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才对天才

上一章:第二章 重逢,年少时的约定 下一章:第四章 暖金色的少年杀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回到租住的地方之后,流夏就将自己和托托的往事一股脑儿全都告诉了卡米拉,总算是满足了对方的一番好奇心。

  "流夏,你不觉得很奇妙吗,你来罗马的第一天就和他重逢了。"卡米拉殷勤地给她倒了一杯水,让她润润嗓子,以便能听到更多的猛料。

  "嗯,就好像是上帝安排好了一切,巧合得让人吃惊。"流夏看起来还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嘴角眉梢都带着一抹发自肺腑的笑意。

  "对了,我们瑞典有句谚语叫做趁热打铁,你和托托有了这层关系,将来说不定会有更深的发展呢。"卡米拉俏皮的眨了眨眼。

  "什么更深的发展啊,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流夏好笑地耸了耸肩。

  "好朋友,这也是最容易发展成恋人的一种哦。"卡米拉好整以暇的笑着。

  "我只知道,他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好朋友。我会好好珍惜这份友情的。"流夏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他的性子好像没什么改变呢。"

  "不过流夏,我也想提醒你……"卡米拉那海蓝色的眼眸里闪动着淡淡的微芒,"十年的时间,完全可以将一个人彻底改变。或许你不应该只凭借着过去的记忆来判断现在的他。"

  流夏微微一怔,又笑了起来,"就算他再怎么改变,也是个好孩子。"

  "是这样就最好了。"卡米拉随意地缩到了沙发的一角,"反正也睡不着,不如我们聊到几点算几点吧。"

  流夏立刻赞成地点了点头,也不失时机地打探起了卡米拉的八卦。

  女孩子们一聊起天,时间往往过得特别快。正当两人正聊得起劲的时候,一觉睡醒的静香也揉着惺松的睡眼走出了房间,加入了聊天中。卡米拉又将流夏的英勇的事迹宣传了一番,直听得静香连连惊叹。

  "刚见到流夏的时候,我还觉得她就是一个文静内向的中国小女孩呢,没想到啊没想到……她居然有这么彪悍的一面。"卡米拉笑着直摇头。

  静香抿了抿嘴,"我也很意外呢。"

  "难道你不知道一个人可以用很多面具来掩饰自己的真性情吗?"流夏半眯起了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们,"刚见到你们的时候,我就戴上了文静淑女状面具。在酒吧里就换成了成熟体贴状面具,遇到欠揍的坏人,那就戴上茱莉安吉莉娜同学在盗墓丽影里的极品狠女状面具……"

  卡米拉笑着打断了她的话:"流夏,你好有性格!"

  "那么流夏同学,请问什么面具最好用呢?"静香笑眯眯地问道。

  "那还用说,当然是你们日本能剧里的面无表情状面具了,这个面具的最大的好处就是让别人愿意怎么理解这个表情就怎么理解。"流夏笑得十分迷离。

  "喂,流夏,难道对男人你也用这一招吗?"卡米拉暧昧地弯了弯嘴角,"那么不如说说对付男人,用什么面具最好?是故作清高状面具,温柔大方状面具,还是假装淑女状面具?

  "或者是小鸟依人状面具?"静香也饶有兴趣地猜道。

  "错,错,错,当然是心如止水绝情状面具了……"流夏刚说完,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其他两人也都笑作了一团。

  "我看你刚才对托托可没戴面具哦。"卡米拉笑道,

  "皮肤也需要偶尔透透气嘛。"流夏不慌不忙地答道。

  "那么流夏同学,现在你戴的又是什么面具?"静香掩嘴直笑。

  "这你们看不出吗?当然是亲切友好状面具了。"她的回答自然又惹来了一阵笑声。

  三人边笑边聊,早就忘了时间。等她们感觉到疲乏的时候,才发现窗外已是晨曦微醺,暖暖的光线穿过了百叶窗落进了屋子,在墙上折射出了点点碎光。

  "糟了,天都亮了,我们赶紧收拾一下直接去学校吧。"卡米拉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第一个冲向了洗手间。

  流夏和静香相视一笑,非常有默契地同时打了一个哈欠。

  新的一天,开始了。

  天空就像一块浸润在泉水里的蓝色琉璃,干净剔透的没有丝毫杂质。金丝线般的阳光飞舞在微凉的空气中,悄然染上深绿色树木的顶梢,泛起了一道道流金的光芒,一切的一切,美的那么纯粹,仿佛汇聚了文艺复兴时期威尼斯画派的大师们所擅长的各种梦幻色彩。

  罗马美术学院也在这样一个明媚的清晨,迎来了又一批来自世界各国的新生。

  "听说今年全世界只有150人被录取呢,我看竞争的激烈程度和巴黎美院不相上下了。能考上这里除了实力之外,也需要一点幸运。"卡米拉打量着身旁那些打扮时尚的学长们,不由发出了一声感慨。

  "是啊,申请巴黎美院需要提交的作品是20份,这里也需要提交18份。"静香优雅地笑着,"不过比起巴黎,我倒更喜欢罗马。"

  "我完全冲着鼎鼎大名的朱里奥教授来的,一想到可以在他的工作室里学习,我就激动得睡不着觉!"卡米拉又笑眯眯地看着流夏,"流夏呢,当然是为了那个约定才选择罗马的,对不对?"

  流夏微微一笑,也不否认。

  卡米拉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我听说学生们提交的作品里,流夏你的评估是最高的,真是厉害啊。"

  流夏笑嘻嘻地挑了挑眉:"你这么说我可真要换上故作羞涩心里暗爽的面具了啊。"

  "你不是已经戴上了吗?"卡米拉很配合地瞪大了眼,又压低了声音,"不过听说还有一位同学和你是并列第一呢。"

  流夏显然有些吃惊P"和我……并列第一?"

  静香在一旁忍不住轻笑出声,又有些好奇地问道:"那另一位同学是谁?"

  卡米拉朝周围看了看,忽然眼前一亮,指着不远处坐在窗口的一堆女孩低声道:"就是那个最显眼的!"

  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流夏一眼就看到了那位最显眼的女孩。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那是因为女孩的身上远远看去就像是打翻了调色盘,几种对比强烈的颜色同时都撞在了一起。正红色的衬衫,土耳其蓝的薄绒外套,墨绿色的包……明显是玩了一把目前流行的撞色。这几种鲜艳的颜色撞在一起,一不小心就会流于俗艳,但配上她的金发白肤和出挑的气质,却是说不出的明艳动人。

  "来自乌克兰的天才少女阿弗洛娜,听说她出身于艺术世家,父亲和祖父都是很有名的雕刻家,祖母是俄罗斯贵族的后裔。"卡米拉小声地说道,她对同学们的情况似乎都颇为了解。

  "阿弗洛娜……在乌克兰语里好像是黎明前的女神的意思吧。"静香也在一旁补充道。

  "静香,你连乌克兰语都懂呐……"卡米拉崇拜地瞄了她一眼。

  "只会说些简单的而已。"静香嘴角的弧度弯得恰到好处。

  流夏什么也没说,只是神色复杂地注视着被同学们众星捧月的阿弗洛娜——

  天才少女吗?自己从立志学习画画开始,已经不记得自己参加了多少比赛,拿了多少个第一,看过多少羡慕的目光,听过多少赞美的话语,老师和身边的人也常用那个称呼来形容她——天才。

  所以,她对于自己的评估成绩排第一并不意外,但意外的是还有另一个人来分享这个第一。

  就在这时,有个褐发的女孩子在阿弗洛娜的耳边不知说了什么。阿弗洛娜的面部表情在一瞬间有了细微的变化,蓦地抬起眼望向了流夏。

  两人的视线猝不及防地撞在了一起,流夏看到那双深紫色眼眸里迅速闪过了一丝锐利的光泽,浮光掠影之下似乎隐藏着旁人难以察觉的敌意,却又同时夹杂着不屑和质疑混合在一起的矛盾情绪。

  这是一个不容易应付的竞争对手。流夏心里暗暗想着,适时地换上了亲切友好状面具,颇有风度地对她报以一笑。

  天才少女又怎么样?谁是真正的天才,很快就会有分晓。

  "朱里奥教授来了!"这时,一位男同学惊喜的喊声顿时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门边。这里的很多学生就像卡米拉一样,都是冲着朱里奥教授的大名才报考这所学校的。

  可出乎大家的意料,这位鼎鼎大名的教授居然随随便便穿了一件皱巴巴的T恤就来上课了,胡子看上去也有两三天没刮了,下巴边缘已经长出一层参差不齐的青色胡茬。更夸张的是他的脚上还套了一双破旧的希腊式拖鞋,形状尚算优美的脚趾毫无顾忌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说句实话,这位教授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多岁,比流夏想像的实在是年轻了许多,身材好的几乎和模特不相上下。或许是意大利男人底子好的缘故,这样雷人的造型居然还是无损他英俊的面容,即使是那些胡茬看起来也颇为性感成熟,尤其那头长及腰部的栗色长发更为他平添了几分颓废的艺术气质。

  "朱里奥老师的造型真有个性。"她轻轻地在卡米拉耳边说了一句,却有些意外的发现对方并没有附和,而是用一种复杂难辨的目光注视着朱里奥教授。

  "我知道你们都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来这里学习的,不过既然进入了我的工作室,就要遵守我的规矩。意大利有句俗语叫作Chivapianovasanoelontano.(欲速不达),所以刚开始我会要求你们好好练习基本功。"朱里奥扫视了一圈周围,神色温和地继续说道,"相信你们都知道,欧洲古典油画传统素来有两股源泉,一股是重人体结构的佛罗伦萨画派,一股是被前者称为不重结构重色彩的威尼斯画派。作为佛罗伦萨画派的推崇者,我对于结构和线条的要求会格外的高。以后每个星期,我都会布置给你们练习的任务,每周五你们带着各自的习作到我这里集中。"

  "老师,您是要评出最优秀的习作吗?"卡米拉笑嘻嘻地问道。

  朱里奥并没有看她,只是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不,我是要你们互挑毛病,谁挑得越狠越在理,我就会给他加分。但是被挑出毛病最多的画作,如果谁第一个达到三次垫底,那么对不起,我的工作室不需要废物。"

  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大家不由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早就听说了朱里奥教授个性古怪,看来果然不是空穴来风。

  "那么老师,如果谁要是首先达到三次第一呢?难道就没有一点奖励吗?"卡米拉倒还是一副嘻皮笑脸的样子。

  朱里奥这才多留意了她一眼,"这位同学,你有什么好提议吗?"

  "如果有人第一个达到三次领先,那么老师可不可以做一次他(她)的人体模特?"卡米拉的话音刚落,全体同学都瞬间石化了。

  流夏赶紧拉了拉她的衣服,神呐,这个家伙是不是还没睡醒?居然敢提出这样天雷滚滚的建议…

  朱里奥颇为意外地盯着她,眼中飘过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声音倒是出奇的温和"你,叫什么名字?"

  "卡米拉·扬纳森。"卡米拉大胆地回盯着他。

  "卡米拉……好,我答应你。"他唇边的笑无声蔓延着,眼神犹如在迷雾中一般朦胧,若有若无挑起了几丝促狭之色,"不过,我更希望第一个达到三次领先的是位女同学。"

  流夏正想和卡米拉说什么,却忽然听见阿弗洛娜一脸自信地开了口,"老师,请放心。我一定会将您画得非常出色。"

  大家的神情瞬间都变得有些古怪,这句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能连续三次拿第一的人只有她——天才少女阿弗洛娜。

  "那可不一定哦,阿弗洛娜同学。"卡米拉保持着人畜无害的笑容,"我相信,宫流夏也一样能将老师画得十分出色。"

  流夏忽然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扯了进来,一抬眼又正好撞上了阿弗洛娜如剑般凌厉的目光。她本来还打算继续保持着亲切友好状面具,但对方眼底深处的一抹不屑和轻视又令她有些不悦。

  "宫流夏哪能和阿弗洛娜相比……油画本来就起源于西方,东方人来凑什么热闹……"一直紧挨着阿弗洛娜的某位女同学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安娜,别乱说话。"阿弗洛娜轻声喝止了她,但眼中却明显写着"确实如此"的意思。

  这个叫安娜的女生模样倒也还算妩媚,就是稍微胖了一点,脸颊的皮肤有点松弛下坠,就像是一团没有发好的面被扔在墙上往下掉的样子。

  流夏冷眼看着这个出言不逊的女同学,及时换上了万能的面无表情状面具,嘴角还带着一抹若有若无蒙娜丽莎似的假笑。

  安娜果然一时猜不透她的心思,眼神惊疑不定。

  "安娜同学,现代足球是起源于英国吧,可惜连拿五次世界杯冠军的好像是巴西嗳。乒乓也是起源于英国吧,不过每次横扫天下无对手的都是我们中国人。小提琴起源于阿拉伯,但拥有最完美音质的小提琴却是来自意大利,嗯,还有啤酒最早还是起源于古代巴比伦呢,可是你们也知道了,现在最出名的啤酒产地当然是德国……"经过从艺术到食物的一番举例论证之后,流夏不慌不忙地发表总结呈词,"由此可见安娜同学你的推断未免幼稚了点。油画的确是起源于西方,但这并不等于我们东方人就画不出更出色的作品。"

  安娜膛目结舌地看着她,什么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同学们默然无声,阿弗洛娜的脸色微微发青,卡米拉和静香则是一脸崇拜的表情。而朱里奥教授也是饶有趣味地看完了眼前这一幕,才慢条斯理地开了口,"好了,不管你们来自哪里,用实力来说话才是唯一的证明。"说着他又眼波一闪,"想要看到我完美无缺的身体,可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流夏的额上飙出了一滴冷汗,她可并不想以此为动力。

  "接下来你们先休息一下,二十分钟后来我的工作室参观。"朱里奥边说边潇洒地抬脚跨出了房间。

  一见老师离开,大家也纷纷松懈了下来,有的整理东西,有的闲聊,有的走到门外点起烟吞云吐雾,流夏也坐在椅子上顺手打开了手机,想趁这个空隙给在中国的父母发一个信息。

  当她刚发了第一个字的时候,忽然听到了阿弗洛娜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来,"宫流夏,老师说得对,那么就让我们凭真正的实力来一较高下。"

  流夏微微一怔,立即站起了身不卑不亢地迎向了对方的目光。尽管自己比阿弗洛娜矮了半个头,但不管怎么样,这份气势绝不能输。

  "乐意奉陪。"她迅速戴上了彬彬有礼状面具,眼神却是无比自信,毫不退让。

  两人互不示弱的眼神在空气中相遇,仿佛一瞬间形成了强大的女王气场,发出了令人心惊胆战的辟里啪拉声。

  "滴滴滴……"一阵短信的提示音适时地打破了僵化的空气,所有同学顿时都松了一口气。

  "流夏,是你的手机……"卡米拉忙提醒她。

  流夏拿起了手机一看,只见短消息来自一个陌生的号码。她有点疑惑的摁了一下,看到了一行简短的意大利文:

  下了课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托托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章 重逢,年少时的约定 下一章:第四章 暖金色的少年杀手
热门: 个性大概是见一个萌一个[综] 温柔沦陷 七星币一只的虫族 村官桃运仕途 斩春 曾许诺·殇 万人迷男神培养系统 坤宁 笼中缪斯 大漠谣2(风中奇缘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