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此生有你,足以

上一章:第458章:平凡篇—魔剑传人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一早,天才刚蒙蒙亮,风鸿宇就派了几个婢女来给月听灵梳妆打扮。

月听灵很排斥穿那件喜服,所以不让婢女给她梳妆打扮,谁靠近她,她就吼谁,甚至还出手打人,“滚开,都不准碰我,全部滚开,谁要再靠近过来,我就打谁。”

其中一个婢女胆子较为大一些,手里拿着喜服,硬是往月听灵身上穿,还拿风鸿宇来压人,“月姑娘,我们只是奉命行事,您还是快点把喜服穿好吧,要是惹得主人不高兴的话,后果就严重了。”

“我不穿。”月听灵就是不穿,还把喜服抢过来,丢在地上。

婢女将喜服捡起,再次往月听灵身上穿,其他婢女也大胆的上前,用强硬的手段逼月听灵把喜服穿上。

月听灵一个火大,将那些婢女拳打脚踢的打开,就是不肯穿喜服。

婢女们没辙,只好去禀报风鸿宇。

风鸿宇得知此事,于是亲自过来解决问题,一进门换上一张温柔的脸孔,走到月听灵身旁,柔情的说道:“灵儿,你该穿上嫁衣了。”

“哼。”月听灵冷哼一声,不理他。

“乖,把嫁衣穿上,这样才能变成美丽的新娘子。”

“我不穿。”

“不得不穿,不想我点你的穴道让你变乖,那就乖乖的把嫁衣穿上。”风鸿宇将威胁人的话语说得极其的温柔,整个人越来越阴阳怪气。

月听灵知道最后肯定是要妥协的穿嫁衣,为了能让四肢自由,只好答应下来,“你不出去我怎么穿?而且我饿了,没力气,我要先吃东西。”

“好,依你。”

“还有,记住你答应过我的事,白姐姐和高流水的命是属于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动他们。他们现在在哪里?”

“你放心,他们现在很好,只是被我关到一个他们不能兴风作浪的地方,等我们的婚礼结束之后我就把他们送到你面前,任由你处置。”

“你……”月听灵气得火冒三丈,但是风鸿宇却当没看见她生气,邪魅一笑,然后转身离去,走之前更是严厉的警告婢女,“好好侍候着,要是有任何闪失,我要你们的命。”

“是。”婢女们吓得浑身颤抖,直至风鸿宇离开才敢抬起头做事。

这一次,月听灵没有再拒绝,尽管很厌恶这件大红色的喜服,但还是得穿,脸上从未有过一丝笑意,眼里充满了无奈和愤怒。

她已经很努力的想办法拖延时间,可就是拖不住,如今嫁衣已经穿上,接下来就是要去拜堂了。

她该怎么办呢?

风鸿宇其实还没有走远,站在窗外看,当看到月听灵乖乖的穿上嫁衣时,这才开心离去。

烈火远远的望着风鸿宇,心情甚是沉重,一点都开心不起来,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觉得他们的路就快走到尽头了。

白幽、高流水和罗梅被关进善恶谷的大牢之中,三人均被铁链锁着在墙上,行动完全受到限制。

“怎么办,我们都被锁着了,根本没办法出去找孩子?”白幽着急的想去找孩子,所以努力挣扎,想甩掉手腕、脚腕上的锁链,可都是徒劳,一点效果都没有。

罗梅嘲讽她,“别白费力气了,这里是恶门最牢固的牢房,你手脚上都是玄铁所致,一般的刀剑根本就劈不开,更何况是你那点力气。”

“难道我们就在这里坐以待毙吗?”

“出去了还不一样是去送死,最起码在这里安全,风鸿宇此时忙着和月听灵拜堂,不会来这里杀我们。”

“就因为风鸿宇忙着拜堂,这才是我们救出孩子的机会,是我把灵儿的孩子弄丢的,我一定要把他们救回来,还给灵儿。”白幽不放弃,继续挣扎,明知道是徒劳,她还是要做。

高流水知道白幽心里在想什么,而他心里所想的也是如此,于是向罗梅求助,“母亲,你在恶门十多年,身份居高,应该知道怎么从这个牢房里出去吧?”

“我不知道。”罗梅回答得很干脆,还把脸撇到一边去。

“你知道。”高流水看到罗梅那表情,非常肯定她知道。

“我说了我不知道。”

“你脸上写着你知道。母亲,难道你真的想让我们在这个大牢里等死吗?”

罗梅把头转回来,哀愁的说道:“相比之下,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我知道你们想出去找孩子,万一被风鸿宇撞见了怎么办?那可是必死无疑的事,我不会让你去冒这个险,绝对不会。”

“难道说在这里就不是必死无疑吗?在这里一样是必死无疑,只是迟早的事而已,与其如此,倒不如拼一拼,或许还能有些胜算。母亲,快点把我们从这个牢房里弄出去吧,就算是我求你了。”

“好吧,反正都是等死,拼一拼。”罗梅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按照高流水说的去做,从怀里掏出一把钥匙,将手腕、脚腕上的锁链打开。

看到罗梅拿出钥匙,白幽和高流水惊讶不已,傻眼了。

“母亲,你有钥匙?”

“我是恶门的人,在恶门里身份仅次于门主,有牢房的钥匙很奇怪吗?”罗梅去给高流水和白幽开.锁,边开边说:“风鸿宇还是太嫩了点,来恶门的时间不长,什么都不懂就乱搞,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母亲,谢谢!”

“想不到我们母子两也有一同联手的时候,走吧,我带你们从密道出去,然后逐个房间去寻找孩子。恶门的地下有一条纵横贯穿的密道,就像是一个迷宫,密道一共有五个出口,如果我们被发现了,就从最近的出口躲入,就算风鸿宇再厉害,一时半会也不能在迷宫之中找到我们,然后我们再从另外一个出口逃走,就能摆脱他了。”

“风鸿宇不知道这条密道吗?”白幽疑惑的问。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他还太嫩,什么都不懂,入恶门才一个月,功夫都没学到,怎么可能知道恶门怎么秘密的事,这条密道只有我师父和我知道。”罗梅说着说着,还是不放心,于是停下脚步,拿出一张绣帕,咬破自己的食指,在绣帕上画出密道的地形图,然后交给高流水,“水儿,这是密道的地形图,你收好,万一我们在密道之中失散了,你可以按照地形图走出去。”

“母亲……”高流水感动不已,心里暖暖的,因为他感受到了罗梅身上的母爱。

“好了,现在不是抒发情感的时候,我们快点去找孩子,找到之后马上离开这个地方。”罗梅在前面带路。

高流水将地形图收好,牵着白幽的手跟上。

白幽暖心的笑了,任由他牵着。

此时的善恶谷宾客如云,到处都是人,恶门的弟子虽然多,但还是忙得不可开交,很多细节都注意不到,风鸿宇太过自以为是,根本不把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放在眼里,所以不在乎什么细节,只想着快点和月听灵拜堂成亲。

此刻吉时已经快到,但还没见新娘子的踪影,风鸿宇坐在最尊贵的上座,不发一语,很有耐心的在等待。

现场有很多江湖人士,因为畏惧风鸿宇的实力,所以不敢出声半句,即便知道今天的新娘子是南明王妃,他们感到诧异,也不敢多问,静静的坐在那里不动。

烈火觉得时辰差不多了,于是在风鸿宇的耳边低声提醒他,“主人,吉时到了,是不是该去催催新娘子?”

“她会来的。”风鸿宇邪笑的回答,并不着急,继续坐着等待,一身的邪气,阴森至极。

月听灵已经尽量拖延时间,但最后还是被逼无奈的来到大厅之中,而她却没有盖红头巾,只是穿着大红色的喜服走进来。

现场的人都对月听灵不盖红盖头的行举感到惊讶,不过却没有人出声半句,只是在一旁看着。

婢女来到风鸿宇身边,低声的把事情道来,“新娘子执意不肯盖红盖头,奴婢们没辙,所以……”

没等婢女说完,风鸿宇略微甩甩手,示意婢女不用多说,然后站起身,朝月听灵走去,来到她面前,不计较她的所作所为,温柔的说道:“你不喜欢盖红盖头,那就不盖了,只要你高兴就好。”

月听灵知道接下来就是拜堂,于是按照白幽说的去做,尽量拖延时间,拖延不住就闹,“风鸿宇,你当真要这样娶我吗?”

“我们现在就只剩下拜堂了,你还不知道真假?灵儿,今天我是非娶你不可,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我也要娶你。”风鸿宇这话说得很霸气,态度极其坚定,非娶不可。

“我已经是人.妻,而且还是你的嫂子,你娶我像话吗?”

“只要风天泽把你休掉,那我们就像话了。”

“小风不会休我。”

“我能让他把你休了。”

“就算这样,我也不想嫁给你。风鸿宇,你醒醒吧,强迫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你身边有该珍惜的人,但那个人不是我。<>”

“你不想嫁给我没关系,只要我想娶你就够了。”

“你……”月听灵真的拿风鸿宇没辙,跟他说话简直能气死人。

风鸿宇一点都不计较月听灵说什么,也不在乎她在众人面前的所做作为,依然对她柔情依依,“灵儿,时辰到了,我们拜堂吧。”

“我不会嫁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月听灵态度转硬。

“你必须嫁给我,除非你不想要那两个孩子了。”

“你真卑鄙。”

“不管你骂我什么,我都不计较,因为我只知道,你今天会成为我的妻子。”风鸿宇伸出手,想去摸摸月听灵的脸。

月听灵不让,动手跟他打了起来,气愤的大骂,“风鸿宇,你这个无耻之徒,我杀了你。”

风鸿宇不还击,只是闪避,然后握住月听灵的手腕,不让她再动手,邪恶又温柔的说道:“灵儿,你想当着众人的面谋杀亲夫吗?”

“我的丈夫是风天泽,南冥王,不是你这个无耻之人。你放开我,放开。”

“灵儿,乖一点,好好和我拜堂,不然我就送上你其中一个孩子的手脚给你,如果这是你想见到的话,那你就继续闹?”

“你……你混蛋。”月听灵妥协了,不敢再乱闹,凡事以孩子的安危为先。

“只要达到目的,混蛋又何妨?来,我们拜堂吧,让我成为你的丈夫。”风鸿宇将月听灵拉到身边,和她并排的站着,然后命令烈火,“烈火,开始吧。”

烈火明白的点点头,大喊道:“一拜天地。”

喊声一下,风鸿宇立刻拜,但是月听灵不拜,直直的站着不动,脸上满是怒火,气得咬牙切齿。

风鸿宇不管她,把手放到她的后背上,强硬的将她按下,让她拜。

月听灵被人压着拜了一拜。

烈火看到第一拜成功了,接着继续喊道:“二拜高堂。”

风鸿宇对着空荡的主位拜了一下,发现月听灵没拜,于是用刚才的方式让她行拜里。

月听灵用尽全力挺直腰板,不想让风鸿宇压着拜,可是她的力道不及,最终还是拜下去了。

第二拜完成后,烈火又喊,“夫妻交拜。”

风鸿宇两手搭在月听灵的肩膀上,将她转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还是打算用同样的方式让月听灵屈服,然而正当他要拜下去的时候,突然一把剑朝他飞射而来,他只能被迫闪避。

月听灵看到飞进来的剑,认出那是天魔剑,开心的笑了,立即往大门看去,激动的大喊,“小风……”

风天泽突然从门外闪入,来到月听灵身边,一手护着她,一手将飞回来的天魔剑握紧,指向风鸿宇,愤怒的说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风鸿宇不屑一笑,冷邪的反驳,“你认为你有这个能力杀我吗?”

“你认为你有这个能力从我的剑下逃走吗?”

两个强大的人物对峙,现场的人都看呆了,有些还退得远远的,生怕被殃及。

月听灵过于高兴,哭了出来,紧紧的握着风天泽的手,激动不已,“小风,我就知道你会来的,我就知道。”

风天泽暂时把剑收回,先和月听灵叙旧,脸上的怒火全部消失,变成如水般的温柔,“我当然会来,你是我的妻子,是属于我的,我绝不允许他人抢走。”

“在我的心里,只有你才是我的丈夫。”

“那当然,你可是我明媒正娶回来的。”

“恩,我是你的妻子,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不是别人的。”

“傻瓜,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好了,别哭,我不喜欢看到你哭泣的样子。”

“好,我不哭,不哭。”月听灵用手把眼泪擦掉,不再让自己哭泣。

风天泽伸出手,帮她擦眼泪,动手轻柔无比。

看到这一幕,风鸿宇怒火中烧,实在无法忍受,于是出手杀人,杀了几个不相干的江湖人士,拿他们来泄怒。

其他的江湖人士生怕无辜被杀,纷纷逃走,才一会的功夫,现场就只剩下四个人,风天泽、月听灵、风鸿宇和烈火。

风鸿宇两眼发怒的瞪着风天泽,嘶吼的大骂,“你为什么要来,灵儿差一点点就是我的妻子了,你为什么要来?风天泽,你是存心跟我过去,是不是?”

风天泽冷笑的反驳,“本王当然要来,灵儿早已是本王的王妃,本王的妻子,何时又差点成你的妻子了?”

“看来只有杀了你,我才能真正得到灵儿。”

“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风天泽再次用剑指着风鸿宇,已经做好开打的准备,为了以防万一,交代月听灵,“灵儿,刀剑无眼,你到一旁去,免得伤到了。”

“恩,你要小心,他吸走了善古士和恶行人的功力,很厉害的。”月听灵明白的点点头,还反过来提醒风天泽,心里很怕,怕风天泽被风鸿宇打伤。

“我知道,你先到一旁去。”

“好。”月听灵慢慢的退到旁边,心思全放在风天泽身上,完全不管风鸿宇的死活。

风鸿宇更气了,感觉身体像是被一团烈火焚烧,但因为过于愤怒,致使他忽略了疼痛,疯狂的冲上去,想把风天泽杀掉。

风天泽没有硬拼,只是闪避,找到机会就反击,但是他的攻击都无法伤到风鸿宇,十几招下来,反而被风鸿宇击了一掌,后退数步,无力再站直身,单膝跪下,用剑撑在地上,支撑身体。

“小风……”月听灵看到风天泽被打伤,惊慌的大喊,顾不得太多,冲上去扶着他,担忧不已,着急的问道:“小风,你要不要紧,伤到哪里了?”

“咳咳……”风天泽忍不住的轻咳几声,嘴角流下鲜红的血,然而他立刻用手擦掉,不想让她看到。

但是她已经看到了,心里更慌张,“小风,你受伤了。”

“没事,一点小伤而已,你别担心。”

“别骗我了,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伤得站不起来,这是第一次,你一定伤得很重,对不对?”

“没事,休息一下就好。”风天泽不想月听灵担心,即便再撑不住也得撑着,坚决不让自己倒下。

风鸿宇打伤了风天泽,还以为是自己的武功高于风天泽,兴奋的大笑,“哈哈……我打败了南冥王,我才是天下第一,哈哈……”

“我是天下第一,天下第一是我,哈哈……”

风天泽懒得解释太多,趁机稍作休息,让风鸿宇自己得意去。

烈火看到风鸿宇只顾着兴奋天下第一,并没有立刻杀死风天泽,于是亲自动手,突然拔剑冲上去,想将风天泽刺死。

“小心……”月听灵见状,大喊一声,用力将风天泽推到一边,助他躲过那一剑,然后出手和烈火打,但她和烈火的实力相差太大,没几招就败下阵来,还被烈火打了一掌,吐血倒地。

“灵儿……”风天泽用尽全力站起身,一剑将烈火打退,然后去扶月听灵,“灵儿,你怎么样了?”

“没事,一点小伤而已,你别担心。”月听灵缓了许久,待身体舒服点了才用风天泽刚才说的话回答他,努力挤出笑容,不想让他担心。

“你疯了吗,万一那剑刺到你身上,那该怎么办?”风天泽太过于在乎,太过害怕,生气的训斥她。

“说明我运气很好,那一剑并没有刺到我身上。”

“以后不准你再这样做。”

“我……”正当月听灵想回应风天泽的话时,突然听到一声痛苦的惨叫,打断了她想要说的话。

风鸿宇用剑刺穿了烈火的心口。

烈火看着穿透他心口的剑,眼里满是不相信,慢慢的抬头,睁大眼睛看着风鸿宇,“主人……”

“谁准你动她了?”风鸿宇严怒的质问,然后把剑拔出来,冷漠的再说了一句,“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动她。”

烈火倒躺在地,脸上露出了苦笑,临死之前挤出一句话,“主人,属下……属下在黄泉路上……等你。”

“那你就等上几十年吧。”风鸿宇不屑的回答,然后把视线从烈火身上移开,转到月听灵身上,突然变得很柔情,关心的问:“灵儿,你的伤碍不碍事,要不我先给你疗伤?”

月听灵看了看死去的烈火,然后看向风鸿宇,气愤的大骂:“风鸿宇,你真的疯了,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烈火跟你出生入死怎么久,你居然狠心把他杀了,你还是不是人啊?”

“他伤了你,他该死。”

“最该死的人是你。”

“灵儿,等我把风天泽杀掉之后,我再继续拜堂,好不好?”风鸿宇对月听灵深情的说完话,接着转换表情,冷怒的瞪着风天泽,用刚才杀死烈火的剑,指向风天泽,“杀了你,灵儿就是我的了。”

“谁杀了谁,还不知道呢!”风天泽也用剑指向风鸿宇,即便身体再无力也撑住,坚决不让自己倒下。他不能倒下,倒下就意味着失去一切。

“从刚才的交手中我已经知道你的实力,也不过如此罢了,你以为你能赢得了我吗?”

“你何不再试试?”

“好,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胜者就能得到灵儿。风天泽,拿命来吧。”风鸿宇疯狂的攻击,拿出全部的实力应战。

风天泽根本没有力气硬拼,依然只是闪避,有机会就反击,但最终无法抵抗风鸿宇的攻击,再被他打了一掌。

月听灵看出了端倪,冲上去,挡住风天泽面前,不让风鸿宇杀他,然后蹲下身,扶着风天泽,着急又疑惑的问:“小风,你这是怎么了,速度和力道都比以前弱了很多,你是不是之前就受伤了?”

“我用飞影追魂一日之内赶到善恶谷,所以……”风天泽说出了真相。

“什么,你这样赶到善恶谷,无疑是来送死。”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别人把你抢走。”

风鸿宇明白了,笑得更疯狂,“哈哈……真是天助我也,从今以后,我就是这个世上的最强者,天下唯我独尊,哈哈……”

月听灵懒得理他,扶着风天泽坐下,“小风,别再打了,你先好好休息吧。”

“不行,不能休息。”风天泽不愿意休息,还想起来再战,可是怎么都站不起来了。

“你现在必须听我的,好好休息。”

“灵儿……”

“我命令你好好休息。”

“对,你就好好休息吧,在一旁看着我和灵儿拜堂成亲。”风鸿宇知道风天泽没有反抗的能力之后就不着急杀他,而是将手中的剑丢去,对月听灵说道:“灵儿,我们继续拜堂吧。”

“我不会跟你拜堂的,你死了这条心吧。”月听灵陪在风天泽身边,拒绝了风鸿宇。

上一章:第458章:平凡篇—魔剑传人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他是甜味道 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夫郎是个恋爱脑 粟田口太刀现世指南 地府连锁酒店 乡村如此多娇 乡春满艳 白月光作死后又穿回来了 虫族之雄子的工作 遇见最好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