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精心布局

上一章:第352章:不是尊者 下一章:第354章:匪夷所思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风天泽往南边寻来,一路上都没发现任何痕迹,有时候他还怀疑自己找错了方向,再加上此时已经天黑,就更难寻到线索,只能加大范围的寻找。

不管多难找,他一定要把向南山揪出来,碎尸万段。

“王爷,前面有一个小镇,我们去那里休息一下吧,天色已晚,说不定向南山找了地方投宿,我们可以去打探打探。”林成提议道。

没等南冥王回答,天骄媚倒是先插嘴了,“向南山怎么机警,不可能带着王妃去投宿,只要他一投宿,我们立刻会知道他的消息,我看他八成是在荒山野岭过夜,看来王妃又得受苦了,怀着七.八个月的身孕露出荒野,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娇媚,少说一句。”神鞭娘子知道南冥王正在为月听灵心疼难过,所以提醒天骄媚,不要说太多。

“哦。”天骄媚听话的闭嘴,不说了。

风天泽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不过天骄媚刚才说的那些却让他更难受,他真的无法想象灵儿怀着七.八个月的身孕在荒野露宿的场景。揪来只寻。

不行,现在不是伤心难过的时候,而是快点把灵儿救回来,“林成,君子剑那边有任何消息吗?”

“还没有,向南山的确是只老狐狸,一点线索都没留下。”林成叹息的回答道。

“不管他要去哪里,一定会去购粮,我们去前面的小镇打听一下。”

“是。”

小镇里前不久刚起了一场大火,烧毁了好几户人家,一个卖包子的老板被活活烧死了,现在虽然是晚上,但镇上的人却都来围观,到处都是人。

风天泽一进镇里就听到周围的人群议论纷纷。

“哎,这老李真是命薄,才刚得孙子就死了。”

“是啊,可怜啊!不过这火来得可真是奇怪,老李平常都是很严谨的人,怎么会让自己的屋子着火了呢?就算失火了,这房子才那么点大,从里面逃出来是很容易的事,烧毁了几户人家,就他一个人被烧死,命苦啊!”

“人都已经死了,说这些有什么用,改明给他多上柱香吧。”

听了这些议论,林成没多大感觉,主动去找个人问事,“请问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一个孕妇?”

“没看见。”

问了很多人,都说没看见,依然毫无线索。

风天泽不悦的邹起了眉头,满眼全是怒火,浑身煞气极重,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周围的人群都被他这种可怕的摸样给吓着了,赶紧跑回家中躲好,有人的甚至还熄灯,生怕惹到不该惹的人。

“王爷莫急,王妃如此聪明,一定能应付得了向南山,拖个一时半会不是问题,所以我们还有时间。虽然追查了一天都毫无消息,不过没有消息也是一个好消息,证明王妃还没事。”神鞭娘子换个方式来安慰风天泽。

大家都明白神鞭娘子的意思,于是也用这个模式来说话。

“是啊,王妃机灵得很,想必现在一定把向南山耍得团团转了。”

“对,这人不可能凭空的消失,只要我们用心点找,就一定能找到。”

风天泽知道大家是在安慰他,所以稍微收起心里的怒火,不再气得失去理智,一句话都没说,继续往前走,没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南冥王不说话,其他人也不敢多说,跟在后面走,边走边寻找线索,只是这里刚被大火烧过,一片狼藉,就算向南山有留下线索也被烧个精光,所以他们什么都找不到。

月听灵夜里在荒野中度过,虽然睡得有点不舒服,不过却还能受得了,数着天上的星星睡觉,“一颗星星,两颗星星,三颗星星……”

向南山一直在琢磨着天魔剑,明知道自己拔不出来,还要拔,拔了无数次,次次失败,弄得他有些不耐烦了,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拔出天魔剑所有的工序,于是就直接去问月听灵,“拔出天魔剑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这个我已经知道了,当天时地利人和都有的时候,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要睡觉了,宝宝,晚安,睡给好觉哦。”月听灵答非所问,慵懒的打了个哈欠,然后闭上眼睛睡觉,不理会向南山,睡自己的觉。

“快点说,接下来该怎么做?如果你不说,我就杀了你。”

“杀了我你就永远不知道。”

“你……”向南山没辙了,因为时间还没到,所以就暂时先不问,缓缓再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发现这里有好几个方向,心里突然想打一计,于是从月听的衣服上撕下一小块布。

撕……衣服被撕破的声音把月听灵吓了一跳,赶紧睁开眼睛,看到向南山把她的衣服撕成一条条布条,生气又疑惑的问:“你干什么把我的衣服撕了?我现在出门在外,没有换洗的衣服,你把我的衣服撕破了,我穿什么?”

“睡你的觉,其他的少管。”向南山冷言的回答,然后将撕下了的布条绑到树枝上,绑得非常的稳,而且是朝着逍遥.宫的方向绑,仿佛指引人朝着这个方向去。

“你想误导小风,让他沿这个方向去追,对不对?”月听灵猜测道,觉得答案就是这个,但逍遥.宫是在南边,向南山绑的布条是指向逍遥.宫的路,这不是摆明了让人发现他们的行踪吗?

他到底在干什么?

“我倒要看看是南冥王的脑袋聪明,还是我的脑袋聪明?南冥王武功是胜于我,至于谋略,那倒未必?只要我谋略胜他一筹,天魔剑又在我手中,我就是天下最厉害的人。”向南山满脸的邪笑,不说出自己的用意,绑完布条之后就回去休息,不管月听灵说什么、问什么,他都不回答。

“你别做白日梦了,当然是小风聪明,风鸿宇都被他打得落花流水,更何况你一个区区魔教教主,我劝你还是有点自知自明,别自取其辱。”

“向南山,别说我事先没有提醒你,等你发现自己没有小风聪明的时候,可别气得想自杀啊!”

“……”

月听灵说了半天,都是她一个人在自言自语,根本没人回应她,没办法,她也只好闭嘴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天才刚蒙蒙亮,向南山就把月听灵叫醒,拉着她到往东边的方向去,让她在东边站一会,还把树上的树枝拉低,用树枝在她身上乱扫。

月听灵真的猜不到向南山到底想要干什么,气愤的吼问:“向南山,你到底要干什么?拿着树枝在我身上乱扫,你当我是树叶吗?这个样子真的很难受,要扫你就去扫你自己,别搞我。”

“你不需知道我要干什么,我自己知道就行。”向南山阴森的说完,然后放开树枝,又把月听灵拉回来,用臭咸鱼在她身上乱抹,把她抹得浑身发臭,这才让她上车,“上车。”

“你在玩什么把戏?我跟着那些臭咸鱼待在马车里已经够难受的了,你居然还把咸鱼涂到我身上,可恶。”

“说了你不需要知道,上车。”

“不管你在玩什么把戏,小风一定能找到我,到时候我一定要你好看。”月听灵自信满满的说道,然后慢慢的爬上车。

“月听灵,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向南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南冥王在谋略上输给他的样子,单单是想都觉得兴奋了,因为太过于兴奋,所以想找个人来分享,而现在他能找到的人就只有月听灵。

“赌什么?”W7J6。

“一会我们要往南边走,你说南冥王追到这里的时候,是往东边走,还是往南边走?我猜他一定会往东边走。”

“是吗?”月听灵精明一笑,给了他一个模糊的答案,“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原来向南山让她在东边站了一会是想让她的香味停留在东边,以此来误导小风。

可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在南边的树木上绑布条呢?这点她怎么都想不明白。

“你就等着看南冥王败在我的手中是什么样子吧,哈哈……”向南山兴奋的狂笑,然后驾车往南边驶去。

月听灵没理他,掀开窗帘,看着外面树枝上绑的布条,努力的猜想向南山此举的用意,当猜到七八分时,忍不住惊急的冒出一句话来,“糟糕。”

向南山在外面听见了月听灵这一句话,所以邪笑的问道:“是不是想到我怎么做的用意了?”

“你把布条绑在南边的树上,表面上是在诱导小风往南边走,但布条绑得太严实,这根本不是轻微的小刮小碰可以办得到的,如此精心布置,有点脑袋的人都会知道这是一个局,断然不会再走南边,而你又在东边留下我的气味,就是要让小风以为我们是往东边走了,他会因此追往东边。”

“月听灵啊月听灵,我现在是越来越佩服你了,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和你斗斗智谋,看看是你聪明,还是我聪明?不过你小小年纪能有这样的睿智,真的很难得,如果你不是南明王妃,我一定会收你做徒弟,或者认你做女儿。”

“我可不想做你的徒弟,更不想做你的女儿。”月听灵只是说出了向南山精心布局的目的,但却没有说风天泽那边任何的情况。

不是她不说,而是她故意隐瞒,这一次只怕向南山要为自己的聪明付出代价了。

就他那个破脑袋还想跟小风比聪明,真是可笑。

风天泽追到岔路口,发现了绑在树枝上的布条,也闻到了东边的香味,立刻就知道向南山曾经在这里出现过,虽然还设了一个局,不过却是一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局。

“王爷,看来向南山的确是从这边来了,属下立刻通知君子剑,让他们来跟我们汇合。”林成主动的说道,没等南冥王发话,他已经派人去通知君子剑。

“接下来我们是往东,还是往西呢?”天骄媚不大懂,站在中间,看看东边,又看看西边,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不过也胡乱的猜猜,“南边有南明王妃衣服的布条,应该是从南边走了吧?”

“这布条绑成这样,一看就知道是有心留下的,你觉得可能吗?”千面书生反驳道。

“也对,那就是东边咯,东边有王妃的气味,一定在东边。时间久了,气味就会消散,我们现在还能闻到点点气味,证明他们还没走多久,现在去追的话,一定能追上的。”

所有的人都认为是东边,有些还往东边走去了,但风天泽却一直都没动,也没有说话,依然还在静思,久久之后才冒出一句,“千面书生,你带着几个人往东边去,其余的人随本王去南边。”

“王爷,南边显然是向南山留下的局,您真的要往南边走吗?”天骄媚提醒道,觉得应该往东边去才对。

神鞭娘子也不明白南冥王此举的用意,但却知道他不会随便做出决定,于是就问个清楚,“王爷,您是否有其他的发现?”

“原本本王还不确定向南山是不是走这边,然而他设下的这个局,让本王非常肯定他往这边来了。我们这一路追来,你们可有闻到什么香味吗?”南冥王精明的反问,人已经往南边走去了。

“没有闻到任何香味,可在东边的方向有王妃的香味,这说明王妃是往东边走的。”

“一路寻来都没有香味,为何却在这里有香味呢?”

“这……”

“没关系,不管他往东还是往南,都逃不出本王的手掌心。千面书生带人往东追,其余的人跟本王往南。”

所有人虽然还是一知半解,但却非常相信南冥王的判断,跟着他往南边走了,只有千面书生和几个侍卫往东边走。

向南山此时还为自己刚才所设的局洋洋得意,以为真能骗过南冥王,所以心情特别好。但不管心情有多好,他都以最快的速度赶路,想尽快去逍遥.宫,研究把剑的办法。

逍遥.宫是南冥王的师门,看来得他倍加小心才行。

上一章:第352章:不是尊者 下一章:第354章:匪夷所思
热门: 人不可貌相 你是我唯一的星光 何以笙箫默 望夫崖 私奔 武逆九天 我真的没有勾引你 [综武侠]当琴爹穿越武侠世界 我能跟你回家么 光芒纪