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 子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一章 罗马,梦想的开始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意大利南部的波西塔诺镇。

  亚平宁半岛的早春依然有些寒冷,即使是温暖的阳光似乎也无法驱逐空气中弥漫的凉意。天空像往常一样蓝的耀眼,仿佛只要抬头望望它,脸颊也会被染成这样纯粹的蓝色。轻柔的风从湛蓝色的海面上游弋而过,掠起了一阵地中海特有的潮湿温润的咸味。

  距离海边不远处有一片连绵的山坡,新长出不久的树叶被清晨的露水洗得青翠欲滴,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白亮的光泽。树底下那些星星点点的小野花,也因为饱吸了一夜的露水而显得精神弈弈。不时还有调皮的小松鼠拖着蓬松的大尾巴,从这棵树轻盈地跳跃到那一棵树,透过树枝的缝隙好奇的打量着刚刚闯入这个世界的陌生人——

  那是个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东方小女孩。

  她的五官极为精致,细白的肌肤犹如上等的瓷器般璨灿晶透,纤巧的小嘴就像是第一颗被春风染上淡淡红意的樱桃。最为惹人注目的是她那双颇具东方特色的丹凤眼,微微挑起的眼角弧线仿佛流水一样波动有致,黑白分明的瞳仁比暗夜里的星子更加明亮,用眉目如画来形容她真是一点也不夸张。当她的小脑袋转来转去时,两边紧扎的小辫子也像尾巴似的晃来晃去,再加上她身上所穿的一袭粉色唐装小夹衣,看起来活脱脱就像是个漂亮的中国娃娃。

  "嗖!"就在这时,一只小松鼠突然淘气地窜到了她的面前,大胆地直起身子,向她讨要着食物。她嘻嘻一笑,熟练地从兜里掏出了一颗榛子放在了小松鼠的面前。小松鼠转了转眼珠,抢起榛子吱溜一下就没了影。小女孩交完了"买路钱",无意中朝着旁边一看,不由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大片白色的雏菊,娇小玲珑的花朵安静地在阳光下绽放,随风轻轻摇曳。尽管一簇一簇热烈的盛开着,却偏偏还是透着一种清淡雅洁的风姿。

  简简单单的白色,自有一种颤人心灵的美。

  这种雏菊在意大利各地随处可见,并不稀奇。令她感到惊讶的并不是这些,而是那个犹如精灵般出现在花丛前的少年。

  从她的这个角度望去,只能看到那个少年的背影。他似乎正专心致志地在面前的白色画布上描绘着什么,阳光在他浅栗色的头发上勾勒出了几道旖旎的光华,就像是上帝亲手投下的璀灿光环。

  她抿嘴一笑,轻手轻脚走到了少年的背后,好奇的探出了小脑袋,想看看他到底在画什么。

  谁知还没等她看个究竟,少年忽然迅速地转身,用她完全都没看清的动作一下子就扭住了她的手腕!

  "哇!!"半秒钟之后,一阵凄惨的哭声顿时响彻了整个山坡。

  看着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小女孩,少年那原本冷淡的脸上也有了几分无措,尽管刚才看到对方是个小女孩已经及时收手,但她白皙的手腕上还是留下了一圈淡淡的红印子。

  "Midispiace……"少年边道歉边伸手想要去扶她,他的口音听起来并不像是本地人,似乎来自更南部的地方。

  女孩泪眼模糊地抬起头来,正好撞上了对方那双水绿色的眼眸。

  那是一种极清极浅的绿色,让她想起了妈妈那枚冰润清亮的和田玉;又仿佛是春天冰雪融化后,透明薄脆的冰层下微微荡漾的湖水。只是那池湖水的最深处,似乎还蕴含着若即若离的冷淡。

  她这才发现,这个少年比自己也大不了三四岁。

  "别哭了好吗?对了,你可能听不懂意大利文……"少年只好又换了英文,"那么这个听得懂吗?"

  女孩用手捂住了眼睛,还是照哭不停。

  "看你的打扮是个中国人吧?可惜我不懂中文……"少年似乎开始头疼了。

  女孩从指缝里偷偷瞄了他几眼,稍稍停顿了两秒又继续哭。

  "嗯,既然你什么都听不懂的话,正好……"少年留意到了她的动作,于是半眯起了眼睛低声道,"那干脆我把你卖掉算了。反正你什么也听不懂。"

  "喂,你要是敢卖我,我老爸一定会揍得你爬不起来!"听到最后一句话,女孩忽然止了哭声,一脸紧张地跳了起来,从嘴里迸出了一句地地道道的意大利文。

  少年像是预料中般地勾了勾嘴角,"小姑娘,你果然懂意大利文,想骗我?"

  女孩扬起了脑袋,"我怎么会不懂呢?我4岁开始就跟爸爸妈妈从中国来这里了。我爸爸在这边开了……"

  "你父母做什么我没兴趣知道,现在没事了你走吧。"少年打断了她的话,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淡神情,转身走到了画布旁继续工作起来。

  "咦?你原来在画这里的雏菊?"女孩才没有乖乖地离开,反而凑到了他的画布前歪着脑袋欣赏起来。

  少年没有搭理她,继续替花瓣上色。

  "可是白乎乎一片好单调哦。"她还很不识趣地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不过在她的眼里,这副画里只有白色的雏菊,其他什么颜色都没有,看上去何止是单调,简直就是无聊。

  "你不喜欢白色吗?"少年终于又开了口。

  "不喜欢,因为白色最单调啊。"她掰着自己的手指,"我喜欢蓝色,绿色,粉色,黄色那些五彩缤纷的颜色。"

  "是吗?"少年并没有再说什么,十分仔细地上完了最后一片花瓣的颜色,然后搁下了笔开始调起其他颜色。没过多久,他就开始替其他背景上色。因为有大片的白色作为主体,所以其他的颜色只是寥寥几笔作为点缀。

  暖黄色的是阳光,粉绿色的是草地,铬黄色的是花蕊,带着一些哑光,一些明暗,和白色的雏菊交叠在一起,静静融汇在揉合了暖光的巴黎蓝的天幕之下。

  那些颜色各有不同却又和谐统一,宁静而清淡,渲染出了无与伦比的视觉美。

  "好美啊!比真的花还要美!"小女孩惊叹着,或许是因为年纪太小的关系,她还不知该怎么形容这种因为美而产生的震撼,但孩子的直觉告诉她,这副画是非常非常美好的。

  "看到了吗,如果没有白色,这些颜色混合在一起就没有这样的效果。"少年的眼中闪动着淡淡的光泽,"最简单的白色,却能搭配任何颜色。五彩缤纷的颜色,也因为白色的存在才能凸显出各自的优点。"

  女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困惑的摇了摇头。

  少年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一片雏菊,像是自言自语般低声道,"这是我母亲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你当然不会明白。"

  "我是不大明白,可是,"女孩转了转眼珠,"你可不可以教我画出这样比真花还要漂亮的花?"

  "教你?"少年瞥了她一眼,"我没那时间。"

  "雏菊哥哥,你就教教我好吗,你就教教我吧……"她不依不绕地缠着他,大有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雏菊哥哥?少年的额上冒出了一滴冷汗,要不是看在她是个小姑娘的份上,他铁定会让对方在五秒钟内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你学来有什么用?"他没好气地问了一句。

  "我想一个月后画给妈妈当生日礼物!"

  拜托,这是学一个月能画出来的吗?少年很是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用手指向了花丛深处,随口说道,"如果你去摘100朵雏菊,我就答应教你。"

  "好!"女孩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一个转身就飞扑进了花丛中。

  二十分钟过后……

  花丛里忽然响起了一声惨叫,乍的惊起了两只正在栖息的蝴蝶。随后只见一个小女孩一手捂着脸,一手抱着一把雏菊慌里慌张地从花丛里飞奔而出,在她的身后还紧紧跟着几只气势汹汹的蜜蜂。她回头看了看,脚下一滑,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可蜜蜂还是紧追不舍……她想了想,干脆把心一横,以脸朝下的姿势扑到了泥土里。

  这个姿势……根本是个标准的某动物啃泥姿势……

  大概过了几分钟,嗡嗡声似乎听不见了。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的头顶上方响了起来,"Estate,是你吗?"

  听到这个声音,她赶紧将脑袋抬了起来,大口大口呼吸了几下新鲜空气。刚才这个逃脱大法差点没把自己给活活憋死。

  "Estate,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你。咦?你的鼻子怎么了?"说话的是个和她年龄相仿的男孩。他有着意大利人并不多见的纤细清秀,面部线条比米开朗基罗的雕塑作品更加完美迷人,颇有几分文艺复兴时期希腊之风的明朗流畅,无懈可击的精致之中又混合着一种阴柔的美感。

  "托托,难道你没看到吗?我给蜜蜂螫了!"女孩扁着小嘴,一脸郁闷地指着自己的鼻子。

  "好端端的蜜蜂为什么要螫你?"这个叫做托托的男孩盯着她的红鼻子忍不住想笑。

  "还不是为了采这些雏菊给……"她边说边朝四周打量了一眼,发现那个少年早已不知踪影了。

  奇怪,他人呢?

  虽说只有八岁,但她还是很快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她,被,骗,了!

  "Estate,你怎么了……?"托托骤然感到周围气压瞬间降低,怨气滋生,对方脸上的表情更是让他汗毛直竖,不愧是宫家的人,小小年纪就有这么强大的气场……

  "没什么!"对方忽然又换上了一副天真的笑脸,这样的笑容令托托更觉得后脑勺凉飕飕的。说来也是奇怪,这女孩有时单纯的像个笨蛋,有时却又复杂的像个成人,让他很是怀疑她真的只比自己小两岁吗?

  "真的没什么?"托托很是怀疑地又确定了一遍。

  "真的没什么。"女孩笑得有点抽搐,她很清楚知道要是把自己受骗的事告诉托托,铁定会被他笑个半死。就算年纪小,她也有她的自尊心哦。想想也郁闷,平时她哪里会这么容易受骗,今天也不知怎么昏了头……难道这就是为美付出的代价吗?

  "我还是先陪你回去上点药吧。"托托蹲下了身子,小心查看着她的伤口,"糟了,这下子你妈妈一定不许你跟我出来玩了。"

  "不会的不会的,我们都是好邻居,每次和你一起玩,我爸爸妈妈都很放心哦。"她笑眯眯地抬起头看着他。从树枝间投射下来的光线流泻过他顺滑的深咖色头发,不由让人想起了意大利人清晨起来必不可少的espresso。

  "可是这次你趁我不注意时一个人溜了,现在又弄成这个样子。怎么说我也是有责任的。"小小年纪的托托倒是很有男子汉的担待。

  "啊,那要不然,我们就等到红肿退了再回去?这样他们就不会知道了。而且,我都还没玩够呢。"她眨了眨眼睛,似乎早就忘了自己已经"光荣负伤"了。

  "可是——"托托一脸严肃地看着她,"听说要是不及时上药的话,被蜜蜂螫过的地方就会长出一个红蘑菇……"

  "啊啊!那我还是快点回去啦!"她神色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生怕从那里突然冒出一只红通通的大蘑菇。

  "嗯,这才乖。"这招可真管用……托托在心里偷笑了几声,伸手就去搀扶她。刚碰到她的肩膀,又听她低低支吾了一声,"托托,我的脚有点痛。"

  脚痛?凭着他和她相处了四年的经验,托托百分百肯定,这个家伙只是——想偷懒而已。

  "上来吧。"他无奈地露出了一抹宠溺的笑容,拍了拍自己的肩。

  "我就知道托托最好了!"她兴奋的点了点头,熟练地爬上了他的背,像条小章鱼似地紧紧缠住了他的身体。

  "对了,托托,下午你还要去练球吗?"

  "当然要去,过几天我们和皮亚他们还有场比赛。你会来看吗?"

  "这还用说,当然要来为你加油了!不过托托你一定会赢的!"

  "嗯,我们当然一定会赢。将来我还要进入一流的足球俱乐部,成为一流的射手!"

  "哈,那到时我就天天给你去加油!每天给你带你最爱吃的中国饺子!让你像大力水手一样充满力量!"

  "呵呵……那Estate你就是是奥莉弗了?"

  "都说了不要老是叫我Estate啦,叫我的中文名字……"

  "好吧好吧……流夏。"

  阳光暖暖地照射着山坡,小男孩正背着小女孩走在林间的小路上,不时还回头和她亲密地交谈着,他那俊秀的小脸上已经沁出了汗水,但唇边的笑容却比地中海的阳光更加明媚。这样的笑容显然冲淡了他身上那种略带阴柔的气质。

  不过……好景不长……

  "流……流夏,你手松开一点,我快被你掐死了……"

  "不要,我怕掉下来……"

  "啊,真的……会……死人的……流夏……咳咳……"

  流夏的家就位于波西塔诺镇的南边,她的父亲宫湛在镇上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武馆,专门教授中国功夫。四年来,这家武馆在这一带已经小有名气,所以也吸引了不少慕名而来的中国功夫热爱者,就连邻居托托一家也早成为了武馆的会员。

  不过,身为未来继承人的宫流夏小姐对这些却并没有什么兴趣。

  回到家的时候,流夏明显感到了家里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父母的神色古怪,似乎有点心不在焉,竟然连她鼻子受了伤都没有留意到。最后还是托托提醒,妈妈才急急忙忙地去找了药来替她擦上。

  这好像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流夏有些困惑地看着自己的父母,从上个星期开始,他们在不经意间就会露出这种奇怪的表情。

  托托离开之后,宫湛关上了房门,转过身低沉地开了口,"流夏,刚刚从中国来了电话,你爷爷的老毛病又犯了……"

  "爷爷又病了?那我们要不要回去看爷爷?"流夏和爷爷的感情一直还是不错的,每年探亲回国的时候,爷爷总会给她买许多好吃的。

  "我们是要回去看爷爷。"宫湛看了他的妻子蒋琴一眼,又望向了自己的女儿,"而且我们会一直留在中国,不再回来了。"

  "不再……回来?"流夏露出了一脸不解的神情。

  蒋琴将女儿拉到了怀里柔声道,"是啊,你爷爷只有你爸爸一个儿子,现在生了病,身边没有亲人很可怜的对不对?所以我们一起回去照顾他好不好?"

  流夏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心里还是不大明白:爷爷的这个老毛病很早就有了,时好时犯,为什么现在才要急着回去呢?而且——真的不再回来了吗?那她不是永远都看不到托托了,永远也不能和托托一起玩了?

  好不容易才有了朋友……还是在意大利认识的第一个好朋友……

  "琴,你去收拾一下,我们今晚就走。"宫湛的话令流夏更是吃了一惊,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又赶紧问了一遍,"爸爸,你说什么?我们今晚就走?"

  "对,这里的一切我们已经拜托朋友处理了。难道你不想早一点见到爷爷吗?"蒋琴疼爱地摸了摸她的脸。

  毕竟只是个八岁的小女孩,妈妈温柔的笑容很快就打消了流夏心里的一点疑惑。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等蒋琴将一切打点好之后,窗外已经是斜阳西照。流夏靠在窗边支着下巴,坐立不安地朝外张望着。

  大概又过了几分钟,她忽然站起身来,冲着门外跑去。

  "流夏,你要去哪里!"蒋琴着急地喊道。

  "妈妈,我要去和托托说声再见!"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蒋琴的面前。

  "琴,我去追她回来。"宫湛听见动静,也急忙从里屋走了出来。

  "算了,就让她去告个别吧,毕竟也一起相处了这么久,更何况……"蒋琴的神色中带了几分惆怅和无奈,"只要我们离开这里,那些人也不会怎么样……"

  "我真没想到那个人原来是……"宫湛轻轻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下去。

  流夏出了门之后就直奔那个只有她和他知道的秘密基地——托托经常一个人偷偷练球的地方。

  每天的这个时候都能看到他出现在那里,今天当然也不例外。

  天空就像是一块透明的琥珀,折射着柔和的色彩。金黄色的余晖,如同快要融化般流淌在那个一遍又一遍练习着射门的俊秀男孩身上,仿佛为他镀上了一层甜蜜而温暖的光芒。看着这令人沉醉的画面,流夏忽然意识到,如果那个雏菊少年在这里的话,是不是就能将这美丽的瞬间捕捉下来呢?

  既然能画出比真花更美的花朵,那么也一定也能画出比这情景更美妙的画面吧?

  如果她也可以做得到……

  "咻——"她忽然感觉到有一股劲风朝着自己袭来,立刻条件反射地对着那不名物体伸出手,不偏不倚地抱住了它!

  "托托,你想砸死我吗?"她恼怒地将那个充当不名物的足球扔了回去。

  "怎么了流夏?这个游戏我们之前经常玩啊。"托托笑了笑,"你可是每次都能接住的哦。"

  "托托……"流夏神色黯然地垂下了脑袋,"以后我再也不能和你玩了。爸爸妈妈要带我回国了,今晚就走,我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你说什么?再也不回来了?"托托大吃一惊,露出了一脸的难以置信。在看到流夏肯定的点了点头时,他那双浅蓝色的眼眸中瞬间布满了深深的失落。

  空气中仿佛弥漫着一丝淡淡的忧伤惆怅,两个孩子静静站在夕阳下,第一次体会到了离别的滋味。那种滋味怎么形容呢,就像是吃了一堆乱七八糟的食物,什么味道都有。心里像黑巧克力一样是苦苦的,鼻子像柠檬一样是酸酸,眼睛像芥末一样是辣辣的,而在眼底涌动的液体却像细盐一样是咸咸的。

  唯独——没有甜甜的味道。

  "托托,将来你一定会比大力水手更厉害,一定会成为世界第一的射手!就算在中国我也会为你加油的!"在沉寂了几分钟后,流夏好不容易才憋出了一句话。

  托托并没有回答她,而是抬头望向了玫瑰色的天空,眼中流露出了和他年纪不符合的成熟,"流夏,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我的梦想?"

  "嗯,就是你想成为怎样的人,或是将来想做些什么?我的梦想是成为世界第一的射手,那么流夏呢?"

  "我——"流夏愣了愣,她好像还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流夏没有很想做的事情吗?"

  "最想做的事?"她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少年笔下的那片雏菊,从暖黄色的阳光,粉绿色的草地,到白色的花瓣……画面不停变换着,最终定格在了那个在夕阳下执着的练习着射门的男孩身上。

  "我想学画画,这样有一天就可以画下实现了梦想的你。"她忽然说了一句连她自己都感到惊讶的话。

  "流夏……"托托也有些诧异于她的回答,但随即就被一片激动的情绪所淹没,他兴奋地抓紧了她的肩膀,"想当画家吗?那么将来就回意大利学习吧!这里有全世界最伟大的艺术!"他的双眼闪闪发光,充满着对未来的期翼,"我也会努力进入自己梦想的球队。流夏,我们到时就约在罗马见面好不好?"

  流夏也被他的情绪所感染,用力地点了点头,"嗯,那你在罗马等着我!"

  "那么,一定要在夏天来啊。"托托笑着眨了眨眼。

  "夏天?"

  "因为……Mipiacel'estate(我喜欢夏天)"

  Estate,这是他为她取的意大利名字,以前每次听起来都觉得不顺耳,凭什么名字里有个夏字就要被取个夏天这样奇怪的名字。可不知为什么,这一次听起来却是格外亲切温暖。

  我喜欢夏天……我喜欢流夏……

  她的脸上绽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我也……喜欢托托!我们永远都会是好朋友!"

  "嗯!就算分开了,我们也永远是好朋友。我们一定会有再见面的一天。"他眼中的那抹蓝色清澈透明,仿佛一眼就能望到底。

  两人手拉手相视而笑,亲密的身影被夕阳拉得长长的投射在地面上,仿佛已经连为了一体不能再分离。或许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在以后的以后,这份纯真的情谊将会是他们记忆中最值得珍惜最为美好的东西。

  流夏,将来我们一定要在罗马见面!

  我们要在罗马见面——

  这是我们的约定。

推荐热门小说花神(上),本站提供花神(上)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花神(上)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一章 罗马,梦想的开始地
热门: 朕每天都想退位[穿书] 降维碾压[快穿] 梦回大清 刺青 咸鱼的自救攻略 占卜师的预言 在末世养丧尸王 长相思2:诉衷情 曾许诺·殇 这个Alpha香爆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