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说得也对

上一章:第381章:魔的世道 下一章:第383章:初生婴儿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神鞭娘子到镇里找了个众人都知晓的产婆,之所以找众人都知晓,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充当产婆混进去,经过再三的调查,确定这个产婆没有任何问题才把她带回逍遥.宫。.

看到这个产婆,月听灵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左看右看也没发现什么问题,然而就是觉得她与众不同,为了安全起见,于是问她几个问题,“你叫什么?”

“大家都叫我四婶婆,王妃随便叫都行,能给王妃接生、抱抱小王爷是小的福气。”接生婆应答得和一般的平民老百姓没有半点差别,顿时让人戒备心减少很多。

“哦,四婶婆,听说你在这一带给人接生是出了名的,你还记得自己给几个人接生过吗?”。

“王妃,这个问题您可把小的问倒了,小的接生已经有十多年,外镇的也去过不少,而且小的岁数也大了,这具体的数字只怕是记不得了,还请王妃恕罪。”

“也对,那你先下去吧。”

“是。”

产婆退下之后,神鞭娘子才给月听灵解惑,“王妃放心,这个产婆我已经详细的调查了,在这里有点名气,很多人都认得她,而且身份也单纯,为了安全起见,防止他人冒名顶替,找到她的第一时间,我便把她带回来了,没人有机会动手脚。”

“还是玉娘姐姐想得周到,看来是我多心了。”月听灵把心里的多虑全部甩掉,不让自己再去多想,突然觉得很累,于是用手撑了一下自己的头,提提神。

“怎么了,累了吗?”

“有点,今天觉得好累,就算是坐着说话也累,气也有些喘不过来。”

“那我扶你到床上休息一下,王爷一会就过来了,明天就是十五,有可能……”神鞭娘子想说明天有可能孩子要出世,然而担心说这样的话会让月听灵不安,所以就没说。

不过月听灵却知道她想说什么,对于这种事实,她不会逃避,而是坚强的面对,“玉娘姐姐,我知道孩子极有可能明天就要出生,我相信我的孩子一定能平平安安的,它在娘胎里就怎么聪明,出生之后也一定是个聪明人,想打他主意的人可不会轻易成功。”

“你能这样想就好,放心吧,有我们在呢,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事。你累了就先睡吧,我在这里陪你,等一下王爷就会过来了。”

“好。”月听灵实在是太累,才刚躺到床上,没一会就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沉。

天骄媚拿着一封信走进来,本来想交给月听灵,看到她在睡觉就没有给她,而是低声的问神鞭娘子:“王妃睡着了吗?”

“恩,刚睡下,你有什么事吗?”

“白姑娘走了,给王妃留下一封信,我拿来给她。”

“她走了,怎么突然走了呢?”神鞭娘子对于这件事感到疑惑不解,实在不明白白幽为什么要这个时候走。

按理说白幽一定会等王妃把孩子生下来才走,除非有什么重大的事,不然她不可能走得如此突然。

“我也不知道,也许她在信中会写明吧,但是这封信是给王妃的,我没有打开来看,要不我们看看?”

“算了吧,这是王妃的信,我们私自拆她的信来看不。白姑娘不是南明王府的人,去留我们管不得,随她吧。”

这时,风天泽走了进来,即便看到神鞭娘子和天骄媚在低声交谈,他也是先问问月听灵的情况,“灵儿怎么样了?”

“王妃刚才说有些累,所以睡着了。”神鞭娘子恭敬的回答,以一个姐姐的立场去关心月听灵。

得到这个答案,风天泽满意的点点头,正要坐到床边去陪心爱之人,谁知黑羽却闯了进来,大声的叫喊,“南明王妃,白幽呢,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她会突然的离开?”回找知了。

刚喊完才发现南冥王也在场,顿时脸色大变,但还是没有吓得离去。

黑羽就这样冲进来大喊大叫的,让风天泽很气愤,怒视着他,严厉的下命令,“滚出去。”

月听灵睡得像死猪一样,半点没有受到影响,此刻还相沉的睡着,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黑羽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举有些鲁莽,也知道这样做很容易得罪南冥王,所以不管再着急,他也要耐着性子问:“对不起,我实在是担心白幽,因而失了分寸,还请南冥王见谅。”

“哼,你可以滚了。”

“我想问问南明王妃关于白幽的事。”

“她在休息,你想问什么等她醒了再问,现在给本王出去,否则就别怪本王不客气了。”风天泽坚持不让任何人打扰月听灵,对黑羽的厌恶更甚,若不是看着月听灵的份上,他不会容忍此人。

“白幽无缘无故的失踪,我想南明王妃也一定会着急的,所以……”黑羽就是不愿意走,非要把白幽的事弄清楚不可。

神鞭娘子打断了他的话,“黑羽,白幽不是无缘无故的失踪,而是离开了,她还给王妃留了一封信,所以你不用太担心。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吗,王妃临盘在即,需要休息,更何况你是外人,又是男子,不宜进入这个房间。”

“离开,她为什么要离开?她不可能离开的,她之前就跟我说过要留下来陪着南明王妃待产,南明王妃还没生,她不可能走。”

“这我就不知道了,难道她没有给你留信吗?”

“没有,如果有的话我就不会来找南明王妃了。她是不是给南明王妃留了一封信,给我看看。”

“这是王妃的信,恐怕……”神鞭娘子有些不想给。

风天泽的忍耐度已经到了极限,将神鞭娘子手中的信拿过来,丢给黑羽,命令他,“你现在就滚出去。”

“我出去看信,等南明王妃醒了再来问问她关于白幽的消息。”黑羽知道不能再待,所以拿着信出去看,心里只想快点知道白幽的消息,其他的不管。

这里所有的人都在为南明王妃的事操心,但他却不然,如果不是白幽要留在这里,他不可能留下,如今白幽走了,也许他也不会再呆。

白幽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更让她惊讶的事,睁开眼所见到的居然是高流水,“你……怎么是你,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记得一个逍遥.宫女弟子叫她到山下去帮忙做点事,然而她来到山下去什么都没看到,最后就没了知觉,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此地。

看来她中了陷阱。

“这里是逍遥.宫山下的一个小镇客栈,至于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那就得问她了。”高流水坐在床边,看到白幽醒了,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看向一旁的罗梅。

“是你。”白幽顺眼望去,发现屋里除了她和高流水之外,还有那个产婆,顿时察觉到了事情不对劲,赶紧下床,谁知两脚无力的倒坐在地上,“啊……”

“你别乱动,我们都中了毒,四肢都发软,休息一天才能勉强走路。”高流水把白幽扶起来,让她坐回到床上。

“她就是神鞭娘子请去的那个产婆,我必须回去告诉灵儿才行,要不然的话……”

“可惜你回不去了。”罗梅阴笑的说道,然后邪里邪气的抱怨,“真是可恶,为了骗过南冥王和其他人,我把自己弄成了这副摸样,太恶心了。”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扮成产婆的摸样混到逍遥.宫里?”白幽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但此人身上的邪气让她感到紧张。

“你曾经是天族的五大巫令之一,是韩烈的得力助手,只可惜却遭人嫉妒,险些丧命,如今韩烈已经不再是天神,而你也不再是巫令,不过我倒是很欣赏你,如果你愿意为我效命,我什么都可以满足你。”罗梅没有回答白幽的问题,反而是说其他。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知道这些,你把我抓到这里有什么目的?”

“你的问题可真多呀,我好像没有什么时间了。”

“回答我。”

“这些问题就让你喜欢的人来回答你吧,而我得回逍遥.宫了,要是月听灵突然要生孩子,我又不在的话,那岂不是很糟糕,哈哈……”罗梅大声狂笑的离去。

屋里就只剩下白幽和高流水两个人,气氛有些僵硬,两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久久之后,白幽才主动开口,“她是什么人,你为什么会落到她的手中?以你的身手,应该不会……”

应该不会被人下毒才对这句话她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心里想。

高流水沉重的叹气,无奈的回答道:“她是我娘。”

“啊……你娘?”

“没错,她是我娘,也是恶门的人,奉命来抢夺南明王妃的孩子。”

“什么,你们母子两,一个是善门的,一个是恶门的,会不会有点……”

“其实我的真名叫韩水,韩墨是我弟弟。”

“什么,你,你是天神之子?”白幽更惊讶了,一时之间还没办法消化怎么多信息。

或许这样才能解释他为什么会在天族救韩墨吧。

“是的,我的确是韩烈之子。”高流水一脸的苦笑,带着伤感说起往事,“当年我娘带着我逃出天族,受了重伤,而我又太小,无力保护她,也许是天无绝人之路之路吧,让我们遇到了善恶谷的人,他们是善古士和恶行人,这两人不知道什么缘故,打得你死我活,但怎么都分不出高下。两人打得筋疲力尽,倒地休息,后来看到了我们母子两,便心生一计,打算各自带我们一人回去,三年之后谁交出的弟子武功高,谁就是赢者。”

“这样一来,那你和你母亲岂不是要做敌人了吗?”听到这样的事,她对他突然有了一种心疼的感觉。

和自己的亲生母亲为敌,那简直比死了还难受,这种痛苦,世间有几人能承受得了?

“是的,从那个时候起,我和母亲便成了敌人,但我却从未和母亲作对过,直到她的心性越来越邪,我才……”

“如此说来,你母亲一定是被恶行人带走了,而你是被善古士带走,是不是?”

“的确如此,母亲对我父亲有强烈的恨意,就是这个恨让她轻易的坠入魔道,成为恶门的人,也因为这个恨意,让她变得很强大,才三年的时间,她已经是恶门里少有的高手,五年之后,她在恶门的地位仅次于恶行人。”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不来天族找天神报仇呢?以她现在的实力,想要报仇是轻而易举的事,不是吗?”

“母亲的报复方式是在心里,而不是身体上,但现在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所以暂时才不管这件事。”

“你所谓重要的事,就是抢灵儿的孩子?”白幽已经猜出了大概,越来越担心月听灵的处境,如今她和高流水都中了毒,无力去保护月听灵,该怎么办才好?

“是。”

“那我们快点想想办法通知灵儿才行,或者逃出去帮她,明天就是十五了,孩子极有可能在明天出世,到时候南冥王失去心性,就算他再强,智商也不行,只要稍稍计谋就能把他引开了。”

高流水沉重的叹息,闭着眼睛回答,“我现在真的没有办法。其实这是善门和恶门的一场争斗,谁能抢到这个孩子,就算谁赢。我不忍心对母亲下手,所以……”

“所以反被她软.禁了。”

“其实我们不必把事情想得太糟糕,难道没有我们两个,南明王妃的孩子就保不住吗,那南冥王岂不是浪得虚名?如果真要靠我们,我们会不会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我相信,如果这个孩子是天命之星,那么只有它去改变别人的命运,没有人能改变它的命运。”高流水收起了所有的哀伤,把事情尽量往好的方面去想。

“说得也对。”白幽露出了笑容,静静的看着高流水,一颗心默默的在悸动,不敢问他喜不喜欢她,只想这样陪着他、看着他,能和他多相处一刻是一刻。

ps:下一章,亲们期待已久的宝宝要出世了哟,o(n_n)o哈哈~

上一章:第381章:魔的世道 下一章:第383章:初生婴儿
热门: 爱人,请回答 三官六院(狗语者):守护俏师娘 我做农场主的那些日子里 太子的一千次告白:危险少女 他来时有曙光 末世炮灰养崽日常 你曾住在我心上 男配他装凶[穿书] 误入迷局 几度夕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