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逢,年少时的约定

上一章:第一章 罗马,梦想的开始地 下一章:第三章 天才对天才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流夏心里一惊,急忙放下了手里的东西一阵风似的冲到了事发地点。与此同时,旁边也有几个听见声响的客人好奇地围了上去。

  只见卡米拉正站在洗手间门口满脸通红地怒视着面前的男人,右手还悬在半空中没有收回来,继续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而那个男人看上去结实健硕,比卡米拉整整高了一个半头,左眼角明显青了一大块。

  从目测距离来看,这一拳应该是拜卡米拉所赐。

  "卡米拉,出什么事了?"她快步走到了卡米拉的身旁。

  "流夏,这个人刚才想对我撒酒疯,于是我就给了他一拳。"卡米拉将手慢慢收了回来。她的身上不愧有着北欧海盗的血统,出手又快又狠,一点都不含糊。

  "你……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那个男人好像才从错愕中回过神来,用一种像是要杀人的目光紧盯着卡米拉。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一股浓烈的酒味顿时弥漫在了空气中。

  "我管你是什么人……啊啊!你做什么!放手!"卡米拉的声调忽然提高,原来那个男人在狂怒之下竟然粗鲁地捉住了她的手腕。

  "喂,欺负个女孩算什么,还不放了她!"还没等流夏做出反应,旁边已经有个小伙子看不过眼挤了上去,大声呵斥着那个男人。老板和酒保也匆匆赶了过来,想要阻止事态朝着更严重的方向发展。

  "你们最好不要多管闲事。"男人低声用意大利俚语骂了一句,醉醺醺地伸出了一只手驱赶着周围那些人,看起来很是无礼。

  最先挤上去的小伙子怒冲冲地打开了那个男人的手,正要揪住他的衣领,目光在扫过一样东西时,手却忽然僵在了半空。而老板更是脸色大变,连手里拿着的酒单也啪一声摔在了地上。

  流夏有些疑惑地顺着他们的目光望去,只是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袖扣。那副袖扣的款式看起来并没什么特别,上面简简单单地刻了两个字母:EE。

  "小姐,你还是向这位先生道个歉吧。"老板很快掩饰了脸上的惊慌之色,露出了一副陈式化的笑容。

  "我不会道歉,因为我没有做错。"卡米拉尽管受制于那个男人,却是毫无惧色,还用蓝色的眼睛恶狠狠瞪着他。

  "这位先生,请你放开我的朋友,不然我会马上报警。"流夏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准备摁号码。

  "不要报警!"满头白发的老板动作却是极为敏捷,飞快地夺走了流夏的手机。

  "为什么不报警?"流夏惊讶地看着他们,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对那个男人如此惧怕,难道——和那袖扣有关系?

  "报警会惊动其他客人。"老板压低了声音,"而且,你们千万别再惹他了,这个男人是——"

  "识相的就全都滚开。这个女人我非要教训她不可!"男人低吼了一声,打断了老板的话。此时,这里的吵闹声也逐渐惊动了其他的客人,陆续有人过来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都被酒保挡在了外面。

  "你确定我不能报警?"流夏一脸平静地看着老板,对方赶紧点了点头。

  "那么,我就用自己的方法来解决。"流夏不慌不忙地将紫檀木发簪从松垮的头发间拔了下来,将头发绕得紧紧之后重新插了进去,随后又卷起了自己的衣袖,面带微笑地转向了那个男人。

  "我最后说一遍,请你放开我的朋友。"

  "你快点给我滚开!"男人毫不客气地回绝,还像示威似地更用力地捏住了卡米拉的手。

  流夏慢慢扬起了自己的手掌,她那轮廓优美的丹凤眼中含着淡淡笑意,犹如春日的西子湖荡漾着潋滟水光。忽然,那湖底深处泛起了一丝寒光,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她的手犹如利剑一般斩在了那个男人的手臂上!这一下又快又狠,只听那个男人惨叫了一声,被迫松开了手,慌忙捂住了自己受伤的手臂。

  趁着这个空隙,流夏将卡米拉一把拉到了自己的身后,随即又做出了一个防御的姿势。

  "Checazzovuoi,puttana!mortitoi!"那个男人愤怒地从口中迸出了一大串脏话,随手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匕首,冲着流夏就扑了过来!

  "上帝啊,快停手吧!"老板一见事件升级,吓得满脸直飙冷汗。

  "流夏,小心!"卡米拉也惊叫了一声。

  "放心啦,小意思。"流夏边说边退后了两步,就在那把匕首离她还有一米远的时候,她轻巧地跳了起来,借着空中侧身的瞬间如流星般飞出一脚!她的动作恍如丝丝流云掠过天空,又似潺潺清泉流过山涧,甚至还带着几分从容不迫的优雅,充满了难以描述的美感。

  当大家看到这一脚带来的后果时,无不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那男人连同匕首一起竟然被踢得飞了出去!

  "这下可糟了!"老板脸色发白地推搡着卡米拉,"你们知道你们得罪了什么人吗?快点离开这里吧。"

  卡米拉还在继续石化中,倒是那个男人挣扎着又爬了起来,面目有些扭曲的他将手伸进了胸口,不知从里面摸索着什么。

  "卡梅罗,你又在发酒疯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从不远处传来了过来,那声音听起来略带沙哑,低回沉稳中又透着几分性感,仿佛无垠大漠扬起了漫天的风沙,迷乱了人们的心和眼。

  一听到这个声音,那个原本已经陷入疯狂状态的男人神色一变,头脑明显清醒了几分,诺诺低喊了一声,"帕克……"

  这个叫做帕克的男人疾步走到了卡梅罗的面前,他看上去大约有二十七八岁,蜷曲的亚麻色头发掩映着他如同冷月般严肃的面容,琥珀色的眼眸之中隐隐有威严之色,却并不使人感到有压力。典雅肃穆的气质和他身上所穿的那件CostumeNational双排扣军装款外套相得益彰,散发着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制服魅力。

  "你还想干什么,还不跟我回去?"他边说边伸手扶起了卡梅罗,凌厉的目光落在了对方的胸口。卡梅罗微微一愣,急忙将手从胸口抽了出来,再没有说什么。

  "不好意思,我这朋友一喝醉酒就变成这个样子。"他转过头看着流夏和卡米拉,"你们都还好吧?"

  "还好。"流夏转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反正有事的不是我们。"

  "流夏……这里怎么了?"原本醉得不省人事的静香此时也逐渐开始恢复了一些意识,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可能是由于脚下发虚,她走起路来有些不稳。就在她差点摔倒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及时地扶住了她。

  在一阵橡树苔藓与烟草叶子混合的淡淡香味中,静香茫然地抬起迷离的眼,正好撞上了一双沉静如水的琥珀色眼眸,随即那低低响起的声音听起来仿佛是出现在很遥远的梦中,"你——没事吧?"

  一定——是自己的酒还没有醒吧?静香摇了摇头,唇边缓缓漾出了一抹笑容,闭上眼睛小声说了一句,"谢谢你。"

  这抹带着醉意的笑容在灯光的映照下是如此美丽,仿佛天使扬起了巨大的羽翼,雪白的羽毛在空中纷纷扬扬飘落……

  就连对方那双琥珀色眼眸中也泛起了一丝几不可见的涟漪。

  只不过天使的笑容之后却是地狱的结局——下一秒,静香歪了一下脑袋,哇的一声居然将秽物全吐在了帕克的外套上!

  周围的人顿时都倒抽了一口冷气,流夏也在心里哀叹了一声,不得不做好再干一架的准备。刚才是为了卡米拉,这次是为了静香……

  算了,为了朋友,她认了……

  "照顾好你的朋友。"出乎她的意料,帕克只是面无表情地将静香交到了她手中,然后扶着卡梅罗转身朝门口走去。在离开之前,卡梅罗突然回过头恶狠狠地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女人,记着,总有一天,我会搬开石头的。"

  "糟了——"老板看起来脸色更加难看,"你们以后还会有麻烦的。"

  "他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怕他,连报警也不敢?"卡米拉揉着自己被捏红的手腕忿忿道。

  "看你们是外国人,一定不知道EVILEYE吧。"老板压低了声音,"这个组织就像章鱼一样,触手伸到了意大利社会的各个经济领域。不管是敲诈勒索,还是走私暗杀,他们什么都敢做。而且这个组织的高层和政府警察都有来往,所以谁也不敢惹他们,就算警察也管不了他们。"

  "恶魔之眼,这个名字很酷。"卡米拉眼前一亮。

  EVILEYE,流夏忽然想起了刚才看到的双E标志,心里不由一个激灵,"难道刚才那两个人就是这个组织的成员?"

  "当然了,不然我们会有那样的反应吗?报警的话一定会被他们报复。"老板叹了一口气,"其实搬开石头是他们组织里的暗语,就是回来报复的意思。这位小姐,你的功夫是不错,不过也给自己惹来了很多麻烦。"

  "多谢你的提醒。"流夏若无其事地笑了笑,"为了我的朋友,这些麻烦还是值得的。"

  "流夏!你真是太够朋友了!"卡米拉大喊一声,激动地抱住了她,再次发挥了北欧海盗血统的威力,掐得她差点没气。

  "流……夏?"刚刚从门口走进来的一群年轻人里忽然有人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四周忽然莫名奇妙的安静了下来,接着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那个男人看起来好像球星托托……"

  "不会吧,不过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很像电视主持人艾玛……"

  "oh!Dio!真的是托托!"

  这个熟悉的名字传入耳中的一瞬间,流夏的脑中有片刻的空白,双脚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一动也不能动,只能呆呆看着那个高挑的身影犹如旋风般挡在了她的面前。

  她竭力平稳着自己的气息,细细打量着面前的男子。浅紫色的E.Zegna衬衣勾勒出了他那清瘦匀称的身材,在不经意间透着一种极为精致的阴柔美。很少有人能将E.Zegna衬衣穿得这样无懈可击,更何况还是颇为挑剔的浅紫色,可穿在他身上却让人想起了凌晨时分被朝霞染成淡紫色的天空,美得犹如一场幻梦。他那深咖色的头发依然柔软,眼神依旧明澈,容貌依旧清秀逼人,但孩提时的青稚已经完全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折射着内秀和优雅的成熟感——

  很难想像这样的男人能适应足球那种高强度的运动。

  他的眼中闪烁着明亮激荡的光芒,嘴唇有些轻微的颤抖,低低开了口,"Estate……鼻子……有没有再被蜜蜂螫伤?"

  听到这句似曾相识的话,流夏的鼻子陡然一酸,思绪再次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清晨,那个容貌清秀的小男孩用严肃的语气吓唬着她,

  "听说要是不及时上药的话,被蜜蜂螫过的地方就会长出一个红蘑菇……"

  "啊啊!那我还是快点回去啦!"

  "嗯,这才乖……"

  年少的时候,总会有许多太过轻易的分离,轻易的让人无法留恋和珍惜。在岁月的蹉跎中,总有一些事慢慢被忽略,总有一些人渐渐被淡忘。但是,也有一些东西是永远无法忘却的——比如,人生中第一次向你伸出手的朋友。

  "托托……你怎么……怎么还认得出我……"她急忙从包里拿了一张餐巾纸,胡乱地擦拭着自己早已湿润的眼睛。

  "真的是流夏!你真的是流夏!"他的脸上焕发出了欣喜若狂的神采,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一把将她紧紧拥入了怀中,语无伦次地说道,"我怎么可能认不出你!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能一眼认出你!流夏,你真的来罗马了,你真的来罗马了!"

  她也激动的泪流满面,拼命点着头,"是,托托,我来罗马了!我终于做到了!这是我们的约定,我一直一直记着……"

  "你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要不是今天遇到你的话,你打算什么时候来找我!"托托似乎又有点生气。

  "可是我今天才到罗马啊,本来打算过几天就去你的俱乐部找你……"

  两人沉浸在了重逢的喜悦中,旁若无人的诉说着离别之情,将周围的人全都当成了固定布景板。和托托一起同来的几位年轻人笑嘻嘻地拍上了他的肩膀,调侃着开了口,"托托,没想到你还有个东方小情人呢,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

  那位叫做艾玛的女主持人也小声在旁边提醒道,"托托,这里是公众场合,如果你不想成为第二天八卦报纸的头条,就稍微控制一下你的情绪。"

  流夏这才意识到托托现在的身份,连忙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抹了一把眼泪对那些年轻人解释道,"我和托托是多年没见的好朋友,所以才会一时失态,我们只是朋友而已。"

  "哦,原来是这样……除了进球,我可从没看到过他这么激动的样子。"朋友甲好像因为没有挖掘到更八卦的资料而感到失望。

  "是啊,这个家伙,平时都是阴阳怪气的。"朋友乙不失时机地补充着。

  "喂,你们少说一句行不行。"托托无奈地瞪了他们一眼,又望向了流夏,"别管他们,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

  "有什么话我们以后找个地方说,这里不大方便。别忘了你现在是公众人物了。"流夏压低了声音,飞快地塞给了他一样东西,"我就在罗马美术学院上课,还有,这是我的手机号码。"

  "罗马美术学院?流夏……你真的做到了。"托托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深邃无比,想要再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只是紧紧捏住了那张纸条。

  "那……我们再联络。"流夏拉起了还在云里雾里的卡米拉,一起拖起了半醉半醒的静香朝着门外走去。

  罗马的夜色已经很深了。漫天星辰点缀着墨蓝色的天幕,隐隐约约勾勒出了星座的位置,每一颗星星,都拥有一个动人的故事。无论是时间的轮回,还是岁月的流转,都无法抹去那古老又悠远的神话时代曾经存在的痕迹。

  "卡米拉,我们再往前走一些,那里的出租车更多一些。"作为唯一一个最清醒的当事人,流夏自然而然地担当起了护花使者的任务。

  卡米拉出了酒吧门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话,对流夏说的话似乎也没有听进去。

  "你怎么了,卡米拉?"流夏只好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卡米拉蓦地抬起眼,脸色变得极为怪异,像是不认识她似地盯了一会儿,终于开始爆发,"流夏,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会那么厉害的功夫?你居然,居然可以一脚踢飞那个男人!还有啊,你怎么会认识托托?而且好像很早就认识了对不对?太不可思议了!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等她连珠炮似的把想说的话说完,流夏不由格格笑了起来,"诶,我还以为老外没这么八卦呢。"

  "全世界人民都爱八卦,不然欧洲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八卦小报和狗仔队?一点也不比你们国家少吧。"卡米拉振振有词地反驳道。

  "好了好了,那我们先叫车,等回去后我再慢慢告诉你好不好?"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章 罗马,梦想的开始地 下一章:第三章 天才对天才
热门: 云中歌3 风流乡村 和前男友一起穿到23年后 电竞恋人 我轻轻地尝一口 骷髅幻戏图 咸鱼的自救攻略 鹤唳华亭 彼岸花 当我坑男配时我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