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渣男的暗战(一)

上一章:第九十九章 人为的误会 下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渣男的暗战(二)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坊门快要关闭的时候,刘畅方才阴沉着脸出现在郡主府,阿洁看到他,情不自禁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来,虚虚抚抚胸口,轻轻吐出一口气来,恭敬地行了一个礼,道:“刘寺丞,郡主等您好一会了,奴婢为您引路。”刘畅看也不看她一眼,将头仰得高高的,轻轻哼了一声。

看到有人将这危险的差事领了,其余人等自然巴不得能躲个清闲安稳,俱都退开不往前凑。这正是刘畅所需要的,他漫不经心地跟着阿洁走到后园,见周围无人,迅速将阿洁拖入到一丛丁香后,牢牢搂紧了阿洁的腰,在她白嫩的脸上亲了一口,微笑道:“好亲亲,下次见到我再不要像刚才那般笑了,当心被人看到,她的疑心重得很。”

阿洁伏在刘畅怀里轻轻喘气,委屈地抬脸看着他道:“她近来脾气越发糟了,动不动就拿人出气,先前为着您来迟了,就扔瓷枕砸我,险些将我的头砸破,我真是怕得要死,就生恐什么时候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月光下,她的泪珠晶莹,凤眼媚人,刘畅恍然觉得这双眼睛惊人的熟悉,情不自禁就带了十二分的怜爱轻轻舔在她的眼上,将那泪珠儿给舔干净了。

阿洁吃了一惊,见惯了情事的她,竟然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真情意。她贪恋地看着刘畅英俊的脸,轻声道:“先前魏王世子奉了魏王的意思过来,狠狠训斥了郡主一顿,还不许郡主辩白,说的话很难听。所以她的心情非常不好,等会儿只怕又要给您气受。”

刘畅道:“可知道为了什么?”

“我当时没能跟在里面伺候,竭力也只听了个大概。好像是郡主听了闵王府中一个姬妾的话,利用宁王府的下人去逼买黄渠边的一个庄子,如今东窗事发,宁王派人去和魏王打了招呼,魏王非常生气。”

刘畅皱起眉头默默想了片刻,捏了阿洁的胸脯一把,笑道:“知道了,你辛苦了。以后不要冒险了,被人知道不是耍处,你平平安安的最重要。”

阿洁将他的手挥开,娇嗔道:“我都是为了你。”

刘畅紧紧将她抱在怀里,轻声道:“我知道。”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阿洁的头和背,脑子里飞快地消化分析着听来的消息。闵王是皇二子,比宁王大得多,身边豢养了一大群奇人异士,利用这些人的奇能,四处游交权贵。比如说,上次陪他去参加宝会的袁十九就是其中一个。这次闵王指使姬妾来挑清华,是忍不住了吗?黄渠边的庄子?谁的庄子?好像潘蓉说牡丹就在那附近买了块地修的庄子,会不会是她的呢?

虫鸣唧唧,晚风轻拂,紧紧依偎着的二人似是忘了周遭的一切,只静静享受这月光下的温柔宁静。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响,惊醒了阿洁的美梦,也吓醒了刘畅的沉思。他给阿洁使了个眼色,二人快速分开,从两头包抄过去。

被包抄的人眼看逃不掉,索性站住了大摇大摆地迎着阿洁去,主动出声招呼:“阿洁,郡主听说刘寺丞来了,却总也等不到,让我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却是清华身边的另一个贴身侍女阿柔。

阿洁的目光扫过阿柔手里熄灭了的灯笼,不动声色地微微一笑,站直了身子,坦然自若地抚了抚鬓角,握住阿柔的手,大声道:“是阿柔啊,你刚才来的时候没遇到刘寺丞吗?他早就独自进去见郡主了啊。”

阿柔带着一丝冷笑看着阿洁:“是么?我眼神儿不好,还真没看见。”

刘畅站在阴影里,听到阿洁的声音,确认了来人的身份,转身悄无声息地快步直往主屋而去。听到屋里传来清华咒骂人的声音,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深深呼吸一口气,待到侍女掀起水晶帘子来的时候,他脸上已经堆满了笑容。

他步履轻快地穿过一重又一重的纱幔,绕过六曲银交关羽毛仕女屏风,淡笑着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眼睛冒火,愤恨地瞪着他的清华:“怎么又在发脾气?我不过是因为有公事,故而来迟了。听阿洁说你等着我一直没吃饭,怎么这样不懂事?说吧,想吃什么?我喂你。”

清华冷笑着翘起嘴角来:“你还记得我在等你么?什么有公事?我看你是又和潘蓉一起去哪里风流快活了吧?你喂我?你只怕巴不得我饿死才好呢!”

刘畅不以为意地接过从后面跟进来的阿洁递上的一碗燕窝粥,用银荷叶匙子舀了一匙递到清华的嘴边,温和地道:“我看你是闷坏了,成日里总在胡思乱想。我若能把手头的公事办好,你也有面子不是?你难道不知道我最想的就是靠自己的真才实学谋得一席之地?”

清华郡主半点面子都不给他,“噗”地一口将粥吹得到处都是,“呸”了一声,竖起眉头厉声道:“别个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真才实学?笑死人了,你以为你这个寺丞是怎么来的?如果不是我,你……”

刘畅忍无可忍,勃然变色,将手里的金花碗狠狠往地上一砸,也不管燕窝粥溅得到处都是,冷冷地瞪着清华郡主道:“是,我就是个没出息的货色,只能靠老子靠女人,若是没有你们,我要到街上去讨饭才能填饱肚子!如果你没摔下马,我也不会这么快就得了这个司农寺丞!如果没有你,今日我也不会被宁王府的人叫去喝酒!我倒是奇怪了,我是不能文还是不能武?你们凭什么瞧不起我?”

清华郡主很久没看到他爆发了,此时看到他发作起来,心中的那股邪火反而降了降,她狐疑地看着刘畅道:“你被宁王府的人叫去喝酒啦?谁叫的啊?都说什么了?”

“我是不想说,怕你听了又烦,但禁不住你这样折腾!”刘畅哼了一声,装腔作势地踢了前来收拾粥液的阿洁一脚,骂道:“不长眼的奴才,撞到你爷爷我了!”

阿洁“忍气吞声”地屈膝行礼,拿了帕子伏在地上将粥液打扫干净。不忘偷偷看了一旁拿了帕子殷勤上前给清华郡主擦脸擦锦被的阿柔一眼,然后给了刘畅一个眼风,收到刘畅肯定的眼神后,她方“怏怏”地退了出去。

清华皱起眉头道:“你都知道啦?”

刘畅虚张声势地道:“知道什么?人家就是莫名其妙地警告了我一通,我只知道你跟着闵王府做了件什么不该做的事。我说,你好好躺着养伤不可以吗?操那些心做什么?有事不会让我去做啊?掺和进去干嘛?你还嫌你身上的伤不重啊?”他越说到后面越大声,神情也越严厉。

既然不知道与何牡丹有关,那么他越凶,清华郡主就越觉得他是关心自己的缘故,原本非常糟糕的心情又稍微好上了那么一点,她默了一默,道:“我许久没有出门,又没多少人来看我,你也不和我说外面的事儿,我又怎会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这次是我考虑不周,给人当枪使了,以后不会了。你别担心,等我好了以后,我再进宫去求圣上,请他另外给你安排个更好的职位……”凡事一沾上这何牡丹就没好结果,这女人是命里带衰还是怎么地?

刘畅冷笑了一声,把头撇开:“我不稀罕!总怕一不小心就被人说成是吃软饭的,我可不想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清华郡主也不耐烦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到底想怎样?”

刘畅挥袖而起,阴沉着脸道:“我在外面忙乱了一天,你就专找着给我添堵的?我累得很,我看你还是安安心心养伤吧,养好了伤我再来看你。”

清华郡主如今的日子难过得很,盼了他许久,就指望着他能慰解慰解她,结果人才来没说上几句好话,吵了一架,砸了东西就要走,不由又气又恨,忍不住将正在吐着香烟的金鸭香炉抓起扔了出去,恶声恶气地吼道:“好呀!你只管走!有本事走了就再也不要来!”

金鸭准确地砸在刘畅的后脑勺上,雪白的香灰扑得刘畅一身都是。刘畅被砸得眼前发黑,眼冒金星,他顿住脚,冷森森地瞪着清华郡主,恨不得上前将她掐死才干净,拼命将那口恶气咽了下去,决绝地往外走。

清华郡主被他那一眼看得一阵心虚,不由有些害怕起来,当年,她和他说她要嫁人了时,他就是这样的一种神色,然后果真就再没主动来找过她,一直到她又回去找他,他不如意才又接受了她。如今看来,似乎又像是回到了那一夜,他这一走,多半是不会回头的……她眨了眨眼,声嘶力竭地道:“你敢走!走了我必然叫你全家后悔!”

“那么,你自己保重吧。记得哦,让我全家抄斩的那一日,你只管去搧我的脸,吐我一脸的口水,怎么解气怎么来。”刘畅古怪地笑了笑,她叫他全家后悔?如今他全家只有刘承彩一个人不后悔,其他人都后悔得很!

清华郡主看到他那决绝的神色和古怪的笑容,又听他说这种话,真的后悔了。可又拉不下脸来,又气又恨地将眼泪咽了回去,恶声恶气地道:“你这个……”

推荐热门小说国色芳华,本站提供国色芳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国色芳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九十九章 人为的误会 下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渣男的暗战(二)
热门: 侯门医妃有点毒 神魔霸体 异界之魔武双修 不负如来不负卿 女装第一剑客[穿书] 皇后出墙记 上清之云 亿万星辰不及你 失忆后他连孩子也不认了 你想都不要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