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平凡篇—偷梁换柱

上一章:第437章:平凡篇—预知之能 下一章:第439章:平凡篇—谈判不成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莫濯南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掐了掐有些疼痛的太阳穴,微扬起头问:“你怎么还在这里?”

他拒之千里的表情让傅欣宜笑得有些不自然:“我刚刚回过别墅了,不过很担心你一个在这里睡不舒服,所以才想过来看一看。舒鴀璨璩”

莫濯南多看了她几眼,没再说什么,沉默的拿过一旁的手机。

“你做什么?”

“打电话叫桑城送你回去。玑”

“不要!”傅欣宜伸出手揽住莫濯南,而就在她快要碰到他的时候,却被男人不着痕迹的躲了过去:“我.......不想回去。”

“清炀会担心你的,而且你的身体不适合劳累。”本应该是很关怀的话语,但是此时从莫濯南的口中说出,却充满了冰冷。

傅欣宜苦笑:“Aaron,我真的很想和你重新开始,为什么不给我这个机会?我可以向你保证,绝对不会为难夏小姐,而且也会劝说莫伯伯放过夏小姐,这样也不可以吗?啊”

“欣宜,感情不是糖果,不是你想要了,我就一定要拿来给你。”

“可是.......你刚刚答应了莫伯伯会照顾我........”

“照顾是照顾,我不会食言。”他说的很明白,照顾和在一起,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两码事。

没让傅欣宜有机会说其他的话,莫濯南已经拿着手机走到了病房外面。很快,桑城和莫清炀一起过来了,莫清炀看了一眼桑城带傅欣宜离开的背影,拍了拍莫濯南的肩:“麻烦你了,哥。”

莫濯南摇头,表示没什么:“快去休息吧,明天你还要来医院。”

“好。”

好不容易,病房又恢复了清静,莫濯南却再也睡不着。

独自站在窗边,表情变得高深莫测,一双黢黑的眼睛望着天边的弯月,似乎也沾染上了它的清冷。

早上六点的时候,夏苡薇还在睡,只是不太安稳。

没有莫濯南的怀抱,她总是睡得不踏实,夜里总要惊醒好几次,之前困扰她的噩梦似乎又回来了。

到了后半夜,才不再做梦,但是总感觉没过多久,天就亮了。

夏苡薇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脚步声,然后床的一边塌陷了下去,她勉强自己睁开眼睛,恰好对上莫濯南带着红血丝的双眸,不由得一怔:“你回来了。”

莫濯南低下头看她,然后勾着嘴角点了点头:“吵醒你了?”

“没有,我也睡得差不多了。”她从床上做起来,伸出一双小手帮他将衬衣脱了下来:“莫先生的病好些了吗?”

“已经稳定下来了。”莫濯南等她为自己脱下衬衣后,趁势抓住她的手,微微皱眉:“怎么这么冰?”

“因为你不在啊!”她笑眯眯的说。

莫濯南却没有露出半点笑意:“别以为你说这个就能把我糊弄过去,从明天开始,叫保姆煲些补汤给你喝,听到了没?”

夏苡薇耸肩,在她健康这方面,男人总是有他自己的坚持。知道拗不过他,也知道他的出发点是为了她好,夏苡薇连连点头:“知道了,我一定会喝。”

见她答应下来,莫濯南的面色才缓和一些,揽过夏苡薇的腰,将她拥在怀里,薄唇厮磨在她的发顶:“苡薇,我和你在一起不止是玩玩而已。所以,我的目标也不是一年、或者五年,而是和你长长久久的在一起,至少在未来的五十年,你都别想从我这里逃开。”

她浅浅的挑起唇瓣,在他的胸膛蹭了蹭,无声地给了他答案。

他继续用低沉的嗓音,道:“你身体的底子不好,所以要更加注意。如果你生病了,不止是你一个人受折磨,还有我。”

她知道他极为在乎她的健康,但是像今天这样感性的话他是很少说的。

她能猜到莫昶今天在医院发病带给他的打击,莫濯南和她一样,非常在乎身边的人,他的母亲已经离开,如果莫昶再有个三长两短.......更何况在眼下这个特殊时间,这个男人恐怕会自责死。

夏苡薇不知道该怎么出声安慰,关于莫昶的话题她似乎怎么提及都有些别扭,于是只能拥紧了他:“我会好好照顾我自己的,你放心。”

他收紧了手臂,轻吻她的额头。

帮莫濯南热了一杯牛奶,他很快就睡了。夏苡薇怕打扰到他,简单的冲了个澡,为他关上卧室的大门。

出来时,她的手里拿着放在床头柜的一些文件。

她一直将随时要看的东西放在床头的抽屉里,窝在沙发里本想背剧本,这时才发现她将乔菲之前给她的牛皮纸袋里的东西一起拿了出来。

乔菲说,她一定会对里面的东西感兴趣。

只是夏苡薇不知道,这是否又是乔菲给她下的套?

手放在纸袋的封口处犹豫,其实说实话,她不认为乔菲能带给她什么感兴趣的东西。

就在夏苡薇决定拿出来看一看的时候,突然,客厅的座机响了起来,她条件反射的立刻将话筒拿起来:“喂,那位?”

“苡薇,是我。”电话那头传来痞子宁善特有的嗓音:“今天女二号请假,我想把你的戏份安排一些今天拍,待会儿你能过来一趟吗?”

夏苡薇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可能不行,昨天濯南在医院陪护,刚刚睡着,我怕他待会儿醒了会饿。”

“拜托,他不是小孩子,连恩恩都知道饿了会自己弄吃的填饱肚子。”宁善在那边翻白眼,实在有些不理解这两个热恋这么久还你侬我侬的到底是为什么?

夏苡薇听出他的不屑,也懒得理会:“真的不行,待会儿我还要去接恩恩。等下一次吧,下一次你需要我救急的时候我一定会到。”

“那好吧,你只要别忘了过几天有几段英文对话就行,虽然有配音演员后备,但是我还是希望原汁原味。”宁善啰啰嗦嗦的嘱咐完,过了一会儿,似乎才想到夏苡薇之前的话:“你说接恩恩?他还在严家?”

夏苡薇的眉头轻蹙,眼帘也缓缓垂了下来:“恩。”“哎,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虽然我说这话你可能不爱听,但是苡薇,什么事情都要有个结果,不能一直拖着。你拥有监护权,或者你和严漠臣共同抚养,不管如何,都要做出个结论。”

她抿抿唇,最后剩下的一点好心情也瞬间消失无踪。

其实她何尝不想?但是她同时也明白,严家是不会放手的。一想到这些,就下意识的逃避,就连严这个字都成为了她的禁忌话题。

“好了,该说的我也说了,我也不做那个讨厌鬼了。你别忘记后天有你的戏就行。”

宁善似乎要挂上电话,夏苡薇这时忽然轻轻出声:“宁善。”

“恩?”

“谢谢。”谢谢一直以来,对她的帮助。

她的朋友不多,但像宁善这样的朋友,一个也足够。

.........................................................................................

上一次因为和夏恩恩相认,严漠臣拖延了出差的时间,所以夏苡薇今天去接夏恩恩,只能去严家的老宅。

她将车子停在老宅别墅的门前,这时,不远处另一辆车上走下来一个人。

夏苡薇循声望过去,有些惊讶会在这里看到他。

“夏小姐。”陈邵阳很客气的对夏苡薇点点头。

夏苡薇扯出一个很浅的微笑:“好巧,陈特助过来商量公事吗?”

“老董事长已经很久没有过问过严氏的事了,今天,是严总特意让我在这里等您。”陈邵阳看着夏苡薇的眼睛说道。

夏苡薇很快就从陈邵阳的话中听出了另一层的涵义。

严家父母对夏恩恩百般宠爱,自然不希望她将孩子带走。严漠臣让陈邵阳过来,就是以防严母会说什么不中听的话,至少陈邵阳这个严漠臣的心腹在,严母也会多少顾忌一些。

夏苡薇没说什么,转身走到门前敲门,很快佣人将门打开。

“妈咪!”夏恩恩听到夏苡薇和佣人说话的声音,从客厅跑了过来:“妈咪,恩恩等了你好久。”

夏苡薇表现出一脸的歉意:“对不起,妈咪这几天比较忙。告诉妈咪,有没有捣乱?”

夏恩恩向夏苡薇眨眨眼睛:“拜托,我都六岁了,严奶奶说恩恩很听话,比别的小朋友都要乖。”

夏恩恩已经将‘严奶奶’改为‘奶奶’,这个小细节,让夏苡薇的笑容微微僵凝了一些。

“苡薇,你来了。”严母这时笑意盈盈的走到夏苡薇面前,视线在陈邵阳身上只停留了半秒钟,然后若无其事的移开。

她点点头,直起身与之面对面:“这几天,恩恩麻烦您了。”

“哪有麻烦,恩恩留在我这里,我该求之不得呢!”严母掐了掐夏恩恩肥嘟嘟的脸蛋:“是不是啊,恩恩?”

“恩!奶奶和爷爷对恩恩很好,给恩恩做了维尼饼干吃。”夏恩恩显摆似的摇了摇手中的小餐盒。

夏苡薇说:“那我先带恩恩走了,您保重。”

陈邵阳也跟严母点点头。

“苡薇。”严母忽然叫住她。

夏苡薇停了脚步,转头望过去。

严母走上前,拉住夏苡薇的手:“很感谢你,将恩恩教的这么好、这么出色。”

夏苡薇抿唇,视线落在牵在手里的小儿子身上。

“之前我对你的误解,或是有什么不好听的话,你也不要放在心上。这么多年你带着孩子,我也是当母亲的,多么不容易我可以想象到。以后如果你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或者有什么难处,尽管来找我,知道吗?”

严母的示好让夏苡薇有些措手不及,回头看了一眼陈邵阳,然后点点头:“谢谢您。”

从老宅里出来,陈邵阳陪夏苡薇走到她的车前。

“今天谢谢你了,还麻烦你跑一趟。”她说。

陈邵阳笑着摇摇头:“老板交代下来的事,我可当不起这个谢字。现在,我也可以喝严总交差了。”

夏苡薇一笑,转头对儿子说:“恩恩,和陈叔叔说再见。”

夏恩恩乖巧的挥了挥手小手:“陈叔叔再见。”

“恩恩真乖。”陈邵阳等夏恩恩关上车门,才悠悠的开了口:“严总这几天很开心。”

夏苡薇要打开车门的手一僵。

“恩恩和严总相认,严总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就算是开会的时候也要和恩恩发几条短信,和之前我们印象中那位冷厉风行、厉声厉色的严总简直是天壤之别。这一切,都要谢谢你,肯告诉恩恩他的身世。”

夏苡薇沉默,没有说话。

陈邵阳沉吟了片刻,又说:“严总是真心爱着您的,如果您没有失忆的话,现在和严总一定会非常幸福。家嘛,就该有家的样子,恩恩也一定希望您能和严总和好如初,当一对真正的父母。”

........................................................................................

夏苡薇对陈邵阳的一番话并不是无动于衷,那个人太圆滑,太懂得点到即止。

一路上,夏苡薇都有些心事重重的,夏恩恩坐在后座,他的角度看不到夏苡薇的表情,于是将手腕送到夏苡薇面前。

夏苡薇因为儿子这个举动微微回神,视线扫过那个亮丽的表盘,然后说:“恩恩,坐好了。”

“哦。”夏恩恩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不过语气仍是掩饰不住的兴奋:“妈咪有没有看到恩恩的新手表?”

“奶奶给买的?”

“才不是,是爸爸!”

‘爸爸’两个字说的很有力,夏苡薇透过后视镜看到了夏恩恩骄傲的小脸。

“你不是之前有一块手表吗?莫叔叔在法国买给你的。”

“那怎么能一样?”夏恩恩很认真的给她分析:“莫叔叔是偶像,爸爸是爸爸。”

很简单又毫无条理的一句话,夏苡薇的心却因此微微掀起了小小的波澜。无论莫濯南做的多好,无论夏恩恩多么的崇拜他,总不如严漠臣这个父亲来得更重要。

“恩恩待会儿看到莫叔叔,不要和莫叔叔这样说,听到了吗?”

夏恩恩有些疑惑:“为什么?”

“因为莫叔叔也对恩恩很好啊,如果莫叔叔知道恩恩喜欢爸爸送给你的手表大过于莫叔叔送给你的,会嫉妒的哦。”

夏恩恩偏着头,想了想,然后点点头:“我明白了,我不要让莫叔叔嫉妒。”

很快,夏苡薇将车子停在车库。

夏恩恩拎着他的小书包一路蹦蹦跳跳的回到了公寓,夏苡薇打开门后将钥匙放在玄关的抽屉,然后帮夏恩恩换上拖鞋。

这时候从卧室的方向传来细微的脚步声,然后她还来不及抬头就听到夏恩恩兴奋的声音:“莫叔叔!”

夏恩恩跑到莫濯南腿边,莫濯南就势将小人儿抱了起来,笑着问:“这么久没见,恩恩有没有想莫叔叔?”

“当然有!”夏恩恩信誓旦旦的说:“恩恩还梦到过莫叔叔一次!”

“这么好?”莫濯南低声笑了笑,抱着夏恩恩走回客厅。

夏苡薇看着两人的背影出神,直到听到夏恩恩的一声尖叫才想起自己还没换鞋。

回到客厅的时候,就见到夏恩恩坐在莫濯南的大腿上不知说了些什么,夏苡薇无奈一笑,无意间视线扫过了摆满文件的茶几。

当她看清上面的某一份文件后,眼底划过一抹愕然。

****

上一章:第437章:平凡篇—预知之能 下一章:第439章:平凡篇—谈判不成
热门: 清白之年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终场 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 没有爱情,我们还能谋生 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许我向你看 剑凌九重天 超A星 放不下 学神每天逼我穿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