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我家娘子好漂漂(4)

上一章:第98章 我家娘子好漂漂(3)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让开。”太史阑的声音。

“嗯?”容楚的声音。

“我说你让开。”

“是你搂住我的。”

“让开!”太史阑开始撕掳容楚的爪子——她象征性搂住那家伙,人一离开就放手,谁知道那家伙不知何时,用一根带子把他自己绑在了她的腰带上……

“嘘,别撕。有人瞧着。”

太史阑一怔,停手,狐疑地朝外望望。

“嘘……嘘……”容楚懒洋洋地嘘着,听起来不像紧张倒像给小孩把尿,嘘完几声,没骨头一样懒懒靠在太史阑腰上。

唉,真舒服。

早说过这女人看起来硬,身上其实极其有料,皮肤和身体,比别的女人更柔软更莹润,比如腰这个位置,是个优美的腰窝,瘦不露骨,腰侧却又软软地荡出一个漩涡,他的脑袋靠上去就不想让开来,如果能再挪一挪,挪到正位睡下去,想必更加销魂……还有她的手臂,刚才那有力一搂,虽然乾坤颠倒有点让人不乐,但那般主动自然还是第一次,他不趁机多蹭几下,难道还等下次?

太史阑警惕地望了一阵,没感觉到任何危险,再一低头。

某人靠着她的腰,眼眸半阖,似睡非睡,唇角一抹淫荡的笑。

太史阑唰一下站起来,也不管某人的手还绑在自己腰上——有种他把他自己栓她裤带上!

容楚的脑袋并没有重重地落在床上,也没被她的步子拖到床下,太史阑刚站起,他便睁开眼,唇角若有憾意,手指一掠,一抹刀光一荡,随便绑起的布结断裂,他悠悠叹口气,看看某人笔直的背影,伸手曼声召唤,“来,睡。”

又道:“这回我不占你便宜。”

“无妨。”太史阑道,“你是我妻,占我点便宜可以理解。”

“那便上来睡吧,我的夫君。”容楚似笑非笑,掀开半个被窝。

太史阑唇角微勾,正准备拿起桌上没喝完的参汤,浇到那半边被窝里,自己和景泰蓝睡去,忽然看见对面容楚虽然还在笑,但眼神厉光一闪。

与此同时她心中也警兆一动,虽然什么都没听见,但也知道,这回真的有敌接近。

“好。”太史阑一把抱起一边小床上的景泰蓝,往容楚怀里一塞,“娘子,孩子半夜要喝奶,你记得喂他,真是辛苦你了,为了不影响你的睡眠,我就在短榻上委屈一夜,多余的奶记得要挤掉,不然涨奶难受。”

容楚唇角笑意僵了僵。

太史阑一本正经瞧着他。

头顶上有细微的声音。

“史娘子”抽着唇角,带着笑,接过“孩子”,柔声道:“好的,夫君。”

夫君大人安稳地睡了,史娘子挤没挤奶不晓得,屋顶上的声音很快没了,天亮的时候太史阑起身,看见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睡得四仰八叉,景泰蓝的肥脚丫蹬在容楚肚子上,容楚的手拽着景泰蓝的头发。

看来所有男人,无论他尊贵还是美貌,都不具有“优美睡相”这种优良品质。

值得庆幸的是两只都不打呼,当然,如果真有打呼的,太史阑必定把他拎出去晒月亮。

早上早饭照例有人送,各色点心包子的一大堆,那个孙姓少年送得尤其丰富精致,太史阑喝着他送来的雪莲银耳汤,给景泰蓝喂着他送来的蟹黄汤包,和大头儿子商量道:“看样子孙少侠真的看上你家公公了。”

“许了吧。”景泰蓝鼓鼓囊囊地道。

太史阑点头,觉得未为不可。

被无良母子给卖掉的某人,没来得及吃早饭,正在辛苦工作——容楚帕子包着头,靠在里间的暗影里,正和孙少侠深情款款地低诉。

“奴家昨夜一夜未得安眠,奴家那夫君又好生粗鲁,鼾声如牛,奴家辗转反侧,流泪到天明……”

“史娘子放心。”孙少侠心疼地望着佳人掩在半边乌发里的脸,心想史娘子什么都好,就是声音造作了些,还有总是喜欢掩着脸呆在黑暗里,不过有病的人怕光喜静,仔细想来还怪让人心疼的,想着想着便伸手去抚长长袖子下的佳人的手,“你放心,既然你这般对我信任,我定然是要好好疼爱你的。”

佳人的手盖在一方浅金镶梅花衣袖下,摸着腴润柔软,孙少侠陶陶然,心想史娘子看起来瘦,手倒是丰满,有肉得很。

容楚眼光斜斜瞟过那衣袖——他的手好端端在被子里呢,那袖子下不过一只猪蹄而已。

“闻敬势大,又为人凶暴,他对奴家贼心不死,日后必来滋扰。”容楚唉声叹气,“少侠你保护奴家,奴家自然没什么不放心的,就怕少侠你孤掌难鸣,万一被对方藏在暗中的宵小所害,叫奴家……叫奴家怎么放心得下……”

最后一句话轻飘飘,静悄悄,尾音摇啊摇,听得人魂飞掉。

孙少侠听得佳人关切,心花怒放,却也觉得此话有理,犹豫道:“闻敬昨夜形态如常,还说要找杀害王大哥的凶手,足可见此人心志凶恶坚毅非常人,他现在要做好人,不至于当面对我等下手,倒不必怕他。只是你说他还有帮手,这就得费点思量,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奴家正是忧心这个,或者……”容楚倾倾身子,“咱们先下手为强?”

“哦?”孙少侠眉头一动,“可是这么多人,谁知道哪个是他帮手呢?”

“奴家倒有一计……”容楚的声音低了下去,孙少侠俯身,认真地静静聆听。过了半晌,门帘一响,他满面春风地出来,看了看外间正在喂儿子吃饭的太史阑一眼,淡淡道:“史娘子累了,史兄弟记得不要去打扰她。”便扬长而去。

太史阑双手抱胸,看着这个登堂入室勾引人家老婆,还反客为主嘱咐人家老公的极品,对景泰蓝道:“景泰蓝,你看,护不住自己老婆的男人是最没用的男人,什么玩意都可以喷他一脸。”

景泰蓝这回没有大点其头,似乎在沉思,好一会儿才道:“我要娶小映。”

太史阑想了一会儿才想起小映是谁,“哦?护得住吗?”

“为什么护不住?”景泰蓝眨巴着眼睛。觉得小映那么好那么美,人人都该和他一样喜欢她,难道会有人不喜欢她吗。

“她是个盲女。”

“是呀。”

“所以?”

“所以我要陪着她呀。”

太史阑不说话了。

两岁多孩子的童心,弥足珍贵,不该被太多的现实太早浸染,他终究要背上很多责任,面对很多艰难,并不需要她现在就强加其上。

一份无忧无虑的喜欢,也是难得美好心情,她要为他保留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她抱起景泰蓝,对着他的眼睛,“做个勇敢的男人。”

“麻麻,我会。”

忽有个声音插进来,笑道:“我也会。”

太史阑抬头,不知何时容楚掀帘而出,靠在门边,笑吟吟看着她。

“你能动了?”

容楚慢慢挪了挪腰,“可以走几步,但要借助外力。”微笑伸手搭在旁边的柜子上,那姿态,太史阑立即想起清宫戏里的太后们,伸着长长的爪子,搭在弯腰弓背的太监们肩头。

嗯,外头好多太监,愿意为容太后提供肩膀。

她没有问容楚和那孙少侠说了什么,眼前这家伙论起阴谋诡计她跑马也追不上。

“起程咯。”外头传来闻敬的招呼声,王猛一死,他竟然也便成了这批人的新大哥。

那批昨晚想来偷香的少侠们在人群中,警惕地盯着四周,他们此时也看出不对,王猛之死已经报官,按说今天当地官府就该来查看勘验,少不得要留众人问话,但官府根本没来人,闻敬还是和老计划一样一大早喊着要出发。这时候要说闻敬身份没什么特殊,谁都不信。

孙少侠叫孙逾,家族在北地算是有点势力,隐然是那一批少年的首领,一大早出发时,他便召集了众人,各自嘱咐了几句,随即殷勤地扶着从头到脚披了披风的容楚上车,自己也爬了上去。

太史阑带着景泰蓝要上车,一只脚蛮横地一横,“这车坐满了,史兄弟换辆车吧。”

“儿子要吃奶。”太史阑漠然举起手中的娃娃,娃娃合作地做垂涎状,对容楚伸出双手。

“两岁多了还要吃什么奶?这孩子也太娇惯,再说你们没有请奶娘?”

“家贫无钱。”容楚楚楚地抬起袖子,羞不自胜。

“喏,拿去。”一个沉甸甸的钱袋,被孙少侠骄傲地塞到了史娘子的手中。

“史娘子”立刻笑纳,好歹这点钱还够他吃饭给一次小费。

“孩子给我,你下去。”孙少侠接过景泰蓝。心想美人喂奶也是一件不可不看的好事。

太史阑瞧了瞧他,一言不发,转身下车。

走好远了还听见孙逾讥笑,“懦夫!”

太史阑要上别的车,没人肯让她坐,她便坐到后面牛车去,悠闲地倚在车身上。

远处闻敬看着孙逾钻进了容楚的马车,眉头皱了皱。

车子不多,大多人骑马,行了不久,到了一处林子,车夫说要休息一下,把马车赶入了荫凉处。

推荐热门小说凤倾天阑,本站提供凤倾天阑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凤倾天阑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8章 我家娘子好漂漂(3)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天下无双 暗恋了不起 笼中缪斯 后宫:甄嬛传5 半点阑珊 穿书成替身后撩到万人迷 当男二听见评论区时 洗白超英后他们重生了[综英美] 雁儿在林梢 十年忽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