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平凡篇—不能偏心

上一章:第442章:平凡篇—儿子的醋 下一章:第444章:平凡篇—你还有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别墅门前和那棵狙击手藏匿的大树之间的距离大约是一百米,之前乔歆瑶虽然已经用银针射到了狙击手吗,但是上的并不是重要部位,所以那人逃得很快。舒鴀璨璩

百米的距离对于专业人士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是关键在于他们之间是的实力算得上势均力敌了,因此想要将这个差距变小很难。

但是好在对于华瑞校园的情况乔歆瑶要比那个杀手了解一些,就算那人做了完全准备,但是今天毕竟是陌生场所,难免会出现一些不可预计的情况。

就比如现在他跑进了合欢林,却发现在这里似乎迷路了,好不容易跑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和乔歆瑶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了十米。

乔歆瑶对着前面的人喊道:“你虽然了解华瑞的地形还有各处的植被建筑,但是却不知道这些东西看上去没什么,但是一旦启动了就可能会变成阵法困住人。”

但是很可惜的是当时设计这些的人只是半吊子水平,并不是五行八卦方面的专家,而且大家也没想过一个学校弄得那么麻烦有什么意义。

前面的人听了乔歆瑶的话心里已经是相信了几分,所以不敢再往那些植被密集的区域跑了,所以几乎一直都是在已有的小路上奔跑。

因为前天是约定的谈判的日子,为了不被打扰所以给华瑞的学生们放假四天,知道周三才能回来上课,所以此时校园里除了他们一个人也没有。

实际上乔歆瑶有没有参与建设学校,所以那些话其实是编出来的,她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那个杀手走大路,而她则可以走近路包抄。

此时乔歆瑶已经堵在了那个杀手的面前,而他的身后则是楚云扬等几个追上来的人。两个人的眸子一对视,乔歆瑶便知道那杀手是谁了!

“***,怎么会是你,是你杀了亚克琼斯,你***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能找个没人地方解决?”乔歆瑶对着那人冲口骂了出来。

对面的人一双嗜血的红眸,听到了乔歆瑶的咒骂之后显得更加的嗜血,更加的阴暗。“秦潇,别以为你对我有过救命之恩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

“你***这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你都把亚克琼斯杀了,还***在我面前说什么救命之恩,我是杀了你全家了吧!咱俩有不共戴天之仇吧!”乔歆瑶此时是愤怒到头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追来的人之中还有冷漠。

司徒释本来就长了一张能吓哭孩子的脸,现在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完全不用怀疑如果不是知道乔歆瑶的身份,他一定咬死她。

“秦潇,你要搞明白了你对我有就救命之恩所以我也不会伤你性命,我现在做的事情并没有违背这一点。”司徒释怒目相视。

“话不投机半句多,司徒释老娘算是知道你们主仆的龌龊了。这黑锅想要我来顶,怎么也要付出一点代价。”说着乔歆瑶手中五枚银针直接向着司徒释身上飞去。

司徒释可是第一杀手组织阎罗殿的嗜血王,之前那一根针是他在没有准备的前提下被打倒的,这次着急提防乔歆瑶了,所以自然是很及时的避开。

只是可惜还是被其中的两枚银针打到了,虽然并不是乔歆瑶的目标位置,但是对于他来说也是不小的失误了。

乔歆瑶本来也没有期待自己的几枚银针就能制服司徒释,司徒释作为一个专业的杀手比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更敏锐。

在乔歆瑶的眼神示意下楚云扬、白浩轩还有冷漠同时出手,黎轻寒并没有动以来他们这几个人已经够了,二来司徒释是他的师父,他下不去手。

黎轻寒的旁观并没有改变什么,乔歆瑶四个人是占了上风的,所以也就不需要他动手了。作为一个杀手随人都有兵器,抢在打斗中不适用,所以司徒释用的是军刀。

原本他是处于劣势的,但是武器的加入将他的劣势逆转了一些,但是却不足以改变大局。而且乔歆瑶也是有自己的武器的,一把极其精致的匕首。

这把匕首名叫“屠龙匕”据说是上古时期留下来的,是曾经华夏先祖屠杀神龙所用的,历经数千年的风霜却连半点锈渍都没有。

这把匕首比起任何武器都要锋利,可以说是削铁如泥了。所以两个人的照面可以说是很滑稽的,乔歆瑶动作很凶猛看那样子似乎是真的要杀人。

被她强大的怒气所迫,司徒释直接将自己的军刀递出去做格挡,但是谁能想到这世界上做工最好的瑞士军刀,竟然在一个照面的功夫被乔歆瑶的匕首给斩断了。

连带着司徒释也被乔歆瑶的匕首当胸划了一道,刀锋入肉两厘米,刀口长到十多厘米,最深的地方都已经将肋骨画伤了。

司徒释还真没想到乔歆瑶竟然有这么霸道的武器,因为以前的秦潇只是用枪和银针,这个什么匕首的还从来没有情报显示她用过,所以他才会轻敌了。

武器被人家直接斩断了,司徒释一下子就落了下风,就这么和乔歆瑶交手的功夫身上已经有是多处受伤了。虽然都不是重伤,但是量的积累是会引起质变的,他要是再和她颤抖下去流血也流死他了。

所以司徒释决定放手一搏,将在自己的手枪抽了出来作为武器用于格挡乔歆瑶来势汹汹的匕首,而他则是想用硬功夫压制住乔歆瑶。

只是他因为失血太多早就已经体力不支了,错估了自己的体力,也低估了乔歆瑶的速度。单论速度意向的话乔歆瑶的速度比起当初的秦潇还要快上一些的。

所以乔歆瑶的匕首就这么向着司徒释的心脏刺了过去,他自己估计了一下自己是绝对不可能躲开的,而且这一刀刺下去绝对必死无疑。

但是想象中一道被刺穿心脏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匕首在靠近他之后突然转了一个方向,刺向左胸的匕首刺向了右胸。

司徒释自然是知道乔歆瑶不可能连这样的准头都没有的,不敢置信的看着她,然后从怀里掏出一颗烟雾弹扔向众人。

临走前他的目光忍不住回头看了乔歆瑶一眼,只见她幽紫色的眸子深沉如夜空,即使在浓烟之中依旧那么的明亮,不用怀疑她能够看清楚自己。

想不通她为什么故意放自己离开,但是此时司徒释其实也没有精力去思考了,就算是没被杀也去了大半条命了,总算理解当年杀手联盟的那位第三杀手了。

他们之间的对战那几位都是看到的,但是同样的也知道是乔歆瑶故意放走了司徒释的,但是在浓烟消失之后大家都闭口不谈这个。

杀手都已经消失了,他们自然也要赶回去了,但是在回去的路上乔歆瑶却拿出了电话,直接拨通了现在还在A国的清风的电话。

“清风,听好了,亚克琼斯第一杀手嗜血王给干掉了,就在我面前。我觉得这件事情是有预谋的,亚克琼斯的手下很可能马上就要对我们的实力进行围剿,所以现在马上带着离社的人撤离到秘密基地。”乔歆瑶冷静的吩咐。

在得到了清风的服从之后,乔歆瑶又道:“这几天先暂时躲在秘密基地,秘密联系A国反对亚克琼斯的所有势力,就说事后A国势力重新分配。”

亚克琼斯死在了她的面前,虽然她没有邀请亚克琼斯来华夏,但是他来这边肯定是有人知道的,黑道谁不知道自己和亚克琼斯还有迪亚卡洛斯不和,所以即使不是她杀的也会变成她杀的。

离社一直以来在道上都是很低调的,很多黑道势力都觉得它是凭借四王的庇护才能走到今天,却不知道离社只是和四王合作。

就因为对离社实力的错估,所以才会有了拉斯维加斯赌场被炸的事情,而现在如果自己这个离社之主在背上一个谋杀A国黑道教父的名声,那么那些看着离社眼红的家伙势必要借着机会给自己落井下石。

想到这里乔歆瑶又再次的拨通了E国黑道教父维克多伊万诺夫和R国平川凉子的电话,让他们在这段时间庇佑一下离社在他们那边的势力。

其实以离社的势力真的不用怕那些小势力,但是却不能改变他们太多了的事实,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的,所以有备无患总是好的,更何况截然是合作关系总要用上一用吧!

接着乔歆瑶又将自己的决定告诉给了离社的几位长老让他们转达给离社位于世界各地的势力,一定要做好战斗的准备,不过现在最好还是先示弱也算是麻痹敌人了。

将一切吩咐好了之后乔歆瑶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心里这口火气却是怎么也压不下去,气愤的一脚将一颗碗口粗的小树一脚踹断了。

楚云扬和白浩轩对视一眼双双表示惊讶,人的潜力果然是无限的,乔歆瑶着愤怒起来的爆发力实在是惊人,所以说以后千万不要惹她生气。

冷漠一直都是看着她的,之前司徒释一直都在叫她秦潇,而她自己也从来没有反驳过,而且他一直都觉得她很亲切,也许她就是……但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问这些的最佳时机。

他们一行人回去的时候,所有人都还聚集在客厅里,或坐或站而地上还躺着一具尸体,乔歆瑶最先看向了离歌,而他只是无奈的摇摇头。

其实她一直也没有抱有什么幻想,试想一下子也知道了,那可是脑袋脑袋不像是心脏不在左边可以长在右边。

不用问看乔歆瑶他们双手空空的回来了就知道他们没有抓到凶手,但是乔睿还是忍不住问:“看清楚那个杀手是谁了吗?”

乔歆瑶看着乔睿,然后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扑向了阮震,一把扣住了他的颈动脉,恶狠狠地吼道:“你***也太卑鄙了吧!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阮震被她扣住了命脉自然不能挣扎,看到她眼底的痛恨心底一叹。“如果我说这样的事情我事先并不知情你会不会相信?”

阮震看着她的目光里满是对他自己的嘲讽,他似乎觉得说出这样的话的他自己很让人懊恼,所以自己也根本就没有想过乔歆瑶会相信。

可是实际上乔歆瑶却是放开了他的脖子,突然温柔的抚上他的脸颊,语气中有些伤痛。“你看到了吧!先是约翰,再是亚克,他根本就不在乎手下,兔死狗烹就是他的处事原则,你真的还要跟在他身边?”

阮震被她的话说的愣住了,而后睁大眼睛最后却是温柔的笑开了。“有些时候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让人无能为力,即使你明知道是不对的却还是要继续做下去。”

乔歆瑶一把抓紧他的领口用力的摇晃,“你这是执迷不悟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不对的,你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你……”

她的话被他急切地打断了,然后看着她的眸子笑的有些苦涩。“谁又没有变呢?你敢说你还是以前的那个你吗?”

乔歆瑶闭上眼睛经自己的情绪尽快回复,当然她的这个动作只有阮震能够看清楚,“你这样子是不对的!”即使很无力但是她还是要说。

阮震却是温柔的笑笑,他们之间的对话任何人看了都会知道他们的关系似乎很不一般,根本就不想象中的那种水火不容。

“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么我也无话可说了,但是还是有些话要跟你说的。黎青这个人并不是一个良主,你自己也就算了,但是不要累及下一代。”乔歆瑶站起身冷眼对他道。

阮震愣了一下,一时之间没能明白乔歆瑶的意思,“累及下一代”这话又是从何说起?“我一直没有去气你应该是知道的吧?怎么累及下一代?”

乔歆瑶被他说的一愣,突然意识到事情好像真的是这么回事,他没有结过婚。“没结过婚不能代表你没有孩子吧!”

阮震知道她是在给自己找理由,不愿意承认之前她的误判。但是还是要说明一下,“虽然你这么说,但是其可不像某些人一样到处留种。”

他说这话的时候乔歆瑶是下意识的看向了巴曼,只有这个男人是道上公认的色鬼,其他的几位还都是很自律的。

躺着也挨枪的巴曼很郁闷,狠狠地瞪了这个将自己推出来的罪魁祸首,巴曼辩解道:“我只是喜欢美人,但是不代表我喜欢孩子!”

OK,完全是鸡同鸭讲,大家说的都不是一个问题吗?这么扯的话是越来越偏离主题了吧!

乔歆瑶未免话题扯的太远,最后还是将自己的意思不带任何掩饰的说出来。“阮震,黎青不是什么好人,你为他做事可以但是也该为你的家人留条后路。虽然我不喜欢阮丰,但是却不希望他因为有一个愚蠢的父亲而死!”

“确实是一个愚蠢的父亲呢!”阮震似乎很是玩味的重复了这句话,但是却没有任何自省的感觉,反而是看向了冷漠。

还没等乔歆瑶问出自己心中的差异就听冷漠突然开口,“阮丰是谁?你说的难道是冷澈?”这话是对乔歆瑶说的,但是目光却是看向阮震的。

乔歆瑶微微的错愕了一下,然后突然想了起来。阮震确实是没有孩子的,但是冷漠确实有一个独生子,只不过并不和他生活在一起。

“阮丰是你的外甥,他的儿子——冷澈?”乔歆瑶看着阮震,指着冷漠问道。虽然表情上还是有些错愕的,但是实际上已经相信了。

阮震和冷漠同时点头,乔歆瑶在松一口气的同时又很无奈,看来策反阮震是不可能了,这个家伙看来是跟定了黎青那个混蛋了。

“你说你不知道亚克会死的事情,那你知不知道黎青为什么不杀我,他明明有很多机会能杀了我的,但是为什么每次都放过我?”乔歆瑶问道。

这倒是让阮震很惊讶了,“他不杀你还不好吗?你难道很希望他杀了你?”阮震问乔歆瑶道,看着她就像是在看“神经病”。

乔歆瑶被他古怪的眼神看得很不舒服,于是狠狠地瞪向他。“你哪来那么多的废话,这也算不上什么秘密吧!你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不过就是一句话而已。”

阮震认真地看着她的脸,然后回答道:“大概是因为你这张脸吧!他一直深爱着拥有着张脸的女人,爱的有多深就有多变态。”

这话说得乔歆瑶嘴角直抽搐,但是却也猜到了一点。之前就一直怀疑黎青是喜欢自己的母亲的,现在看来十有八九是这么回事了。

一看她的表情阮震就知道她现在想的是什么,却只是高深的一笑。而他的笑容却被除了乔歆瑶之外的所有人都看清了,然后大家的心就沉了沉。事实怕是不是乔歆瑶所想的那么简单啊!

和他已经没有什么话题在继续了,所以乔歆瑶看向劳恩,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这次玩大了,你倒是没什么我可倒大霉了。所以我就说以后我们还是保持距离吧,这样对我很好!”

上一章:第442章:平凡篇—儿子的醋 下一章:第444章:平凡篇—你还有理
热门: 华胥引 杀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 穿成炮灰后和主角HE了[穿书] 最初的相遇,最后的别离 凰权(天盛长歌原著小说) 火爆天王 乡村小无赖 太监穿到九零年代 设计总监叕翘班了 许你浮生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