,流夏都趁着休息时间寻找目标人物,但始终没有找到一个能令她灵感迸发的人选。倒是静香很快找到了一个在地下铁弹奏小提琴的男孩,而卡米拉虽然还没找到合适人选,却忙里偷闲在学校附近的酒吧里找了一份调酒的兼职。

  眼看着离交作品的日子只有两天了,流夏只好将晚上的时间也都利用起来了,无论如何,她都不想输给那个阿弗洛娜。

  她不想输给任何人。

  "流夏,在发什么呆?我都叫了你好几声了。"卡米拉的声音将她蓦地拉了回来。

  "还不是在烦作品的事情吗?对了,你叫我来这里有什么事?小姐,我现在的时间很宝贵……"流夏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大半夜的你在街上游荡又不安全又见不着什么人,我劝你还是在这里蹲点的好。说不定会有让你眼前一亮的人呢。反正我已经在这里物色到了一个非洲美女。"卡米拉顺手递给了她一杯调好的鸡尾酒,"来,喝杯酒舒缓一下。"

  "你请客?"她笑着扬起了眉。

  "当然不是我,是那个帅哥请你喝的。"卡米拉神情暧昧地瞟了她身后一眼。

  流夏转过了头,只见一个穿着冷蓝色衬衣的年轻男子正对着她笑。这种搭讪方式在酒吧里并不少见,于是她也大大方方地报以一笑。

  "哈,那帅哥站起来了,朝着你走过来了……流夏,你的浪漫艳遇要开始了。"卡米拉摆出了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Ciao,美女,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帅哥走到了流夏的身边低声问道。

  流夏正要回答,忽然发现这位帅哥的目光落在了某个方向。他的脸上飞快掠过了一丝惊惶之色,匆忙说了一声抱歉就转身从后门离开了。

  带着一丝疑惑,流夏也抬头往那个方向望去。

  在一大群嘈杂的客人中,她一眼就看到正推门而入的那个少年。

  少年轻轻摘下了自己的灰色软呢帽,他头发的色调令人想起了提香最擅长的暖金色,最璀灿的阳光似乎也不及那金色温暖柔和。水蓝色的眼眸仿佛拉斐尔笔下的圣母像般纯净柔和,远远望去,恍如有星星的碎片坠落其中,泛着梦幻而恬静的光芒。当他轻轻扯起嘴角的时候,那明媚的笑容就像乔尔乔内所用的色彩一样令人头晕目眩,可笑容下隐藏的一抹讥讽之色却又毫不留情地打破了这种无懈可击的完美和谐。

  他的身上似乎同时揉合了天真浪漫的气质和玩世不恭的痞味,比毕加索诡魅的画风更加变化多端。

  这已不是单纯的美丽,仿佛是远古时代最迷人的神话重现,令每一个画家都有想将这样特别的美永远留在自己画布上的冲动。

  在这一瞬间,流夏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开始奔腾,内心深处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呐喊,就是他了!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三章 天才对天才 下一章:第五章 暗夜中的杀戮
热门: 穿书后被暴君标记了 港黑式英雄二代 春光旖旎 千万种心动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 我在横滨开咖啡馆 [综]我的兄弟遍布全世界 我们的四十年 小保安的艳遇 我靠贫穷横扫逃生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